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叫小秀的姑娘,已经在帮着冯一平脱西装,“不好意思先生,你等我一个小时就好,”

    那个叫小刚的小伙,拿出一张名片,“你好先生,抱歉给您带来不便,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您接下来有重要的行程,我们可以给您马上买一套,”

    那位女士此时已经悄然飘到一边,背对着冯一平在打电话,巧语嘤然,依稀听得出来,好像是在向谁解释遇上了点事,不能按时赴约。

    “对,抱歉,嘻嘻,”一声轻笑,都叫人心动,让你忍不住凝神去听,去回味,去等待。

    她并不是安静的站在那里,不时捂嘴轻笑,不时前后晃动,有时还提起一只脚来,侧头露出圆润的下巴,以及略带粉红的耳垂来,微卷的长发轻盈的跳跃着,黑色的裙裾也轻盈的跳跃着,凭空跳跃出一股韵律来。

    让你忍不住用心去看,去追随,更期待能看到她正面,能看到她的全貌。

    相比毫无伪装,这位这样墨镜加口罩,更惹人遐想。

    “没关系,我自己来,”冯一平把脱下来的西装提在手里,看了看里面衬衫袖子上黏糊糊的黄渍,皱了皱眉,这个不太舒服,而且位置在上臂,卷袖子都卷不到那个位置。

    吴倩拿出一包纸巾给他吸水,顺道接过那个小刚的名片,随手丢进包里,完全没有跟他交换一张的意思,“不好意思,请让让,”

    这事都不用冯一平回家一趟,办公室就有替换的衬衫。

    但是,他们今天碰到的,可能是最有素质的人,打电话的那个女孩子闻声挂掉电话,“这怎么好意思,哦,抱歉,你这衬衫,你一定得给留个联系方式,我们好再给你买一件,”

    “谢谢,真不用,”冯一平点点头,避开她径直朝出口走。

    即使在十几年后,那个公德非常缺失的年代,也屡见一些富豪的豪车,被平头老百姓的车撞了之后,主动不要他们承担天价维修费的事,一直想让自己变得崇高的冯一平,自然不会因为不管西装还是衬衫都不便宜,而揪着本来看上去是无心之失的那人不放。

    “先生,”后面在叫,可最终没有追上来。

    要是追上来,那戏就太过了。

    这事说起来长,其实也就几句话的功夫,冯一平感觉并没有引来多少关注。

    出了大楼,他忍不住还回头看了一眼,那位还在那,远远的对他颔首。

    这水平,将来一定有前途。

    “我怎么觉得她挺眼熟的,”吴倩看了冯一平一眼,小声说。

    “我也觉得有些眼熟,”冯一平笑,“怎么,免费让你看一段表演,有什么不好的?”

    “原来你知道?”吴倩有些惊讶。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哦,这说明我的演技更高一筹,”

    “她怕是在所有的场合都演戏吧,”吴倩显然对刚才的那位不太感冒。

    “这你还不知道,本来就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冯一平说,“不过,还有另外一种说法,人生如棋,全靠眼力,我的眼力有多好,难道你不清楚?”

    主要是今天这戏,演得有些过。

    冯一平跟娱乐圈并不是没有交集,这位,自然也认识。

    另外对明星们的做派,他很了解,今天这样的事,如果能留下一个助理来处理,那就是很有操守的明星,她本人怎么可能亲自参与处理这样的小事?

    “我们不得不承认,戏确实演得不错,非常到位,只是导演太差,或者说剧本太次,完全不符合常理,”冯一平在车里脱下衬衫,欧文巴巴的把梅秋萍刚给他买的一件体恤递进去,好像有几分不舍,这可是老板的爸妈送给自己的礼物。

    吴倩很自觉的把脸转向一边,“我觉得演得也一般,”

    “你们女人啊,就总是苛责女人,客观的说,表演得真挺不错的,情绪、动作、神情、语气,都很到位,”

    “好了,上车走,”冯一平在后视镜里照了照,“虽然有些宽松,我怎么觉得看上去还是挺帅的呢?欧文,你说对吗?”

    有时候,在自己人面前,他有点像后来火花社的刘社长,总是需要夸奖。

    “很帅,老板,”欧文笑着点头。

    “这,真是设计的吗?”吴倩还是有些将信将疑的。

    “我也不肯定,或许是看到了才临时起意也说不定,”

    这也是这场戏太过的另一个方面,那边的四个人,到最后都没认出自己来,真就太假。

    冯一平这张脸,在偏远地区,可能识别度不高,但是在大城市的大多数人,绝对还是知道的,连那些店里的服务员都能认出他,那几位,没理由认不出来。

    这个不太经得起推敲的小插曲,还是让他的心情有点小灿烂,难道我现在,也成了唐僧肉吗?

    …………

    还真就如此,现在的冯一平,在有些人眼中,还真就是唐僧肉。

    年少多金这词用在他身上,都不是褒义而是贬义的。

    那哪是多金?他都有几分点石成金的意思,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做一个项目,火一个项目,迄今为止,他主导的那些项目,没有一个失败的,都发展得如火如荼。

    虽然大家都知道他在纳斯达克有两家上市公司,哦,不对,现在又三家,不过,懂行的人都说,他有几家没上市的公司,其实实力更雄厚。

    福布斯年初公布的全球富豪榜,全世界,资产在10亿美元以上的富豪,共有476位,冯一平当时虽然没有上榜,但是,明年,他肯定那几百人其中之一。

    而如果在全世界范围内,评最年轻的富豪,冯一平绝对是第一位!

    有句话说,莫欺少年穷,他这么年轻,就富成这个样子,那他的未来,该如何限量?

    而且,他还是白手起家。

    白手起家,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他头上,没有掌控着大权的家长,他就是这个豪门的掌控者。

    这就意味着,只要搞定冯一平,那么,立马就能成为这个豪门的女主人。

    这件事,今年那些道五里坳和冯家冲实地考察过的媒体的报道,就是有力的佐证。

    而想想国内的那些权贵家庭,或者是港台的那些豪门,像冯一平这样年纪的人,上面不仅有父辈,好多还有祖辈,想要成为女主人,还真得媳妇熬成婆的时候才行。

    当然,虽然冯一平免不了是不少少女,或者是女性深闺梦里人,但是,大多数也就只是在梦里想一想而已,付出行动的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

    如邓文迪那样,有计划的嫁给一位富豪,那真是极个例的现象。

    今天的这一位,就是那极少数中的极少数,也存了邓文迪那样的心思。

    她倒也不是故意安排的——冯一平这样极端规律的作息,有心人想接近也很难,真就是在逛商场的过程中,无意发现了冯一平,这才临时自编自导自演了这场戏。

    要不说术业有专攻呢,她演戏是不错,但是编、导的能力就非常一般,以至于连吴倩都看了出来。

    冯一平的车走远,她们也没心思在商场里呆,“拿到了吗?”她问那个叫小刚的男助理。

    “对不起,他那个女助理没有给我名片,”

    “这点事也做不好,”

    阳刚的助理低着头不敢说话。

    她看了另外一个女助理一眼,女助理连忙拨了一个电话,不一会,看到楼上有人远远的做了一个“OK”的手势,马上也比了一个口型,“成了!”

    这位露在外面的眉毛,马上舒展开来,快步登上道奇公羊商务车,“回家,”

    “要不要,我去他那个别墅看看房子?”同样没完成任务的小秀说。

    “怎么,也买一套?”

    “不,我觉得租一套可以,”

    不是在家,就是在公司,连餐厅都去得少,更别说其它的那些中老年富豪,或者二代们热衷的活动,所以冯一平这个非典型的富豪,真的让好多人使不上力。

    小秀的这个提议其实不错,公司显然不用考虑,一明星,跟创业园那边完全不搭架,那只有考虑在家附近。

    冯一平有很长的时间呆在家里,只要天气允许,都会坚持在别墅区跑步,如果跟他住在同一个地方,那偶遇,或者见面的机会自然会多很多。

    “要是之前,这个办法还算不错,就是买一套也没什么,可经过今天这事之后再这么做,他肯定会觉得,这是不是设计好的?所以,不太妥,”她摇头,“再想其它办法,”

    真不怪她这么不择手段,冯一平这样不仅现在就是国内首富,将来前途更远大,而且好像也没有固定女朋友的年轻富豪,真的是她心目中的理想对象。

    做女人,就是要果决,看准了,就要立马出手,冯一平现在至少20亿美元的身家,就是世界最顶级的女明星,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也赚不到的财富,何况是她?

    她们这样的人,因为钱来得容易,所以想钱来得更容易些,找个富豪嫁了,自然是最容易的途径。

    能像国内后来某话题女明星那样,敢说自己就是豪门,所以不屑嫁豪门的,还是少数。

    况且,那样的话,搞不好是嫁豪门尝试失败之后才说的。

    …………

    晚上,冯一平还是迎来了一场谈话,准确的说,是父子谈心。

    “我们当时念私塾,先生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一个男人,一个读书人要做的事,现在时代变了,这些追求自然也在变,”

    “但是,我想不管到什么时候,就是100年,1000年后,修身、齐家,还是我们男人至少应该做到的事,你现在,事业当然做得不错,但是,其它方面呢?”

    冯振昌也没具体提,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好好想想吧!”

    他终于还是听取了梅秋萍的意见,非常顾及儿子的面子。

    冯一平这会真没心思想其它的,印象中,在谈这么严肃的话题时,爸爸这么和蔼而平等的态度,真是绝无仅有。

    …………

    “早,”冯一平不着痕迹的摸了摸拉链,是拉好的啊?那为什么大家看自己有些异样?

    “一平,”办公室门口,吴倩放下电话,有些气鼓鼓的迎上来,“真是无耻!”

    “什么事,这么没头没脑的?”

    “你看,”吴倩指着自己的电脑说,冯一平一眼就看到了自己,以及旁边显眼的标题,“首富的绯闻女友终于露面,”

    “这是怎么回事?”

    照片上,他站在那,那位戴墨镜和口罩的女士,正在用丝巾擦拭他的衣袖,两个人好像还在对话,从这个角度看上去,分明就是一对小情侣一样。

    “还有呢,”吴倩打开另一个网站,配图一样,标题换了,“当红花旦的正牌男友终于现身,”

    “这是今天最热的报道,刚才到现在,我接了十几个电话,全是问这件事带动,估计报纸马上也会跟进,”

    “套路啊,厉害,”冯一平突然也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还嫌别人演戏太明显呢,没想到,还是太年轻,人家早有后手。

    自己这次,是扎扎实实的被人利用了一把。

    “统一不做回应,”冯一平说。

    “我就是这么做的,我们要是回应,不是帮她吗?”

    这样的事,越解释,越解释不清楚,还等于是白白替对方扬名。

    …………

    始作俑者此时也在欣赏她们的杰作,“你说,他会不会采取什么措施?”女助理有些担心。

    “能采取什么措施?”那位笑,“我巴不得他采取措施,”

    对她这样的人来说,被人关注就是好事,而且,冯一平健康的形象,还能提升她在大众心目中的形象。(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