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借机推销

 热门推荐:
    “金总,”尚主任等一行十多人从贵宾通道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等候在外面的金翎。

    “尚主任好,”金翎迎上去,“一路辛苦,”

    “坐专机怎么还会辛苦?”尚主任笑着说,“谢谢你们的安排,”

    他们一行人,是冯一平专程派自己的飞机从首都接来的。

    “谢谢您和各位领导的支持,”

    “呵呵,我们是希望这样的机会,能多一些,更多一些,”

    陪同这些领导前来的周新宇从队伍后面赶上来,“金总,我来给你介绍,”

    “这位是教育部科学技术司的曹司长,这位是科技部高新技术发展及产业化司的许司长,这位是清华大学杨副校长,这位是经管院赵院长,这位是学生处续处长……,”

    “您好,您好,”金翎一个接一个的跟他们握手,“非常抱歉,一平正在参加一个由对外贸易中心和商务部外贸司主办的研讨会,不能亲自前来迎接各位,请大家见谅,”

    “理解,金总前来我们就很荣幸,”两手空空的领导们笑眯眯的,“这次交易会贵公司收获如何?”

    “谢谢领导关心,平均每天签单金额,接近1000万美元,”

    领导们也都是懂行的,知道这样的成绩意味着什么,当即赞誉声不断。

    杨副校长此时已经跟一个看样子是朋友的人聊起来,金翎稍听了几句,就知道那是中山大学的一位领导,看起来跟杨副校长也是熟识,“怎么,有一个这样的学生,很得意?”

    “不得意,只是,有些骄傲,”

    原来这些看来儒雅的学校领导们,在朋友兼同行面前,也是一言不合就开撕。

    “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中山大学的领导反驳,“好像冯首富的成功,始于高中时期,包括他那获得各界好评的专著,主要的构思,也是在上大学之前,所以,严格的说,他的成功,好像跟你们没什么关系,”

    他自然不会说什么时候尚早,未见得他们学校将来就不会出一位首富之类的话,冯一平的一大帮手下都在呢!

    “没办法啊,谁叫一平就认定了我们学校,就喜欢我们学校,连创业,也不忘了我们学校呢?”杨副校长掸了掸袖子,“你们科技园,有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高科技公司吗?也别说高科技了,普通的上市公司有吗?哪怕在国内上市呢?”

    “或者,有毕业生跟微软、苹果、麦当劳这些世界知名公司有合作?”

    看着老对手无言以对,杨副校长心情大好,有一位这样的学生,真好!自己腰板都能直很多。

    有人接的,并不只有清华大学的领导,两位司长,也有对应的科技厅和教育厅派员接待,羊城市政府也派了两位工作人员前来。

    因此,最后上金翎他们车的,只有科技园和学校的领导。

    “一平参与的是什么论坛?”

    刚坐下,赵院长就问。

    …………

    交易会旁的中国大酒店,大型多功能会议厅里灯火通明,人满为患,但此时又十分安静,坐在前排的冯一平,快步登上演讲台,开始压轴演讲,“感谢大会秘书处,感谢商务部外贸司,很荣幸能有这个机会,和各位前辈,一起探讨明年的国际经济形势,”

    台下涵盖老中青三代的两百多好人,有些很专注,毕竟冯一平眼光好,论断准的名声,早就广为人知,他们迫切的希望听到冯一平的看法。

    有些看着在台上的冯一平,多少持一些保留意见,怎么说呢,虽然都知道冯一平的学术成就以及在商业上的成就,但是,这看到真人,委实太年轻了些,难免会有些疑虑。

    他比大多数老老板带来见世面的二代都要年轻,这样的小伙子,在自己企业里,也就只能做做简单的事,连独挡一面都不可能。

    这一次他说的话,就一定会准确吗?

    冯一平也留意到了那些探究的目光,但他完全不在意,就是国内最权威的经济学专家,发表对来年经济走势的预测,也会受到疑虑,何况自己呢?

    “先让我感慨一下,”他却没有马上说大家都关心的问题,“2000年,我第一次参加广交会的时候,还是个大一的学生,我记得那一次,为了参展的名额,还是四处托人求人,最后非常不容易的,总算在我们省的份额里拿到了一个展位,也就是那一年,我们第一次接到的外贸订单,”

    “三年多过后,我却能像模像样的能站在台上,跟各位领导和前辈讨论这么大的议题,这真的让我感觉有些不真实,”

    怎么调动这些大场面,冯一平现在还是有些经验的。

    用俗话说,他现在一嘴上毛都没太长全的小家伙,却戴上了首富的帽子,台下这许多经商的时间,甚至跟他年龄都相仿的人,虽然接受这个现实,但你说他们心里如果一个疙瘩都没有,那才怪呢!

    如果此时还一本正经、认认真真、煞有介事、不苟言笑的跟他们谈自己的看法,哪怕他的看法很有见地,有些人难免会有些不喜,说你胖,你还真就喘上了?

    至少会觉得他,太傲气。

    虽然说,冯一平并不太在乎这些人对自己的看法,但是,既然决定参加这样的会议,为什么要让一些人讨厌自己呢?能让他们对自己有个好印象,岂不是更好?

    让这些人对自己有个好印象,接下来要做的事,才会更容易嘛!

    所以,他才说了这样一番听起来,略带些浅薄的话。

    不过,其它人说这样的话,可能会显得浅薄,但是由他来说这样的话,真没人会觉得他浅薄,只会觉得这小伙子,懂事,谦逊,丝毫没有架子,果然不错。

    台下不出意外的响起不少笑声。

    有些人也许是想到了自己第一次参加广交会的经历,只要不是国企,想必大家第一次参加广交会时,都遇到过冯一平2000年时面临的困难。

    “所以,我要感谢大会,感谢商务部,感谢羊城政府,因为就在这一届,琶洲新展馆,已经投入试运营,二期、三期的工程,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当中,”

    “从明年开始,就会有更多的展位提供给我们,能让更多的公司,有机会到这个世界闻名的展会上寻找机会,能让更多的公司,有一个能参与国际竞争的窗口,”

    前排的相关领导们微微颔首,这个年轻的首富,还真不错!

    “之前我看了相关的报道,大会领导在接受采访时,虽然胸有成竹,但是措辞慎重,我想进行到今天,大家心里都应该有数,本次展会,不论是参展商还是采购商,均创了新纪录,相信大家的签单,也创了新纪录,我认为,本次展会成交额突破200亿美元,不会有任何问题,”他非常肯定说。

    之所以这么肯定,因为这组数据他记得特别清楚,因为这是他当初到羊城来的第一年。

    还记得闭幕后,看到报纸上报道的相关数据,那时对自己的小生意满怀信心和激情的他,还曾经很认真的考虑过,几年之后,我的销售额,也能做到这一届广交会成交额的千分之一,或者两千分之一?

    但到后来,随着广交会的成交额越来越高,自己的小生意越来越不理想,别说千分之一,两千分之一,两万分之一他都不敢想。

    前排的领导们在点头。

    上半年的春交会,因为非典的影响,最后的成交额,不足45亿美元,也就是回到了80年代的水平,下半年的这次秋交会,其实还有这方面的顾虑,交易会的入口,依然布置有红外测温仪,包括这间会议室的门口,同样还有测温仪。

    他们虽然乐观,但是,没到最后,心总是悬着的。

    如果真如冯一平所说,能突破200亿美元,那也就是历史最高纪录,姑且不管冯一平这么说的依据,听到这样的话,他们还是会高兴。

    毕竟说这话的,不是随便的一个人,而是冯一平。

    后面的参展商在小声议论,势头好像是不错,但是,这话是不是绝对了些?

    “最后,我要说的就是我对明年世界经济形势的判断,两个字:乐观;三个字:很乐观;四个字:非常乐观!”

    这话说得更绝对!

    但有些话,就是要说的绝对些,后来人们想起时,印象才会深刻。

    不引人注意的广告,不是好广告。

    但这还不够。

    “我非常肯定的认为,明年的世界经济,将是近30年来,最好的一年,”

    “美国的经济,会延续现在势头,进一步走强,我预计,美国明年全年,经济增长会接近或者突破4个点,”

    “欧元区在经过两年的低迷后,现在已经有向上的势头,我预计,欧元区明年的增长,至少会在1.5个点以上,”

    “日本,我认为,至少会超过2个点,”

    “我们国家,依然会保持高速增长,至少会在9个点以上,对世界经济的拉动,将会越来越显著,”

    “根据本届美国政府的执政理念,美元将会进一步贬值,国际原油价格,将会继续上涨,由此,俄罗斯、中东、南美,以及非洲产油国的经济,同样会呈现上升态势,”

    “所以,明年的世界经济,将会是全面复苏,我乐观的估计,明年,世界经济的增长,将会接近5个百分点!”

    底下顿时嗡嗡声一片。

    “我知道大家都有疑虑,我们做出这样判断的依据,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楚的,但是,我确信,明年将是近来世界经济表现最好的一年,”

    “顺便问一句,大家订阅了前沿杂志吗?”冯一平笑着说,“如果没有订阅的,现在真的可以考虑订阅一本,因为在2个月后的04年1月刊上,将会有我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结论的详细依据。”冯一平毫不犹豫的向大家推销起自家的杂志来。

    站在入口处的吴倩这才了然,为什么老板会同意这个邀请,感情他早就打好了这样的主意。

    也是,前沿那样着眼世界的政经杂志,这些有外贸业务的企业,是国内最大的目标客户群。

    冯一平相信,等到明年这个时候,不止在座的这些人,参加广交会的这些企业里,绝大部分,都将是自己杂志的忠实订户。

    因为自己的这番言论,媒体肯定会报道,等到明年这个时候,自己的展望,又一一兑现,这些和世界经济有了紧密联系的公司,怎么会不注重自己的看法?

    到那会,自己头上另一顶帽子,“知名经济学家”,也会戴的更稳固。

    “最后,我想说说明年会面临的问题,对出口企业来说,必须考虑到国际油价上涨带来的不利影响,主要出口市场是美国的公司,还要应对美元贬值对价格优势的削弱,”

    “同时,我还要提醒大家慎重注意一个问题,今年大家都有了印象,国内电力缺口越来越大,我查阅了相关数据,从现在到明年,新建成的装机容量,绝对数值并不大,”

    “那么明年,用电紧张会不会发展成电荒呢?希望大家也能审慎考虑这个问题,特别是在接单的时候,交货日期,一定要尽量留有充足余量,不然因为用电紧张导致交货违约,就太不划算,”

    这个问题,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深思起来,这是和大家真的息息相关的事。

    只有冯一平清楚,明年的电荒,那是一定的,因为04年,是曾经的他,历史上生意最好的一年,各种发电机,几乎都是一到货就售罄,不得不亲自跑到供应商厂里去抢货。

    “顺便说一句,关于电力紧张的问题,前沿杂志04年的1月刊上,同样会有详细的论述,”

    结束之前,冯一平又一次打广告。

    而且他相信,最迟到明年,自己这广告的效果,那一定是杠杠的。

    他希望到时,前沿杂志中文版的营收,能和英文版的持平,也能突破一亿美元。(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