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今天金翎家的菜,没有昨晚郑佳怡家那么正式、丰盛,都是家常的菜式。

    当然,副省长家桌上的家常菜,跟一般老板姓家里的家常菜,那自然是不同的,跟昨晚那餐饭的主要区别,在于摆盘上,没有那么多雕花和其它的装饰而已。

    “来点白酒?”金副省长笑着问。

    “好的,”

    金翎走下来,“要不,都喝红酒?”

    她换掉了身上的那套职业装,穿了一件刺绣小花的衬衫,下面配了一条阔腿裤,耳环什么的都摘了,长发垂在右边,很清爽,很居家。

    “别,我还是跟伯伯喝点白酒,现在天气凉了下来,白酒舒筋活血,喝点挺好,”

    “哎,你不会喝酒,但这道理还真懂,”金副省长笑着给他到了一小杯白酒,“每天不要多,只二两,那还是有好处的,”

    “来,碰一杯,感谢你给了金翎这么好的机会,又能这么照顾维护她,”

    “爸,你这怎么说话的?”金翎表示不满。

    “对金伯伯,您这话我真担当不起,我要感谢你培养出了这么杰出的一人才,也感谢金翎金总选择了我们公司,她已经是我们公司最重要的资产,所以,我和公司,一定要维护她,”

    “还没喝就醉了?”金翎听了这话好像真有点生气,主要是冯一平话里的撇清让她不爽,“我什么时候变成了资产?”

    “重点是前面的‘重要’那两个字,你要抓住重点,”冯一平说,“金伯伯,我敬你,”

    “总之啊,小翎,我也很高兴你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位置,”金副省长说。

    这个金翎必须承认,像嘉盛这样规模的公司,能让她这样一个之前并没有太优秀的资历的年轻女人来负责,这样的机会,真的是非常难得。

    “谢谢你冯老板,”她也举起酒杯跟冯一平碰了一下。

    “不敢当不敢当,”

    “金伯伯,我经常说,如果不是因为金总,我就是累死,也不能让集团发展的像现在这么出色,”

    “小翎我知道,能力是有,但是嘉盛能发展到今天,主要是你的决策都非常正确,你知道吗,你前沿杂志上的一些展望性的文章,现在被国内越来越多的机构,当作重要的依据,”

    “哦,是吗?那其实也不是我的功劳,前沿杂志社,现在有一个非常大的分析班子,花了巨额的资金去收集相关的资讯,所以我们的一些论断,准确率高一些也正常,”

    “呵呵,如果资料多,就能意味着结论也正确,那么能准确预测世界经济走势的,怎么也轮不到你的杂志,”金副省长笑,“你现在只负责每年第一刊的那篇展望?”

    “现在事情太多,当然啊,跟伯伯您比,都是杂事,因为时间的关系,只能负责那一篇文章,不过,我一直都在负责审稿,”

    “难怪你的刊物,没有出什么大的错误,原来有你把关呢,”金副省长说,“要我说啊,你在经济方面的水平,比国内那些什么专家,厉害得多,”

    冯一平表示很不好意思,他真的是托了重生的福而已。

    “我记得今年的一月刊出来的时候,很多人对你的乐观判断表示反对,现在,呵呵,美国,欧洲,日本,今年的经济都大幅好转,那些专家,现在只能选择性的失忆,”

    “爸,那些整天呆在书斋里的专家的话也能信?”金翎说。

    “对对,像一平这样亲身参与其中的人的判断,才更可信,”金副省长笑着说,“那么一平,对明年的大势,你怎么看?”

    “吃点菜,”金翎给他夹了一只虾。

    “谢谢,”冯一平低头想了一下,“我对明年的总体判断,依然乐观,我预计,随着各经济体的强劲复苏,明年世界经济的增速,将是近年来最快的,”

    “哦,细说说,”

    “从三大经济体来看,美国的大规模减税和超低利率的举措,虽然简单粗暴,但却能很好的刺激个人消费意愿和企业的固定资产投资,也能刺激它商品和服务的出口,所以美国明年的增长,我预计应该还是很不错,”

    “同时,美国的扩张性宏观经济政策和低利率,将扩大储蓄缺口,而增加经常项目逆差,这将带动美元持续走软,”

    “美元走软,将促使现在呈现上涨势头的国际原油价格,在明年持续上涨,估计会大幅上涨,这也是明年世界经济最大的一个不利因素,”

    “但是,因为世界石油经济的上涨,将有力的带动俄罗斯,和拉美一些近年来表现黯淡国家的经济大幅增长,拖后腿的国家少了,同时,中东国家的经济,肯定也会走强,”

    “日本和欧元区虽然经济复苏相对缓慢,但在今年的基础上,受旺盛的外需,以及居民消费缓慢增长的带动,它们的经济形势,同样会有不同程度的改善,”

    “从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和地区来看,我们和印度,将依然保持强劲增长,从而带动亚洲乃至世界经济的增长,东亚地区,因为我国进口的大量增加,和个人消费需求的转旺,也将高速增长,”

    “这只是我目前大概的判断,等到年底,这篇文章会更加丰实,”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金副省长一边听一边在沉思,显然是跟自己接触到的一些材料在做比较,金翎则时不时的看他一眼,帮着剥了很多虾。

    “很了不得,来,干,”金副省长跟他碰了一杯,“年轻人里,能有你这样的眼光和判断力的,不,就是我们这些老头子里,也没有几个能有你这样的眼光和判断力,”

    “金伯伯您太自谦了,只不过是因为嘉盛现在也算国际性的公司,需要考虑到这些因素,另外,前沿杂志,每年创造的利润不少,我不想砸了它的牌子,才会这么用心的来分析这些问题,我相信,要是有我这样的压力,大多数人都会对明年的大势有个大概的判断,”

    大多数他这个年龄段的人,目前都刚参加工作不久,也不可能在一些比较重要的岗位上,还只能做那些繁复而要求不高,但是量大到每天都要加班的工作,哪还有心思来关心世界大势?

    其它国家经济好不好,关我什么事?

    油价可能也不会关心,大多数跟冯一平一样23岁的人,这会是买不起车的,有些甚至巴不得油价贵一点,让那些有车一族每个月多出点血。

    同样,美元走软,人民币相对走强,跟他们也没多大关系。

    工资就那么点,美国出口到国内的商品,就是便宜个10%,又能买得起那些呢?

    了不起,买几件衣服,或者给正在追求的女孩子买些来自美国的化妆品。

    而且,不止是油价,国内很多商品的价格,跟大势是无关,或者是反着来的,美元走低,但是那些进口的美国商品,不一定价格会变低。

    “确实有很多有判断,但还不如没有呢,”金副省长说,“因为大部分人的判断,都不准确,或者,没有你这么全面,”

    爸爸的夸奖,让金翎都感觉很高兴,她也觉得自己不太是一个合格的跨国公司总裁,怎么都不考虑这些问题呢?不过,看着在那侃侃而谈的冯一平,有他在,我考虑这些干什么?

    “我这也是被逼的,而且,我现在也保证不了我判断的准确性,”冯一平谦道。

    “要是你的这篇展望都不准确,怎么会有那么多大公司花高价在你的杂志上打广告?”

    “这只能说我运气好吧,”冯一平笑。

    “你们两位也别光顾着说话,吃点菜,”

    “对,吃菜,来,这鱼不错,”金副省长把那盘鱼转到冯一平前面,然后问起了下一个话题,也是今天的正菜,“依你看,如果要让我们省的经济,能有个大的进步,可以从哪些方面入手?”

    这是比昨晚还大的问题,果然是宴无好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