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你就做好准备吧,你是不知道,昨天晚上我带爸妈去小舅家吃晚饭,被他们说得烦得我都,我都有开车撞墙的心思。”冯玉萱在那边说。

    “你会开车撞墙?怎么可能,你肯定舍不得,”冯一平笑。

    “反正现在好了,轮到你来承受,嘿嘿,我知道爸妈一直盼着你跟静萍快点结婚,他们好抱孙女,跟着最好再跟他们生个大胖孙子,肯定是你做了什么,结果静萍说暂时不结婚,”

    “你想想爸妈,特别是爸会有多失望?你这次要是把你女儿带回来,他们或许还会开心一点,结果你就一个人回来,不说你说谁?”

    “有什么关系,了不起我让静萍她们明天就回来,或者干脆让爸妈他们去硅谷,”冯一平才不怕呢!

    “总之,你就等着吧,说起来,这些年你跟爸妈呆在一起的时间少,也该尽尽孝心,听他们好好教育教育你,”

    挂了姐姐略带夸张和恐吓的电话,在机场接爸妈的冯一平,并没有觉得多紧张。

    虽然爸妈如果问起,解释起来是挺费事,可是,那又怎么样?他一堂堂男子汉,这些责任肯定还是要担起来。

    而且他估计,就是现在自己把这些事跟爸妈全盘托出,妈妈肯定是无条件的站在自己这一边,之后爸爸多半也是这样。

    姐姐有些话也说得没错,爸妈对自己,确实是有些偏爱,溺爱。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摊上自己这么优秀一儿子,会不偏爱,不溺爱?

    “你好冯总,您的家人到了,”一个穿着蓝色套裙的服务员推开贵宾室的门,梅建中背着手,带着女儿女婿走进来,后面一个工作人员,推着他们的行李。

    “外公,”

    “嗯,不错,”梅建中扶着外甥的肩头上下打量了几眼,“更有精神了,”

    “外公,你精神也挺好,”外公精神是不错,但是,看上去,更显老了些。

    “爸、妈,”

    老规矩,梅秋萍还是细细的看了看儿子,“头发有些长了,看起来有些瘦,要修一修,”

    “我晚上就修,”

    “她们,”冯振昌刚说了个开头,看着门外那有些朝这边打量的工作人员,压低了声音,“怎么没带她们俩一起回来?”

    “静萍的意思,是过些天,让你们,还有她爸妈,去美国再住些日子,现在国内还太热,担心小家伙水土不服,省得来回折腾,”冯一平低声解释。

    “你们啊,就是把孩子养得太精贵,”冯振昌嘟囔了一句。

    “不是我们养得精贵,现在的孩子都精贵,”

    “要是她们不回来,也只有我们去看,”冯振昌说,“她爸妈也想她和孙女,”

    “等再冷点,等再闲生点,我们再把她爸妈一起邀上,去那边住几天,”

    “随你们,其实现在想去也行,”

    文辉已经凑上来,“爷,奶,”

    “哟,真有点大人的样子了,”梅秋萍夸他,“现在做事还适应吗?”

    “跟着小叔一起,当然适应,我们这边走,”

    为了大家方便,冯一平他们一行走的都是贵宾通道,不过,像首都机场这样的地方,人流量太大,想不被人发现,那也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出来的时候,看到相机的闪光灯,冯一平他们视若无睹,倒是梅秋萍有点紧张,“一平,有人在拍我们,”

    “没事阿姨,”吴倩解释道,“他们不会随便刊登发表冯总的新闻,”

    “一平,你跟那些老板关系都不错?”冯振昌问。

    “算是吧,”冯一平说。

    媒体的那些人,在嘉盛把那份业内有名的,把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当提款机的那家报社,以及它身后的关联公司,差不多一窝端以后,报道关于嘉盛的新闻,所有的媒体都会加一些小心。

    再说,业内其实好像也有不成文的规矩,媒体会报道冯一平在一些会议上的新闻,或者是参加一些公开活动的新闻,像今天接亲人这样私人的事,他们是不会,也不好报道的。

    冯一平毕竟不是娱乐明星。

    …………

    “你这房子,现在也该换套大点的,”没想到,爸妈他们到家后,说的竟然也是这话。

    “那行啊,这两年,这一块开发的别墅越来越多,越来越高端,要不,爸妈,你们这两天就帮我去看看呗,”

    他知道,对买房子置业这样的事,爸妈肯定很喜欢。

    果然,“那行,这两天叫文辉带着我们,四处看看,一定给你买一套合适,”

    “多花点钱也不怕,你说得对,现在买,总是划算的,”梅秋萍说。

    看来老妈在买房这事上,回报不错,冯一平现在隐隐有点担心,将来,会不会出现一个五里坳炒房团呢?

    “中午先休息一下,下午,我们去逛逛商场,家里好长时间没住,缺不少东西,刚好也给外公,给你们买几身换季的衣裳,”

    姐姐的那番话,还是有点作用,冯一平担心,这呆在家里,爸妈免不了要给自己上课。

    “你们买,我衣服都多得穿不完,那些商场,太闹,我也不太想去,下午,我就呆在家里歇歇,”梅建中说。

    “那爸下午就在家休息,都来一趟,总得给那几个孩子,还有国平媳妇,静萍爸妈他们,带几件衣裳,买几样特产回去,”

    梅秋萍虽然对自己,还是大方不起来,但现在在人情往来这些事上,比以前大方得多。

    当然,也不是说以前不大方,只是那会,真没条件大方。

    “还有一平,给你也买几套,”

    “别,我的衣服也够多,有些在国外买还便宜,”

    这话至少梅秋萍爱听,“过日子就得这样精打细算,吃不穷穿不穷,不会算计要受穷,”

    “妈你说得对,”冯一平连忙恭维。

    自己好像有些多虑,这到家里安顿好这么长时间,爸妈好像压根就没有教育自己的意思。

    …………

    冯一平带着文辉和吴倩,跟在爸妈后面,从一个商场,转到另一个商场。

    冯振昌他们,对这热闹的商场,还是比较喜欢,虽然大多数时候,只是干逛,虽然买东西的时候,依然总是要砍砍价,不过,比起以前,真是大方得多,连跟着的文辉和吴倩,以及跟车在一起的欧文,他们也分别买了一套。

    这一路,他们其实也挺骄傲,大多数的店里,只要儿子稍站一会,马上那些大姑娘小伙子都有些骚动,接待的时候,也特别热情客气,不消说,肯定是他们认出了儿子,要知道,在商场里,儿子也带着墨镜的。

    这一幕幕,让他们觉得很骄傲!

    逛了两个多小时,冯一平正准备带爸妈去喝点东西,吴倩捧着电话走过来,“冯总,公司有点事,需要你去一趟,”

    “你跟小吴回去吧,文辉跟着我们就成,”梅秋萍说。

    …………

    “商务部办公厅?”商场的透明电梯里,冯一平对着电话问道。

    “对,”在公司的周星宇说,“是好事,我觉得这样的会议,我们有必要参与,你要是不忙,就先回来看看,”

    “我现在回来,”陪爸妈逛商场,冯一平不反对,只是他真的不太习惯被人围观。

    不过现在还好,大家还比较克制,认出他来,也就多看几眼,像后来马首富他们,每到一地,那肯定是被围得水泄不通。

    “现在的部长,姓吕对吧,”电梯到了一楼,冯一平回头问吴倩。

    他也不记得,后来的那位风云人物,是什么时候在商务部长任上,如果现在就是他,这样有可能跟他打交道的机会,无论如何,一定要避开。

    “对,”吴倩不知道冯一平这么问的用意,“吕部长是汽车行业的专家,小心,”她突然叫了一句。

    已经迟了,冯一平感觉手臂上被人倒了一杯热热的东西。

    “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这是一位同样戴着墨镜,还戴着口罩,提着一个白色的铂金包的女士,“抱歉,怪我走得太急,”

    他认识那包,是因为他在美国爱马仕的专卖店见过,不贵,折合人民币也就近30万吧。

    “没烫着你吧,”她顺手取下丝巾给冯一平擦拭,贴的很近,冯一平都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气,嗯,好像是香奈儿5号。

    这位派头很大,身后跟着两女两男,一共四位助理。

    “不好意思,弄脏了那你的衣服,小秀,”她对那个个子不高,身材敦实的女孩子说,“把这位先生的外套送去干洗,加急,”

    “小刚,”一个精干的小伙子走过来,“跟这位先生交换一下联系方式,”

    “还有,”她指着地下的咖啡杯和水渍,“清扫一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