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不小?”听到这个,方厅长的眼睛就亮了起来,“那一定是个大家都想不到,别出心裁的主意,你快说说,”她顺手给冯一平夹了一筷子海参,“哎,也别光顾着说话,吃点东西,”

    她是真对这个风险可能很大的注意感兴趣,地球人都知道,风险大,那回报相应也大。

    而这年头,都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从商如此,从政同样如此。

    风险?哪都有!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其实都有风险,所以一件事做不做,怎么做,主要考量的就是回报。

    面对高额的回报,有些商人,面对杀头的风险,咬咬牙,也就做了;想着今后仕途一片坦途,有些官员,面对误入歧途的可能,一闭眼,也就拼了。

    是想千军万马一起挤独木桥,还是一骑绝尘,就是看你在有些时候敢不敢咬牙做,会不会闭眼拼。

    “阿姨,你肯定最清楚这样的趋势,随着我们国家经济的日益增长,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变得衣食无忧,生活富足,整体上看,大家做慈善的意愿,越来越浓烈,有意向捐赠的,或者已经开始捐赠的,变得越来越多,”

    民政部门职责其实很多,除了大家都知道的福利事业、救灾、救济、登记你结婚离婚……,哦,还有福利彩票这些耳熟能详的职责之外,也有一些非常冷门的的职责,比如负责行政区划管理政策和地名、行政区域界线管理。

    其实还有很多普通人同样接触得不多的职能,那就是承担对社会团体、基金会、民办非企业单位以及境外非政府组织的分支机构、代表机构的登记管理和监察责任;以及拟订社会福利事业发展规划,和各类福利机构的管理办法和服务标准;拟订促进慈善事业发展政策,组织指导社会捐助工作……。

    换成通俗易懂的话说就是,民政部门,至少负有监督各种名目的慈善机构的职能,比如,某美美事件之后,民政部门就是负责调查的部门之一。

    也就是说,一个地方总共的捐款有多少,除了那些收到捐款的基金会及其它社会团体,民政部门最清楚。

    作为一省民政部门的负责人,方厅长自然也清楚这样的趋势。

    “你说得对,现在的社会捐赠,真的是一年比一年多,除了企业,个人捐赠的比例,也在大幅上升,虽然这其中,有些企业负责人的捐赠,有很多其它的想法和意图,但是,总体趋势是大幅上升,”

    她说的这个,也是一个普遍现象,确实有越来越多的企业负责人开始捐赠,目的多样,其中大部分,图名只是表象,更多的,是想得到更多的保障,当然,还有一些,是本来不太白,所以想通过一系列手段洗白的。

    对这些人来说,捐赠,和想尽办法成为两种委员,目的是一致的。

    “当然,一平你肯定不一样,你捐赠,就是单纯的想为大家做一些事,你从前的那些行为是这样,你现在的那个计划,同样是这样,而且很有前瞻性,”

    她说的是冯一平那个扶持国内够资格的人,去美国知名大学留学深造的计划。

    作为民政系统的人,这样的事情,自然瞒不过她耳朵。

    “谢谢,那我想说的,其实就跟这个有关,大家的慈善意识普遍提高,捐赠的钱物多起来以后,那必然就会出现一些问题,”

    虽然是提意见,但是面对的是民政厅长,所以冯一平也很注意用词,“比如,大家可能就会关注这些善款的使用情况,但是,目前来看,在相关数据披露的透明度方面,各慈善机构都做得很不够,”

    “这就会让大家有一些不是太理性的推测,”冯一平说,“虽然大多数人是尽职的,但是肯定也会有一些人,不太顾全大局,在我们没监管到的地方,用各种手段,只图私利,”

    “比如,有没有一些人挪用一些善款,或者截留一些善款来用于个人消费和挥霍的呢?应该会很少,但是,我想,这样的行为,肯定会有,”

    冯一平这话,说得客气又不客气。

    客气,是因为也算知道一些事情的他,能这么说,真的是很客气。

    说不客气,是因为听他说这话的人,就是负有监管责任的部门的负责人。

    比如,你当着公安部门负责人的面,说什么诈骗啊,好了很多,但肯定还是有,哪怕他知道你这样说,已经很客气,但是,他心里肯定不舒服的,因为,你又不是我领导!

    “这个,是不排除,”方厅长搭了一句,就夹了一块鱼,很小心的把那些刺理出来。

    气氛稍微有点冷,郑博赡马上接过话头,“这也难免,俗话说,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是免不了会有这样只考虑自己的人,”

    “我这是没有证据的臆测,当不得真的啊,不过,如果有这样的事,再万一被曝光出来,那这样其实占比非常小的事,绝对会带来不可挽回的后果,甚至从根本上打消大家对慈善的积极性,让慈善捐赠,呈现断崖式的下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方厅长也调整了过来,现在的冯一平,可不是以前的冯一平,完全可以不太在乎她的感受,况且,冯一平这么说,也是为了她好,说这样的话,也是不见外的表现。

    “一平你说得对,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她其实想想就清楚,冯一平说得那些现象,必然是存在的,而且,估计还不会少。

    但是,这一块,那水可是不深,她一小小的厅长,想扭转?那还是想想什么时候实现共产主义更现实。

    毕竟想那个问题,不会有什么问题,想解决这个问题,搞不好,自己就会沉到水底去,连个泡都不冒——难怪他说风险大呢!

    “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可是这件事,真的难,太难,”

    “当然难,但是必须看到,目前很乱,所以,出成绩也容易,我们当然不能一口吃个胖子,我认为,可以从两方面着手,你看看,有没有可能性,”

    “你说,”方厅长点点头,她就担心冯一平提出一些太激进的做法来。

    “阿姨你应该是两会的委员?”

    “对,全国人大委员,”

    “那我们可以考虑,在两会上,提出一个慈善立法的议案,”冯一平说。

    在国内,慈善始终跟民政部联系得很紧密,国内第一个冠有慈善二字的组织,是94年成立的中华慈善总会,这是由刚从民政部退休的崔老部长成立的,之后的慈善立法,也是由民政部率先提起。

    但是这会,提这个的人并不多。

    方厅长眼前一亮,“国家,部里都在讲法制化,这个,是真的有必要,”她有些欣喜的看了丈夫一眼。

    一个提案而已,并没有多大风险,相反还有可能让自己进入一些人的视野,这个主意,不错!

    “一平你果然就是好眼光,真不错,还有呢?”

    “还有,我觉得是不是可以在透明度上下功夫?原来这件事确实比较难办,但是现在,随着网络和信息化技术的高速发展和普及,已经具备了实现这样的目标的现实基础,我觉得,只要是想做,完全可以建立一个可以供公众查询的平台,让大家能很方便的查询到实时捐款数额,还可以追踪自己捐款的去向,”

    “如果阿姨你能争取率先在省内办这么一个试点,一定能被很多人记住,”

    好吧,冯首富提这个建议,也有自己的一些小算盘,如果方厅长真的想出实实在在的政绩,这会比一个慈善立法的提案更有效。

    冯一平真的希望,自己也能促进这一个在十多年后才会采取的举措提前出台,规范我国的慈善事业,虽然这事肯定不容易,但是,万一要是成了呢?

    “这个,”方厅长又是心动,又是心悸。

    这个点子,显然比前一个更容易出成绩,立法那样的大事,过去个三五七八年依然没什么实质性进展,也正常得很,可是设立慈善查询平台这样的事,从技术上说,现在确实不难。

    这事要是由自己牵头做成,那政绩,支持自己再往上走一两步,应该不难。

    可关键是想想就知道,做这事,肯定不简单,而且绝对是站在一部分人对立面,另外,要协调相关的机构,并不容易。

    目前国内相关的慈善机构,大大小小,20几万个,它们可都是由靠山的,那些靠山是自己系统的还好说些,不是自己系统的那些,想把它们也纳入这个系统,哪那么容易?

    “一平,我得好好想想,好好想想,”方厅长现在都无心吃饭。(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