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岁的于旭辉最近有些春风得意,因为他们报社今年向省新闻专业人员高级(副高)专业技术职务评审委员会提交的名单中,他的大名就在其中。

    如果不出意外,今年年底前,他将正式获得主任记者这一相当于副高的职称。

    对于在事业工作的人来说,职称这事有多重要,有多关键,那是毋庸置疑和无需赘述的。

    用流行的话说,对在事业单位工作的人来说,职称就相当于是一个接一个的坑,填完了一个,紧接着有下一个,但是,你又不得不去填。

    懂行的人知道,记者和记者,那是不一样的。

    虽然都可以叫记者,但从实习到见习,到助理,再到记者、主任记者、高级记者,不但一级压一级,而且含金量也大不相同。

    虽然说每一级工作多长时间之后,按理就可以跨入下一级,大概都有个时间表,但这事其实也没个准。

    就像很多公务员可能干了一辈子,临退休也没混上科级一样,在事业单位的很多人,同样到退休的时候,也依然可能还是个初级职称。

    比如说,要想当上有记者证的记者,也就是助理记者,有些人参加工作后一年就可以,有些,可能需要三四年。

    从助理记者到记者(中级),有些又可能只要一两年,但更多的,三五年还不行,这一阶段,有了更多硬性的规定,对外语有要求,对获奖有要求,对论文或专著有要求。

    如获奖的要求,独立撰写的文章,要获得省级新闻奖的三等奖以上一次或者市级三级或者二等级以上的两次。

    这些都满足了,还有一个名额的问题,虽然说起来没有定额,但实际操作中怎么可能没有?

    有时候,你条件都满足了,可能需要论资排辈,把机会让给一些老资格的同志,同理,你也很可能会被一些后辈插队……。

    总之,从事记者工作刚满10年,也没什么背景的他,今年能评上副高职称,绝对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完全值得烹羊宰牛且为乐一把。

    说起来这事有点因祸得福的意思。

    他其实要感谢非典。

    非典给很多家庭带来了不可磨灭的伤害,但在抗击非典期间,同样也涌现了很多先进典型,他也是他们市新闻战线在非典重点先进典型之一。

    虽然一开始这事他不愿意干,但又没办法不干,更没想到的是,最后他发表的一篇关于非典的新闻,在省内都引起了很大反响——这也是今年评主任记者的人里有他的缘故。

    这次参加宣传部组织的记者团,他其实是带着度假的心思来的。

    拜托,还有什么好采访的?今年以来,报道冯一平,报道五里坳的,还少吗?而且都是溢美之词。

    这只能说明嘉盛的公关工作做得好,或者说,他们舍得花钱。

    对他们来说,类似的事见过太多,这个村那个村这个镇那个镇的,说是挖掘和学习先进经验,说白了其实都是套路。

    但是,马上要迈入副高职称的于大记者没想到,这次采访,跟他自己想象中的,差别太大。

    他们到这的时间,跟冯一平回家的时间重合,但冯一平居然连面都不露,不露面也就罢了,住他嘉盛的酒店,居然要自己出钱,现在更是要在他们的普通员工食堂吃饭。

    这人一得意,有时难免就有些忘形,或者说在这个时候,有些自我感觉良好或者自视甚高,说话做事,就可能不太讲究场合地点。

    排队的时候,他看着在前面热情的带人忙活着的黄承忠,想起就是这个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刚才在酒店说镇里不负责住宿费,于是他笑着对周围的人说,“看,那不是钟楼怪人吗?”

    “呵呵,”听到他的调侃,好几个同行笑了起来。

    对他们来说,这是无关紧要的一个玩笑,或者在他们看来,这还是一个层次比较高的玩笑话,就这个小镇里的人,又有几个能知道钟楼怪人是谁呢?

    恰好他这话被高志毅听个正着。

    在嘉盛食堂吃饭,有些记者觉得这是第三次不爽,对高志毅来说,同样如此,伺候这帮大爷,他真的是觉得够够的。

    事不过三,此时听到于旭辉笑话黄承忠的长相,他是真的再也忍不下去。

    按以前的脾气,怕是当场就会找那个此时还得意的笑着的家伙理论,但现在的高总做事,那自然是有韬略的。

    他问宣传部同样在旁边维护秩序的一个小伙子,“那位记者是谁?”

    见是嘉盛的高管,刚才跟副部长也说过话,那小伙子也不疑有他,马上说,“那是三水日报的于旭辉记者,有什么问题吗高总?”

    “没事,”

    嘴里说没事的高志毅吗傻瓜走到领导的那一桌,“各位领导,不好意思打扰一下,盛县长,有点事要跟你商量,”

    “小高,别忙了,坐下一起啊,”林副部长热情的招呼他。

    “部长您先用,我马上就来,”高志毅笑了笑。

    “怎么了志毅?什么事这么神秘。”盛正跟着他走到一边。

    “盛县长,那位于旭辉记者,”高志毅指了指还在队伍中的于旭辉,“我们不欢迎,”

    “不欢迎?”盛正原本脸上还是带着笑的,见高志毅很严肃,也认真起来,“怎么回事?”

    高志毅简要的说明了原委,盛正听了,顿时也有点恼火。

    看着现在依然在热情的引导那些记者们入座的黄承忠,那可是他手下工作最积极的干部,最放心的干部,也是最得力的干部。

    考虑到嘉盛,那也应该是最重要的干部。

    虽然他工作的积极性,多少跟个人原因有些关系,但从今天来说,从记者们,客人们抵达起,就一直热情的忙前忙后,工作完全没有值得指摘的地方。

    现在这样一个年近五旬的老同志,被他热情招待的客人这样嘲笑,真是婶能忍叔不能忍。

    何况这事还是高志毅提出来的。

    他们都知道冯一平对家里有多重视,他把高志毅派到家里来,也可以看出他对高志毅有多信任。

    那从自己的角度,从对冯一平交待的角度,都没理由不给这个完全没有修养的记者一个教训。

    换做其它的人,这会可能还会为难,两头都不好得罪,但他盛正是谁?关键是他叔叔是谁?

    “先吃饭,你放心,没人这样欺负了我的人还能不得到教训的,”他拍了怕高志毅的肩膀。

    “那拜托了盛县长,”

    …………

    于旭辉多少感觉有点异样,这边两个人看着自己嘀嘀咕咕的是说些什么?看那眼光,好像不是很善的意思。

    宣传部的那个干事,也觉得有些奇怪,于旭辉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问了一句,“于主任,你认识嘉盛的高总吗?”

    “高总?”于旭辉一脸懵。

    “就是那位,”旁边有人插话,于旭辉回头一看,脸上略有不虞,正是黄承忠,“现在坐在我们盛县长旁边的那位,”

    于旭辉一看,不正是刚才和那位县长好像看着自己的那位吗?

    “不认识,”他摇头走开。

    于旭辉找到几个相熟的人旁边坐下,话说,这么多人在一起热火朝天的吃饭,让他现在也挺有食欲的,当然,餐盘里的菜也不错。

    但刚坐下来,旁边的一位就笑着说,“哎,你们知道吗?就是老于称作钟楼怪人的这位,”他朝黄承忠那边怒了努嘴,“可不简单,”

    “他不是是镇政府一般的小职员,是副镇长哎,还是主管经济的,”

    “副镇长又怎么样?”有人说,这也是大家普遍的反应,一个小小的副科级,他们这些无冕之王真不放在眼里。

    “他为什么做这些?”于旭辉问,“让镇里的办事员干不就可以,这么积极,难道是想让我们报道报道他?”

    “老于你看问题就是敏锐,但我告诉你们说,应该还真不是,”那位摇头,“这就是他不一般的另一地方,”

    “他为什么这么积极?因为他跟嘉盛的关系不一般,”

    “哦,怎么个不一般法?”吃饭嘛,正是聊这些话题的时候。

    “准确的说,是这位黄副镇长,跟冯一平的关系不一般,”那位揭开了谜底,“据说他是冯一平的准岳父,冯首富,昨晚就住在他家,据说全镇的人都去串门,每人都有美国的烟和巧克力可以拿,”

    “还有,他女儿这两年一直在美国,帮冯首富看着那边的生意,”

    “真的?”有人表示怀疑,不太对啊,他这样子,那她女儿能有多漂亮?

    “他女儿自然很不错,”爆料的知道这些家伙怀疑什么。

    “哦,难怪这么热情呢,原来这事儿相当于他家的事,”

    “哎,老于,你怎么了?哪不舒服?”有人这会发现了于旭辉的异样。(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