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看到冯一平心情不错,送陈韬回来,吴倩说,“陈总真高兴,我刚看到他在走廊上激动的挥拳,”

    “呵呵,能理解,”

    有时候,对男人来说,这世界上最大的诱惑,不是美女,而是事业。

    陈韬现在能有这样的积极性,冯一平也很高兴。

    门铃又响了起来,两个人一愣,这又会是谁?他们马上知道是谁,“快开门,”金翎在门外喊。

    “金总,你们怎么也来了?”吴倩看到金翎拎着电脑包,方颖芝抱着一个大箱子,和他们刚才过来的时候,一般无二。

    “来公司的官员络绎不绝,我们已经接待了三批闯上门来的,即使是这样,他们因为没见到一平,所以还有些不高兴,然后,金总就不高兴,”方颖芝解释道。

    “我在那边没法呆,”金翎说,“一个个都拿出一大堆项目来让我们看,恨不得当场就拉我去考察,”

    “项目找上门来,一般人可没有这样的待遇,要珍惜,”冯一平又一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样子。

    “那你去那边啊,”金翎最看不惯的就是他这种死道友不死贫道,还在一旁说风凉话的臭德行,真是叫人不爽。

    “你在这儿还是在书房?”冯一平又只能拿话岔开,对他来说,还愁什么项目?这些找上门来的项目,哪有他知道的那些项目效益好,有前途?

    “这么大的桌子,还坐不下两个人?”金翎把自己的电脑放在冯一平对面,方颖芝马上把网线拉过来,“我就在这,”

    得,冯一平也懒得动,那就在这吧。

    虽然桌上还有很大一块地方,但吴倩和方颖芝,很自觉的在茶几上办公,没去打扰两位老大。

    偌大的客厅里,很安静,只有翻动纸张“沙沙”的响声,以及敲击键盘的声音,还有“咚咚咚”的脚步声——因为茶几边的那两位,时不时捧着手机去书房通话。

    但估计都不是一些什么需要他们俩马上处理的事,并没有过来请示什么意见。

    冯一平也挺享受,哦不,也挺熟悉这种氛围,想当初刚开始的时候,因为条件有限,就经常跟金翎公用一张办公桌,不过现在,一年连面都见不了几次,就是见面了,也各有各的地盘,像这样相对而坐,举案齐眉,伸伸腿的时候还会碰到的机会,就是越来越少。

    不过,也没重温多久,这份静谧就被一个电话打破,吴倩捧着手机从书房出来,“冯总,说是你一位姓王的女同学,”

    其它电话不接,这个自然得接,他捧着电话到书房,“你好金菊,好久不见,孩子还好吗?”

    “谢谢老板关心,孩子挺好的,我也挺好的,冯文也挺好的,大家都挺好的,知道你回到了省城,想问问,有没有时间跟我们见见面?”王金菊问。

    “当然有,必须有,我本来就准备等忙过这两天之后,再跟你们约个时间的,”

    冯一平这话还真是瞎说,说实话,他以前回省城,多半也只和肖志杰、王昌宁联系,现而今他们在深圳,回到省城,他压根就没想起跟其它的同学联系。

    “真的?那太好了!放心,我们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现在说起来也好长时间都没见到你,下一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大家都挺想你的,也想能面见首富一次,”

    她说的这个好长时间,真不是假话,说起来,真有近两年的时间没见面。

    “行,没问题,等过两天,我联系你,”

    “好咧,另外补充一句,今天我轮休,所以老板,我不是在上班时间打私话哦,”王金菊还在那边补充了一句。

    她这个性格,冯一平还是比较喜欢。

    她虽然比较泼辣,但是就是个直肠子,在冯一平面前一直能保持平常心,也从来没有要求开什么后门,跟她在一起,相处就还是相处,称不上应酬。

    相较之下,她老公,也就是跟冯一平同一个塆,也是同学、同桌的冯文,现在在冯一平面前都有些拘谨,虽然这原因也能理解,但是,有时总会让人觉得有些失落。

    这真不是矫情,也许这是有些人追求的目标,但对冯一平来说,他真不希望原来亲近的人,因为自己目前的成就,而变得对自己客气、疏离。

    …………

    书房的门关得紧紧的,隔音很好,并没有对在客厅里工作的三位造成什么影响,但金翎这会好像在思索什么问题,就静坐在那里,侧头看着秋日暖阳照耀下省城的天际线,看得很入迷,很专注,无意中,耳朵隐隐的对着书房。

    茶几旁,方颖芝和吴倩,这会同样有些神思不属的样子,也都侧着头,但是,她们这真的离太远,一点动静都听不到,“女同学?”方颖芝无声的问吴倩。

    吴倩认真的点点头,“说是初中同学,”她也用口型说。

    初中同学?

    一声轻响,书房门打开了,金翎的手马上动了起来,看来刚才考虑的那个问题,已经有了答案,茶几旁的那两位,同样快速的从八卦状态里,进入认真工作的状态。

    …………

    下午七点,冯一平再一次从书房走出来,他刚跟还在纽约的布坎南通完话,又是一个好消息!

    上次他在纽约接受华文媒体的采访后,NEXTDOOR投入了一定的资源进去,当然,还运用了其它的推广手段,总之,NEXTDOOR在加拿大多伦多的开拓,进展喜人,而且多伦多的华裔家庭,确实很踊跃的成为NEXTDOOR的注册用户。

    布坎南现在都在开始运作,准备让冯一平上加拿大知名度脱口秀节目Strombo上宣传一把,顺道让他到多伦多的华人社区去转转。

    “你们自便,我先回家咯,”冯一平对她们三位挥挥手,“明天见,”

    金翎却把包放了下来,“那干脆,我今晚就住这里,”

    “没问题,别睡我的房间就好,”冯一平头也不回的摆摆手。

    “想什么美事呢,”金翎想找个东西砸那个讨厌的家伙一下,但等她拿到抱枕的时候,冯一平已经消失在门口。

    “你们俩,也想享受一下这超五星级套房吗?”

    那两个姑娘有些心动,“可是,我们的行李,都在快捷酒店,”

    她们俩自然不可能安排在这边的五星级酒店住,而是住在嘉盛大厦那边的怡佳里。

    “没关系,楼下就有专卖店,现在就下去选衣服,挂账,就挂在这套房间里,走,”金翎豪迈的一挥手,终于又能宰他一次。

    …………

    香港,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李方成从睡梦中醒来,发现罪魁祸首是一条压在自己身上的大腿。

    他费力的把那条腿撇到一边,喘了几口气,才终于清醒过来。

    昨晚在夜店玩得太嗨,回家后又玩得太投入,都有些脱力,这外国娘们,就是厉害,他感觉现在腿还发软。

    当耳朵里的嗡嗡声终于消散以后,他听到书房的电话,一直在疯狂刺耳的叫,扭头一看,床头柜上的手机,闪着幽幽的蓝光,一打开,未接电话23个,再一翻,全是李家伦的,从两点半打到现在,不消说,现在像催命一样的打着书房电话的,肯定也是他。

    他随便拿一件袍子套在身上,歪歪扭扭的走过去,“喂,又怎么了?”

    好像是那边没想到他终于接起了电话,有一会没反应,“喂,说话,催命一样的,”李方成闭着眼睛喊。

    “是我,”果然是李家伦,只是,这会他听起来,好像并没有多着急的意思,只是声音有些虚,像大病了一场一样,“你看看行情吧,”

    “行情?”李方成随手点开电脑,看到旁边那向下的箭头,并没有觉得太意外,自从股价达到72美元以后,网易终于止住了从已经延续了三百多天的上涨势头,开始反复起来,但总体却是往下。

    截止到昨天,已经累计下跌了10%,但依然维持在65美元左右,今天,顶多再跌点,跌破65美元呗,那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他一看旁边的数据,马上头一“嗡”,一下子清醒过来,哪还是65左右,现在是59点7,都已经不到60!

    “怎么会这样?”他也慌了,把这句话都说了出来。

    “你看看今天的交易详情,”电话那头的李家伦,有些意兴索然的说。

    李方成点开一看,从下午开始,接连出现了好几个巨额卖盘,短短两个多小时,就把股价砸到了现在的地步。

    “你等等,我分析分析,”他挂掉李家伦的电话,跟着就拨首都那个股评家的电话,但是,特么的手机关机,办公室电话,这会打肯定也没用,宅电,他不知道!

    “想想,想想,”李方成像只困兽一样,抱着头在书房里走来走去。

    股价都跌倒了现在这个份上,卖,还是不卖,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但是,如果现在清仓了,过几天,它又涨起来了呢?上次自己就吃了这样的亏。

    而且,顶多再过十天半个月,网易就会发布第三季度更耀眼的财报,那样的好成绩,自然会刺激股价上涨。

    可是,如果这十天半个月之内,股价继续下跌怎么办?要知道他们的入手价,就不止50美元。

    这要是亏了,自己可真就一败涂地!

    对苏伟文和李家伦,他这一次都打了埋伏,他这次虽然投入的资金是只有三千万,但是,他没告诉那两位的是,他用了杠杆,不高,也就三倍而已!

    也就是他这次投入的资金,超过一个亿!

    之前一直涨,自然是什么都好,哪怕每月利息加管理费超过400万也没事,可是,如果在网易发表财报之前,股价继续下跌,有没有可能,在它股价回升之前,自己就被强行平仓,甚至是,爆仓?

    总算在股市浸淫了几个月,有点六神无主的李方成最后还是冷静了下来,他看了看另外两家门户网站的股价走势,依然很平稳!

    这给了他信心。

    “阿伦,我和专家讨论过,今天这自然是机构在出货,但是,很有可能他们是在为下一步的行动做准备,具体的说,是想在网易发表第三季度财报之前,把股价打压下去,从而以尽量低的价格建仓,等财报发表,股价上升之后再出手套利,”

    李方成不愿意现在就抛,现在抛售,刨去各项费用,他现在获利并不多,但这个时候,他迫切需要一个支持自己,跟自己一起坚持下去的人。

    “你可以看其它那两家门户网站的股价,表现一直很稳健,稳中略有上升,网易,是三家中效益最好的一家,没理由投资者会不看好它,”

    “所以,如果现在就抛,其结果,就是重蹈我上一次的覆辙,错过了后来那波上涨的行情,要知道,那仅仅是在我出手几天之后。”

    李方成说着说着,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这一番分析,非常在理,看来那个股评家神马的,以后完全可以歇菜,但是,那边的李家伦,依然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只“嗯,”了一声。

    李方成马上想到一个可能,“阿伦,你不是已经出手了吧,”

    “是的,就在你接电话之前,”李家伦说,“清仓了,”

    李方成本能的想骂娘!

    “阿成,我劝你,见好就收吧,另外,我垫付的给阿文的分红,你尽快给我转过来,”

    他虽然没有用杠杆,但是除去费用,最近的花销,以及给苏伟文的那部分分红,现在看,等于是白忙了一场,那还谈什么让妈妈支持自己独立?

    如果李方成不把他垫付的那部分分红还回来,他其实是亏的。

    “哐”一声,李方成挂掉了电话。

    他烦躁的站在窗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下雨,雨声淅沥,他也是猛然发觉,自己冷得厉害。(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