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叫回来问问?”梅秋萍问。

    旁边的冯振昌“哼”了一声,好像没听到她的话一样,沉着脸走回去看起电视来。

    他这态度让梅秋萍很不满意,“我们不管?”

    “管得了吗?”冯振昌说,显然有些火大。

    他这火,并不只冲冯玉萱,宝贝儿子冯一平也有份。

    说起来,他都想好了,儿子毕业以后,就跟黄承忠他们正式商量结婚的事情。

    对于这场婚礼怎么办,他也已经有了大致的筹划,总之,一定要舍己一回,一定要大办。

    农村嘛,婚娶可以说是最重视的事情,现在家里也有了条件,儿子年纪轻轻的,已经是全国首富,那还不大办?

    他也上了年纪,村里的同龄人,早就有孙辈承欢膝下,每每看到,说不羡慕,那是假的。

    他也想儿子结婚后,能光明正大的抱着孙女四处逛,他们还年轻,条件都这么好,静萍现在已经加了美国籍,不受计划生育的限制,那完全可以多生几个。

    不一定说一定要生个孙子,但是,只一个孩子,总是太独了些,至少要两个吧,三个,也不是问题,反正家里完全请得起保姆,不会太累着静萍。

    嗯,最好还是要有个孙子,不然这偌大的家业,将来要交给谁?

    可是,他们突然说暂时不结婚,而且这还是静萍的意思?

    问黄承忠夫妻俩,他们总是语焉不详的,只说,静萍的态度比较坚决,暂时不结婚。

    好在两家现在并没有因为这事起什么罅隙,儿子跟静萍,也和以前一样,没出什么问题。

    那为什么不结婚?

    这总不会是无缘无故的,而且他有个不好的推测,这事,多半是因为儿子,盖因他也是男人,他也年轻过。

    总之,这是儿子这么多年来,唯一不如他意的事,也是他这几年来,唯一盘算的好好的,却落空的事。

    儿子那边还好,虽然可能也有些问题,但他相信,孙女都有了一个,这婚事哪怕会有些波折,但到底不会有大问题。

    但比起儿子那边,女儿这边就更让他头疼。

    虽然女儿不说,小舅子他们口风也很紧,但他这么大年纪,阅历大把,这样的事这么会猜不出来?

    从女儿原本同意带男朋友回家,到约好的当天突然临时变卦,再到后来提也不提这事,他就明白,原来可能处得还不错的那个对象,多半是黄了。

    其它都好,就儿女的终身大事都不顺,不想起还好,一想起这事,他是委实高兴不起来。

    也是他现在脾气好了,也顾及身份,不然按他以往的性子,刚刚看到那样的事,一定会赶下去问个清楚。

    “你啊,给我脸色看也就罢了,当着他们俩的面,千万别这样,”梅秋萍其实心里同样窝火,但是这个时候,他们老两口,总要有一个出来让事态不再激化。

    跟儿女相处的时候,父母中总要有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不然,家里怎么消停得下来?

    “我们要这样想,这些年,家里一直事事顺心,现在有些事不顺心,那也没什么,事事都如意,从古至今,哪有那样有福气的人?”

    “话说回来,一平那边,不会有什么大事,孙女都有了,他和静萍也一直挺好,就是玉萱这边,她现在难道还愁嫁不成?”

    “婚事可是大事,关系到他们今后几十年的大事,”冯振昌说。

    “晓得晓得,他们自己也清楚,可是,就和你说的,我们现在能做得了主,还是帮得上忙?由他们吧,当然,作为父母,该说的还是要说,”

    “我不是让你骂他们,就是跟他们说说这终身大事的重要性,也顺道教育他们在这事上,一定持身要正,不要有什么花花心思,”

    和冯振昌一样,梅秋萍也觉得,黄静萍之所以说暂时不结婚,多半是儿子做了什么事。

    …………

    梅义良家,梅建中带着老花镜,在跟慧慧搭积木。

    上了年纪的他,坐在一个抱枕上,按小孙儿的指示,用已经看得到老人斑的糙手,把那大小、颜色各异的积木拼成一个小房子。

    虽然慧慧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不过小家伙跟爷爷一点也不见外,当然,他这个年纪的小家伙,只要有人肯陪他玩,那他就高兴。

    “哎呀,你这个拼错了,不是这样的,”他接过梅建中刚刚拼好的那些,“把这个长的都用了,剩下的拼起来就不结实,”

    蔡虹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走进来,“慧慧,跟爷爷好好说话,”

    “爸,你就别陪他,让他自己玩,”

    梅建中站起来捶了捶腰,“现在的孩子是金贵,可是,就他一个,也没个伴,看着挺可怜的,”

    有些话,作为公公,他不好跟儿媳妇直说。

    “爸,怎么会,别看他小,他在幼儿园朋友可多了,还有我二哥他们的孩子,跟他差不多大,经常到一起玩,还有公司一些同事的孩子,他伴多的是,”

    “义良呢,什么时候回来?”

    蔡虹看了看表,“差不多了吧,可能这会好多学校放学,路上有些堵,”

    正说着,听到开门声,成成在喊,“爷爷呢?”

    “他们回来了,我们在这,”

    “爷爷,你来的太好了,”老二国平的大儿子成成扑过来,“我们三个托你的福,总算今天不用上晚自习,”

    “就是啊爷爷,”老三国华的儿子阳阳也一脸的高兴,“有空你多来几次好不好?”

    老大国平的大女儿蓉蓉,不像两个堂弟那么闹,知道问一句,“爷爷,你身体还好吧,”

    “跟姐姐学学,”梅义良在两个侄儿头上各拍了一巴掌,“想什么美事呢,爷爷一来,我就会为你们请假?”

    “四叔,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们,高三,真不是人呆的,除了考,还是考,除了卷子,还是卷子,”

    “可怜你们?你们怎么不想想平哥,他当初不但跟你们一样要认真学,还要管公司的事,结果你们看,考得好不说,公司也管的好,你们呢,什么事都不操心,读个书还觉得辛苦,要不要到便利店去试试,一天站个8小时?”

    “好哇好哇,”成成竟然在鼓掌,“四叔,要不你让我做保安好不好,看上去可神气了,”

    虽然跟冯一平一辈,比他也小不了多少,但这几个表弟表妹,跟冯一平的区别,真的好大。

    也没办法,在他们上小学,慢慢长大的时候,家里的日子就一天天好过起来,真是一点都不知道过日子的苦楚。

    阳阳听了小叔的这话,撇了撇嘴,“四叔,有几个人能跟平哥比的,就你不也比不了?他那样的人物,我们家有平哥一个就够了,谁家还能有那么好的福气,个个孩子都那样,难不成你还想把好事都占尽?你也太贪了吧,”

    他反倒教育起梅义良来,偏偏还说得有几分歪理。

    “哟,我们阳阳厉害啊,懂得这么多,你这聪明劲,怎么就不在考试的时候表现出来?”

    “别争了啊,洗手吃水果,”看着这三个孙子一个孙女,梅建中高兴得很。

    “四妈,我帮你切,”跟男孩子相比,女孩子总是懂事早。

    成成不耐烦的甩着手上的水,拿了一个大苹果就啃,“还切什么,”

    “哎,削皮,”蔡虹在后面叫。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成成说,“爷爷,你们明天去看平哥,能不能带我一起,我也想去首都,”

    “你不是还上学吗,现在功课这么紧,哪还能跟我们一起去,”

    “那爷爷,你能不能帮我们带个话,”这家伙,现在都知道以进为退的讲条件。

    “给你平哥带话?你说,”

    “爷爷,你看,平哥那么大本事,你能不能帮我跟他说说,让他把我弄到美国去读高中?听说那边的高中,可轻松了,”

    “想都别想,”梅义良说,“你平哥早说了,要是你们能被国外的大学录取,他一定重奖你们,还负责你们所有的学费,要是考不上,要么复读,要么随便读个专科,他才不会把你们送到国外去玩,”

    “成成,阳阳,这样的想法早点打消啊,平哥的态度,你们早就清楚,美国的大学,同样不好考,他早说了,要是在国内三本都考不上,去那边也没用,”蔡虹端出来一大盘水果拼盘,认真的对两个侄儿说。

    “义良,他们三个明年怎么样,老师怎么说的?”梅建中问。

    “蓉蓉很认真努力,考上大学不成问题,这两个家伙,要是这最后的两个学期再不努力一把,上三本,就是分数线最低的那些学校,可能都悬,”

    “啊,这能行?”梅建中一听,脸上的笑马上没了。

    武馨阳他们的执念,是出国,梅建中他们现在的执念,就是想让儿孙能考上大学。

    这会,也还没有出现读大学不划算之类的观点,况且,现在家里日子这么好,有条件重视教育。

    “一平那么出色,高考是省状元,还上了国内最好的大学,是家里好多人的榜样,你们几个,也不说什么状元,也不说清华北大,就是省内一般的大学也可以,”

    “我虽然不懂,但也都听人说了,这几年,大学越来越好考,还有你们想想,为了让你们多读书,家里费了多少力,花了多少钱?有几个能像你们一样,从乡下到省城这么好的学校里读高中的?”

    “离高考还有多长时间?”他问小儿子。

    “他们刚上高三,还有差不多一年的功夫,”梅义良说。

    “一年功夫,能做好多事,你们就别想那些轻巧事,从现在开始,好好学,一定要靠考上大学,”

    “哦,知道了爷爷,”两个家伙有点蔫,不过难得的没顶嘴。

    他们也知道,跟哪些长辈,可以犟嘴,在哪些长辈面前,一定要好好听话。

    “老四,你说,要不要给他们请那叫什么,就是补课的,”梅建中问,“我们多花点钱,就请那水平好的,”

    “我也有这个打算,”

    “你们三个,”梅义良开始赶人,“现在回房间做作业,吃饭时再下来,一会见到姑父姑妈,记得别提这事,”

    “要不我留下来帮忙?”蓉蓉说。

    “不用,”蔡虹摸了摸侄女的头,因为他们夫妻俩都要上班,他们家已经请了保姆,做饭水平不错。

    …………

    晚上,梅义良安顿老父睡下,刚准备关灯,梅建中叫住了他,“义良,你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爸,你放心吧,他们几个读书的事,我全放在心上,一定尽一起努力,让成成和阳阳,至少能上个三本,”

    “这几个,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什么都不操心,就读个书,还这么不让人省心,你也别多想,该打就打,该骂就骂,别惯着他们,老大老二老三那,我会做工作,”

    “放心吧爸,我就是这样做的,这些事你不用操心,有我呢,你早点睡,”

    “你等等,我跟你说的不是这个,老四,你看,老大和老二,都有两个孩子,老三他有三个,你现在,还只有慧慧一个,不是说多子多福,他总是一个人,玩都没个伴,有时看着挺可怜的,他现在也这么大,你们到了可以再要个孩子的时候,”

    “我想了,就是你媳妇是城市户口,按政策,只能生一个,那也没关系,顶多就交罚款,又不是交不起,你说呢?”

    “你说得对,这几年太忙,我们还真是没朝这方面想,我这就跟蔡虹商量,你睡吧,”

    其实,这事他早就跟蔡虹商量过,但蔡虹不太愿意再要一个孩子。(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