这是京郊一处别墅区,周围林木森森,幽静,而又不起眼,内里却别具一格,一栋栋飞檐青瓦的中式别墅,俱都占地不小,其间花树扶疏,看似随意,实则无不匠心独具。

    所谓古都京韵,莫过如是。

    这,才是文辉心目中,小叔冯一平应该住的地方,他现下那样的别墅区,贵则贵矣,奈何只是新贵,底蕴不足。

    其中的一栋里,打扮一新的向晓芳哼着歌欢快的下楼,路过客厅的时候,说了一句,“妈,我晚上不回家吃饭,”

    “你这才刚到家几个小时,又要去哪里?”客厅,或者说会客厅的那头,一位气质雍容的中年妇女问。

    “晚上有同学聚会,”

    “同学,以往也没见你跟同学关系多好啊?”

    “哎妈,毕业了不一样嘛,”

    “去吧,跟国内的同学多联系联系也好,”旁边沙发里,依然一身戎装,肩上将星闪耀,偏气质儒雅,像文人多过军人的清癯中年人抖了一下报纸,对女儿点点头,“几点钟回来,要不要派车接你?”

    “千万别,”向晓芳麻利的套上高跟鞋,“我自己开车,也免得你们担心我喝酒,满意吧!”

    不管爸妈满不满意,几分钟后,别墅出口处,一位现役军人看了看她拿出的证件,对保卫室示意了一下,电动门滑开,向晓芳开着一辆普通牌照的银灰色奥迪A4,沿着别墅前面足够四辆车并行的泊油路,疾驰而去。

    听着车远去的声音,“老向,你是不是对她太宽容了些?”她妈妈说。

    “这个同学聚会,多半跟那个冯一平有关,你不觉得,晓芳对冯一平的事,有些过分热情吗?”

    “年轻人嘛,正常,”7月刚刚加了一颗星的向中将说。

    “正常,你就不担心?”向母有些不满。

    “好啦,女儿都已经25岁,早长大了,你难道还想限制她的人身自由不成?她接下来还要去美国,难道你也要跟着去?”

    “放心吧,他们会有分寸的,”

    向中将都不用去打听冯一平的具体情况,只了解一下他的出身,再看看他现在已经有了这样的成就,就可以推测出冯一平绝对是那种很有分寸的人,不然,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还有,现在好像没有看到任何有关他的负面报道。

    “分寸?你们男人,哪里知道女儿家的心思,”

    “呵呵,我只要知道男人的心思就好,”

    …………

    在区政府简短的拜会过几位领导之后,天色已经渐晚,“不回公司,直接去餐厅,”

    “好的,”如愿以偿的在天安门广场上溜达了好几圈,还一口气拍了几十张照片的文辉,这会终于有些满足,只是又不太满足冯一平的这辆已经开了好几年的G级。

    车自然是好车,可是,不管是内饰的奢华程度,还是那些高科技的辅助功能,自然比不上上海的那两辆迈巴赫62。

    “快点运过来就好了,”等金翎的那辆修好,她现在坐的那辆,会运来首都。

    冯一平则是念叨起了另一辆车,“欧文,你觉得H2怎么样?”

    通用已经推出了悍马H1的民用版H2,尽管这辆车有着油耗大,乘坐舒适性欠佳……,等等一系列毛病,但是,就冲它那霸气阳刚的造型,就绝对撩得一众直男夜不能寐。

    此时刚刚面世的它,还没有被贴上暴发户,或者煤老板的标签,绝对是很多男人的dramcar。

    在女孩子里,黄静萍原来是冯一平的初恋和暗恋对象,在车里,悍马H2和H3,就等同于黄静萍的地位。

    对它们,冯一平自然也是迷得不要不要的,电脑上的壁纸,一直都是它们。

    奈何那两辆在售的时候,他买不起,等到后来他咬咬牙,吃几年稀饭,努努力还是能够到的时候,霹雳一声,通用把生产线都关了!

    这同样也是一个悲伤到不能言说,多年后还在路上寻觅它们踪影的故事。

    眼下,却是终于有了弥补原来缺憾的机会。

    有过H1驾驶经验的欧文,自然也对H2十分推崇,“不但通过能力强悍,而且改装潜力巨大,”

    改装,那不提也罢。

    在国内,你改装容易,改装后上路就难。

    冯一平决定,明天就给黄静萍打电话,让她帮自己定一辆,而且,不要禁欲系的黑色或者银灰色,一定要骚气的红色或者是黄色。

    还有,这一辆,是不是不太够?冯一平认真的想。

    …………

    天骄居一楼,灯火通明,却只有正中的两张桌子上,坐着几个人,除了梁永高同学现在依然在东三省,其它的几位,一个不落。

    短短的几个月,大家都已经褪去了学生的青涩,不但穿着上成熟起来,气质上,也成熟了起来。

    没办法,所谓一入江湖岁月催嘛。

    只不过,身为公务员的颜志达和韩贵亮,看起来并没有在体制外的这些同学看上去精神。

    小蔡和武馨阳,在谈神奇工坊最近的成就,其它的不说,给麦当劳定制电子计步器这样的事,就很值得说说。

    陆文青,同样说有佳便利这几个月的火爆,金宝,则在谈第五家店的筹备工作,都有些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的意思。

    就只韩贵亮和颜志达,不管家里有什么背景,都才在机关刚入职几个月,依然停留在给前辈们跑腿打杂的程度上。

    这也是他们俩单位都不错,有专职的保洁,办公室有饮水机,不然,这些扫地打开水的活,一准得他们干。

    “我怎么觉得这么羡慕你们呢?”韩贵亮说。

    “可别,你老人家那单位,有多少人满世界找关系,下死力送礼都进不去,真别身在福中不知福,”金宝说。

    “就是,机关多少要讲究个资历,熬过这头几年,以你们的能力,以你们家里的条件,将来必定一路畅通,平步青云,相信过不了几年,我们想见你们,就得预约,”武馨阳笑着说。

    “我们将来怎么样不知道,一平,现在就是很多人想预约都见不到,”颜志达这话里,好像多少有点吃味的意思,他这人吧,总是这样。

    “这真不怪他,你们是不知道,”小蔡说,“自从一平的名气起来了以后,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见他,”

    “那些商业上的不说,也不知道国内怎么有这么多发明家,到前台那里上门推销自己的发明,想让一平投资的人,平均每天都有两三位,”

    “哦,有没有永动机,或者是油变水的?”金宝笑着问。

    “别说,还可能真有,”

    众人大笑。

    “以前还好,我看他现在是真忙,”武馨阳也说,“今天下午到办公室,只跟来得及跟我们打了个招呼,在办公室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就去拜访那些已经预约好的领导,”

    “我们看得到他办公室,真的是忙到一边打电话,一边签文件,所以办公室那一箱箱的各种活动邀请函,有些怕是很多企业的负责人都非常希望能有那个机会,但他都没时间参加,全都束之高阁,”

    “是,他以前还是学生,很多时候可以在幕后,现在不一样,很多事必须得他做,”陆文青说,“我听周总说,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因为时差的原因,总是不但白天忙,晚上还要忙,”

    “这个还真是,谁的成功都不侥幸,”韩贵亮说。

    “我觉得也没关系,一平不是早就说过,三十多,最迟四十岁就退休吗?那会的我们,不还得兢兢业业的工作?”颜志达说,“我也真希望能跟他一样,反正现在大家身体都好,精力也好,”

    “对他来说,彻底的退休,怕是不现实的,”金宝说,“总之,有了这样的一个室友,我将来教育儿女,都有了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儿女?金总,你找到了母体吗?”韩贵亮现在好像比以前还放得开些。

    看起来,虽然他说在单位上班辛苦,实际应该还是很不错的。

    “冯总早就说过,只要我把天骄居发展得好,将来即便我再胖上几十斤,各色美女,照样由我挑,”

    “这是你的意思吧,一平怎么会说这样的话?”他头上马上下起了瓜子和干果雨。

    “呵呵,当着她们两位说这样的话,老金,你就是自找的,”三个男人袖着手在旁边看热闹。

    “两位两位,手下留情,”金宝扯着身上的衣服讨饶,“这可是我最好的一身行头,”

    “哦,那是一平的车,”武馨阳眼尖。

    金宝顿时如蒙大赦,几步跑到门口,摇着胖手,“冯首富,”

    后边,几个人也笑着迎出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