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室外的酒店服务员有些奇怪,这之前听见里面热火朝天欢天喜地的,怎么现在这些高管出来的时候,一个个都面沉似水神情凝重呢?

    只是这次会议中间,连端茶倒水这些事,都不用他们进去做,所以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猜不透。

    这是集团的很多高管,第一次见识冯一平的厉害,平常他一直都和温和,像今天这样,全程没有一点笑颜色,毫不留情的一条条批下来,一个个的批过去,真的很有震慑力。

    此次之后,怕是在很多人心目中,集团内给人压力的最大的人,要从总裁金翎,换成董事长冯一平。

    这也很好理解,就和家里的父母,平常一向温和和蔼的那位,要是发起火来,威力更大,是一个道理。

    老总们走了,总裁副总裁留了下来,冯一平的那些话影响太大,现在的气氛,依然很沉重。

    刘媛媛带着几个人,准备进来收拾,见了这副样子,连忙退回去,还顺手带上门。

    虽然事先就知道会议精神,但是金翎现在也少有的在冯一平面前感到不自然,“一平,我必须检讨,集团的工作出现这么多问题,我难辞其咎,”

    她这其实是代表在场的总裁们表明态度。

    “哎,你们不要把责任朝自己怀里揽,我说了,我是第一责任人,你和在座的几位,已经非常尽力,这几年的事情太多,我有时又比较任性,一会给你们安排一个大项目,这些突发性的事务,占据了你们太多的精力和时间,”

    “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忙,我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带领公司做到现在,”

    “同时,因为我们还是一家非常年轻的公司,所以发展,始终是第一要务,始终是大家工作的重心——包括我也是如此,在内部管理和建设方面,着力较少,这也可以理解,”

    “好啦好啦,”冯一平站起来,亲自给金翎、老蔡、梅义良、周星宇几个人倒茶,“之所以说得那么严肃,是想让那些诸侯们震动一下,再紧张起来,从而积极起来,”

    “你们也知道,对大家的工作,我很满意,对集团绝大多数高管的工作,我同样很满意,”

    “只是,在外部快速扩张的同时,我们确实很有必要花时间和精力,来审视我们的内部建设,地基没打好,大厦建得越高,越容易出问题,”

    “我觉得这事应该也要常态化,应该要定时,不,始终不懈的抓内部的建设和管理,”老蔡首先说。

    “确实,这两年,我们的工作重点,始终是扩张,再扩张,恨不得把我们的销售网络,马上铺到全国各地,铺到世界各地,所以对有些比较关键的职能部门,不够重视,资源配置也不到位,比如监察部,”周星宇说。

    “一平,”梅义良坐得直直的,“具体的改进方案先不说,我想,是不是调整一下我的工作重心?装饰公司,我们现在有足够的接班人选,我可以慢慢放手,”

    “以后,除了负责省城的那一块,我想主动请缨,负责监察部,”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跟外甥要权。

    “我之所以这么要求,是因为监察部确实是一个非常关键,能有效促进我们各项工作良好发展的一个部门,而且,以我的身份,在集团里,我不怕得罪任何人,”

    “我觉得不错,”金翎首先表态支持。

    监察部,直接对董事会负责,其实也肩负了监察她这个总裁的职责,梅义良,显然是最够份量的一个选择。

    “本来我也想负责这一块,”老蔡说,“不过,我毕竟老了,很多东西都不懂,而监察部的负责人,至少要熟悉集团的所有业务,让义良负责这一块,我认为问题不大,”

    “不过,义良,你既然打算负责这一块,就一定要加强学习,不然即使有问题,你可能也发现不了,”

    老蔡这话说的在理,如果什么都不了解,那是真的发现不了问题。

    “我们应该为监察部配置更多精通业务的人才,”周星宇说,“由梅总亲自负责这件事,那自然再好不过,”

    冯一平也觉得由小舅负责这事,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首先,经过这么多年的锤炼,小舅真的可以说非常成熟,做事稳当,又有分寸,监察部的工作性质,决定了这不是一个讨好的差事,大家本能的会有些反感。

    面对一些棘手,或者牵涉面比较大的问题,如果处理不当,不能解决问题不说,还容易激化矛盾。

    其次,小舅这个人的性格,决定了他在工作的过程中,可以做到无私无我,不偏不倚,而对这样一个部门的负责人来说,处事公正,又是最基本的要求。

    最后,就是他自己的说的,因为他的特殊身份,在集团里,他不怕得罪任何人,从而可以无畏无掩,这也是让监察部这样一个关键的部门,真正发挥作用的一个有力保证。

    “如果大家都赞成,那么其它的事,以后再说,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就定下来,好吧,”

    “我们同意,”大家一致表态。

    “那好,颖芝,马上邮件通知下去,”

    “还想拜托大家,趁这个机会,跟与会的这些位,好好交交心,首先要做好他们的思想工作,他们才会做好各公司的思想工作,”

    “一平,我认为,有必要在企业文化的建设上加大投入,如果有可能,是不是能外聘一位有相关工作经历的人,出任首席文化官?”金翎提议,“对今天的嘉盛来讲,企业文化建设,其实已经很关键,”

    “连我们的有些高管,都认为拉来一个客户,比学习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更有意义,我觉得,这样的习气,也有必要改观,”

    相比现代企业里其它的首席,首席文化官,CCO,则不太常见,很多企业并没有设置这一职位。

    不过,冯一平认为金翎说得对,对目前的嘉盛来讲,企业文化的建设,确实急需加强。

    在刚开始几个人,几百个人的情况下,让大家有高额的收入,就能很好的把所有人团结在一起,但是现在,共有超过2万名员工,背景和追求各不相同,高额的收入,已经不能收拢所有人的心,从而聚齐所有人的力。

    只有相当于企业灵魂和宪法的企业文化,才能把大家团结在一起。

    嘉盛目前企业文化的核心,是理解客户需求,一切以客户价值出发,让在家庭氛围下工作的员工通过努力,实现真实、完整的客户价值的同时,也实现自身的价值。

    这里面,有些目前做得很不够,或者落实得不够好,有专人负责,肯定效果会更好。

    同时,宪法都需要经常修订,一个企业的企业文化,同样需要与时俱进,设置一个专门的部门和一个高层级的负责人,确实很有必要。

    “可以,找猎头,全球范围内招,”冯一平马上拍板。

    “针对你之前指出的问题,我认为,是不是有必要在人事部之上,设立首席人力资源官?”周星宇说,“人才,始终是我们竞争力的核心,有了CHO,他不但能制定和执行公司的人力资源战略,还能建立有效的激励机制,充分发挥员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有必要,”金翎首先表示赞同,“现在人事部的负责人,层级确实不够,而且我们各个公司,对国际化的人才,需求越来越大,确实需要一个有全球眼光,熟悉各领域尖端人才的CHO来协助我,”

    这事金翎必须先表态,因为这个职位的设置,实际上会分薄她的相关权利。

    对这个提议,冯一平有点自己的看法,外聘CCO,是因为集团之前并没有这样的部门,也没有适合这个工作的人选,但在人力资源方面,并不是不能培养出合适的人选来。

    空降太多的首席,并不是一件好事。。

    “两个选择,外聘一个CHO也行,或者设置两个HRD,一个负责国际化人才,一个负责国内的,也可以,总之,也不能总是断了大家的上进之路,”

    “两个HRD?不妥,总要有个人为主,”金翎摇头,“新设两个首席,其实,何尝不是给大家提供了两个奋斗目标呢?”

    “或者,我们可以外聘一个这样的人,不过是以我的特别顾问的名头,”

    这主意不错,其它的各种首席,其实都是CEO的顾问和助手,让金翎聘请一个这样的特别顾问,事一样做,但又没有担一个首席的名头,从而让相关的人,不会太反感。

    “那么,我觉得现在也有必要擢升或者聘请一位COO,”金翎继续提议。

    好吧,又需要首席运营官,接下来是什么?首席市场官(CMO)?公关总监(CPO)?

    “你们还是先商量,拿出一个章程来我们再讨论,”

    冯一平感觉,因为自己的那一番话,结果看样子会推动集团来一个大变革。

    只是一旁的老蔡和梅义良,这会感觉有些不好,这样的话题,他们不熟悉,老蔡还好,他也要退了,梅义良下定了决心,等回到省城,一定再多报一个班。

    …………

    “好香啊,妈,你怎么自己烧饭,要吃什么让厨房做不就行了?多省事,”终于回到顶层,冯一平闻到厨房里传来非常熟悉的香味。

    “好了,”梅秋萍系着围裙,喜悠悠的端着一个菜从厨房出来,“我和你爸,特意去市场买的菜,尽量做的家里口味的菜,”

    “家里口味的,同样可以吩咐厨房做啊,你们这么辛苦干什么?”冯一平说着,忍不住夹了一筷子妈妈做的炒炸豆腐。

    “好吃吧,这是我们现炸的,怎么样,这个味道,厨房的大厨都不一定能做出来,是不是?”

    “对,妈你做的最好吃,”冯一平卖萌。

    “结束了?”冯振昌也笑着从外面天台上走进来,他刚才在和梅建中下象棋。

    后面他们几个的小会,他有些看不太懂,就干脆没看,开车和梅秋萍逛了好几个菜市场。

    “今天是什么日子?”冯一平有些不明白,“让你们这么大动干戈的,”

    “什么日子?”梅秋萍在他头上摸了一把,“我们都知道了,集团现在销售已经过了100亿,”

    过去了几个小时,她再说这个数字的时候,终于能比较顺嘴。

    “哦,你们是为这个?”冯一平还是激动不起来,“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那等到销售突破千亿,或者更多的时候,你们要怎么庆祝?”

    “你这孩子,心真大,”梅秋萍又楞了一下,1000亿?儿子还真敢想。

    “一平,你跟我来,”冯振昌带着他来到书房,“后面的会议,我也看了,你说得有些问题,我不太懂,但是,如果真的有你说的那么严重,经常让你冒冷汗,经常晚上睡不着觉,我觉得,你现在要不停一停吧,”

    “其它的我不懂,除了工商银行的那一笔20亿美元的贷款,我们没有欠其它的钱,就是现在把生意都处理了,我们的日子,也会比以前好太多太多,你不用再这么拼命,”

    “是啊儿子,你现在做到的这些事,没有几个人能做到,我和你爸,觉得特别光彩,但是,什么光彩,都比不上你过得轻松,”冯一平回头一看,妈妈拿着锅铲站在门口。(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