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会,其实是个动员会,有冯一平和金翎亲至,与会的大小主管,再迟钝,也能感觉出这次会议的份量。

    但主要发言的人是梅义良,和冯玉萱想法一样,即将把工作移交的他,也有一样的心思,想从自己一手带大的嘉盛装饰下手,树立一个榜样。

    也是想趁这个机会,把自己这几年最大的骄傲,再好好梳理一遍,留给接任者一个更好的公司。

    他在会上宣布,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将主要呆在一线,而且会是带着监察部的员工一起,同时,也希望大家主动检查和审视自己的工作,主要是集中在已经不太符合现状的一些流程上。

    公司在快速发展,从原来两千多万的销售,增长到现在的几十亿,不言而喻,很多流程已经不太适应现在发展的需要,中间虽然零零碎碎的也改过一些,但是这一次,他是希望来一次系统的调整。

    老板讲了意义和目的,总裁讲了规划,副总裁讲了具体的措施,不出意外,与会的嘉盛装饰的主管,都紧张了起来。

    有些可能有点“病”的,此时自然最紧张,梅总亲自负责的监察部,肯定跟以前的监察部不一样。

    但对大多数人触动最大的,就是那句“坚持末位淘汰,能者上,庸者下,”

    今天参会的人,很多走到今天都不太容易,特别是工程部的很多主管。

    他们原来只是做一些不入流的工程,一年纯收入只有四位数,现在普遍都经手了不少标志性的工程,年收入至少都在六位数以上。

    他们很多学历非常低,或者说干脆没有学历,现在不但在国内装饰行业知名领军企业里,有一间自己的办公室,手下还有不少名校出来的毕业生……。

    而且这些人,都有了些年纪,自尊心自然很强,肯定接受不了由管事的变成做事的。

    冯一平就看到,气色和气质都有了很大变化的张作栋,也就是张彦他爸,现在也在小声的跟周围的人讨论着。

    他相信,率先启动这项工作的嘉盛装饰,这次一定会非常成功。

    …………

    “金总,你来一下,”散会后,冯一平招呼金翎。

    在公开场合,金翎总是很识大体,闻言不言不语的跟着他进了办公室。

    不过,等进了办公室,却是一脸警惕的样子,她非常清楚,冯一平这人,在有些事情上,非常不大气,你踩了他一脚,他很可能双倍奉还。

    “别紧张,”冯一平装模作样的揉了揉脚,“虽然真的还很痛,看着这皮鞋也让人心痛,”

    “但我的苦心,你现在应该也明白了吧,有些事情,我们可以拖,可以回避,但是,亲人之间有了什么隔阂,一定要尽快消除,”

    “而且我相信,父女之间,有什么话说不开的?看你的样子,自然是不出我所料,对吧,当然,你不用感谢我,”冯一平很潇洒的挥挥手,“但是我相信,孩子不懂事,大人一定会懂事的,自然会有人感谢我,”

    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扮成熟,金翎恨得牙痒痒,最讨厌他这样子。

    不过,他这些话,说得都没错,而且,最后一句话,他居然也说对了,今早出门的时候,老爸确实跟自己说过,跟冯一平约个时间,要郑重的请他吃次饭。

    “别磨牙了,”冯一平看着金翎气鼓鼓的样子,笑着说,“怎么,我都说对了?你等等,”他装模作样的在电脑上看了看日程,“后天开始,我晚上都能挤出时间来,可以接受为了表示感谢的请吃,”

    “当然,我得提醒一点,如果到外面吃饭,档次越高,代表着诚意越足,如果是家宴,那么,我希望是有位能亲自下厨,哎,你干什么,大白天的,”

    金翎没说话,只是在把办公室的百叶窗放下来,冯一平很清楚,这肯定不意味着接下来会有什么旖旎的情节,多半又是感觉动嘴不占上风的人,要卷起袖子动手。

    “那么接下来我们谈这几天的工作安排,”冯一平马上进入严肃的工作状态,“你挑一挑,要去那些公司视察?”他把那张表朝前推了推,顺道又把自己那只饱受摧残的鞋朝前伸了伸,意思是,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怕了?”金翎说着也笑了起来,“有时候,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正经?”

    “熟归熟,乱说话小心我同样告你诽谤哦,我哪有不正经?顶多,就是有时候有点调皮而已,”冯一平一脸正经的声明。

    “调皮?你也好意思说,”

    冯一平正待反击,门被敲了两下,吴倩走进来,“一平,佳怡的爸爸来了,就在大堂休息区,”

    这个得见,“马上通知前台,让他上来,我去迎一迎,吴倩,你和金总把这几天我要去检查工作的公司安排好,”

    …………

    “谢谢你啊姑娘,”郑博赡对陪他上来的小姑娘道谢,还没跨出电梯,就看到冯一平笑盈盈的站在门口,“你好一平,”

    他笑着看了看左右,“你这是专程来接我的?我怎么担当得起?”

    “郑叔叔您说笑了,”冯一平握住他的手,“您自然担当得起,我看你身体不错,方阿姨身体也还好吗?抱歉,正打算忙过这几天,再去家里拜访的,”

    “哦,对了,你这么忙,”郑博赡停下来,“那我就这说好了,这次来,除了看看你,主要是想向你表示感谢,佳怡的进步,我和他妈都知道,谢谢你一平,谢谢你!”

    “叔叔,别这么见外,”冯一平拉着他朝办公室走,“我就是再忙,也得见你啊,再说,都到这了,还不进办公室坐坐,您这是骂我呢,”

    现在的方厅长,原来的方市长,虽然说起来,并没有下大力帮过什么忙,但是,她的一些表态和视察,为当时还没有足够实力的冯一平,以及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嘉盛,遮挡了不少可能的暗箭和风雨,有效的震慑了不少怀着别样心思的人。

    客观的说,投资乡镇,比投资大城市,面临的那些可能问题,要多得多,冯一平当时都做好了一些准备,比如,他在镇上投资的第一家企业,橱柜厂,之所以拉村里入股,除了想改变村里的面貌,其实也有一层保险的意思。

    村集体入股的公司,和他私人投资的公司,抵抗风险的能力肯定不一样。

    幸好有了方市长这个父母官,他的这些手段,最终没有必要用上。

    这也是他为什么后来一直注意跟县里和市里的父母官搞好关系的原因,县官不如现管,关系不要非常铁,但是怎么都不能不对付,不然,大麻烦可能不会有,但小麻烦,可能不会不断。

    “叔叔,您喝茶,最近都还挺顺利的?”

    “我这个工作就是这样,四平八稳,适合修身养性,挺好的,你方阿姨她,也还不错,不过,她你知道的,总是想着再动动,”

    这个冯一平能理解,相比来说,民政厅,还是弱一些。

    “除此之外,其它的都挺好,所以,我们特别要感谢你,佳怡到你的公司,不过大半年,变化就非常大,务实很多,就打电话聊天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她各方面进步都非常大,”

    “这还真不用谢我,主要是她自己努力,”

    “关键是你给了她这么好的机会,她也跟我们说了你有意安排她出国的事,我们觉得不错,边工作,边学习,也能见见世面,挺好的,谢谢你啊一平,我们做父母没做到的,你帮着做到了,”

    “叔叔,你真的太客气,我是觉得,佳怡的能力和她所学的专业,都比较适合负责公司的官网和对外宣传,归根结底,还是为自己打算,”

    “呵呵一平,这就是你最难得的地方,不管现在地位多高,成就多大,明明是帮忙,偏偏总是不想让别人承情,有些人,呵呵,一点忙没帮上,都恨不得全天下嚷嚷,你欠了他天大的人情,”

    这话,好像话中有话,恰好方颖芝敲门进来,“一平,市里的徐副市长到了楼下,”

    得,这又是一个没预约,但自己还不能不见的人,“抱歉,郑叔叔,有时候到了办公室,我的时间都不能自己做主,”

    “理解理解,那我就先不打扰,等你闲下来,我和佳怡妈妈,想请你吃顿饭,”

    “别啊郑叔叔,要是没什么事的话,你就一起见见呗,反正都不是外人,都快到了午餐时间,中午我们一起吃饭,不过是工作餐,”

    “工作餐好,那才是吃饭,”

    “那叔叔你坐坐,我去迎迎,”这其它的领导也罢,市里的父母官,那可怠慢不得。(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