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外的冯一平在吹冷风,屋内的三位也都有些小异样。

    方颖芝和吴倩,都装作冯一平早上没看到自己,听到金翎叫声的她们,虽然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这会却表现出一点都不知道的样子——金总身上的那条裙子,她们自然知道帮着拉拉链的时候,会看到多少内容。

    两人这会小心翼翼,就怕金翎看出点什么来,谁知道她会不会因此拿两双小鞋出来呢?总裁奈何不了老板,还收拾不了她们这两只小虾米?

    “快点去洗漱,我叫早餐,”金翎装作若无其事的说。

    她不知道吴倩和方颖芝,知不知道刚才发生的那一幕,但此时只能装作她们不知道,不然,这得是多尴尬和难以解释的一件事。

    …………

    门铃声响起来,还在抿着嘴唇看唇线的吴倩跑过去开门,居然有两个男管家推着餐车站在门口,“金总,怎么点了这么多?还有其它人吗?”

    “就我们三个,忍不住就多点了,”金翎轻描淡写的说,“你看看还喜欢哪些,不够再点,”

    打扮停当的方颖芝,看到那堆得满满的餐车,心说金总这是要化郁闷为食量,还是又想让某位多花点钱?

    啧,要说,这天下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昨晚刚刚在酒店专卖店占了点便宜,今早就被她们占便宜的人占了便宜,果然是一报还一报,报应不爽。

    金总昨晚消费最多,所以今早这报应也最狠。

    可是,自己好像也被占了不小的便宜,是不是和昨晚买的衣服,有些不相称呢?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今天的早餐,可谓是她们三位吃得最多和最狠的一次,有些动作也神同步,比如,吃面包的时候,都咬牙切齿的。

    那份西芹,是送来众多的餐点中,少有的被吃得一干二净的一份,咬起来嘎嘣脆,别提有多爽!

    然而,想靠吃早餐让冯一平出血,她们真是打错了算盘,她们仨加一起,还没有一个大肚汉能吃。

    况且,对把身材看得比命好重要的女孩子来说,用吃东西来报复,绝对是一种杀敌一千,自损至少九百的惨烈招数。

    为什么不是自损八百而是九百?因为酒店都是冯一平开的,他自然要每月结算房间的费用,但是,他支付的这些钱里,有相当大一部分,最后不还是回到他口袋?

    其实远不止如此啦。

    …………

    听到开门的声音,早餐吃得不少的三位都有些小变化,金翎还坐着,只是把身上的小西装紧了紧,方颖芝忙低头收拾桌上的碗筷,吴倩起身去打电话,通知餐饮部上来收拾餐具。

    但打着电话的冯一平,只是随便扫了她们一眼,就走进书房,这让她们仨松了一口气,但与此同时,又有些羞恼,难不成就这样平白让他占了便宜?

    可是,又能怎样?难不成,看回去?

    打完电话出来的冯一平,看着那满满两餐车的早餐,“呵呵,看来胃口都不错,”他是最能装的,压根就当早上的那些事不存在。

    “颖芝,别收了,都放着,我刚好用来做午餐,我爸妈常说,勤俭持家是个宝,我一定要发扬光大继承好,”

    “那你中午吃吧,我们中午不回来,颖芝,走,我们去佳缘网,”

    “辛苦了,”冯一平把她的包递给她,却又小心的尽量跟她保持安全距离,她今天的鞋,鞋跟同样又高又尖。

    “对了,你今天晚上有安排吗?我爸昨晚问,他今晚没安排,”

    今晚,今晚可万万不能跟你回家吃饭,“今晚还真不行,刚刚佳怡她妈妈打电话过来,一定要我今晚去她家里做客,”

    “哦,”金翎看了他一眼,“那就再说,”

    “行,路上小心,”冯一平殷勤的帮她们打开门。

    一回头,只看到吴倩的背影,“冯总,我把这些放进厨房,”又像逃一样。

    一直到现在,她都不好意思正眼看冯一平。

    …………

    “金总,不直接去车库?”下到一半的时候,方颖芝看到金翎按了一楼,忍不住问。

    “嗯,有点事,”抄着手的金翎说,但又不说什么事。

    等到出了电梯,看着金翎又朝商品部走去的时候,方颖芝大概明白了她想做什么,原来金总也觉得,自己被占的便宜和花的钱不太对等。

    “你通知吴倩也下来,”进专卖店之前,金翎回头跟方颖芝交待了一句。

    “好的,”

    一直在厨房磨蹭的吴倩,接到方颖芝的电话,低着头走出来,“一平,我出去一趟,金总找我有事,”

    “没关系,你去吧,”冯一平依旧头也不抬,那姿势,她觉得就和早上一样。

    …………

    一头雾水的吴倩,下到一楼,看到方颖芝在一旁等自己,“这边,”

    “金总呢,找我什么事?”

    “进去就知道,”方颖芝笑着把她推进一旁的专卖店里。

    金翎正拿着一个包比划着,“吴倩,你快看看,喜欢什么?”

    “啊?”吴倩更是一头雾水。

    “算了,这些包都不是新款,”金翎放下手里的包说。

    要是一般人在店里这样说,这会店里满脸堆笑的陪着她逛的那几位,怕是立马会群起而攻之,但是对金翎,怎么敢?

    “是的,这些包确实不是新款,”店长陪着笑,“金总,你可以看看鞋,这几款是新到的,”

    金翎扫了一眼,又打量了吴倩几下,从架上拿下一双来,“这双适合你,你试试,”

    “不用金总,”吴倩连忙摆手。

    “一定得试,”金翎塞到她手里,“颖芝,你看看喜欢哪一款,”

    方颖芝就坦然得多,金总真是想到了自己心里去,是得再花他点钱才平衡。

    “吴倩,别客气,和昨晚一样挂账,”金翎大气的一挥手。

    吴倩此时大概有点明白金翎的意思,只是,不知道她是安抚自己呢,还是封口?

    她就没有想到这是金翎在变着法的让冯一平出钱,因为她清楚,通过这种方式,那是不可能的。

    负责打理冯一平一应事务的吴倩,有些事可能比冯一平还清楚,他在自己酒店的花销,都被财务归到“支出”名下,也就是,都是全额报销的。

    她们花得再多,就是这个月的费用又上升一些而已,还相应的让公司少缴一部分所得税。

    …………

    虽然方厅长心有不甘,不过在冯一平这个外人看来,她还是挺好的,至少现在的房子,比原来在市里的房子还要好,不但更新更大,关键是环境也更好。

    这也许是我们大天朝的特色了,再牛的豪宅,这个一品,那个山庄的,跟一些官员的房子一比,那有时真就是一个笑话。

    当然,这其中还是有区别的,眼前的这套临湖的大house,方厅长估计没有产权证,只有使用权,等她退休以后,估计就很难再保证现在的待遇。

    估计这也是很多官员爱钱的缘故,住惯了这样的房子,再去住那普普通通的公寓楼,那算什么最美夕阳红?

    跟之前去方厅长家不同,这次冯一平的待遇大有提高,他们夫妻俩都笑着站在门廊下迎接,之前冯一平,见到方市长笑的时候并不多,特别是这种热情的,温暖的,毫不见外的笑。

    “一平,快请进,”方厅长亲热的拉着他的手走进屋里,“几年不见,真是越长越精神,”完全就是一慈爱阿姨的模样。

    “阿姨你也精神的很,年轻的很,”她都这么热情,冯一平也没有煞风景的称呼她厅长。

    “呵呵,哪里,老咯,你看,你们都长大了,我们可不就老了吗?你爸妈身体还挺好?哦,家里热,外套脱了吧,来,给我,随便点,”她这今天就开了暖气。

    “谢谢阿姨,我爸妈这几年身体还不错,我自己来,”他可不好大咧咧的让她帮自己挂衣服。

    “给我,”郑博赡接了过去,“一平,你和你阿姨先聊,我得去看看汤,今晚的主菜,是专程叫大厨帮忙做的,我就炖了个汤,还有几个开胃小菜,马上就好,”

    “谢谢叔叔,您太客气了,”

    “我们坐,”方厅长牵着他做到沙发上,“本来呢,是该请你到外面吃,但是你叔叔说,估计你也吃惯了酒店的饭菜,还不如到家里来,另外,我们也想你能来认认门,以后要是有时间,也欢迎你啊,你爸妈来走动走动,”

    有个原因她还没说,冯一平现在聚光率挺高,作为一个官员,跟他吃饭,要是被拍下来,说不定会有不好的影响。

    “谢谢阿姨,我还真的喜欢在家里吃饭,还有阿姨,我必须向你道歉,你调到省城来以后,我还没有登门拜访过,实在抱歉,”

    “你这说得哪里话?来,先吃点水果,”方厅长把一叠切好的苹果递给他,“我们都知道,你现在太忙,据说你都几年不能在家过年,阿姨很理解,做事啊,就是这样,”

    “再说,你不是一直没忘了我们吗?就说佳怡,你帮了多大忙?一平,阿姨今天必须郑重的向你道谢,谢谢你为佳怡所做的那些安排,”

    “阿姨,千万别,我和佳怡是同学,互帮互助是应该的,再说,我做那些,主要也是想让佳怡将来能为我分担更多的工作,真是为我自己考虑,”

    “呵呵,你这孩子,还是跟以前一样谦逊,这个好,这样的品质,会让你走得更远,”

    “谢谢阿姨,要说感谢,也得是我感谢你,感谢你之前对我和我家的照顾,”

    “我没做什么,现在想想,还觉得当初为你们做的太少,”

    “不,已经很足够了阿姨,感谢你当初为我做的那一切,”

    “我说你们两个,就别谢来谢去的,”郑博赡带着隔热手套,端着一碗汤出来,“好了,上桌吧,”

    “对,走,饿了吧,你看看菜合不合胃口,”方厅长带着他走到桌边。

    得,哪能不合胃口呢,这一桌,都是省内最经典的那些名菜,色香味俱全不说,那造型,那雕花,一看就出自大家之手,不知道他们请来做菜的,是哪位大厨。

    把一位大厨请来家里做饭,可比去酒店吃一餐难度要大得多。

    “太满意了,我都喜欢,只是叔叔阿姨,这样真的太费事,我其实真挺喜欢郑叔叔做的菜,”

    “呵呵,那我真挺荣幸,”郑博赡大笑,“那不是问题,你什么时候想吃,我什么时候给你做,”

    方厅长已经给他斟满一杯酒,“来,一平,老郑,我们一起举杯,祝贺一平取得的成就,”

    “不敢当不敢当,谢谢叔叔阿姨对我的帮助,”

    “呵呵,坐坐,”郑博赡招呼他,“听佳怡说,你不喜欢喝酒,这个习惯好,意思一下就好,”

    “一平,我和你叔叔,一直在关注着你做的那些事,包括你最近在美国的那些动作,真不错,说长一点,你从高中开始做的这些事,真给我们长脸,真让我们脸上有光,我们市,我们一中,能有你这样一个孩子,真是我们的福气,”

    “阿姨你过誉了,”

    “一平,”郑博赡打断他的话,“这些是你阿姨和我的真心话,你不用谦让,我们一直没把你当外人,是真为你今天的成就骄傲,自豪,”

    “对对,这些你听着就好,来,吃块鱼,小心点刺,”

    “来,这汤也不错,其实也是大厨做的,我就刚才热了一下,”郑博赡给他盛了一碗汤。

    如果郑佳怡看到眼下的这一幕,说不定还会有些吃味,爸妈对冯一平,竟然比对自己还好,我才是你们的宝贝女儿好不好?(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