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武馨阳喜不自胜的神情,小蔡马上就明白,“得偿所愿?”

    “嗯,”武馨阳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回头看了一下现在跟向晓芳在聊的冯一平,抱着小蔡的一只手,一前一后的甩动着,“下个月,集团会组织统一办理一批赴美国的工作签证,嘻嘻,一平说,把我的名字也会加进去,”

    “感觉一个新世界,正在缓缓对你打开?难道眼前的这些,”小蔡指着眼前的校园,那边的创业园,以及已见雏形的嘉盛商务中心,“对你都没有什么吸引力?”

    “你说什么呢?我又不是出去后就不回来,”

    小蔡想,绝大多数出国的人,说的就是这样的话,但末了末了,有几个打算回来的?

    没身份,就打黑工,还有不少在国内绝对算不愁嫁的那种女孩子,为了绿卡,饥不择食的找个美国大老粗嫁的事,更是层出不穷。

    “从小,邻居的那些哥哥姐姐,拼死拼活也要出去美国,所以我一直也想去美国看看,”

    “还有,在我们那,子女出国,好像就是一种潮流,大学时没能去成,现在能出去,而且还是工作,也算给我爸妈争了一口气,”

    “我也为你感到高兴,”感受着武馨阳身上的那股雀跃劲,小蔡说。

    虽然她是真的不理解这种执念,但大学的这几年,为了出国而各种癫狂的事,她也见了不少,渐渐的,也见怪不怪。

    这不是说小蔡眼界不够,她没有去过美国本土,但是夏威夷去过,香港更是去过多次,感觉嘛,也就那样。

    其实她家那,本来就是全国闻名的侨乡,早些年,想各种办法出去的人不少,她家就有不少亲戚在国外,自己厂里的产品,有不少正是靠这些亲戚、乡亲,销到国外。

    不过,那些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出国的亲戚、乡亲,他们出国的目的,跟武馨阳他们明显不同,他们从来就不扯什么“学习国外先进经验”之类的大话,只一个目的,赚钱!

    立足下来之后,想的就是赚钱,开始帮人打工,到后来做点小生意,比如流动商贩,然后有个自己的店面——这路线图,和冯一平家里之前的做法相似。

    终于能立足之后,不少人慢慢的朝国际贸易商靠,其实就是老家有什么出产,他们就销售什么,老家生产服装,他们就销售服装,老家生产皮鞋,他们就销售皮鞋……。

    当然,价格自然是极优惠,付款方式也很灵活。

    倒过来,他们这些在国外的人,其实也拉动了老家相应行业的发展。

    对于武馨阳他们这样,甚至不惜变卖房产,四处借贷,花巨资出国留学,然后就是为了能在国外有个工作的机会,他们是真的不太能理解。

    “小蔡,我们回去吧,”武馨阳说。

    “迫不及待的想给爸妈报喜?好呀,我们回去,”

    “一平,我陪馨阳先回家,”

    “路上小心,”向晓芳一起落在的后面的冯一平点点头。

    “你们俩,谁送我们回家?”小蔡问韩贵亮和颜志达。

    他们俩今天也都是开车来的,一辆君威,一辆帕萨特。

    “志达送吧,我还想在这再转转,”

    “荣幸之至,两位,请,”颜志达非常乐意。

    “你答应了你们的院花什么?让她这么高兴?”向晓芳一点都不淑女的把手插在口袋里,侧头问了一句。

    “没什么,只不过是给她提供了一个在美国工作的机会,”做了成人之美的事,冯一平心情也不错。

    “哦,难怪,”向晓芳倒是很理解。

    她清楚,虽然出国对自己来说,压根就不是什么事,但对此时大多国内家庭来说,那都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

    “你什么时候回美国?”冯一平问。

    “回来一趟,总得在家呆几天,”向晓芳伸了个懒腰,“还是感觉在这更自在,”

    “谢谢啊,还麻烦你专程跑这么一趟,”

    “应该的,我这也不是帮你,部队如果能引进你们这么好的产品,那也是双赢,”

    她这自然是客气之语,好产品多了去,怎么就没几样能打进部队的供应链呢?

    “要怎么谢你,你直说,”

    “可惜这次帮的忙不大,不然,”

    “怎么,难不成还想要我以身相许?只要你同意,我绝对不介意,”冯一平坏笑。

    他这么一说,其实把有些事情给明朗化,两个人之间之前的那点若有若无的暧昧,此时只能随风飘散。

    “想得可真美,”向晓芳过了一会才说,“就当你欠我个人情吧,将来要你还的时候,你记得就好,”

    “我欠的人情还真不多,不过好的,将来向大小姐但有吩咐,一定无有不从,”

    “包括以身相许?哈哈哈,我回家啦,你慢慢逛,”

    “哎,我会吩咐纽约公司,你要是有什么用得上的,可以直接去找他们,”

    “谢了,”向晓芳头也不回的摇摇手。

    “小叔,你们学校真好,”文辉现在终于有机会靠近冯一平,“那个荷塘在哪呢?”

    看来他的那9年书也没有白读,还能记得《荷塘月色》。

    …………

    从学校宿舍搬出来后,小蔡和武馨阳并没有租房子,直接住在小蔡的房子里头。

    “小蔡,你说,将来你和永高结婚,是他娶你呢,还是你娶他?”颜志达笑着问。

    在校时,大家只知道小蔡家是在南方办厂的,但并不知道具体的规模,她平日穿着打扮,也并不是太出众,没有什么大牌子的东西。

    只是定下来在嘉盛工作之后,毕业前夕,他家干脆利落的在首都买了两套房子,而且都是全款。

    虽然都不是什么高档的楼盘,但都是三室的大房子,总价加起来,那也是叫绝大多数家庭却步的一个数字。

    “我娶?别说,我还真想试试,”

    “永高要是不愿意,大把的人会愿意,是吧,房姐,”

    就是对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也不能早早的就给他备下两套房子来。

    “还是买得迟了,要是像一平一样,入学的那年就买,那回报,啧啧,”小蔡说。

    “一平这话说得真没错,如果不是他说的这些话,我家和贵亮家,也不会这么早就给我们买房子,”

    总之,现在接近冯一平的人,都知道他对房子的看法,迟买不如早买,少买不如多买。

    “馨阳,你家在上海也多买了几套吗?”

    “哪有钱多买几套,”武馨阳说,“也就另买了一套吧,”

    其实,真实的情况是,她家现在还住在弄堂里。

    “就不请你上去坐了,”到了楼下,小蔡说。

    “最好只要是男的,就别请他们上去坐,”颜志达说。

    …………

    “妈,”武馨阳迫不及待的给家里打电话,“我终于能出国了!”

    她妈妈大喜,“啊,被哪所大学录取了?钱你不用担心,家里这一带,听说过不了多久就会拆迁,补偿款负担你的留学费用,绝对够够的呢!”

    “妈,不是留学,是公司派我到美国工作,”

    “啊?”这个好消息,让她妈妈楞了好大一会,“真的?”

    “真的,下个月就组织办签证,”

    “老武,老武,快来,小囡她要去美国工作,”

    “真的?”他爸爸也不太相信,这可比邻居家那些花大价钱送出去留学的更有面子。

    “真的,”

    “是哪种签证?”她爸爸了解得比较多。

    “人力资源部过几天会通知,我想,应该不是L-1,可能是H1B,”

    “都好,都好,”她爸爸都高兴的有些说都不会话,“得感谢你老板,我们家欠了他一个大人情,”

    …………

    省城,嘉盛酒店前面,提着一个果篮和几样礼盒的罗维拦住冯玉萱的车,“我知道叔叔阿姨现在在省城,这是我的一点心意,给不给他们,在于你,”

    这一次他没有多说什么,放下东西就走。

    楼顶,冯一平的那个大套间里,冯振昌和梅秋萍把这一幕全看在眼里,只是楼层太高,看得不太清楚。(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