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一次展会花这么多钱,是嘉盛这个虽然实力卓著,然而一向节俭的公司第一次这么大手笔,集团上下都想尽力提高这笔支出的效费比。

    即将退休颐养天年的老蔡,这几天迸发了全部的热情,帮助接待了一批又一批到家具厂参观的客户,同样在秋交会开幕前就抵达的金翎,事情更多。

    日常的工作不能丢下,展会、工厂两头都要兼顾,还要代表集团出席秋交会期间举办的一些论坛和会议,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工作,协调要来参加签约仪式的各路领导……。

    上面这么忙,下面自然也不可能闲下来,这几天整个公司都弥漫着一股类似大战的气氛,每个人都在透支自己的精力、体力。

    每天晚上,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没有一个人不是头一沾到枕头,就呼呼大睡。

    但是,只要一看到这几天的成绩,大家就非常振奋,开馆四天,平均每天签单接近1000万美元——这还不算达成的那些意向。

    虽然上半年的春交会,受非典的影响,是90年代以来成交额最低的一次,只有区区40多亿美元,不足去年同期的四分之一,一定程度上,可能会让秋交会的需求更旺盛,但是,嘉盛这样的成绩,放在所有参展商里,也是极亮眼的。

    关于广交会这个中国第一展,近年大概有这么一个数据,即每个摊位,平均成交额大概在50万美元,嘉盛总共有20来个展位,按这样算,1200万就已经达到了平均水平,而这个目标,第一天就已经完成。

    …………

    家具公司会议室里,金翎坐在椭圆形会议桌的端头,主持公司跟英国NextSourcingLimited的洽谈,这也是一个目标大客户,这一次的洽谈,涵盖了集团旗下家具、婴幼儿服饰、家纺三个板块,非常重要。

    虽然已经用了很多可用的技术手段,金翎的黑眼圈依然很明显,会谈的间隙,还频频打开手边的保温杯喝一口,那里面是咖啡,而且是什么都不加的黑咖啡。

    NextSourcingLimited是一个极难谈妥的主,而且有着英式的傲慢和欧式精致的闲散,跟他们想快刀斩乱麻的迅速签约,那非常不现实,但这也是一个非常值得努力的主,它在英国综合零售业,可以说是首屈一指。

    因此嘉盛这边也做好了长期的准备,虽然这个谈判团队里的每一个人,此时恨不得都忙到飞起,看着对方说话始终不紧不慢的样子,恨不得接连按快进,但还是耐着性子,尽量照顾对方的节奏,只是中场休息的时候,一个个才恢复了本性,挤在几间会议室里,用极高的效率,去跟其它的客户联系。

    没辙,这几天老客户、准客户、第一次接触的新客户,全都挤在一起,但哪一个都不能忽视。

    金翎也终于有机会给冯一平回电,“你到了?那我晚上再带着他们过来,向你汇报明天的安排,”

    通话的时候,她都是揉着太阳穴,委实太累。

    “辛苦了!”

    金翎只“嗯”了一声,就挂掉电话,靠在椅子上抓紧闭眼小憩几分钟。

    …………

    智昌公司同样也很忙。

    生意依然很忙,而且是越来越忙,第二家分店已经开出,第三家也在紧张筹备中,员工已经增长到16位,就这样,依然和以前几个人时没什么分别,一个个都忙到马不停蹄。

    冯一平要来看看,又给公司上下增添了额外的任务。

    这个额外,有两个方面。

    首先自然是公司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的整顿。

    从公司的运作流程,到各项规章制度,最近的销售情况、员工的精神面貌、经营场所的形象……,他们都想做到最好。

    肖志杰和王昌宁,都想把自己,把公司最好的一面,展现在冯一平面前。

    这不是显摆,更不是炫耀,而是想让亲近的人为自己感到高兴。

    这个额外的另一个方面,就是肖志杰这个负责人之一,在事情这么多的时候,居然主动请缨去家具公司帮忙。

    其实在秋交会之前,感受到家具公司里紧张忙碌的气氛,肖志杰和王昌宁都主动提出要帮忙。

    但是,这一阵,家具公司最缺的是精通商务外语,至少是商务英语,能够在展会接待采购商,或者是在公司接待前来参观的采购商,还有能力谈判的人。

    他们俩,那英语口语,唉,不提也罢,所以,熊玉良婉言谢绝了他们的好意,虽然他们俩其它事业能做,但让这两位到公司做一些没什么技术要求的活,老板如果看到了,估计不会太高兴。

    但是,肖志杰这家伙,前天到家具厂提货以后,给王昌宁打了一个电话,就干脆没有回公司,说是留在家具厂帮忙,把所有的事,都压在王昌宁身上。

    王昌宁当时还问,“要不我也来?”

    “不用不用,公司总要留个人坐镇,”肖志杰当时马上说。

    让这家伙变得这么不靠谱的,自然是方颖芝。

    那天到仓库提货的肖志杰,又一次看到了方颖芝,虽然明知道不对,虽然明知道不会有结果,但还是走不动道。

    难道跟在她身边,多看几眼还不行吗?

    于是,家具公司临时成立的接待队伍里,多了一位看上去心有点宽所以还是有些胖的编外人员,看上去跟公司和集团高层都很熟,但是做起事来,那绝对没话说,脑子灵活,积极性非常高,走路都是小跑。

    尤其是金总到了的时候,那更是百分之两百的积极。

    后来一打听,这哥们原来自己在这也有个不错的公司,每天都要来拉货几趟的智昌,就是他们的公司,而且,跟老板不但是同学,还是好哥们。

    难怪做事这么用心呢?

    有他的加入,附带的效果就是,整队人的积极性,又凭空提高了不少,不然怎么办?要是这位在老板面前随便一提,谁谁工作态度有待改进,那岂不是在集团内永远不能翻身?

    只能说,他们真的想太多。

    肖志杰这家伙,这会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接机近距离接触方颖芝。

    …………

    事业蒸蒸日上的小老板肖志杰同学,夹着一大叠刚打印好的文件,一路小跑的朝会议室那边赶。

    这两天你他同样非常辛苦,几乎是不歇气的从上午十点忙到晚上十点,赶回家,往往已经深夜。

    但还要跟王昌宁总结智昌一天的工作,商量第二天的工作安排,因此一般都在两点左右才睡,第二天又要早起赶到家具厂……。

    这两天的辛苦程度,绝对跟冯一平有得一拼。

    但是,他依然干劲充足得很,虽然见到方颖芝的时候并不太多,但是,只要知道她就在不远处的会议室、办公室里,或者是知道她马上要由展会现场来公司,肖同学就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快到会议室的时候,刚好看到方颖芝从办公室出来,他连忙笑着跑过去,“颖芝,有什么我可以做的?”

    “辛苦了志杰,我去给金总倒咖啡,你要吗,我给你带一杯回来,”

    “还真有些渴了,一起吧,”肖志杰抹了把头上的汗,跟在方颖芝旁边一起去茶水间,“今天的情况怎么样?”

    “很好,欧总说肯定不会低于前两天的水平,只是今天的这个英国客户,真难对付,”

    “欧总他们真厉害,外贸团队就那么几个人,一年就完成的销售,竟然占到了家具公司整体销售的五成以上,跟他们一比,我们就好像是在过家家一样,”

    “哪里,公司外贸业绩的提升,是公司上下努力的结果,又哪只是外贸部门一个团队的功劳,倒是像你和昌宁这样,就靠你们自己,几个月就做到现在这样的成绩,才是真不容易,”

    这话肖志杰爱听,心里顿时就跟吃了蜜一样甜。

    “你知道吗?”方颖芝给肖志杰倒了一杯水,“一平今天到了,”

    “我知道,他给我们打过电话,”

    “呵呵,有他一来,我们肯定会马上轻松很多,”

    看到方颖芝提起冯一平时的神情,早知道事实如此的肖志杰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兄弟,我真羡慕你!”

    “那是,有一平参与,这次秋交会,我们的成绩一定会创纪录,”肖志杰说。

    “我看八九不离十,”方颖芝笑,“就冲这次的这么多投入,他肯定早就胸有成竹,”

    “志杰,拜托你一件事,”

    “你说,”

    “一平最近真的太辛苦,当然,你们也辛苦,能不能趁这次机会,你们一起好好转转,多休息休息?”

    肖同学虽然心里免不了有几分苦涩难过,但又哪能拒绝方颖芝的要求,“没问题!”(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