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帅!”人群外,罗佳撑着哥哥的肩膀说。

    “什么?”罗维现在有点不在线上。

    “刚才的那一幕,你没看到啊?”罗佳白了哥哥一眼,“那个,是你们学校那个区的区长吧,”她踮起脚,指着里面那位现在彻底沦为背景板的许区长说。

    “是啊,”罗维有些心不在焉的说。

    “你们校长见了他,也得客客气气的吧,”

    “这个,是吧,”罗维回答得含含糊糊的。

    其实当然就是如此,哪怕他们学校的校长,论行政级别也不低,但是,怎么比得上手握实权的一区之长?而且,学校又是在别人地盘上。

    “那你没看到吧?刚刚冯一平对他,可是一点都不迁就,”女孩子就是心细,刚好看到了之前的那一幕。

    “真是太帅了!”罗佳现在还有些目眩神迷的。

    在美国,你不甩美国总统,可能都不太会引起多少人注意,但是在国内,一个人要是能不甩这样厅级的高官,在不是官员的老百姓看来,那绝对帅到冒泡!

    虽然时代变了,社会也变了,但在我国,官员的地位,是不变的,何况许区长他们这样即将迈入“高级干部”行列里的干部。

    冯一平刚才那个举动,马上让罗佳变身迷妹,“这才是真帅,这才是真男人,”

    “哥,哥,让我扶着点,”罗佳又按着哥哥的肩膀朝起跳。

    …………

    里面,冯一平还在跟严区长握手寒暄,“区长,都这么熟了,你怎么还这么见外?”

    他和他的公司,跟滨江区的关系,始终是不同点。

    “就是啊,那些跟你不熟的人都来了,我能不来吗?”严区长笑,冯一平这不太见外的话,显然让他感觉挺好,他笑着看了现在排在后面的许区长一眼,看到了吧,什么叫区别对待,这就是区别对待!

    “不打扰你,你去招待媒体的朋友吧,”严区长把他朝旁边一让。

    通道两边的记者们,早就在争先恐后的大喊着提问,好多位,隔着栏杆,越过通道两边的警察,勾着身子把话筒朝前递,问题都还比较集中,“冯总,你在美国收购的那家上市公司,和跟麦当劳合资的那家公司,现在进展如何?”

    “冯总,接下来你在美国还有收购上市公司的计划吗?”

    “冯总,你这次会来,能呆多长时间,有什么新的投资计划?”

    这家乡的媒体,就是热情些,不像上海的那么高冷。

    可见,这个确实是由奢入俭难。

    哪怕是不喜欢被媒体追逐,哪怕是现在不喜欢接受采访,但是,慢慢已经习惯了有媒体迎来送往的冯一平,在又弄出了点动静之后,在机场这样的公共场合,如果没有媒体到场,他还真的会感觉有些小失落。

    “谢谢,谢谢家乡媒体界朋友的热情,也感谢大家的关心,嘉盛在美国原有的业务,和最近开展的新业务,不管是硬币之星,还是和麦当劳合作的Redbox,进展都很顺利,”

    “不仅如此,我新成立的电动汽车公司,日前也传出了好消息,我们在重要的模块上,也取得了重大的突破,”

    这是冯一平在这样的公开场合,话说得最多的一次,“相关的具体消息,请大家关注嘉盛官网,谢谢!”

    “请大家注意安全,”他扶了一把一个几乎蹲在护栏上的女记者,“也请大家不要影响到接下来到达的旅客,谢谢大家!”

    在场的这么多记者,这会也有些出乎预料,他们知道冯一平的脾性,在这样的场合,最多也就是笑着跟大家说声谢谢,一次性说这朵话,披露这么多消息,还是第一次。

    不过,人嘛,总是这样子,得到了,还想得到更多,总是没个够的时候,有些就跟在后面追问,“冯总,听过说您投资的谷歌,正在筹备上市是吗?谷歌有没有投资国内的计划?”

    前一个问题很敏感,因为不想再重复原来的历史上,谷歌上市之前,佩奇因为接受《花花公子》的专访,谈及了上市的事,大大的得罪了美国那个权力大到非常奇葩,连几次不甩美国总统的乔布斯,在它面前也出奇配合的SEC,即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导致差点上市泡汤,所以还是由他首倡提议,他们四位从现在开始,在接受采访时,如果有涉及相关的问题,一律不予回应。

    所以前一个问题,他自然不会回答,至于后一个问题,同样不好回答,倒不是回答这个问题他没有授权,而是他担心自己如果回答了,国内目前的搜索大佬百度会有些睡不着觉。

    而现在嘉盛和百度的关系,其实处得还不错。

    现在的度娘,还算是个好孩纸,还没有染上陋习,不像后来那么唯利是图毫无底线。

    所以他没有再回答,朝两边挥挥手,跟着那群一直停在原地等他领导朝外走。

    …………

    罗佳和哥哥一直挤不进去,这时连忙跳起来喊,“冯一平,冯总,”

    冯一平此时被各地的那些招商局的人给围得紧紧的,收名片,不,应该是手里不停的塞进来名片,这些从科级到处级的招商局负责人,这会也不再矜持,不再顾忌冯一平身边围着的那些领导,同样争先恐后的在冯一平面前露脸,再犹豫他可就上车走咯。

    这些人言简意赅的介绍着自己代表地区的优势,“我们那有高山蔬菜,适合深加工,”“我们那木材资源丰富,建家具厂得天独厚,”“我们那有很多旅游资源,游客众多,欢迎冯总来投资酒店,”……,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罗维看到,冯一平好像朝这边扫了一眼,忙挥手笑着喊,“一平,”

    但是人群中的冯一平马上转过头去,带着身边的那么一大帮人朝外走。

    “冯总,冯一平,”罗佳也奋力朝前挤,不小心撞到一个拿着相机的记者身上,那记者有些疑惑的回头一看,这两个人,好像跟冯首富有点关系的样子?

    罗佳马上住嘴,装作刚才喊的那么大声的人不是她,她不想引起记者的注意。

    和十多年后,好多人费尽心思,削尖脑袋也要出名不同,现在的好多人,对成为公众焦点这事,都还是躲着点,这是我们大众的天性,也是因为在这会,还缺少把名气变现的手段。

    “算了,这么多人,他肯定没听到,”此时比哥哥还积极的罗佳,小声说。

    虽然是第一次见,虽然严格来说都谈不上见面,但这个冯一平,比她以前追过的那些明星,还要有派,还要有吸引力,“你打电话啊,”

    “早打了,”罗维举着手机说,“没人接,”

    “你不会再打啊,”

    罗维再打,“嘟嘟”几声后,马上又被按掉。

    “还是没人接,”

    罗佳够着头看了看,冯一平手上拿着一摞名片跟那些领导们说笑,压根没办法动手机,“你确定,打的是他的号码?”

    “当然是,”

    …………

    机场高速的车上,吴倩又一次按掉了冯一平手机上的那个来电,冯一平吩咐过,这个号码不用接。

    虽然姐姐没跟他说,舅舅舅妈也没跟他说,但是结合爸妈也没跟他说姐姐带着男朋友回家的话,他自然能猜出来,这个罗维,跟姐姐之间,肯定是出了问题。

    也猜到知道自己回来,罗维可能会给自己打电话,他绝不是那种什么事都讲理的人,这种时候,自然是无条件的站在姐姐这边。

    现在还忙,没时间去找罗维麻烦,又怎么可能接他电话?

    愿望落空的兄妹两个,跟到外面,看到冯一平上了一辆奔驰,顿时,又是“咔咔”声四起,但这会发出声音的,却不止是记者们的相机,不少看到冯一平的旅客,也都在用自己的手机拍照,年轻的首富,可不是会经常见到。

    奔驰跟在领导们一水的奥迪中间,在大家的围观下,轻快的朝机场大道驶去,那一溜小号牌的奥迪开起来,气场很足,很有一种霸气侧漏的感觉,而夹在其中的奔驰,又刚好被凸显出来。

    “走吧,回家,”罗佳有点没好气的对哥哥说。

    要是自己老哥处理得好,自己现在说不定也能坐在那奔驰里。

    …………

    “妈,这次玩得好吧,”早一步出发的考斯特里,冯玉萱问妈妈。

    “嗯,还不错,”

    “我怎么看你不太高兴?”冯玉萱小声问。

    玩得是很好,但是一想到儿子那么累,梅秋萍这心里,就总是不太舒服。

    “没什么,”

    “哦,”冯玉萱不说话,她以为妈妈还是生自己的气。

    “回球场里的别墅吗?弟是不是一会也过来?”

    “一平今天还是住在酒店,”前面的金翎说,“他下午要去拜会省领导,省里的其它有关部门,也早就跟我们预约,时间排得很紧,”

    “不过梅阿姨你放心,从明天开始,他就会轻松下来,”她这纯粹是安慰梅秋萍,刚回来的这几天,冯一平就不可能轻松下来。

    “能见省领导还不好?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事,”冯玉萱说了一句,本意是在爸妈面前夸弟弟,没成想妈妈好像不太领情,瞪了他一眼。

    对梅秋萍来说,她现在最想的,是让儿子不要那么忙,不要那么累,原来也让他们高兴、骄傲的见省领导这样的事,她现在一点都不热衷。

    …………

    “你不是有地方住嘛,那边多自在,回去吧,别霸着我电脑,”罗维朝外撵妹妹。

    “别打扰我,忙着呢,”罗佳没好气的说。

    “看什么,这么认真?”罗维低头一看,妹妹正翻着嘉盛的官网,旁边打开了好多窗口,看看上面的标题,都跟冯一平有关。

    “这个这个,”罗佳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奥普拉采访冯一平的视频。

    她以前对这些不太关心,冯一平再厉害再牛,那跟自己也没关系,而且,对冯一平有多厉害多牛,也没有直观的体会,今天机场这一趟,算是让她有了直观的体会,这会恨不得找出网上所有关于冯一平的资料来。

    “这有什么好看的,”罗维有点讪讪的说。

    打了那么多电话,冯一平都不接,他这会也明白,自己之前打算让冯一平帮自己在冯玉萱面前美言几句的事,怕是想得太美,说不定冯一平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之后,还会找自己算账,所以这会就是看到冯一平这三个字,也觉得有些不自然。

    “哎呀,你出去啦,别妨碍我,”罗佳不耐烦的把他朝外推。

    直到六点多,罗母喊她吃饭,她才揉着眼睛从哥哥房间里出来,一落座,又迫不及待的说,“快,看省台,”

    “哟,小佳现在也知道关心新闻?”罗父有些欣慰。

    罗维却知道,妹妹这哪是关心新闻呢?

    罗佳端着碗,专心致志的看着电视,省里的新闻联播开始,不出她所料,在报道了刚过去的黄金周,省内相关的情况之后,是报道省内一把手主持一项会议的新闻,再之后,就是一二把手“亲切会见优秀的民营企业家冯一平”的新闻。

    除她之外,家里的其它三个人这会都安静了下来,罗佳忽然把筷子排在桌子上,“哥,你当初真是昏了头,”

    “爸妈,你们当初也真是的,”已经变身冯一平铁杆粉的她,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没说爸妈也昏了头,虽然她知道,当初昏了头的就是爸妈。

    …………

    省政府会议室外,金副省长等在门口,看到女儿出来,连忙叫道,“小翎,”(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