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夜色已深,街道上却依然人来人往,西装笔挺的人一波接一波的从酒吧,从餐厅,从天桥,从小巷子里走出来。

    这也是广交会期间,羊城街头常见的景象,他们中的有些,面带得色,看上去喝了不少,跟同伴勾肩搭背的有说有笑,想来签单的情况不错。

    有些,则面色凝重,寡言少语,看着其它那些眉飞色舞的人,神情更显沉重,队伍中的几个人,时不时还小声交流几句,应该是在讨论对策,那不消说,他们肯定是成绩不太理想。

    对国家来说,广交会的成交额,一定程度上,是我们外贸情况的晴雨表,但对与会的参展商来说,这就是一长严酷的考试,成绩如何,将直接关系到自己公司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效益,或者是,生存。

    在非典,以及已经越来越严重的电荒双重作用下,国内的很多企业,今年的形势相当不乐观。

    对那些年产值在亿元以下的公司来说,在展会上能签10万美元、20万美元,还是50万美元,100万美元,是关系非常大的事情。

    今天已经进行到第四天,这个晚上,不知道有多少人终于放下了心头的大石,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此时还愁眉不展。

    …………

    车里很安静,音乐声也很轻,那是信乐团的一首叫《天高地厚》的歌。

    “你这个主意究竟憋了多久?居然连我都瞒着?”金翎轻声问。

    “好久了吧,”刚才那番话,让大家都很激动,他自己却并没有太大波澜,“当初选择家具行业时,隐隐就有这样的目标,只是,那时如果说出来,怕是会让人笑掉大牙,”

    “还有什么打算,是现在还不能说的吗?”金翎把身子侧向他这一边。

    “到时你会知道的,”车已经驶上沿江中路,夜晚的江湾大桥,流光溢彩,比白天漂亮得多。

    “到时?”金翎嘀咕了一声,蜷了蜷身子,“把音乐关了吧,”

    刚才放的是陈奕迅今年大热的一首歌,也可以说是他的成名曲,《十年》。

    不是不能对金翎说,只是有些设想,现在确实还不是公之于世的时候,而且那些想法,现在连他自己也不是非常有把握就一定能实现。

    “先把这些定下来的小目标一个一个的完成再说,”冯一平说。

    却没有得到回应,再一看,金翎已经睡着了。

    副驾上的方颖芝,不时小心的从后视镜里瞄一眼冯一平,冯一平那些霸气的举动和言论,总是让她迷醉。

    虽然她一再告诫自己,这不会有什么结果,但是,她感觉自己就像一只飞蛾,虽然明知那是火光,却总是抑制不住的朝那边飞。

    我真是越来越无药可救,她又一次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

    车门一开,江风一吹,金翎就醒了,看着这前面临江,后面靠着公园的别墅,“你买那么多,就这里的房子,我觉得还不错,”

    自然不错!

    二沙岛上的别墅,后来的冯一平只有看着流口水的份,当然了,那会羊城的绝大多数人,同样也只有看着流口水的份。

    那会的他,梦里悔醒过好多回,先赚上一亿这样的小目标,他曾经也有机会的。

    刚到羊城的那会,只要敢拼,只要敢想,只要肯拉下脸到处借上个百多万,自己那两套小房子也不买,就能按揭一套这儿的别墅,顶多过上个十多年的紧巴日子,再把这套别墅一卖,那自己就是妥妥的亿万富翁。

    “我有两套,怎么样,感不感兴趣?”

    他们俩沿着江边漫步,后面一辆车上下来的欧文和吴倩,正和方颖芝一起,朝别墅里搬行李。

    “我可买不起,”金翎把脖子上的丝巾包到头上,深夜的江风,还真的有点凉。

    “便宜的,”冯一平笑,现在的他,在好多时候,好多地方,已经能够刷脸。

    听说他有意要买这的房子,开发商主动给他打电话,优先让他挑不说,成交价还给他打了一很够意思的折扣。

    当然,没人会做亏本的生意,别墅这样的高端地产项目,利润本来就高,给冯一平打折后,他也就是少赚一些。

    另外冯一平在这里置业的风声一出,真的比他们很多广告都管用,那些原本还在观望、拿捏的客户,马上像吃多了水果味的高钙片一样,一口气跑到售楼处,甩出一张卡,“买!”

    “那帮我留着吧,看今年底我那个吝啬抠门小气的老板,能打发我多少钱,”金翎转身朝屋里走。

    “好咧,”冯一平跟在后头,“不过,我看你那老板好像非常不错的喔,年少多金,哦不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貌似潘安,风流倜傥,善良温厚,大方大度,阳刚阳光……”

    “这里有吃的东西吗?”金翎突然问。

    “有吧,怎么了?”

    “我想我要吐了,之后得找点东西填肚子,”

    冯一平,“……,”

    …………

    “味道真不错,”两块黄金糕外加一小碟炒河粉,一小碗西红柿鸡蛋汤,几个人都对冯一平赞不绝口。

    那当然,俺后来可是类似黄小厨那样的全能爷们。

    “家具的生产,你怎么想的?”金翎问。

    “这边的再扩大规模,省城地处中原,辐射周边好几个省份,也要建一个生产基地,外加大型的中转仓库,”

    “东北呢,那边原料丰富,要不要建一个?”说着说着,总是会说到工作上去。

    “可以考虑,但是同志,我一再跟你说,眼光,眼光非常重要,在原材料的供给上,我们为什么只盯着国内呢?世界上有那么多热带雨林丰富的国家,我们完全可以买几块合适的下来嘛,砍伐一批,种植一批,多好?”

    “国内高寒地区那些生长缓慢的木材,能留着,还是尽量留着吧,”

    “我吃完了,你们慢慢吃,”另外的三位陆续告辞。

    金翎狠狠的白了冯一平一眼,“我发现这样下去不行,到时什么问题都不会考虑,只会你吩咐什么,我就做什么,”

    “是啊,我也恼火这个问题,怎么我身边的人,都对我越来越依赖呢?”

    没等理屈词穷的金翎再骂,冯一平拍了拍手,“来,劳苦功高的小金同志,坐到沙发上,我给你按按,”

    “你行吗?”金翎将信将疑的。

    冯一平活动了下手腕关节,“你把那个‘吗’字去掉,”

    肩头被按了几下,金翎有些欣喜的睁开眼,“舒服,哟,想不到还真挺不错,”

    那是,后来想当一个二十四孝全能老公,没有两手三手的绝活,哪能行?

    夜色静谧,金翎彻底放松下来,有意无意的转动脖子的时候,脸颊总会贴上冯一平的手,“会敲背吗?”她轻声问。

    “我没有敲背的执照,但是,大腿按摩我拿手,要试试吗?”

    看着金翎朝上翻的眼睛,冯一平自觉的举起双手,“滚是吧,我这就回房间,”

    看着他的背影,金翎先是忍不住一笑,后来,一脸的惆怅,怔怔的看着旁边窗户上自己的影子。

    …………

    省城,听到汽车的声音,沈雪和衣而起,下来迎接刘继忠,“老公,怎么这么晚?”

    “你怎么起来啦?”刘继忠脱掉外套,重重的坐在沙发上,“最近工地上出了不少小问题,不抓一抓,我担心出问题,”

    “也没必要每天这么迟吧,”沈雪给他端过来一碗汤,“以前那些项目,我也没见你这么紧张过,”

    “以前的那些项目,哪能跟这个比?这个建好了,就是将来高新区的地标,是我东成最好的广告,”

    “从回报上,以前的那些项目,同样也不能跟这个比,早一天建成,早一天售罄,我们就早一天赚到十位数,”

    “之后,不论是继续开发下一个项目,还是从事其它的行业,都会比现在轻松,”

    “地产这么好,难道你还想转行?”

    “正是因为好,所以进入这个行业的人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在拿地上,我们肯定竞争不过那些来头更大,融资又容易的企业,”

    “当然,也不一定转行,只是到时资金充裕,想做什么都可以,现在的趋势是,国家会把越来越多的行业,向民资开放,很多行业的回报,可是比地产还高,”

    他摸着沈雪保养得非常不错的脸蛋,“你不是厌烦了跟那些官太太应酬吗?但只要从事这一行,跟那些当官的关系,只能越来越紧密,如果有机会转行,那不是能把你解放出来?”

    “有没有能方便接触到高层的行业?”沈雪问。

    “应该会有吧,”刘继忠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