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我真没想过,”冯一平说。

    “没事,都知道你看问题精准,很多问题都很有见地,就比如说,原来郭副省长,现在人大的郭副主任那个儿子,郭国坚,对吧,他的那个以五里坳为原型设计的可持续发展的方案,原型也是你提出来的吧,”

    看来,大家都是聪明人,这些事,总是瞒不住,“是,是我根据美国一些城市的规划,提了个大概,”

    “呵呵,你呀,就是这么喜欢帮助人,”金副省长笑着指了指他,“那你就把我们省跟你到过的其它地方比比,看看有哪地方不足,有没有办法加强,来,”金副省长又跟冯一平碰了一下。

    “爸,你就别劝他喝了,本来就不会喝,再喝,还能想什么问题?”

    “还有你,就别谦虚了,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好了,难道真要我爸代表省政府给你一个参事的聘书你才肯说?”

    这关键时候,还是能看出亲疏来,这女儿,始终是向着爸爸的。

    “什么,参事?”金副省长笑了,“这个我可真给不了,一平你可没有那么老,”

    “参事的首聘年龄不得低于55周岁,不得高于65周岁,”他补充道。

    “年轻怎么了?那些老爷子,又有几个能像一平看问题看得这么准的?”他这话,让金翎很不高兴,“我看,我们之所以跟南方差距那么大,就是有时候太教条主义,什么都要设个坎,”

    “你说得还真有几分道理,”金副省长被女儿说了几句,竟然认真的想了一下,“一平这样的人,要是有这个意愿,那肯定可以破例,”

    “金伯伯,您别当真,开玩笑的,”冯一平连忙辩解。

    没事当这个参事干什么?现在的他,不需要这些头衔。

    “爸,你怎么想一出是一出,以一平现在的身份,如果有政府的职位,特别是在国外的时候,不太方便,”金翎说。

    她居然想得这么远,看来她私下还真揣摩了一下这件事可能带来的利弊。

    “金伯伯,那我就分析分析,”

    “嗯,你说,”金副省长本来又想跟他碰一下的,酒杯递到中途,又缩了回去,“砰”,金翎跟他碰了一下。

    “从地理优势上来说,我们省跟沿海的那些城市不能比,”

    金副省长点点头。

    改革开放伊始,因为资金、人才、技术,都非常欠缺,最开始的那批对外开放的城市,引进的企业,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从事来料加工业务。

    简单点说,就是我们出土地,外商投资建厂,他们自己提供全部的原材料,以及技术人员,由我们的廉价的劳动力负责生产,之后由他们自己负责销售。

    所以首批特区,都选在沿海城市,因为不管是建厂所需的设备,还是原材料,加工后的成品,进出港都非常方便,而且物流方面的成本也最低。

    再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当地的一些企业,慢慢的为这些外资企业提供配套,再之后,当地就形成了完整的供应链,替代了很大一部分国外高价的设备和原材料,与此同时,熟练的工人也越来越多。

    当地的经济发展得越来越快,经济的发展,又会倒逼当地的政府机关主动改变观念和工作方式去适应……。

    从而,当地的投资环境全方位提高,这样的条件,又吸引了更多的外商来投资,外商投资越来愈多……,如此,形成了良性循环。

    这些条件,是他们这个内陆省份,无论如何也不能具备的。

    “所以,因为这各方面,也可以说是全方面因素的影响,现在想在招商引资方面跟沿海那些发达城市看齐,那是不可能的任务,”

    “对,”这个金副省长承认,跟沿海省份相比,他们落后的不是一点半点,想跟他们争投资,太难太难。

    “西部大开发,我们省也只有一个州包含在内,也就占了一点边,所以也享受不到什么福利,”

    西部大开发这样的国家战略,不但有资金的支持和倾斜,同样,还有很多优惠政策,特别是这些优惠政策,不然,国家一提,不管外商还是内商,大家都会那么听话的去西部投资?

    “各方面没优势,也享受不到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政策红利,窃以为,只有在继续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上,利用我们自身的条件,来促进经济的发展,”

    冯一平这说的都有些虚。

    “你觉得我们自身有那些条件没有充分利用起来?”金副省长问。

    “其实优势也有很多,其中最主要的,我认为是人才优势,众所周知,我们省是个教育大省,高校众多,每年都培养出了很多优秀的人才,”

    “而人才,是现在最稀缺的资源,自然也是最宝贵的资源,但遗憾的是,我们没能发挥好这个巨大的优势,一直以来,我们省都是人才输出大省,费心费力培养的那些高素质人才,都选择去其它地方发展,”

    “硅谷为什么能发展起来,因为硅谷地区高校培养的人才,特别是那些优秀人才,都选择留下当地发展,”

    “这是一个问题,”金副省长点头,“政府也反复研究过这个问题,可是,不管是工资待遇,还是发展机会,省内都比不上那些一线城市和南方的一些发达城市,这就是想留,也留不下来,”

    看来领导们也不是吃干饭的。

    “我觉得,还是有好多方式可以用来留人,比如,现在的大学生,不管是在校期间,还是毕业后,很多人都有创业的欲望,”

    “而且,其中也应该不乏一些好点子,只是,他们都没有机会和资本,来把自己的设想变为现实,可能就因为家庭或者其它方面的压力,只能马上去找一份工资尽量高的工作,”

    “在如何支持鼓励和引导这些在校和毕业的大学生创业上,我觉得,我们可以做得更多,”

    “我也觉得,不可能只有硅谷地区的那些高校毕业生,才能想出一些好点子,省城这么多家重点大学,这么多学生,就不会有人能想出一些好点子来?关键是我们的机制有问题,”金翎插了一句。

    “这方面,我们不是没有做工作,省城大学科技园,前年就已经成立,”金副省长说。

    冯一平摇头,“我觉得那很不够,那是省城大学自己的举措,或者说是跟风,放眼国内,目前没有一家大学的科技园做得很成功,我觉得这个机制,还是存在一些问题,主要是因为单纯依靠学校的力量来做这样重要的事,太力不从心,”

    “如果政府能够真的重视起来,能够积极介入,提供更多的资源,调动各界的力量,来促进科技园区孵化功能的完善和升级,那效果肯定会不一样,”

    “好像很多时候,我们总是口号喊得很响,但就是没有付出行动,为什么我们的政府,自己不创办一些科技孵化器呢?财政再紧张,这方面的资金,总还能挤出来,”

    “哪怕是扶持十家二十家,最后只成功的孵化出一家,那也是值得的,”

    “只要能成功的孵化一些公司,那么,以后的毕业生,就会多了一个选择,自己创业,估计有前面成功的榜样,有些人,也会调动自身的资源来创业,”

    “只要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我认为,这方面,肯定能创造让大家侧目的成就,”

    “说起来这确实是一个好方向,”金副省长喝了一口酒,“我也好好想想,其它的呢?”

    “其它的,可能比较远,”冯一平说。

    “也没关系,只要有帮助就好,”金副省长说

    “我认为,在吸引投资方面,现在我们比不上沿海的那些城市,但是将来还是有机会的,”

    “哦?快说说,”

    “全球化的过程,实际上也是一个产业大转移的过程,沿海地区的发展,是因为那些发达国家,把在他们国内生产成本越来越高的一些产业,转移到我们的沿海地区,”

    “我预计按现在的发展速度,再过十几年,沿海地区的生产成本,也将大幅上升,比如,最主要的,地价,将来肯定会非常高,同时生活成本的提高,肯定也会逼着那些公司提高工人的工资,”

    “到那时,在沿海投资的那些公司,尤其是一些对成本敏感的公司,一定又会考虑把工厂从沿海朝我们内地转移,那时,就是我们的机会,”

    “如果政府能从现在开始,就做好一些承接转移的准备工作,将来一定会抢得先机,”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他记得,邻省在这方面就做得很好,后来承接了很多沿海迁移来的企业,之后发展非常迅猛,其它的不说,好像后来房价的增长幅度,一度远超一线城市。

    “如果将来真会发生这样的事,那倒真是一个机会,呵呵,没办法,沿海的残汤剩饭,对我们这样的省份来说,也算美味佳肴,”金副省长笑得有些无奈。

    …………

    “回来啦!”,梅秋萍还在客厅看电视,见儿子进门忙迎过来,“怎么又这么晚,饿不饿,要不给你煮点东西?”

    “妈,不用忙,晚上吃得很多,”

    “怎么每天晚上都还这么忙?坐,我给你热杯牛奶,”

    “我自己来就行,妈,说了你不用等我,都这么迟了,在家你这个时候早睡了,”

    “你不回来,我总是不放心,”梅秋萍端着一杯热牛奶过来,“快喝,喝了早点睡,”

    “我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冯一平笑着说。

    “你一年到头,总在世界各地跑,我怎么放心得下来?”梅秋萍说,“我总是担心你在路上会出什么问题,比如碰到车祸,你看,小金前一阵子不是碰到车祸了吗?”

    “再说,我也知道,做生意哪有那么容易?我总担心你会遇到什么坎,或者是遇到什么不好的人,”

    “以前没跟你说,我有时候晚上做梦醒过来,就再也睡不着,恨不得当时就跟你打电话,问问你有没有事,就你爸心大,每天睡得大鼾吹,”

    “妈,你真是的,”冯一平拍了拍妈妈那依然粗糙的手,“你忘了,梦都是反的,我怎么会有事?”

    “你看,我现在车都这么好,又有专门的司机开车,有时候,后面还跟着一辆车,怎么会碰上车祸?你听说哪个有名的富豪出了很厉害的车祸吗?没有,所以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

    “还有妈,做生意对别人来说不容易,但是对我来说,真不难,我绝不会遇到什么坎,至于那些不好的人,是有,但要是想打我的主意,你放一百二十个心,那是他们替自己找不自在,我绝对会好好收拾他们,”

    “妈,我跟你说,”冯一平压低声音,“嘿嘿,我已经收拾了不少,现在,敢打我主意的,少之又少,”

    “你啊,”梅秋萍在他头上摸了一下,“我还不清楚你?跟我们总是报喜不报忧,”

    “我是真没忧跟你报,”冯一平笑着说,“妈,我发现我这一点随你,都是个操心的命,”

    “你是得多操点心,公司的事,我们都帮不上,只能靠你自己,家里,我看静萍也是一个没什么心计的姑娘,也要靠你操心,你说的早点退休,我觉得不错,将来把这些事都放下,好好过过清闲日子,”

    “妈,我是真不觉得累,”

    “你是铁人啊?”梅秋萍训了儿子一句,“本来想跟你一起回去的,但看你还得忙好几天,家里的事也不少,我们打算明天回去,我们不在,你记得要照顾好自己,再忙,也一定要吃饭,再忙,每天也争取至少睡六个小时,记住了吗?”(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