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维却不关心这些,他今天来,主要是想看看冯玉萱的家人,看看她爸妈什么样,最好,是能和冯一平说几句话。

    他清楚,冯玉萱其实心里很认同自己弟弟的话,冯一平要是帮着说几句,绝对顶自己几个月的努力。

    和他一样,那边的领导们,自然也想在冯一平身上打主意。

    除了省招商局的一位副局长,其它各级招商局来接机的人,这会只能朝后靠,今天到场的厅级干部,都有好几位。

    这些人中,又隐隐的分成了三个圈子,省招商局的那位副局长保持中立,对他来说,嘉盛只要在省里投资就行。

    其它的区长副区长,聊得比较热络,大致组成了统一战线,隐隐约约的,把高新区管委会的粟主任,和滨江区的严区长这两位,已经得到嘉盛不少投资的地方官排斥在外。

    谁叫嘉盛现在在省城主要的投资,都在他们的区域呢。

    “严区长,粟主任,真羡慕你们,滨江区、高新区已经得到了那么多投资,我说,接下来是不是也得让我们喝口汤啊,诸位,你们说对吧,”

    东原区许区长的这话,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

    这年头,招商引资,都是一把手负责制,大家都天南海北的跑,甚至还到港台地区、新加坡以及其它国家开推介会,结果倒好,今年省城最大的一笔投资,还是嘉盛集团在高新区追加的。

    至于滨江区,不说也罢,嘉盛在那边,累计投资,早就不下十亿,而且,现在还时不时的有追加。

    早知如此,还费那些劲,花那些钱干嘛,专程派两个人跟着嘉盛,那也划算啊!

    “对啊,一枝独秀不是春嘛,两位这会可得让着我们点,”

    “放心吧,粟主任和严区长,也不会想着把嘉盛和冯总给包圆咯,”

    他们这种层级的领导,说话自然不带多少烟火气。

    “我啊,今天来就是想跟冯总说几句话,跟他说说那几个项目的进展,完全没有其它意图,”粟主任笑着说。

    这就是正经的胡扯,作为省城唯一的国家级开发区,粟青锋主任的级别,是正厅级,在场的所有人中最高的。

    嘉盛投资的进展,哪用他来亲自跟冯一平说?冯一平自己肯定也会跟踪,嘉盛下面的负责人也会随时跟他汇报好不好。

    “我今天来,就是尽个地主之谊,礼节嘛,”严区长笑着说,“没有其它打算,”

    你没其它打算才怪呢!

    单纯出于礼节,还用得着你亲自出马?堂堂一区之长,没有这么闲的。

    不过嘛,这事大家也能理解,他们今天来,是想跟这位打交道不多的冯首富增进一下关系,粟主任和严区长,自然也想跟冯一平把关系更夯实一些。

    …………

    领导们的这些小竞争,罗维他们是不知道的,他还在四处找冯玉萱,看到记者们好像得到了指示一样,“呼啦”一声,全部挤在出口通道的两旁,几个领导看似谦让着,实则也在快步小跑着朝出口那边去。

    有意无意的,粟主任和严区长两位,被其它几位区长副区长给拦在后头,却也只能摇头一笑。

    没办法,前面的这些同僚们此来,可是带着比记者们更明确的任务和意图的来的。

    不过,粟主任和严区长也清楚,也就是眼下,他们好像是同一阵营,实际上,在其它场合,他们俩也是竞争对手。

    特别是严区长,对高新区把嘉盛佳缘网硬拉到他们那边,私下里可以没少表达不满。

    那个新设的软件研发中心,要响应省、市的号召,设在高新区也就罢了,可是嘉盛佳缘,以前一直在自己的地盘好吗?为什么也要搬到高新区去?

    他们现在也算清楚冯一平和嘉盛的套路,这个嘉盛佳缘,将来很可能也会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不是在美国,就是在A股。

    为了这个,严区长没少在老领导,孙副市长面前诉苦,那可是未来妥妥的一家上市公司。

    …………

    各路人马到位不久,通道里终于出来两个人,走在前面的那个人一露面,闪光灯马上此起彼伏的亮起来,首富冯一平,在美国又轻轻松松的收购了一家上市公司,成立了几家新公司之后,时隔几个月,又一次回到了家乡。

    赤手空拳的冯一平眯着双眼,笑着跟等候的人打招呼。

    罗维使劲的朝后看,却只看到冯一平和梅义良两个,其它人呢?

    其它人已经坐上了车,本来冯一平也想跟爸妈一起,直接从那边走,但是梅义良接到了秘书的电话,有好几位领导来接机,那怎么也得露个面。

    就是粟主任和严区长这两个比较熟的人没来,那也得这么做,要是把这些领导晾着,那他们得罪的,可不是今天到场的这些领导,估计粟主任和严区长他们,心里多半也会有不满。

    是的,立场和圈子,总是随着情况发生改变,虽然几个区在招商引资,在很多方面都在竞争,可是在对外的时候,作为官员,他们是一个整体。

    金翎本来也不好缺席,但是考虑到她爸爸金副省长的缘故,冯一平还是没让她来凑这个热闹,不然知道她身份的人,难免总会有官商勾结的想法。

    其它的领导还比较矜持的在出口处等着,粟主任以和他的年龄身体不符的敏捷劲挤了进去,旁边维持秩序的警察也没拦,这点眼力见,他们还是有的。

    粟主任迎上去好几步,都快进到达区了,抢先握着冯一平的手,“你好冯总,欢迎回来,贵集团在高新区投资的几个项目,进展很顺利,我代表高新区的全体同仁,欢迎你随时去参观,”

    “谢谢粟主任,劳您费心,您还亲自来机场接机,我真的担待不起,以后真的不用这么客气,”冯一平笑着说。

    “唉,应该的应该的,我们也想早日见到你啊,”

    出口处的那些领导暗骂,老狐狸就是老狐狸,他这走几步,不但第一个跟冯一平打招呼,也让记者拍了不少照,于是一个个有样学样的朝前走。

    那边,粟主任已经在跟梅义良握手,“你好梅总,”

    东原区的许区长抢在第二,“你好冯总,欢迎你回家,我代表东原区40万父老乡亲,对你前些日子在美国成功的收购活动表示祝贺,也代表区内的40万父老乡亲,欢迎你随时来做客,”

    粟主任和梅义良几乎是同时帮着介绍,“这是许区长,”

    “谢谢许区长,劳您亲自来接机,实在惶恐,”

    “哪里,”许区长说着,就像接见其它人一样,把这当成了自己的主场,习惯性的握着冯一平的手的转身,面对着左边的记者,微笑着让他们拍照,他还待再朝右转,冯一平的手却轻轻的挣脱了,伸向下一位领导,“谢谢领导,”

    粟主任暗笑,呵呵,不要因为这位年轻随和,就想当然的把他当一般人看待。

    许区长的脸色稍沉了一下,那边梅义良已经伸出手来,“您好许区长,”

    排第三的这位,来了个自我介绍,“你好冯总,我是马明涛,在西城区工作,冯总,我想你一定是对我们区,有什么误会,不然为什么连怡佳酒店,都没在我们西城区开呢?”

    “我们区上下,希望能有机会跟冯总解除误会,竭诚欢迎冯总来做客,”

    这位马区长,很善于以退为进,不过,西城区确实是嘉盛投资最少的一个区。

    刚才大家好说滨江区和高新区吃肉,其它的喝汤,他们区真的连汤都没得喝,就和他说的,嘉盛在他们区,只有有佳便利店,连怡佳快捷酒店都没开一家。

    “马区长,不敢不敢,怎么会对西城区有意见?我马上问问怡佳的安排,一定尽快给你一个答复,”

    冯一平其实很清楚原因,全国从上到下,现在经常会调整、合并行政区域,这个西城区,就是省城把周边的一个县和几个乡镇合并后成立的。

    虽然地域大,但实在太偏,都跟冯一平他们市接壤,目前,区内的大多数地方,不是农田,就是水塘,在省城所有的区里面,经济自然也最差。

    怡佳评估过,暂时真没有在他们那开店的必要。

    落在最后的严区长,笑着看着前面的那些同僚争先恐后的跟冯一平握手,自嘲的想,做个压轴的其实也不错。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