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不想成为美女运输大队长

 热门推荐:
    “金总,你这体态,有朝大佬大亨的趋势发展哦,”冯一平跟金宝来了个热情的拥抱,感觉他肚子的规模,以前如果说只是怀胎四个月,现在至少发展到了六个月的地步。

    “呵呵,压力小了,肚子就大了,再说,花了不少钱才吃出这么多肉来,为什么要减呢?”

    这个理由太强大,冯一平一时真的无言以对。

    “不愧是学哲学的,没毅力,不在意形象,居然也能说出这样一番宏论来,”小蔡摇头笑着走上来,“老板你好,”

    “雅雯真是越来越漂亮,永高就这么放心把你一个人留在首都?”

    “我可不属于谁啊,还有老板,我们现在每天从早忙到晚,工作还总是做不完,哪还有时间想其它的事?”

    “时间嘛,挤一挤总是有的,哟,支书,愈发光彩照人啊,少了你这样的干部,真是我们共青团工作的一大损失,”

    “你好老板,我会努力让自己成为公司的一大收获,”

    “那是肯定的,两位领导好,文青同学好,劳你们久等,惶恐,惶恐,”

    “哪里,我们的荣幸,”颜志达说。

    “我怎么听着这些场面话这么别扭呢?”韩贵亮上来拉着冯一平朝里走,“这次在首都会呆多久?”

    “还真说不准,可能得有几个月吧,”

    “那就好,那我们得经常聚聚,就是你不来,以你的名义召开这样的聚会,人也会来得齐一些,你是不知道,这几个月在单位,真的憋得慌,真是找个能说得来话的都太难,”

    “不至于吧,你们单位,只有你一个应届毕业生?”

    “还真是,其它的不是大叔就是大妈,有些比我先进单位几年的,那嘴紧得厉害,好像以为我是领导派过去卧底的一样,”

    “你不是吗?”冯一平反问。

    “要真是就好咯,我这样的小虾米,要是领导现在能吩咐我做事,那我还用现在这样消沉?”

    “公司也一样的,新进员工总得从简单的事先做起,”冯一平宽慰他。

    “你说的是跑腿打杂?”

    “呵呵,差不多是从这些事做起,咦,怎么今天生意这么差?”冯一平这才发现,除了他们,店里一个顾客都没有。

    “首富难得来一趟,为了你有一个安静不受打扰的就餐环境,所以,本人我,包场了,你还满意吧,”金宝环顾着安静的餐厅说。

    “太浪费了,真没这个必要,我们在二楼包间里就好,”冯一平这还是第一次享受包场吃饭的待遇。

    “就冲你最近在美国的那几个大动作,你就值得享受这样的待遇,”金宝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猛然住手,“我这么做,那个美国大个子哥们,不会把我放到吧,”

    “你们,哥们,所以,不,”虽然发音不太准,也谈不上完整的此举,但欧文居然能接上他的话。

    “哟,厉害,听得懂啊,幸好我没说什么不好的话,”

    几个人围着桌子坐下来,金宝一打响指,“上菜,”

    “等等,”小蔡提醒他,“吴助理说了,还有一位校友要来,”

    “看我,见到一平一高兴,把这事忘了,一平,这位向同学,你们现在还有联系?”

    一提向晓芳的名字,他们都是知道的,毕竟是校刊的记者,以前也看过她写的那些文章,但是,在校时,也就是冯一平跟她有过交集,其它的几位,跟她可能打过照面,但都没打过交道。

    “她现在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读硕士,说起来也巧,去年到今年,美国那么大的地方,我们居然都碰上了两次,这一次,她还帮我介绍了一笔生意,所以想借今天这个机会,顺道请她吃餐饭,你们不介意吧,”

    “只要是美女,我们都不介意,”韩贵亮这话,看来颇得四位男士的赞同。

    “老板,我总算是知道你为什么会成为首富了,”小蔡说,“别人给你介绍了一笔对你来说都称得上‘大’的生意,你都舍不得专程请她吃顿饭,你这样的做派,怎么可能不富呢?”

    “可怜啊,想让这样的老板给我们多发奖金,那真的跟做白日梦一样,”

    “梦想也会有成真的时候,只要你为公司做出了突出贡献,奖金,就绝对跑不了,”冯一平说,“刚好,她们来了,”

    吴倩和向晓芳,一前一后的走进来。

    “嗨,你们好,”冯一平注意到,看到向晓芳的时候,蔡、武两位,眼里首先是审视,看上去,绝对不是很欢迎,很高兴的那种。

    这应该是女孩子本能的反应,那些对她们构成威胁,或者可能抢走她们风头的同性,应该都是这样的待遇。

    不是闺蜜的女孩子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微妙。

    在国外呆了这么长时间,向晓芳显然更注重这样聚会时的穿着,今天这一身,乍一看没什么,但是细看就会发现,穿的戴的,样样都很雅致。

    “这位同学,我以前应该有见过,但那会好像没有现在亲切啊?”颜志达喃喃道。

    “人会变月会圆嘛,”韩贵亮说,他抢上一步,握住向晓芳的手,“你好,韩贵亮,一平室友,工程力学系的,刚毕业,”

    “你好,”向晓芳靠着那两个女孩子坐下来,“冯首富难道还住过宿舍?”

    “还是住了几天的,军训的时候,”

    “难得啊,”这次,是三个女孩子齐声说。

    “唉,这也是有苦自知,我也想跟他们几位一样,在大学的时候无忧无虑的在宿舍住个两三年,睡懒觉、逃课、打游戏、打篮球,再交几个女朋友,”

    “可是,我那会就已经身不由己,白天上课,下课之后到晚上,都要处理工作,说起来,大学四年,别说其它的那些,拢共就没跟学校里的几个女孩子说过话,现在想想非常惋惜,”

    “有谁的大学生涯,像我这样悲催?”

    “这是赤果果的炫耀,”他的话,马上引来一片攻击。

    “还不忘顺带踩我们一把,说得我们在大学的四年,好像在一直混日子一样,”

    “酒桌上,解决这个问题还不简单?灌他,”

    话是这样说,也没谁真的灌冯一平。

    碰上以前的同窗和室友,大家都在聊这几个月下来的感受。

    “现在,参加了工作,终于说是在生活,在过日子,可是,我怎么这么快就怀念学校的日子呢?”韩贵亮拿起酒杯跟大家碰了一下,“总觉得,这好像不是我一直憧憬过的生活,而且我学的专业,好像压根就用不到,”

    “谁说不是呢?”颜志达也说。

    “不是用不上,是现在用不上而已,韩同学,你也算是钱学森先生、钱伟长先生、郭永怀先生、杜庆华先生这些大家的学生,你学的这些东西,怎么会用不上?”

    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的前身,是在在钱学森先生的倡导下,钱伟长教授为首任班主任,郭永怀教授和杜庆华教授为副班主任的工程力学研究班,可以说出身绝对显赫。

    “是啊,现在有时候想想,真是愧对这几位先生,”

    小蔡、武馨阳和陆文青,都是在嘉盛上班,老板当面,这会自然不好说什么,只有韩贵亮和颜志达他们俩发牢骚。

    “你们啊,这就是矫情,这是病,得治,”冯一平笑着指着他俩说,“明天就去人才市场,看看还在那里求职的那些毕业生,你们心里就会平衡点,”

    “如果还不觉得不爽,可以去南方闯一闯,我有两个哥们,也是今年大学毕业,满怀豪情的到了那边,结果发现拿着大学文凭,还是只能干一些中专毕业就能做的工作,”

    “每天上班十几个小时,每个月只能拿到两千多块的工资,除掉房租、生活费、路费,连在大学时那样下个馆子,也成了一件奢侈的事,”

    “要是能体验一下他们的生活,你肯定会觉得,你们现在生活和工作,真是幸福得像花儿一样,”

    “就是,你们好歹都已经工作了,可是我,比你们早一届,居然还在读书呢,”向晓芳说,“我就想着哪一天,终于不用再问爸妈要钱,那就再好不过,”

    “不,你那是一直就对自己的职业有明确的规划,等你从哥伦比亚大学载誉归来,找的就一定是在传媒业高管的职位,将来的成就肯定是大大的,”小蔡说。

    “是啊,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并且能够坚持这种喜欢,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武馨阳说。

    “总之,这才刚离开校园,我就觉得非常怀念,相信你们也会有这样的感受,来,干了这杯,早点收,趁时间还早,去校园里旧地重游一回。”

    …………

    不管外界如何纷扰,绿树掩映下的大学校园里,始终是那样从容淡定,总有些超然物外之感。

    但以过来人的心态,看着那些还没毕业,依然在无忧无虑的在享受白衣飘飘的年代的同学,真的超然不起来,真的有几分羡慕。

    穿着一件卫衣,还戴着帽子,适度的做了些伪装的冯一平,跟大家一起走在熟悉的校园里,一时也有气定神闲之感,这一块地方,虽然都能看到那边的创业园,但好像就是有一种能让人把心静下来的魔力。

    “一平,”武馨阳凑到他身边,“接下来,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有些问题,我想借今天的机会跟你谈谈,”

    “这么正式?你可是我最正宗的同学,有什么就直接说,”

    “我想问,下个月去美国出差的员工里,能不能考虑我?”武馨阳说。

    这两个月去美国出差,主要为的是麦当劳的那笔大单子。

    还是这个问题!

    她对出国,哦不,去美国这么热衷,冯一平真不明白这里面的原因。

    “支书,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为什么对去美国,有如此强的执念?”

    “这个,需要原因吗,我们上海人都这样的啊?”

    哦对,真忘了这一点!

    确实如此,当国内很多地方的人,都在想办法考上国内一流的大学时,上海人,已经把目光瞄准了那些世界一流的大学。

    “除了这个习惯,你这么想去美国,主要是为了什么?”

    “我就是想去看看,去感受一下另外的世界,”

    “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是,从我在美国呆这么长的时间来看,首先,在那边也一样,职场上,跟男性比,女性整体处于弱势;其次,就从硅谷讲,我们华人的前程,甚至还没有印度人远大,做到中层的不少,但是做到高层,或者进入董事会,真就凤毛麟角,”

    “如果真的想成就一番事业,国内的土壤其实对你来说更合适,”

    “真的,我就是想去看看,并没有在那边工作定居的想法,当然,如果你能调我去美国公司,那我也不反对,”武馨阳说。

    “这其实不是问题,”美国那边现在摊子铺得那么大,别说一个武馨阳,上百个也能用,“我是说,支书,你条件这么好,是我们的院花,要是我让你去美国,然后你找了一美国人成家,那将来大家还不得怨死我?”

    “作为一个中国男人,我也不希望你这样优秀的美女,便宜了,不,成为美国人的妻子,”

    “我更不想落下一个把国内的美女,运输到美国,送给美国人的大队长,”

    武馨阳愕然,“冯老板,你不会是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吧,”(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