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红见状,连忙说,“一平,你能不能不要说这些来引诱我们,我是刚东平西凑的才按揭了一套房子,哪还有钱买这些,”

    “房子买了,恭喜啊,”冯一平抱着小星星转圈,“有了房子,男朋友呢?你看看,小星星多可爱,不羡慕吗?”

    好几个人都举得有些无语,这个冯一平,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过珺婷说的也对,买这些确实不好出手,那我推荐你们买黄金,现在入手,放个几年,比如两三年,到后年出手,一定很划算,”

    “温红你也一样,年终奖下来,真可以去看看,”

    比经济增速更快的,是我们的通胀,打个简单的比方,除了车和电子产品,03年5万块钱的购买力,和13年5万块钱的购买力,再往少里说,也会差个3倍。

    现在如果把钱存在银行,那真是亏死。

    可是他的这些同学,因为环境和眼界的原因,还真没有什么理财的概念,节省一些的,还是继承了老一辈的传统,有钱就存进银行,看着存折上慢慢增长的数字,还感觉很有成就感,殊不知,自己踏进了最大的一个坑。

    同理,他们也没有什么理财的渠道,除了按冯一平说的买房子,省下来的钱,也只能存起来。

    “真的?”胡珺婷马上问。

    “自然是真的,相信我,现在把私房钱拿来买黄金,等到你出嫁的那一天,嫁妆绝对会丰厚很多,”

    胡珺婷楞了一下,然后笑,“呵呵,那我真得去看看,”

    王金菊看了一眼温红,那个无奈啊!

    “我郑重的给你们一条忠告,现在的钱,尽量不要存到银行里,买了房子,可以买黄金,当然,如果买了一套房子,手里还很宽松,那我建议可以再买房子,不一定只盯着省里,完全也可以考虑其它的城市,比如首都啊上海啊,”

    “现在辛苦几年,多囤几套房子,将来,就单靠房子,那也肯定是妥妥的中产,”

    好吧,虽然又是老调重弹,但好歹不说个人的事,包括唐少康,现在都感觉轻松了一些。

    就是冯宏兵隐隐有些后悔,“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后悔买那辆车,”

    他那辆切诺基,现在在省城,完全可以全款买套房子。

    “车可以买,现在买太好的真没必要,这东西最不划算,从你开出四S店开始,就一直在贬值,好像有个数据,说是开出四S店,马上就贬值15%,”

    “我还说让家里帮忙,买辆富康,去哪也方便呢,”唐少康说。

    王金菊马上问,“一平,不是说有早餐吗,怎么还没来,这五星级酒店的早餐,我们还真没吃过,”

    “呵呵,不一定有你做的好吃,”正说着,吴倩领着两个管家进来,“这不是来了?”

    …………

    8时59分,发射塔架中部,那4组长臂般的黄色摆杆向一侧打开,如同母亲松开了环拥在怀中的孩子,高近20层楼的神舟五号船箭组合体,毫无羁绊地矗立在高大的发射架旁,箭在弦上,蓄势待发。

    “50秒、30秒……,”直播室里几位有时显得呱噪的嘉宾也安静下来,“10、9、8……,”随着零号指挥员读秒,大家都紧张的摒住呼吸,“点火!”

    电视里传来轰鸣声,火箭底部喷出橘红色的火焰,但它应该是静止了几秒钟,一动不动的,好像在蓄力一样,之后,这个重达几百吨的大家伙,稳稳的冲天而起。

    “好!”冯文和冯宏兵兴奋的击掌。

    “嘘,还没好呢,”王金菊嘘了一声,这样的场景,也震撼到了她们。

    第120秒,逃逸塔分离,之后助推器分离、一二级分离、整流罩分离……,近10分钟后,神五顺利进入预定轨道,浩瀚的太空,迎来了第一位中国访客,“哇,”大家都高兴得跳起来。

    “这样的时刻,一定要庆祝一下,”冯一平跑到厨房,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香槟,重温这样伟大的历史时刻,他依然非常激动,非常振奋。

    …………

    “刚好今天有三个壮劳力,冯文,你带着他们去把看好的那台空调买回来,唐班长,冯经理,没问题吧,中午就在我家吃饭,”直播结束,大家也准备告辞,王金菊却突然说道。

    “老唐,宏兵,没问题吧,”冯文问。

    “没问题,”冯宏兵很爽快,唐少康却看了胡珺婷一眼。

    “我们等下自己坐车回去,”王金菊说。

    “要不还是都回来这吃午饭,”冯一平说。

    “不用,你这么忙,”几个人都说。

    他们走没一会,抱着女儿的王金菊对吴倩说,“吴主任,进来的时候,看到下面商场有件衣服不错,你能不能陪我去看看?有你陪着,他们一定能跟我打一狠折吧,”

    这个要求,吴倩当然不能拒绝。

    “温红,珺婷,你们帮我带着星星啊,我马上回来,”

    他们这个女儿,养得很娇惯,抱着坐在那,她不喜欢,一定要抱着她转才会安静,温红抱着她在窗前看风景,于是,坐着的就剩冯一平和胡珺婷。

    “静萍这次怎么没回来?”胡珺婷问。

    “她准备在美国那边开家餐厅,最近又报了一个餐饮管理的班进修,时间错不开,”冯一平差点顺嘴溜出来她要在那边带孩子。

    “哦,那挺好的,”不知怎么的,冯一平觉得胡珺婷好像有些不自然。

    “这个金菊,”温红拿着手机走过来,“她让我带着小行星下去一趟,珺婷,你们聊,我们马上上来,”

    随着门轻轻的关上,看着对面的胡珺婷,迟钝的冯一平这才发觉,这,也许大概好像是,她们是为自己跟胡珺婷制造一个独处的机会?

    “珺婷你坐,我去泡壶茶,”

    “不用了,”胡珺婷摇头,“你看出来了?”她看着冯一平问。

    这个问题,冯一平真不好回答。

    在其它的场合都应付自如的冯首富,只能傻笑,“呵呵,”

    “我们三个,其实在学校的时候,来往还不多,年后在镇里培训的时候,因为非典,我们一起呆了好几个月,现在感情很好,有时间都会出来聚一聚,”

    “哦,当时同寝的,还有一位叫张彦的小姑娘,特别崇拜你,特别羡慕我们跟你是同学,她原来在这边上班,现在好像一直在旅游,”

    这可真挺巧的。

    “你知道唐少康今天为什么来了吗?”胡珺婷问,跟着自答,“他是为我来的,”

    冯一平现在紧张起来,她却大方了。

    “你知道,唐少康在镇政府上班,毕业这么多年,大家难得聚在一起,后来有时间,也会约着一起去河滩上转转,几次之后,大家都看出来,他在追求我,”

    “回到省城上班以后,他几乎每隔半个月就来一趟,说是看同学,其实就是看我,”

    “那挺好的,唐班长不错,”冯一平干巴巴的说。

    “是啊,都说挺好的,我有时也觉得挺好的,”胡珺婷说,“我今年24岁,也到了要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

    “有好几次,我也觉得,要不就这样吧,接受他的追求?我们是一个地方的人,他人不错,前途看来也会不错,家里也不错,对我也不错,”

    胡珺婷捧着一杯茶,却只是端在手里,眼睛盯着杯子,好像那是一个提词器一样。

    “可是,每每静下心来一想,想到以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想到将来有可能就要跟他过一辈子,又突然犹豫起来,”

    “你和静萍这么好,有些事,以为本来已经放下,可是,他这一逼,却又越来越清晰,后来我才明白,那不是犹豫,那是,不甘,”她不再低头,直直的看着冯一平。

    “珺婷,我……,”

    “憋在心里太难受,上个月,我忍不住跟她们说了,金菊这才联系你,”胡珺婷原原本本的说出了原因,“她们都建议我,可以好好的跟你谈一次,”

    “我知道,这样的谈话本来就很不应该,也很对不起静萍,但是一想到这是关系到一生的大事,我觉得,这样也好,话说开了,我也死心了,”

    “一平,如果在学校以及后来,我能像静萍一样那么大胆,你,会选择我吗?”她眼圈有些红。

    “对不起珺婷,我真的不值得你如此,”冯一平抽了两张纸巾给她,“我这个人,真没有你想得那么好,”

    “那年收到我给你情书的时候,你有没有心动过?”这一刻,她又脸红起来,“那时早就想给你写一封信,又有些不敢,我总是这样,关键的时候,总是不果断,”她好像是检讨。

    “但最后终于鼓足勇气,把信夹在书里给你的时候,我记得,当时紧张得都有些走不动,”

    “我印象很深刻,那是我有生以来收到的第一封情书,”冯一平说,“当时我很开心,也有些骄傲,好像还问老天爷,我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噗,”胡珺婷现在情绪变化得真快,听了冯一平的话,居然笑了起来。

    “如果其它人知道我现在的想法,一定会以为我贪图的是你的钱,可是,你应该知道,我喜欢你的时候,你还只是一个少年,一直以来,我喜欢的就是你这个人,是你,是你的才华,是你的个性,是你的笑……,吸引了我,不是其它的,更不是你的钱,”

    “珺婷,我非常荣幸,在你最好年华的时候,你能喜欢我,我也能体会你的这种感觉,但我想说,很多人都把初恋,或者当初暗恋上的人,都想得太好,以至于接受不了失去,舍不得放手,”

    “但其实,他们并没有那么好,至少我是如此,”

    “我知道我想的没错,你就是我想的那样的人,”胡珺婷摇头强调,“我也清楚,现在说这些,都没用,都迟了,”

    她眼圈又红了起来,“或许,我只是想要一个答案,想要一个结果,只是想知道,当初,你有没有过那么一丝心动?”

    看着她期盼的眼睛,冯一平点了点头,“有,那也是我人生中非常美妙的一刻,”

    胡珺婷好像脱力了一样靠在沙发上,“那,我也就满足了,”

    “我也能放手了,”没有发出声音,眼泪却忍不住一滴一滴的流下来。

    “珺婷,”冯一平连忙把纸巾盒递过去,“我真的很感谢你对我的好,但我真并不是最适合你的那个人,这个人,也许不一定是唐班长,但我相信,他肯定就在前面的某个地方等着你,等着你这个命中注定的另一半,说不定,也已经等了你好久,说不定,一转弯就能看到,”

    听着这自己曾经也多次想过的话,胡珺婷更是忍不住,可是,已经太迟了啊!

    冯一平手足无措的坐在一边,要是其它的女孩子这样哭,作为男士,应该提供一个肩膀,可是,虽然他没经验,但现在的情形,好像真不适合那么做。

    “你一定会找到属于你的幸福的,我也会默默的祝福你,”他只能说。

    胡珺婷双手捂住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泪终于不再往外涌,“我嫉妒静萍,但我也祝福她,”

    “我下去了,再见,”她提着包往外走。

    “我送你,”冯一平低着头跟在她身后。

    胡珺婷突然转身撞进他怀里,冯一平一僵,过了一会,垂在身边的手才抬起来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对不起!”(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