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省城也下了一场小雨,今早气温也略有下降,只是同样的秋雨,不同的人,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感受。

    因为昨晚那场秋雨,李方成感觉到有种彻骨的寒冷。

    但对活动着手脚,准备出门晨练的冯一平来说,迎面清幽的风,却让他精神一振。

    这样微凉的天气,也最能让人清楚的感觉到生机和活力,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作为一个个体的存在。

    同时,经过小雨的滋润,连近处的花草,和远处的绿树,复又精神了几分。

    客观的说,李方成觉得寒意透骨,其实也不是因为秋雨,而是因为美梦行将破灭带来的巨大打击和沮丧,或者说,那不是冷,那是痛,心痛。

    当然,冷也好,痛也罢,冯一平是体会不到的,他只跑了几步,就觉得整个人暖和了起来,笑着跟路上遇到的那些人打招呼。

    确定冯一平果真入住以后,这里的住户还是比较高兴,至少,这也算从侧面印证了他们的眼光,隐隐的,也抬高了这个别墅区的身价,或者是他们的身价。

    “我的邻居是首富,”这也算是极有格调的自矜和炫富。

    …………

    “还是多穿点,”见着外孙还是体恤短裤的,梅建中嘱咐了一句。

    还没到开暖气的时候,他都穿上了毛衣,坐在厨房帮着擦土豆丝,他就是这样,总是闲不下来,

    “外公,不冷的,跑跑就热了,”冯一平把桌上的一杯温牛奶一饮而尽。

    冯振昌在和面,今天早上,准备做手擀面,对儿子这种早起锻炼的行为,他总是有话说,“我在塆里,每天早上去地里,锻炼效果比你这空着手跑几圈,要好得多,要我说,城市里就是这样,很多事都不踏实,在乎的主要是样子,我就看不上这些,”

    首富的老爸,到现在还经常混淆劳动和锻炼这两件事,也许在他看来,这两件事是殊途同归,但在大多数人看来,这是截然不同,毫不沾边的两件事。

    “你总是说这些怪话,你土,也要儿子跟着土?你倒是在这也找出一块地来啊?”在煎荷包蛋的梅秋萍马上顶了他一句,他们夫妻的一天,一般都是以这样的方式打开。

    得,首富的老马,同样觉得这两件事是一样的功效。

    “快去洗澡换衣服,早饭马上好,”她对儿子说。

    “好咧,”

    这人多,家里就是热闹,也让人觉得暖和。

    不过,姐姐昨晚真没回来,冯一平估计,她真的是怕了爸妈给她上思想政治课。

    …………

    家里做的手擀面,最好吃的地方,在于那汤,粘稠浓郁又甘甜,美味到不用加任何调味品,或者说,任何调味品都调不出这样的味道,跟它一比,外面能吃到的所有面的汤,都会让你有清汤寡水之感。

    配上稍辣的青红椒炒土豆丝,那味道简直了!冯一平酣畅淋漓的一连吃了三碗,还有些意犹未尽之感,热气腾腾的,都感觉等会是不是要再去冲个澡先。

    “慢点吃,你这个脾气怎么总是改不了,”冯振昌又说了儿子一句。

    小时候,饭桌就是爸妈教育冯一平的主要阵地,现在也不例外,不过,现在的这些话,倒也没有什么教育的意味,更多的,是关心。

    “准备什么时候回家里?”他问儿子。

    “大概还要一个星期,”冯一平说,“最快也要三五天,”

    “倒不是催你回家,关键是,你总要早点到静萍家去一趟,”

    “我知道,”冯一平马上说,这次黄静萍又没回来,他是得好好去黄静萍爸妈家住住。

    当然,有些话也得好好说说,总不能让黄静萍替自己背锅。

    …………

    刚过七点,冯一平就赶到了酒店,就好像是约好了一样,车刚驶入地库,小雨又下了起来,秋雨绵绵,说的就是这个时候。

    房间里很安静,那三位看来还多半还没起来,空气里,还隐隐有葡萄酒的香甜,冯一平一看茶几上那瓶所剩无几的红酒,好嘛,这几位昨晚还真挺惬意!

    外面烟雨蒙蒙,房间里又太安静,让冯一平也有几分想睡的感觉,他摇了摇头,打开电脑,开始处理晚上美国那边发来的邮件。

    …………

    下雨天,总是让人更恋床,偶尔醒过来时,那细微的雨声,会让你睡得更安心,同时,那也像催眠曲一样,对你说着,“睡吧睡吧,安心的睡吧,”

    昨晚睡前,又跟金翎喝了点小酒,中间醒过来几次,又让雨声催眠了几次,方颖芝最后睁开眼的时候,觉得这一觉睡得真舒服,这里的床,也真舒服,但是,隐隐的,她总又觉得有些不安,是什么事呢?

    看了看窗帘那边透出的亮光,她马上惊觉让自己不安的是什么事,一骨碌坐起来去看手机,还好,7点20!虽说比自己平常迟了四十几分钟,但离8点50上班还早。

    她揉着眼睛,轻手轻脚的去了趟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还捂着嘴打哈欠,但是突然,她就像被人点穴了一样,整个人僵在那里,那坐在桌边电脑前的,是一平吗?他什么时候来的?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我怎么没看到?他看到我了吗?

    想到这里,她马上抱住胸前。

    身上的这件睡衣,是昨天在楼下买的,让洗衣部加急干洗过,重点是,这件丝质睡衣,造型性感,又薄如蝉翼,里面虽然不是真空,但是,上面自然是没穿内衣,这,他肯定看到了!

    方颖芝的脸马上绯红一片,呆立了好一会,看冯一平依然聚精会神的在电脑忙活,好像完全没留意到这边,这才低着头,恨不得把头低到肚子上去,小跑着跑回房间。

    靠在房门后,她还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虽然最开始的时候,猜出冯一平身家的她,也刻意的在冯一平面前卖弄过几次,但是,哪有今天这么大的尺度?

    如果是以前的她,说不定刚才还会借故在外面都逗留一会,可是现在的她,怎么做得出那样的事来?现在的她,只觉得羞不可抑!

    跟着她马上扑到桌前的镜子里看,我是不是有眼屎?头发是不是乱得没法看?

    哎呀,真是的!

    她刚进门,隔壁的门打开了,吴倩同样是穿着跟她风格类似的睡衣,用手顺着头发,也哈欠连天的朝外走,然后,嘴就半张着呆在那,很滑稽,下一刻,她就像一阵风一样的退回起,“哐”一声摔上门。

    又没过一会,穿着条黑裙的金翎,低着头拉着裙子从另一间房里走出来站在门口,“颖芝,帮我拉下拉链,昨天试穿的时候不觉得,今天怎么这么吃力?”

    “颖芝,起来了吗?”她闭着眼使劲,然后感觉拉链被人轻轻的拉上,肩膀上还被拍了一下。

    “呼,”她松了一口气,“我都想退掉,”

    “有点冷,有外套吗?”这怎么是男声?

    “啊!”金翎大叫一声,然后马上明白了这个可恶的家伙是谁,“怎么是你?”

    冯一平已经面无表情的走回桌边,“你也可以叫我雷锋,”

    “你们吃早餐吧,我下去有点事,”

    金翎一时也有点反应不过来,刚才是他拉的拉链,是他拉的拉链!那不至少被看光了四分之一!

    或者是三分之一?加上他之前曾经看到过的是,那是不是接近三分之二?

    就在她还纠结于这些数字的时候,冯一平已经施施然走了出去。

    “啊!”金翎又大叫起来,不过,这一次不是受惊,而是郁闷,怎么又让这个小鬼占了便宜!

    “金总,怎么了?”穿戴整齐的方颖芝走了出来,一副完全不明白什么事的表情。

    “金总,早,”那边吴倩也穿好了衣服走出来,同样一脸的若无其事。

    …………

    冯一平没有下楼,他走到走廊的尽头,拉起了换气窗,吹着凉风,想让有些沸腾的自己冷静下来。

    他现在视力非常好,俩眼睛都还三点零的视力,所以,这早上意外的福利,他是一点没错过,只是,他是真的不能再在房间里呆下去,再呆下去,真的有点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