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被我说中了?”最后那句话,金翎本来是随便说说,但看到他那副样子,才发现自己这话搞不好竟然就是真相。

    冯一平没说话。

    早就说了,他不是那种坐怀不乱的人,再说,是不是曾经真有那么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还是两说呢。

    反正他相信,没有几个男人能真正做到坐怀不乱——除非坐怀的是如花、芙蓉、凤姐之类的不但说没有诱惑,反而让你恶心的人。

    亦或者是被坐怀的那个男人,他喜欢的不是女人。

    冯一平不是那样的男人,所以,他只能尽力不让美女坐怀这事发生。

    这也是虽然他早就明白,比如胡珺婷,比如方颖芝,比如梅耶尔她们的心思,但始终还能把关系维持在同学,同事这样关系上的原因。

    但是,娱乐圈可是出了名的美女多,概率再小的事,只要次数多,那还是有可能会成功。

    一个美女自荐枕席,他也许还能拒绝,好多美女,而且至少都有点名气的美女自荐枕席,他真不一定能毫不动心。

    和身边的这些对冯一平有意的女孩子不同,她们都还比较含蓄,娱乐圈的那些,也是众所周知的放得开——特别是在面对可能会彻底改变自己人生轨迹的机会时,你不推她,她还可能推你……。

    这样的诱惑,冯一平扪心自问,可能真抵挡不了。

    再说,作为一个男人,对那些漂亮的女明星,明里暗里的,谁曾经没有点念想,或者说,幻想呢?

    肯定有那么几位,是你完全无法拒绝的存在。

    看着他这副样子,金翎不由得有些气苦,感情我对你完全没有诱惑是吧!

    一抬腿,扬了冯一平一身砂子,她转身就走,没一会,又“沙沙”的走回来,从冯一平手里抢过自己的拖鞋,一手扶着他的肩膀朝脚上套,“你这是怕吗?你这明明是向往,”

    又被金翎毫不留情的说中了心中隐秘的角落,冯一平有些羞愧,但是嘴上总不好这样承认,“是你想得太简单,你难道不清楚,有多少女明星,想嫁入权贵之家,或者是豪门吗?”

    “你更应该清楚,多少有钱的,有权的,都想着能跟一个,几个,甚至是更多的明星一亲芳泽?到时候,不是我们找事,而是事会找上我们,”

    他这也不是瞎扯,那些有钱的,有权的,或者是有名的,为了女人,为了争一个女明星而闹出的事,还少吗?

    “为了证明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还就决定,这事,我们做,”冯一平在金翎肩膀上拍了一巴掌,“咱也不是怕事的人,”

    “真做?”

    “真做,让陈韬也飞过来,这两天我们就研究这事,”

    冯一平也觉得,自己之前真的有些欲盖弥彰,自己又不亲自经手传媒公司的工作,那些想得到机会的各色美女,要投怀送抱,发射各种糖衣炮弹,也是冲陈韬他们,压根就不会碰到自己。

    一直在旁边看着两个上司在沙滩里激烈争辩的吴倩,这时远远的叫了一句,“冯总,金总,开会的时间到了,”

    …………

    这次召集集团高管来开会,顺道度假,重点自然还是在开会上。

    和之前那次来三亚,住在别人的酒店不一样,这一次是在自己的酒店,各方面自然方便很多,从日程安排,到会场的布置,以及后勤的支持,自然更完美。

    冯一平翻看着纸质的会议安排,对方颖芝和吴倩说,“办公室尽快定个章程,让全集团上下,尽量实现无纸化办公,”

    各个公司,都有智通定制的管理系统,集团也有自己的管理系统,有实现无纸化办公的基础,但要想实现完全的无纸化办公,目前还不现实。

    虽然美国在克林顿时期,就已经在法律层面,承认了电子签名的法律效力,但是在国内,这不是一两年能实现的事,每天冯一平需要签字的纸质文件,至少都有几十份。

    不过,能省一些,自然是好的。

    “好的,我马上交办下去,”

    进会议室之前,冯一平扫了一眼外面那些退到墙边,穿着制服的酒店员工,正准备进去,又发现了一个熟悉人,站在门旁的那个高个,不是邻居冯家升那对姐妹花外甥女中的老大,刘媛媛吗?

    “媛媛,”他招了招手。

    有着首富名头的老板第一次驾到,还带着全集团几乎所有的高管过来,三亚这边的嘉盛假日酒店,自然是从上到下,都十分重视,现在派来会议室外服务的这些员工,自然是选的表现得最好的那批。

    这会看着连总经理都不能近老板的身,只能远远的跟在后头,大多数小员工这会紧张的连呼吸都不敢大声,以最标准的姿势,站在走廊两旁。

    这会见年轻的老板居然招呼刘媛媛,还很亲切的样子,都有些讶异,刘经理,难道跟老板关系还不错?

    “冯总,”

    “你不是在省城吗?”

    “公司刚把我调过来,”

    这边的总经理终于有机会说一句话,“媛媛现在是我们前厅部的主管,”

    “哦,也当上主管了,不错,只不过你们两姐妹现在都离家这么远,你爸妈那边,”

    “没事的,我爸爸现在身体好了很多,”冯一平的这些话,真让刘媛媛有些感动。

    她知道冯一平好几年没回家过年,现在居然都还记得她家的事。

    “那就好,你也知道公司轮换的制度,要是觉得离家太远不方便,不放心,可以申请调回省城,”

    “谢谢冯总,”

    冯一平这么说,还有一个原因,原来的刘媛媛,可是跟邻居冯宏兵成了夫妻,日子过得还不错,冯宏兵现在还在省城,如果她一直呆在三亚,那自己不是也破坏了一桩婚事吗?

    …………

    中型会议室,位于酒店第二十层,也就是倒数第二层,至于最高的那一层,自然又是冯一平的专属空间。

    整体布置,自然是冯一平喜欢的风格,简洁现代,没有多余的装饰,采光极好,抬眼就能看到不远处那蔚蓝的大海。

    “首先我要表示感谢和祝贺,”冯一平环视一圈,“虽然遇上了非典这样的突发性事件,但是,从各公司的报表上来看,我们依然超额完成了既定的各项指标,在此感谢大家的努力付出,”

    “当然,行百里半九十,最后的这个季度,我们也不能松懈,力争今年内地各公司的销售总额,达到我们预定的目标,120亿元!”

    “根据财务部统计的数据,截止到9月底,集团累计实现销售103亿元,所以这个目标,其实已经接近实现,最迟在11月底,”

    冯一平的发言,被掌声打断了,“好!”头发花白的老蔡,都激动得站了起来,梅义良也在鼓掌,眼圈都有些红。

    为了担心给儿子带来不便,所以没有在会议室参加会议,而是在楼上观看会议实况的冯振昌,此时同样激动得不能自已,100亿啊那可是!

    因为担心相关数字会刺激到梅建中,梅秋萍一直陪着他在旁边的房间聊天,此时听到电视里得动静,忍不住过来看个究竟。

    她从电视里看到,楼下那些参加会议的人,好多人在毫不留力的鼓掌,也有不少人激动的拥抱,年纪最大的两位,老蔡和老包,这会也像那些年轻人一样,激动的抱在一起,弟弟梅义良更是眼圈都有些红。

    “这是怎么了?”

    “过来,过来,”冯振昌也没好到哪里去,抓耳挠腮的,像得了多动症一样。

    “怎么了这都是?”她不解的问。

    冯振昌飞快的在妻子早就变得粗糙的脸上亲了一口,“你疯了,”梅秋萍又羞又恼,小年轻常做的事,对他们来说,可不常有,也就新婚的头几年吧,会有这样亲昵的举动。

    哪知冯振昌今天真像疯了一样,跟着居然把她抱了起来,还想转一圈。

    “快放我下来,”梅秋萍真有些不知所措,“爸就在隔壁呢,”

    “你的腰,你的老腰,”她说。

    现在的她,不像年轻时苗条,现在的冯振昌,同样没有年轻时的健壮。

    “100亿啊,上个月,我们就突破了100亿,”冯振昌放下老婆,在她耳边大声说。

    “你说什么?”梅秋萍彻底楞在那里。

    “100亿,”冯振昌拿起旁边的水杯大口的喝了几口,然递给妻子,“你没听错,我们儿子的公司,今年累计的销售额,已经超过了100亿!”

    “真的?”梅秋萍感觉自己都听不到自己说话的声音,喝水的时候,感觉牙齿都颤,撞在玻璃杯口上叮当响,她感觉自己这会,最需要的不是把水喝到肚子里,而是倒在头上,好让自己清醒清醒。

    可能最平静,对这个数字最不敏感的,是冯一平,老实说,自己的财富都不止这个数,这样的销售额,不太能让他激动起来。

    况且,10多年后,就国内,销售过万亿的公司,也不是一家两家,这区区100亿,算什么?

    这其实是他太想当然,拿现在的100亿跟日后的来比。

    这会实现100亿的销售,是什么概念呢?可以来个直观的类比。

    上海的GDP,今年依然是内地第一,预计在6000到6300亿上下,也就是嘉盛全年超过120亿的销售额,是它的五十分之一强。

    而且,这还只是内地公司的销售额,不包括香港,也不包括美国那几家同样发展得如火如荼的公司。

    这时候,任何一家公司销售额过百亿,都是历史性的突破,都是里程碑式的事件,自然是一个值得大书特书、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这样的成绩,自然也让在场的这些亲身创造了这一成绩的人,感到无比的激动、骄傲、自豪!

    “请大家静一静,”一向冷静的财务总监李琳端着前面的话筒站起来,“一平,冯总,我可以插两句吗?”

    “你请,”冯一平抬手示意。

    金翎小声在他耳边说,“这个时候,没必要太冷静吧,”

    “大家都狂热的时候,我必须保持冷静,”冯一平说。

    “各位,”李琳的声音也有些飘,“我看了去年的相关数据,来之前,也让部里的同事,整理了今年相关的数据,我们财务部预估,这个成绩,在今年国内500强企业里,排名应该不低于110位,至少能在120位以前,至于民营企业500强的排名,那绝对可以挺进前10!”

    会议室里刚刚稍稍消停了点,听了她这话,马上又激动起来。

    这样的成绩,是我们努力得来的!

    会议室外的那些酒店员工,听不清楚里面的话,但是,听得到那一阵阵的喧闹,有几个人在想,难不成老板给高管们发奖金?而且还是高额奖金?

    “我继续刚才的话,”等大家终于平静下来,再一次坐在桌前的时候,冯一平说,“最迟在11月底,我们就能实现全年的销售目标,120亿,”

    “我清楚的知道,这样的数字,对我们这样一家年轻的公司,意味着什么,对在座的大家,意味着什么,”

    “没有大家的努力拼搏,没有大家的忘我付出,我们现在实现不了这样的目标,我深深的感谢各位,”他站起来鞠了一躬,“不过,大家也清楚这一次会议的主要目的,我们不是庆功,而是来找问题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