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博赡打量着首富的这间办公室,面积不是不小,大概有近40个平方,可给人的第一感觉,那就是,空!

    墙上很空,没有名画,也没有名家书法或者和领导接见的照片,房间里很空,除了那头的那套桌椅,就是这边的一组沙发,旁边倒是有个书柜,可是里面同样没有多少东西……。

    偌大的办公室里,别说盆景或者其它的观赏植物,就连一盆仙人掌都没有。

    但是有的地方也很满,办公桌上,放着好多文件夹,还有一台台式,两台笔记本,一共三台电脑。

    看得出来,这是一个非常专注于工作,非常讲究实效,还不是太在乎周边环境的家伙,可能,他只需要一张办公桌就可以。

    郑博赡想着自己见到的那一间间,竭力用各种手段表达自己风格和特色的办公室,连单位里的一个小干部的办公室,都比他这个首富的办公室有特色,心说,这也许就是他小小年纪,就如此成功的缘故吧。

    “徐市长,夏主任请,”冯一平跟在一老一青的身后走进来,“这位是,”他还没介绍,印堂间的悬针纹很明显,发色斑驳的徐副市长已经大笑着伸出手,“郑主任,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幸会幸会!方厅长最近工作忙吗?市里上上下下,都盼着她有空能多回市里走走看看,”

    “你好徐市长,老方也经常跟我说,你们这一届很厉害,做了很多她没做到的事,取得了很多了不起的成绩,”

    “哪里,方厅长过誉了,我们即使做得好,那也是她当初打的基础好啊!”

    “三位请坐,”冯一平估计,如果他不打断,这两位吧,肯定有本事寒暄一整天,而且都不带重复的。

    徐副市长喝了一口茶,“一平,你这个办公室,真的太空,市里的苗木研究所,现在研发的一些室内观赏植物都还不错,要不我这就让他们送些上来?”

    “谢谢市长的好意,不过,我好像跟那些东西犯冲,连仙人掌我都能养死,”

    “呵呵,主要是你太忙,那一平,徐市长,你们谈,我先告辞,”郑博赡说。

    “郑主任,你别走啊,是我这个不速之客,打扰到你们了吧,”徐副市长按住他。

    “我和你一样,今天也是不速之客,”郑博赡说,“我没什么正事,就是来看看他,你们聊,”

    “一样一样,我们今天来,主要也是看看一平,呵呵,当然,我还是领了任务,都知道一平现在太忙,近几年春节都没时间在家里过,这一次,市领导委托我问问你,有没有时间回市里,看看我们这些年的变化?全市上下,大家都非常期盼,”

    “领导的盛意,我实在愧不敢当,这一次,我会在省城呆一阵,市长放心,我一定去市里拜会各位领导,”

    只是冯一平明白,这样的邀请,不出意外,都是要他出血的,但是,副市长都亲自上门,不去,那就太不给面子,总之,先去看看吧,至于他会不会出血,那得看具体情况。

    市里,固然不好得罪,但是,现在的冯一平,不是郑佳怡妈妈任市长时候的冯一平,估计也没几个人敢拿按着牛头强喝水的那一套用在他身上。

    “郑叔叔,你也别走了,中午就在这吃饭,工作餐,徐市长,夏主任,两位就将就一下?”

    “好好,工作餐好,嘉盛这样知名公司的工作餐,我们可是不容易吃到,”徐市长笑着说,丝毫没有觉得有怠慢之意。

    当然,可能也就是对上冯一平才这么随和,他如果去市里的其它公司,哪一家大中午的会拿工作餐来对付他?

    “我们市能有一平,真是我们全市的福气,”徐市长说,“今年我去过五里坳镇,跟几年前相比,那变化大得真是让人不敢相信,简直就是天上地下,我看用不了几年,就能评上全国百强镇,”

    “市长您过誉了,尽自己的所能为家乡,为乡亲做点事,我相信,谁都有这个心,”

    看着这位平常应该是不苟言笑的老市长这么夸自己,冯一平觉得眼前的这一幕好像有点熟悉,先把自己抬得高高的,这一会,是不是就得提什么要求?

    如果任他把自己抬得高高的,一会面对他的要求,也不好拒绝不是。

    “是啊,一平说得对,有这个心的人肯定很多,但是,有这个本事,也有这个能力的,那就很少,一平你刚好就具备这几点,”

    “除了五里坳,市金属制品厂,想必郑主任也清楚这事,前几年是个什么情形,从市里效益最好的工厂,落魄成市里倒数第一的企业,”

    “但是一平你接手之后,那真是几个月就大变样,现在,又成了市里效益最好,大家最羡慕的工厂,有几个人有这样的本事?”

    “这个,也是我们运气不错,推出的一些产品,恰好适销对路,侥幸,侥幸,我想换一个人,同样能做得好,”

    徐副市长此来,莫不是劝我再接手市里的一些国企吧!

    说起来,市金属制品厂,现在的嘉盛金属制品厂,也是方市长当初强塞的,冯一平之所以同意接手,除了不愿意看着它被原来的厂长勾搭外人贱卖,也是真的为厂里那些工人的日子揪心,而且,反正自家就需求不少货架。

    还有,接手那个厂,还能安置一部分村里的壮劳力。

    不过,对再做这样的事,他是一点兴趣都欠奉,牵涉到国企改制,总是会有很多杂音,很多话题,而这些,他现在统统不想沾染。

    况且,他实在是没有兴趣再开展一些和嘉盛现有业务无关的新业务。

    “对了,我还没问,徐市长在市里主抓哪方面的工作,”他决定主动出击。

    “原来一直在负责农业,”徐市长指了指自己的脸,“你看我像不像个农民?呵呵,”

    “现在,组织上照顾我上了年纪,让我负责轻松一点的工作,分管电视台、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旅游局、计划生育,还联系红十字会,”徐副市长笑着说。

    从他分管的工作看,那他还真是一个排位比较靠后的副市长,不过,冯一平算是松了口气,不是管工业的就好,他就担心现在徐副市长想把实力那些效益不好的国企打包处理给他。

    “哦,对了,十天后的沿江马拉松,一平你能不能赏脸参加?”

    “沿江马拉松?”冯一平看了郑博赡一眼。

    副市长的那位夏秘书,现在终于有机会说话,“对的,沿江马拉松,现在已经成为我们的市的一张名片,影响力越来越大,徐市长今年把它更名为国际马拉松,已经邀请到了一些很有名的运动员前来参加,”说这番话的时候,夏秘书很骄傲。

    “小夏,哪用得着你介绍?”徐副市长说,“沿江马拉松,是方厅长在市长任上时创办的,郑主任,也是组织者之一,你这不是班门弄斧吗?”

    “不敢当不敢当,”郑博赡笑着摇头,“徐市长,你知道,是谁最先提出这个创意的吗?”

    徐市长一愣,“自然是方厅长,”

    “呵呵,这你可猜错咯,”郑博赡笑,“你再猜猜,”

    “不是,”徐市长看了看,一喜,“难道,是一平?”

    “徐市长厉害,”郑博赡点头,“当初还在市一中读书的一平,那天到家里来出的主意,”

    “真的?不愧是一平,”徐市长爽朗一笑,“一平,来,我得谢谢你,就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不敢当,不敢当,当初年少无知,不知天高地厚,想什么就说什么,完全没考虑到这些事做起来有多难,现在这个活动能做得这么好,真的是方厅长和徐市长运筹得当的结果,”

    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些疑虑的,这个活动,现在影响力的真的这么大?

    “一平你总是太谦虚,”徐市长笑着说,“这真是出人意料又不意外,没想到一平你居然是首倡者,那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这项活动的意义,”

    “我现在,打算进一步扩大这个活动的影响力,从而让更多的人关注我们市,带动更多的人来我们市旅游,我的最终目标,是把它打造为一项国际知名的活动,”徐市长说着,习惯性的挥起手臂来。

    老实说,冯一平对他所说的前景,并不感到乐观,这个事,能成为市里大家喜欢的一项活动就不错。

    他有些不厚道的想,这说不定是徐市长为自己考虑的一个决定。

    这样的活动,他听说过很多,在国家严控一些形象工程的建设之后,全国各地,冒出了很多政府举办的打着“国际”名号的活动。

    有些贫困县市,甚至投入比全年财政收入还多的资金,来举办一些“国际性”的活动,让政府负债累累,说白了,这也是政绩工程的一种。

    如果没记错的话,国内好多省份,好多城市都举办了各种名目的马拉松,但是,敢说国际知名的,好像还真没有一个。

    他们市,不论是知名度,自然风光,可都不占优势,想把这样的活动,变成国际知名的,冯一平觉得,真好像不存在那个可能性。

    酒量他当初给方市长出这个主意的时候,也没有朝“国际知名”上想。

    等等,莫不是这才是徐市长今天的真实来意?

    “只是,一平你也知道,市里的财政困难,没有多余的资金来办这个活动,我今天来找你,除了想邀请你参加今年的马拉松,另外,还希望能得到一平你的帮助,能不能成为马拉松的赞助商,以嘉盛现在的名望,完全可以成为我们的的冠名赞助商,”

    看来对官民赞助商,市里要求还挺高!不但要有钱,还要有名望。

    “刚好,一平你是这项活动的首倡者,我想,你应该会支持吧,”他没猜错,徐市长果然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能为市里出点力,是我的荣幸,只不过,今年肯定来不及,而且很不巧,十天后,我必须去首都,跟商务部的领导早就约好了一个会议,”

    “哦,那是真不巧,”徐市长有些失望,要是冯一平能参加,他们宣传的时候,也能多一个选择,“那赞助商呢,我知道嘉盛的效率,十天时间,应该能做出决定,”

    “对不起徐市长,这也是广告的一种,关于这样活动的赞助,我们有非常明确的流程,事先就必须了解活动的所有相关情况,评估是否合适,”

    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一些影响力不大的活动,嘉盛自然不会赞助,就像微软不会赞助美国随便一个地方的橄榄球比赛一样,石油公司,也不会赞助纯电动车比赛。

    当然,只要冯一平这个老板同意,不是能特事特办,但是,徐副市长既然把这个活动拔高到“国际”性的,那这个赞助的成本,肯定不会低。

    当然,这也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对这样纯烧钱,只为自己出政绩的行为,冯一平真的不感兴趣——还不如捐给市福利院呢,那样多少能让那些老人孩子得些实惠。

    “如果觉得契合我们的需要,跟着会提出相应的要求……,整个流程,至少要三个月,”

    不止是政府办事会托,嘉盛这样的大公司,想拖,原因也能找到很多。

    “是这样,”徐市长明显有些失望。

    冯一平想得没错,他想把市里的马拉松升格为国际马拉松,自然也是为了政绩,官员嘛,有政绩,才有前途。

    刚才他的秘书所说的已经成功邀请了不少有名的运动员来参与,那也是真的,主要原因,就是徐市长这次大幅提高了奖金!

    只要奖金到位,他们这个不知名的地方,不知名的马拉松,当然也能吸引来一些知名运动员。

    不幸的是,原来几家同意赞助的公司,现在都表示,因为受非典的影响,实在是拿不出承诺的那么多资金来,徐市长才主动请缨,代表市里邀请冯一平回去参观,并顺道拉拉赞助,没想到,被拒绝得这么干脆。

    自己可是堂堂副市长,你可是堂堂首富!

    郑博赡看出了徐副市长的不喜,出声解围,“一平,徐市长,我都饿了,要不,先去吃饭?”

    “不好意思郑叔叔,你看看我,居然都让你饿肚子,快请,”

    “徐市长,也请你一定理解我的难处,你也知道,我们嘉盛的管理制度,在全国都是最严的,大家都必须遵守,我也不能例外,所以,明年,明年我们一定会提前安排公司相关部门和您接洽,您看行吗?”不管明年怎么做,话总要说得漂亮,台阶总要给他找好。

    而且冯一平相信,明年的自己,和今年的自己,影响力肯定又会截然不同,那时,有些事,更可以不在乎,或者说,有更多其它的解决方式。

    …………

    自己领导的要求全部被拒,夏秘书自然也不高兴,他还年轻,有些情绪,免不了会流露在外,刚出冯一平办公室,听到旁边有人用家乡话招呼他,回头一看,眼前一亮,是个形象气质俱佳的美女,“你好!”

    “你好夏主任,耽误你一点时间,”方颖芝朝旁边引了引,夏秘书很乐意的照做。

    “我是嘉盛集团办公室主任,作为老乡,我想提醒你,下一次有市领导前来,最好提前跟我预约,不然,真不能保证冯总会有时间,省领导现在找我们冯总,都会通过办公厅提前跟我预约,”

    方颖芝这番话,其实真是好意,只是,她难免习惯性的凸出了冯一平一把。

    夏秘书没想到听到这样一番话,脸色沉了下来,都懒得表态,快步跟上了前面走的三个人,这个嘉盛!

    ps:迟了点,但是,又额外奉送了近1200字,也算是诚意满满。(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