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承忠家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简直比新房建好请客的那一天还要热闹,盛正带着同事来串门,左右邻居来串门,镇上的居民来串门,不是五里坳镇的人,但现在在这做生意的,也来串门……。

    真只是串门,进门后看几眼,寒暄两句,打个转身,然后不论男女,都拿着一盒烟和一盒巧克力,抓一把瓜子花生,笑悠悠的走出来,门外还有好多人呢!

    烟是骆驼烟,巧克力是See’sCandies,都算是美国的土特产。

    这个拿回去是现在就抽,就吃,还是放着,那就不好说,毕竟这是冯一平亲手递给他们的东西。

    客厅中间的那张四方大桌子旁,热热闹闹的挤着上十个人,以老人家为主,连盛正这个堂堂副县长,此时也只能坐在后面。

    两旁也满当当的,都是勾肩搭背,笑着看着冯一平的年轻人,有男有女,热热闹闹的,像是在围观明星。

    但如果有不知道的,问他们这是哪位明星,那回答一定是嗤之以鼻的,明星?一平是明星能比的?

    冯一平只是站在桌旁,跟进来的那些人聊几句家常,家里好不好?老人好不好?孩子好不好之类的,再送上烟和巧克力,最忙的,要数黄承忠,要跟冯一平介绍进来的那些人是谁,还要招呼屋里站着的、坐着的这些人,真是忙得无暇分身。

    但是他一点都不觉得累,精神好着呢!

    黄沁萍带着几个同学,也是忙紧忙出的,从里屋朝外拿花生瓜子水果,还有给冯一平补充小礼盒,有事没事的,还总要黏在冯一平身边问几句。

    厨房里最热闹,火力全开,几个锅都在烧开水,黄妈妈带着几个人,在忙着把瓜果花生等装盘。

    和黄承忠一样,她同样精神得很,高兴啊,脸上有光啊!

    …………

    天都黑了下来,黄承忠家依然热闹非常,不断有人笑呵呵的回去,不断有人笑着再进来,还有不少小家伙,就跟在院子里起哄,隔着老远,就能听见这里的热闹。

    “一平,你坐着吧,”桌旁一个牙齿都没剩几颗,含着一块巧克力的老爷子,又一次对冯一平说。

    “没事,”冯一平从桌上的小筐里,拿出一个小礼盒,递给进来的一位大妈。

    这也算是在家里,怎么好托大?

    “我家姑娘啊,当初在梁家河跟你是一个年级的,也算是同学,”大妈说。

    也就是梁家河92级的那一批,不过,除了他们班上的,冯一平真不太记得其它几个班的人。

    “哦,大姐,你家姑娘叫叶青是吧,”手上提着一个水瓶的黄承忠问。

    “对,叶青,你有印象吗?”大妈问。

    “叶青?”冯一平点点头,“记得的,好几次周日从我外公家去学校,经常在路上碰到她,她现在也挺好的?”

    没记错的话,叶青同学,当初在学校的时候,跟唐少康成双入对的,后来怎么就没下文呢?

    当然,这也再正常不过,在初中谈恋爱的,有几个能有结果?

    “挺好的,原先在上海其它公司工作,今年初,也进了嘉盛,”

    “是吗,谢谢你啊阿姨,让叶青来帮我们,”

    “哪里,小青也说,在嘉盛工作可好了,待遇好,机会多,现在很多人想进都进不了,她的同学里,能有一个这么有出息的,真好,”

    叶青妈妈揉了揉眼角,“我们代小青谢谢你,我不罗嗦了,过年要是回来,带着静萍,一起来家里坐坐,”

    “好的,一定,”冯一平把她送出门口,几个老爷子也起身告辞,还帮着赶那些赖在屋里不肯走的小年青们,“不早了,回家啦,都不吃饭吗?”

    还听得到他们在院子里劝,“明天吧,明天再来,一平多站了两个多小时,也累了,”

    有些人回去了,还是有些人挤到门口,就为近点看冯一平一眼,主要就是为了看看他,毕竟这样近距离接触他的机会,真的不多——没人是为礼物来的。

    老爷子们走了,年轻人事稍微多点,那些买了带摄像头手机的人,终于等到了机会跟冯一平自拍,冯一平也非常配合,不时比个剪刀手,嘟个嘴卖个萌啥的,总之一定让他们满意。

    虽然现在手机带的摄像头,像素普遍不高,还是在夜里的日光灯下,但他们依然趋之若鹜,手机里有和冯一平的合影,还是非常让人高兴的一件事。

    有些看上去,像是有问题要问的样子,估计跟创业,或者是赚钱有关,但这个场合,真没机会问出来。

    盛正留到最后才走,他也是这会才有机会跟冯一平说几句话,“明天来的那些记者,要怎么接待?”

    这一次,省%委宣传部出面,组织了一批记者,当然,主要是省内宣传系统的记者,大多是各地日报和晚报的记者,来五里坳采访,带队的,是副部长同志。

    他们除了想要了解五里坳成功的经验,也是要了解郭国坚提出的那个得到省%委书记肯定,可以在一些农村地区试点的那个理论,是不是有效果。

    “副部长亲自带队,来的也都是系统内的记者,市里、县里,应该都会有领导亲自作陪,估计镇里食堂接待不了那么多人,要不,用餐就放在工业园,镇领导作陪就好,”

    “还有住的地方,就让怡佳尽量多空些房间出来,那些领导,就安排在山上的那几套房子里,你觉得呢盛县长?”冯一平明白他这么问自己的意思。

    “呵呵,找你就是这个意思,这次来的这些记者,可不好不管,但镇里一次还真接待不了那么多人,只能要你们帮忙,”

    “应该的,”反正也就是管几顿工作餐,住宿费用,当然的让他们自理,拢共也花不了几个钱。

    这其实也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嘉盛一贯的风格,就是不惯那些记者的脾气。

    “那老黄,你就帮着协调这事,嫂子,我也回去了,你们早点休息,”

    “吃了饭再走啊,”

    “有饭吗?”盛正笑,“我是从食堂吃了过来的,你们忙到现在还没做饭吧,是得快点做,不然把我们一平给饿着就不好,”

    冯一平只能在他家呆一天,盛正想他们今晚肯定有话说,不好打扰。

    …………

    “总算闲生下来了,”黄承忠和老伴都坐在椅子上喘气。

    大家都走了,连在厨房帮忙的那些人也都走了,只有黄沁萍跟着几个女同学,还在围着冯一平的电脑,看里面存的那些美国的照片。

    “一平,我们歇口气,马上就做饭,沁萍,去洗几个苹果,你一平哥饿了,”黄妈妈喝了一大口茶,那边,黄承忠都不用杯子,直接用茶壶嘴朝嘴里灌。

    “没事,我不饿,在外面有时也吃得挺迟的,阿姨,晚上煮面条就好,简单点,我喜欢吃家里的面条,”

    也是难得来家里一趟,不好提议说出去吃。

    “你等着,我们煮火锅,也挺快的,”黄妈妈站起来,“沁萍,叫你洗的苹果呢,还有,去把你姐姐的床铺好,”

    但黄沁萍现在真是皮的很,对爸妈的话充耳不闻,端着电脑跑过来,“姐夫,这是斯坦福的大学生公寓吗?”她指着上面问。

    大家都还没改口,就她早就一口一个姐夫的叫着。

    “是,”

    “也不怎么样啊,不比我们的宿舍好到哪去,”

    “也不看看你们学校是谁建的,你要不好好学,对得起你一平哥哥吗?”黄承忠在女儿头上拍了一下,“去,帮你妈妈洗菜,你们几个,也在我家吃好不好,人多吃火锅热闹,”他对女儿那几个玩得好的女同学说。

    “谢谢叔叔,”几个女孩子一窝蜂的跟在黄沁萍身后去厨房,关键不在吃火锅,关键在跟冯一平一起吃火锅,小女孩们,真是把冯一平当明星看待。

    “叔叔,”见没外人,冯一平想抓紧跟他说几句话,这在他家,没外人的时候也少。

    黄承忠好像知道他要说什么,“没事,静萍和孩子好就好,”

    “我们也决定了,你再去美国的时候,我们也跟着去看看,”

    那就是到时再谈吗?(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