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不是故意扫大家的兴,从95年成立嘉盛装饰算起,我们到现在也不过10年时间,如果从98年成立有佳算起,更是不到6年功夫,”

    “嘉盛装饰成立的时候,陈总你应该记得,”冯一平指着现在的嘉盛设计室总设计师陈学峰说,“加上你我,一共只有4个人,”

    “到98年成立有佳的时候,筹备小组,加上首批员工,同样只有45位,”

    “98年底,嘉盛装饰实现销售1300万,有佳便利753万,智通公司70万,加起来,刚过2100万,”

    这些数据,冯一平都记在心里,几乎是信手拈来。

    而在座的大多数人,那会并没有加入嘉盛,这是第一次听到之前的销售收入,但是只有区区2000多万,现在行将突破120亿,不少人又兴奋起来。

    冯一平双手朝下压了压,“是,我们现在销售接近120亿,员工总数超过20000,但我说这些数据,并不是想让大家再激动一次,再骄傲一次,”

    “在座的诸位,都是集团的高管,都是总部和个公司的负责人,我在之前的会议和文件里多次谈过,下面的员工可以陶醉于我们已取得的成绩,但是在座的各位和我,则要少谈过去,着眼点应该放在现在和将来,”

    “我们还远没有到可以躺在功劳簿上陶醉,睡大觉的时候,”

    “我看刚才好几位听到这样的数据,兴奋的难以言表,这也可以理解,从98年的2000多万,到现在的120亿,6年时间,增长了接近600倍,虽然这么高的增长,主要得益于这个时代,但这当然是一个值得骄傲的成绩,”

    “但这样的增长速度,在国内来比,我们并不是最拔尖的,比我们高的公司,还有很多很多,我举个想必大家都很熟悉的例子,三株,”

    “他从92年的不足千万的销售额,到96年时,创造了迄今国内尚无一家食品饮料或保健品企业超过的销售记录——80亿元,5年增长超过800倍,高峰时期雇员更是超过15万人,那么,三株现在在哪里?”

    “也不止三株,曾经耳熟能详,风头一时无两,但是现在俱都销声匿迹的企业不再少数,太阳神、爱多、乐百氏……,”

    “在他们鼎盛时期的时候,谁能想到,短短几年之后,就会销声匿迹?”

    “这还是知名的公司,倒闭的不知名的公司,更多,据相关部门的统计,国内注册的公司,三年之后,依然还能生存,不足三分之一,”

    “每每想到这些,我总是有些恐惧,我们最早成立的公司,到现在也不足8年时间,有鉴于此,我现在总是如履薄冰,”

    “看到这些‘先烈’们的事迹,我真的经常冒出一身冷汗,会不会就在明天,我们遇上一次事故,之后,也跟他们一样?”

    冯一平说到这里,没人再不以为然。

    三株他们的辉煌,连包卓远这个香港人都知道。

    三株曾经无数次地许下誓言,要在20世纪内将人类的寿命延长10年,可结果他自己的“寿命”,却不过短短的6、7年。

    “虽然他们的失败,有外部原因,但是,因为高速发展掩盖的内部的那些问题,更是致命,”

    “我们再说回三株,它衰败的起因,虽然是喝出人命的事件,但是最后证明,三株口服液是健康,那为什么后来就一直不能东山再起?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在他们内部,”

    “我们嘉盛有没有类似的问题?”冯一平大声问。

    “自然有,这几年的高速发展,同样掩盖了内部很多的问题,”

    “相信大家平常都有去我们的有佳便利购物,现在有佳的服务,跟以前相比,是提高了还是降低了?”

    周星宇连忙站起来,“一平,”

    冯一平摆摆手,“周总,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这不是针对有佳,我想说虽然因为时间和精力的原因,有些公司,我去得不多,但我清楚,员工的积极性降低,目前应该是一个普遍的现象,”

    “更让我警觉的是,积极性降低的,并不只有那些工作多年的老员工,或者说是老油条,不少新进的员工,在这一点上,很快就和老员工看齐,大家想想自己公司的情况,是不是这样?”

    “这难道不能让我们警醒?”

    “积极性降低的,不止是下面的员工,今天与会的各位,跟前几年相比,是不是也有些懈怠?”

    “同样有的,”冯一平敲了敲桌子,“我就说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总部规定按时上交的总结、计划,在座的有多少位,以出差或者其它的原因推迟过?”

    “是,也许大家可能会觉得,迟交一两次,关系并不大,但是,大家细想想,这是不是从侧面反应出一个问题,我们中的不少人,对待工作,是不是没有之前积极努力?刚加入的时候,刚坐上这个位子的时候,我们有为这些工作,找过借口吗?”

    “我们中的不少人,是不是觉得已经有了资历,又有了很多功劳,所以,公司的相关制度,可以选择性的遵守?”

    “在工作中和工作外,我们相当一部分人,是不是已经非常骄傲自满,甚至有一些,已经走上了腐化堕落的道路?”

    “我们的机构是不是越来越臃肿,越来越人浮于事,各级主管,是不是越来越官僚,反应越来越迟钝?”

    “我们的浪费现象,是不是越来越严重?突出的,比如,我们的‘请吃’,是不是越来越多,越来越随意?‘请住’也一样,各公司,在假日酒店和怡佳,签了多少单子?这些‘请吃’‘请住’里面,有多少是一定必要的?”

    “在有些公司,我们的决策,是遵循民主化、科学化,还是一把手的一言堂?”

    “在有些公司,是不是山头主义盛行,自由主义严重?有些高管,是不是不从工作需要出发,而是从个人的利益出发,利用职权,打击异己,拉帮结派,培养个人势力?”

    …………

    冯一平扳着手指头,脱稿谈了近一个小时,到后来,不管是总部高管,还是下面的一把手,头都越来越低。

    冯一平历数的这些问题,细说起来,大家多多少少都有。

    “当然,出现这些问题,我是第一责任人,”

    “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向大家保证的是,我们集团的战略,我们的中长期发展方向,是不会错的,只要按照既定的方向走下去,我们集团,我们的各个公司,不至于会被时代所抛弃,”

    这也是他作为重生者最大的优势。

    “所以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执行过程中的问题,”

    “前面说到的种种问题,究其根本原因,是我们相关的管理不到位,”

    “积极性整体下滑,说明我们的分配制度不合理,激励机制不健全、畸形,干的不如坐的,坐的不如躺的,躺的不如睡大觉的,”

    “也说明我们思想工作淡化,员工的思想教育薄弱,对企业文化认识不深刻,现代企业理念缺乏,”

    “我们的组织人事工作与公司的发展严重不适应:人事考评机制不规范,;培训工作没跟上;招聘应该也存在把关不严的现象,”

    “我们的财务管理同样存在问题,部分财务人员的责任性差,没有认真履行‘当家人’的职责,部分公司的财务总监,没有发挥‘财务一支笔’的有效监督作用,”

    “甚至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有些公司的财务总监,默许了亏总部,富个人的分配方案,”

    “我们的监察部工作同样存在问题,可以说是问题最大的一个部门,”

    “监督力度不够,事前防范措施不力,忙于事后控制;监察人员的专业素质与工作要求之间也存在一定差距,”

    “纪律不严明,惩处力度不够,对高管违纪的处罚较少,导致现在公司‘主管终身制’盛行,主管能上不能下,”

    …………

    “不少有识之士,现在普遍认为,国内的民营公司,如何让自己活得更长,这是当前最迫切的任务,我非常认同这一点,我是希望,我们的嘉盛,最终能成为一家百年老店,”

    “至少在座的各位的命运,跟公司的命运息息相关,鉴于此,我希望在座的各位,也能跟我一样,时刻警醒,时刻如履薄冰,也希望各位,也能从如何让我们的公司,存活10年,20年,50年,100年的角度上,来思考问题,”

    “成绩是成绩,我不否认大家的努力,问题是问题,也请大家不要回避,针对今天谈到的这些,散会后,大家好好想想,并提出解决方案,汇总到办公室方颖芝处,三天后,我们再继续,”(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