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晚上,黄承忠夫妇睡得并不安稳,之前女儿说暂时不结婚的话,无疑是给他们泼了一盆冷水。

    但奇怪就奇怪在这里,每次他们问女儿,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比如是不是冯一平对她们不好?女儿马上摇头保证,“完全没有,”

    问是不是不满意她生的是女儿?马上遭来一顿白眼,“才不会像你们这么重男轻女呢,一平爱阿曼达爱得不得了,”

    之后他们每次打电话,都会有意无意的旁敲侧击几句,但看上去,好像真没什么问题。

    冯一平今晚的所作所为,其实也是用行动向大家表明他跟家里的关系,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不结婚呢?

    黄承忠其实是真想问问冯一平的,但是,之前黄静萍就特意打过电话叮嘱他们,不要跟冯一平谈这事,那还是等女儿在场的时候问最好,因为他们也看重这桩亲事,不想自己给女儿添麻烦。

    冯一平睡得很安稳,在黄静萍的房间里,盖着散发着太阳味道,跟丝绸相比有些粗粝的棉布被子,一觉睡到早上六点醒,连一个梦都没做。

    神清气爽的下楼准备洗漱,却发现厨房里热闹得很,连黄沁萍都在,锅里正在炒,灶上还摆着好几盘切好的菜,略一数,不下十个。

    “早!”冯一平走进去,“真不用这么麻烦,”

    “一平起来啦,”黄妈妈从热气腾腾的灶沿边回过头来,“河边那一段跑步不错,要不让沁萍带你去,回来我们就吃早饭,”

    “河边早上冷,去培训中心吧,那里不是有跑道,”黄承忠给他拿牙膏牙刷。

    看来他们都了解自己的作息习惯。

    “不用,”冯一平摇头,“大早上的,真不用这么麻烦,吃又吃不了,”看样子,一家人差不多早上5点就起来准备早餐,自己怎么好意思吃现成的?

    再说,只要回到老家,冯一平就放弃了晨练。

    镇里还好,你要是在村里大早上的绕着打谷场跑圈,那绝对是很矫情的一件事,有那力气,去地里干点什么不好,或者去山上做点什么不行?

    “你难得回家一趟,怎么也得正经吃顿饭,”黄妈妈说,“不然我们都过意不去,”

    “那我来烧火吧,”

    “你来啊,那你就来吧,”黄承忠把添柴的事交给他,“这些事还会做?”

    “在家里也是做惯了的,”冯一平笑。

    “听静萍说,你烧的菜也不错?”黄妈妈问。

    “初中在乡里的那两年半,也算是锻炼出来了,不错说不上,有几个菜还行吧,”

    “我也吃过,你们水平还行,”黄承忠说,“男孩子里,已经很不错,”

    “你跟静萍,早饭不会也是随便对付一顿吧,”黄妈妈问,妈妈们总是关心这些。

    “没有,只不过没有这么正式,但花样还是不少,”

    当然,现在早餐也轮不到他们做,有莱蒂西亚。

    “早餐是要吃好,”黄承忠端过来一碗汤,“知道你不喜欢吃黄豆,猪脚炖黄花,里面还加了点腊肉,先尝尝,”

    站在灶旁的黄沁萍说,“没我的?我吃醋了!”

    “家里没醋,”她妈妈说。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真没有一点隔阂。

    …………

    8点钟,吃早餐吃了一个多小时的冯一平才从黄静萍家出来,车里被他们塞进了好多东西,“路上小心点,出去的时候,就是不吃饭,也来家里坐坐,”

    “好的,还有沁萍,好好读书啊,你姐说了,你必须考上大学,她才会安排你出去留学,”

    黄沁萍现在可不是个省心的孩子,让她去美国读高中,黄静萍和冯一平,还真担心管教不好。

    “姐夫,你肯定有办法的,对吗,你帮帮我呗,”

    “我听你姐的,”

    “真没劲,你原来也怕老婆,”

    “你这个死丫头,”黄妈妈没好气的在小女儿背上拍了一巴掌。

    好吧,童言无忌。

    …………

    就是这天中午,镇里来了一个规模不小的车队,打头的是几辆奥迪,中间有一辆依维柯,后面跟着两辆尼奥普兰的大巴。

    盛正带着手下,带着他们直接开到园区综合楼,不然,就镇政府那个小地方,这么多车,这么多人,还真容纳不下。

    省%委宣传部林副部长在县%委赵书记陪同下,笑着走向盛正,“小盛,真不错,”

    “部长这边请,我可不敢居功,这都是郭处长打下的基础,”盛正说。

    “哪里,”陪同前来的郭国坚连忙摆手,“镇里发展这么快,变化这么大,这都是盛县长的功劳,”

    “都不错,都不错,”林副部长笑道。

    这样的话,也就他们俩会说,这两个年轻人,靠山都很硬实,再谦虚,只要是他们的功劳,谁都抢不走。

    对这一点,县里的赵书记认识最清楚,但他也觉得自己很幸运,如果没有五里坳,郭国坚、盛正这样背景的人调到县里当副县长,他还真担心自己的位子能坐多长时间。

    有了五里坳就好,这些高官子弟,一门心思的就扑在这,完全不管县里的其它事,顺带着县里在一些项目的审批、转移资金的划拨等,这些需要上级支持的事情上,都比以前顺畅好多,他现在都希望下一个来这里任职的,来头越大越好。

    “这是?”林副部长看着眼前大楼问。

    “这是嘉盛工业园的综合楼,”盛正解释道,“镇政府还在上面,太小,容纳不了这么多媒体的领导,就向嘉盛借了这个地方,”

    “林部长,是现在这里转转,还是现在就去镇政府视察?”赵书记问。

    “等记者们过来吧,”林副部长说,“镇里经济这么好,却没有想着首先给自己建大楼,挺好,”

    “虽然这几年税收上涨很多,但是以前欠账也太多,镇里现在所有的财政收入,都集中在交通、教育、卫生,这几个方面,”表功,谁都会,盛正也不例外。

    “首先想着群众,这很好,有你们这样的班子,我相信五里坳肯定会越来越好,”林部长点头,“老赵,我看过不了几年,县里就可以争取改市了嘛,”

    林部长这是很有水平的夸了他们一句。

    自从97年国家冻结县改市以来,每年成功撤县改市,包括县改区的,寥寥无几,一年不足7个。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能成功县改市,绝对是对官员们最大的认可,这说明在他们的县,在经济实力和城镇化进程上,都处于前列。

    “部长过奖了,”

    其实县里还真有这个计划。

    县改市,除了政策倾斜、项目争取、下拨资金等等其它的各种好处,关键对官员们来说,最大的好处是,这意味着自己从此进入了省里的视野。

    大部分县里的干部,可没有郭国坚和盛正他们这样过硬背景,能让省里知道自己的努力,大部分在县一级工作的干部,做得再好,省里都是看不到的,由于省市是直接对接的,改成市,这意味着自己的努力,能落入省领导的眼中,晋升空间一下子开阔起来。

    …………

    两辆大巴停在怡佳门前,同行的记者们,提着大包小包下车后,就迫不及待的舒展着身体。

    今天来的这些,在一线的少,长达四个多小时的车程,特别是进到县里的这一段路,对他们来说,不是太轻松。

    在这些无冕之王的眼中,这个在省里名气越来越大的五里坳镇,也不过如此嘛!

    他们这些人,都是走过南闯过北,见过不少世面的,比五里坳好的地方,见得多了,有些人拿五里坳跟自己所在的地方比,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自己市里的工业园区不是比这看着还大,还繁华?

    他们才不觉得自己把五里坳这一个镇,跟自己市里最好的园区比有什么不对,他们这会也不会想,这个地方,几年前是多么贫困。

    他们这会的心思,也不在眼前的这个工业园区上,工业园吗,到处都差不多,他们这会的心思,都在冯一平身上。

    作为地方喉舌的记者,他们其实真不好回去报道五里坳镇多么多么好,还讲不讲政治了?

    那样岂不是间接说自己所在的地方发展得不好?领导不得力?

    报道冯一平就保险得多,这个小镇为什么这么好?那是因为这里有一个冯一平。

    好像刚才迎接领导的那些人里,并没有冯一平?他不是也回来了吗?

    一个记者招手问旁边走过的那位穿着工作服,带着胸牌的嘉盛员工,“你好,你们冯老板不在吗?”

    “我们冯总回家了,”高志毅说。

    “回家了?”不少人顿时都有些不满,今天还有比我们更重要的事吗?

    他们可不是之前自发来的那一拨记者,他们都是有级别的记者,经常能见到领导的记者,有自己的骄傲。

    “呵呵,果然是首富,”有些记者说。

    高志毅此时却无暇理会这些人的小抱怨,急匆匆的走进酒店,对宣传部带队的那一男一女解释,“抱歉,怡佳是上市公司,在我们集团内非常独立,对财务要求也非常严格,”

    黄承忠也再一次解释,“我们镇的支出,每月都要公开,因为原来一些事的影响,三年前就通过了决议,上级来参观访问的代表团的住宿费用,不在镇财务支出的范围内,”

    “没事,挺好的,理解,我们自己来,”宣传部的两个人笑着说,不过笑得多少有几分勉强,他们本来以为这跟着过来,就是分发一下钥匙,没想到现在要自己付钱,“刷卡可以吗?”

    他们接受,下面的人可不太满意,在记者们拿钥匙的时候,听说还要把房费准备好,马上躁动起来,“这怡佳,不是你们嘉盛的吗?”

    “各位,如果有不能报销住宿费的,现在可以报上名来,您的住宿费用,我们承担,”高志毅说。

    这下,呱噪的那一小部分也马上安静下来,他们的住宿费用,谁不能报销的?只是,他们好多都已经习惯了有单位负责自己这些费用的待遇。

    有些自视甚高的多少难免有些窝火,这是钱的问题吗,这是态度的问题!

    于是,到他们稍事休息,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不满的人又多了几个。

    吃饭的地方,居然是在一个员工餐厅里,而且,就是普通的员工餐厅,虽然给他们留出了足够的位置,但是,旁边那些用餐的,一看就是嘉盛的普通员工。

    还要他们自己端着不锈钢餐盘去打饭?虽然给他们单独留出来两个窗口,不用排太长时间的队,虽然看上去,菜好像挺不错,鱼肉不说,海鲜都有。

    但是,这是菜的问题吗?现在不是十多年前,好东西谁没吃过?同样是态度问题!这个嘉盛,也太大牌了些。

    可是,副部长大人都已经端着一个餐盘坐在那里用餐,看上去还兴致很高的样子,他们也只能忍着。

    高志毅带着几个人把一些记者们漏拿了汤碗递给他们,一位记者问,“你们只有这一个食堂?所有嘉盛的客人,都是在食堂吃饭?”

    “省里的好几个部长,来参观的好几个市长,都是在这里吃饭,”高志毅不软不硬的说。

    他这话里,自然有些夸张的成分,那些高官,嘉盛不管,镇里也要管的,选择吃食堂,就是他们自己想体验一下,或者考察一下,比如今天的林副部长。

    “难怪嘉盛发展得这么好,”这话,在这个场合,绝对不是夸奖的意思。

    “谢谢,”高志毅懒得计较,他知道这些记者的脾气。

    说话的那个记者倒是被他这话激得一窒。

    但下一刻,高志毅听到的话,真让他再也忍不住。(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