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号早,孤身一人的冯一平,又是在6点准时起床,换上体恤和长裤,随意扭了几下,开始新的一天。

    只不过今天客厅里稍微有了点变化,多了一台飞利浦55寸的大电视。

    “冯总,早餐还是6点半送上去吗?”跑过大堂的时候,特意等在那里的大堂经理周晨瑶问。

    “谢谢,”冯一平原地踏步,“8点半,让人再送一批,十人份的,”

    “好的,我这就安排下去,”

    周晨瑶目视着冯一平从门童早就拉开的大门跑出去,却想到了张彦,她隐约清楚,张彦不想上班,可能跟老板有关系。

    何珊珊八卦的凑过来,“经理,看什么呢?人早走了,老板跟你说了什么?”

    “说你刚才的站姿不够标准,”

    “啊?怎么会?我那个站姿还会不标准吗?应该比培训老师还标准啊,”何珊珊有些急。

    “等会自己去卫生间镜子前检查看看,”周晨瑶头也不回的走了,煞有介事的。

    公司已经下了通知,要以新入职的要求来审视所有的员工,也让所有的员工,以新入职的心态来开展工作,全方位的提升酒店服务水平。

    他们这些主管,就是要想把法让员工紧张起来,动起来,她估计自己这一句话的效果,绝对会非常好。

    那边冯一平从温暖的大堂跑出去,迎面的风一下冷了起来,他抬头看了看天,挺好的,转念一想,担心这个干什么,怎么会有问题呢?

    …………

    “这是监察部今天的通报,”吴倩把一份文件递给冯一平。

    这是梅义良正式接手监察部后推出的一个新举措,监察部每天早上都会出一份通报,发给集团所有公司和总部各部门负责人,上面是最近一段时间,或者是前一天,监察部查到的问题汇总,以及处理结果。

    其目的,就是让这些诸侯和大员们一上班也紧张起来,因为监察部的工作,事先可不会对他们通报。

    这不是开玩笑的,前些天的第一份通报,就开除了3人,把4位主管降级为普通员工,并对相应的总经理提出了“建议”,一点情面都不讲。

    这份通报对最近进行的检查和自纠活动的促进作用是明显的,冯一平都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两天自己去的这几家公司,作风明显不像以前那么松散。

    为了不让监察部查到自己都没意识到的问题,“建议”和“提醒”公司应该关注那些问题,紧张起来的各公司负责人也在自我检查,不然,被监察部一通报,看上去难免有失职,至少有失察之嫌。

    虽然有些人难免会有些怨言,但冯一平还是觉得这样的组合动作很好,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嘛,总不能高薪高福利的养着一帮越来越懒散的员工。

    “这是昨天联系要和你见面的人,”吴倩再递上另外一份文件。

    冯一平快速扫了一眼,最后只在郭国坚前面打了个勾。

    “这几分,是需要现在就签字的文件,”吴倩再递过来一摞。

    “好的,”冯一平翻开第一份之前,却忍不住看了一眼大屏幕,吴倩也一样。

    才刚签一份,门铃响了起来,冯一平看了看表,8点10分,这是提前到了,“我去开,”他抢在吴倩前面。

    “一平,”一开门,一堆人站在门口。

    最前面的是抱着孩子的王金菊,还有胡珺婷,温红,后面是提着一个大包的冯文,冯宏兵也来了,最后那位西转革履的,竟然是好久不见的唐少康,“哟,都来了,快请进,”

    “哇,这房子真大,”大家一进门就赞叹起来。

    “好久不见,大家快请坐,少康,我们好像有两三年没见了吧,什么时候来省城的,”

    “昨晚刚到的,”打扮得最正式的唐少康看了眼前面的胡珺婷说。

    其实,上次冯一平回镇里,他是见过冯一平的,只不过冯一平没看到他。

    “吴倩,快泡茶,你们稍等我几分钟,”

    “我们自己来吧,”几个女孩子跟着吴倩去厨房泡茶。

    “那也行,随意点,就当自己家一样,”冯一平站在那里,翻看着那几份文件,有些就直接签字,有些留下几句批注。

    三位男士坐在沙发上,也是左看右看的,看起来,他们比女孩子们还拘谨些。

    签完最后一份文件,冯一平笑呵呵的走到冯宏兵身边坐下,“说起来我们俩也好长时间不见,”

    “就是啊,你这几年过年都不在家里,你难得回家一趟,我又在外地出差,”冯宏兵说。

    “上次回家,看过你爸妈,他们身体都挺好的,”冯一平说,“就跟我说你个人的事,怎么样?现在有没有合适的对象,还有少康,你呢,有女朋友吗?看到冯文的宝贝女儿,羡慕不羡慕?”

    刚好几个女孩子端着茶杯回来,不知怎么的,冯一平觉得她们几个,好像都有些不自然。

    “现在一直到处跑,真没时间考虑这些事,”冯宏兵说。

    “集团里有这么多漂亮女孩子,遇到合适的就大胆点,”冯一平笑着说。

    他是提倡集团内部各公司的员工处对象的,主要是便利店有那么多女孩子,她们如果跟集团其它公司的员工喜结连理,也是有利于安定团结的大好事。

    “我啊,现在努力中,”唐少康看了一眼说。

    “已经有了目标?那好啊,唐班长,我相信你一定能达成所愿,到时别忘了通知我,”

    “喝茶喝茶,”王金菊和吴倩同时招呼道。

    “茶少喝点,再过几分钟,会有早餐送上来,我们就边吃边看,”

    吴倩连忙把电视的声音调大了点,电视上,一个记者拿着话筒在紧张肃穆的飞控中心里向大家报告这适时动况,画面的一角,是我国的第一名航天员杨利伟坐在神舟五号飞船返回舱里,正在进行各项准备工作的视频。

    今天,是中国第一次进行载人航天的大日子,对这个,冯一平还是很感兴趣,至少比奥运感兴趣。

    只是原来的这个时候,因为工作的原因,他没能看成直播,这次就特意挑了这个日子跟王金菊他们见面,顺道,也算是给自己放半天假放松一下。

    “现在科技的发展,真是快到让我们想不到,”冯红兵说。

    “就是,今天之后,我们就是第三个有能力把人把人送上太空的国家,”冯文说。

    “真是重视,你看,他们都来了,”唐少康好像对领导人更关注。

    那三个女孩子,则对这事明显没有男的上心,都在逗王金菊的女儿,小名很有意思,小星星。

    “小星星,来,叔叔抱,”冯一平从王金菊怀里把还带着奶味的小家伙接过来,“哟,真漂亮,这眼睛真大,将来一定比你妈妈还漂亮,”

    “你等着啊,叔叔有东西送给你,”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王金菊,“静萍让我带回来的,”

    那里面是一个小玉佛,“真漂亮,不过一平,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呵呵,说得你好像很识货一样,不贵的,再说,这是静萍送给小星星的,你就帮她收着吧,”

    这个确实不太贵,才一万多,现在的翡翠玉石,同样没有后来那么高不可攀,。

    同样已为人父的冯文在这事上比王金菊有主意,“那就收着吧,”

    他想好了,到时等一平有了孩子,再回送一样就好。

    “哎,顺道说一句啊,现在这些翡翠玉石,也很有投资价值,将来一定会涨价,所以三位,现在送老婆和女朋友这些,也是挺划算的一件事,”冯一平提醒道。

    “真的?”唐少康又看了那边的胡珺婷一眼,“那我明天就去看看,”

    胡珺婷却说,“这些就是涨价,将来也不好变现吧,卖也不好卖,”

    冯一平就觉得唐少康的脸色好像又黯淡了一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