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谢谢,”展馆里面不分春夏秋冬,总是很热,冯一平穿着衬衫马甲,跟所有参展的人员握手道谢。

    此时的展馆,很像盛宴接近尾声,即将散场时的情景。

    最热闹的要数进口展区,国内离得远的那些企业,把很重样品带回家不划算,对这些只能乘机回家的来说,什么样品带回家都不划算,好多展位都在以1至2折甩卖样品。

    那真是和电视购物里说的一样,平时卖999的,现在只要99元,这样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的好机会,不但引来不少采购商和参展商的抢购,甚至有不少大会的工作人员也参与其中。

    非进口区,一路上经过的展位,有些已经收拾得干净利落,只剩下墙板上的宣传图片,一只只纸箱整齐的码在一起,只等大会同意样品退场;有些也已经挂出了甩卖样品的字条,其他人不知道是不是也跑到进口区去抢购,只留下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挂着各式钢铁制品的展位里,低头玩手机,看上去有些莫名的孤寂……。

    这情形,有点像期末考最后一天的学校,不管是考得好,还是考得不好,反正都已经考完了的学生,感觉有些轻松,又一下子轻松得无所适从,于是就只干等着班主任宣布可以离校。

    只有那些大企业的展馆,此时还照常运作,他们有专业的撤展团队,或者把这些工作都外包给了物流公司,公司也不在乎6点以后撤展,参展人员还要在此时酒店房价高昂的羊城再住一晚上。

    不过,他们此时大都也没什么事,终于能坐下来闲聊几句。

    哪怕是广交会这样世界知名的中国第一展,6天的展期,成交也主要集中在中间的三天,头一天和后两天,特别是最后的这一天,根本没有多少采购商。

    嘉盛展区里,其它公司展位同样冷冷清清,只有神奇工坊那里,来洽谈,来询价的人依然络绎不绝,不过,现在人手那是足够。

    武馨阳把几个人带到洽谈区之后马上回来,“一平,你这就要走吗?”

    “我有事得先走,晚上的庆功宴放开了吃,放开了喝,”

    “你,不会是现在就出国?”武馨阳问。

    “不会,几天之后,我也回首都,再见,”

    今晚是得庆功,依据刚才欧伯阳汇总的数据,mp3的签单,已经逼近30万台,也就是嘉盛在本届广交会一期的签单金额,就肯定超过1.5亿美元。

    这样的成绩,即便不是第一名,那也绝对是前几名——当然,对那样的虚荣,冯一平早就不在乎,包括网上和经济界,对他昨天的那番论断,讨论的越来越热烈,他也无心关注。

    现在的他,不以己悲可能还做不到,但是不以物喜,那肯定不成问题。

    …………

    “这就要走了?”刚把东西收拾好,瘫坐在沙发上,透过落地窗看着对面的珠江新城,顺道本着勤俭节约的精神,准备把开了的红酒里剩下的那两杯品完的冯一平,一回头,就看到金翎空着手急匆匆的走进来。

    “是,跟志杰和昌宁约好了,傍晚去香港,刚好,”冯一平把瓶里剩下的酒倒给他,“免得浪费,”

    “又把这些事丢给我,”

    “要不一起去香港?”冯一平说,“今晚就到去兰桂坊不醉无归,”

    “跟你们三个一起?”金翎摇摇头,“不喜欢,”

    “我已经跟你预订好了一个假期,下个月初,在地中海有一艘专属游艇听你指挥,从西班牙南部到法国南部,到摩纳哥,气候好,风景好,帅哥多,”

    “这么好?”金翎一喜,“不开玩笑?”

    “怎么会开玩笑?我留在国内,你完全可以关了手机好好玩,”

    “就我一个人啊,”金翎又好像变得不那么开心起来。

    “你可以带上方颖芝,我也可以让静萍带着阿曼达,搭搭你的顺风车,”

    “喂,金总,很有诚意的喔,感激、感谢以及感人至深的话为什么都不说一句?”冯一平在沉默的金翎眼前晃了晃手。

    “为什么要感谢,这是我应得的,”金翎一口气把酒喝掉大半。

    “那我再带你去看个地方,来,起来,”金翎靠在沙发上,懒洋洋的不想动。

    冯一平拉她的时候,一开始,她好像是抗拒的,手很硬,但是,很快就软了下来,连整个人都好像软了下来,一起身就一个踉跄。

    “这么点酒,不至于吧,来吧,扶着我,再给你一个惊喜,”

    金翎挽着他不说话,手里还端着那杯酒。

    冯一平带着她从后门出去,这套别墅,附属的花园有300平米,极大。冯一平带着她走过草坪,来到中间用来做隔断的那些大树下同样高高的铁艺栅栏前,走近了才发现,这上面,竟然有一道门。

    穿过这道门,就来到了另一栋别墅的前院,同样有约莫300平,别墅是现代欧式风格,整体效果比前面的那栋要典雅些,特别是那高高的,顶上是半圆形的落地窗,金翎很喜欢。

    后面不远的地方,就是公园,看上去多半后院面积不大,但是后院的那些树木,看起来更高大,这一栋,其实比前面的那套私密性更好。

    “如果不是这些树成活不容易,我都想现在就把它们砍掉,这样两个院子连成一块,晨练都不用出门,”

    “原来这就是你的另一套?一前一后,没新意,”

    “就说喜不喜欢吧,”冯一平推开门进去,站在空旷的前厅,“装修是一起做的,只是家具没配,要不要我带你转转?”

    “才多大的房子,还要你带着转,”金翎自己饶有兴致的楼下看完了跑到楼上。

    “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冯一平站在二楼的一间房里,“看着,”他从窗台上拿起一个遥控器一按,屋顶也朝两边分开,露出一层玻璃来。

    “还真挺好,”这样一来,这件房只有三面加上屋顶都是玻璃。

    “这个做书房挺好,当然,用来休闲也不错,”

    “怎么样?喜欢吗?喜欢就是你的,”冯一平扬了扬手里的钥匙。

    “我现在可没钱买,”金翎走到房屋正中,沐浴在阳光下,闭上了眼睛,睁开后说,“我觉得这儿做卧室也不错,”

    “随你安排,不过,如果真是这样,那我马上就把中间的那排树移掉,然后,买几个正宗的军用望远镜,”

    金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摇头,“你就不能有点出息?”

    “这不怪我,”冯一平很认真的摇头,“移开的那些树,刚好可以补在两边,让旁边用望远镜都看不到,这样的福利,我不希望别人也享受,”

    “简单,我把这些都换成单向玻璃,”金翎没好气的说。

    …………

    楼下,“之后就直接去首都?”金翎抱着手,打量着这套房子,随口问道。

    “对,还要去看看在路上摄制组,然后就老老实实的在首都呆一阵子,知道你度假回来,”

    “我得走了,”

    “嗯,”金翎站在那不动。

    “要不,抱抱?”冯一平开玩笑的张开双臂说。

    金翎却马上走了过来站在他身前,低着头,但是,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这个!

    冯一平轻轻一带,金翎就很顺从的被他揽到怀里,“再辛苦半个月啊!”他像大人哄小孩子一样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依然一身OL装扮的金翎,把脑袋搁在他肩膀上,闭着眼睛不说话,长发遮住了冯一平的半张脸,手也轻轻的环着他的腰。

    “这头发,”冯一平小声嘀咕了一句。

    下一刻,“吧嗒”两声,金翎甩掉了脚上的高跟鞋,整个人马上矮下去几寸……。(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