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我们去街上看录像的事吗?”看着外面的高楼大厦,肖志杰问。

    “都是你拉我去的,”王昌宁说。

    幸好他先说了出来,冯一平差一点就想接口说,“当然,”。

    原时空里,他们一起去县城城关录像厅里看录像,可是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件事。

    但是,虽然说印象深刻,其实具体的却真记不起什么来,只记得那会非常激动、悸动、兴奋,嗯,还有一个啥“奋”,就不太好说出口。

    看了哪些女明星的片子,也全然没印象,拜托,那会关注的重点,完全不在脸上好吗?

    其实,那会看的片子,说得很邪乎,但尺度真的不大,而且,老司机都懂的,配乐太多。

    不过,对当时的他们来说,乍泄的些许春光,就让他们满足不已,事后还经常回想,力求温故而知新。

    一定意义上也可以说,90年代遍布大街小巷的录像厅,真可以算是我们教育系统的一种有效补充,估计不少人的另一种启蒙教育,就是在录像厅里完成的。

    冯一平拍了王昌宁一下,“怎么了?”王昌宁不解。

    “你回答得这么快,肯定也是念念不忘,”其实他想说的是,如果不是他回答的那么快,自己可得费一番口舌解释。

    这一次,肖志杰和王昌宁在县城录像厅看录像的时候,自己可是一直在市里。

    “喜欢哪几个女明星?她们很多也在香港哦,”

    “你们两个平时一本正经,道貌岸然的家伙,”肖志杰指着他们说,“我说的是这个,”

    他指着车窗外的那些高楼大厦,还有路上的车流说,“当时经常在香港的电影里看到中环这一块,那时真觉得,哇,香港好现代,好高级,好有钱,那些人的日子真好,真是向往得不得了,”

    “可是现在看看,其实也就是这么回事,上海啊,深圳啊,高楼也一年比一年多,你看看,这样的老楼照样很多,还有路上的这些车,也并不都是豪车,香港买车,比内地便宜对吧,”他问。

    “是的,越是豪车便宜得越多,”冯一平点头,“香港是自%由贸易港,除了几类特定商品,比如烟酒,其它的商品进出口一般都是零关税,”

    “所以,这里的人其实真没有我们想象的中那么富,对吧,”

    “现在的平均水平是远比我们高,而且中产阶级占总人口的比例很大,你要是硬把这里的大多数人,跟你在深南大道上看到的那些开豪车的比,那肯定没法比,”

    “而且香港就这么大一块地方,经过这么多年的建设,公共服务设施和机构,可以说覆盖了所有人,也就是福利比较好,”

    肖志杰摇头,“我现在反正是不觉得这儿有好到哪儿去,不过,”他压低了声音,“你说,有没有机会见到叶玉卿、邱淑贞、李丽珍?我去,怎么她们名字都这么押韵?”

    这家伙,刚刚道貌岸然的说了那么多,原来也一直惦记着这事呢!

    前排的吴倩肯定听到了,很自觉的用耳机把耳朵塞起来。

    “小哥,你迟生了好几年,她们应该早就息影嫁人生孩子咯,”

    “关之琳还没退,”王昌宁补了一句。

    “还有李嘉欣,”肖志杰也马上补充。

    好吧,对他们这些80后来说,他们心目中的香港,更多的,是跟一些明星联系在一起。

    “一平,说实话,你有没有,啊,你现在也有条件了,是吧,虽然没我帅,但是也是个挺精神的小伙,好多女明星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有没有什么相关的故事?”肖志杰坏笑。

    “你放心,我们保证不说给静萍听,”

    “不要以你的小人之心,度我的君子之腹,”冯一平狠狠拍了他一巴掌,“一定要警告秋玲,要时刻紧抓你的思想政治教育,”

    其实它说这番话的时候,多少是有些心虚的,那啥,目前和香港的女明星没有什么牵绊,但是一不小心,美国未来的一个女明星,现在已经成了自己儿子的妈。

    殊不知,肖志杰听到他这番话,也有些心虚,他却是又想起了方颖芝。

    …………

    “我们终于也能看着维多利亚港的夜景吃饭,”肖志杰举起酒杯,“为这个,必须得干一杯,”

    香港嘉盛假日酒店,冯一平的顶楼专属豪宅外的阳台,被布置成餐厅的式样,周围架起了灯,还有一男两女穿着制服的服务员束手站着,随时为他们服务。

    中间的一张长条形的餐桌,铺着洁白的桌布,中间放着银质的烛台,周围是一水的硬菜,什么龙虾鲍鱼鹅肝牛排鱼子酱……,总之,很豪,很有败家二代的即视感。

    在这样国际知名大都市里,高高在上的看着周围的万家灯火,确实会让人有一种满足感。

    “要是有个美女明星陪着,那就更好,是吧,”冯一平笑着举起杯。

    “不是不可以,哎,听说很多明星也喜欢在兰桂坊出没,你说,我们今晚能不能碰到一个?”

    肖志杰这心态,还真是度假的心态。

    “那我可不能保证,”

    “多转转,说不定能碰到呢?”王昌宁也带着点向往的说。

    “那个就看运气,我提议,接下来,为我们的这个很有前途的新项目,干一杯,”冯一平说。

    “为接下来可能会碰到明星,干一杯,”王昌宁说……。

    …………

    他们三个是难得的又聚在一起吃顿饭,最近都很辛苦都很累,所以吃得都不少,等吃完了饭,看他们俩就端着杯茶坐在沙发上看夜景,冯一平主动提醒,“兰桂坊不去了吗?”

    “你还真想着去泡吧啊,”王昌宁笑。

    “骗你的,”肖志杰说,“你现在这样的身份,去那些地方好吗?”

    “那有什么,”冯一平说,“我们三个这么年轻,偶尔去酒吧玩玩,算得了什么?”

    “你看啊,我们一不会喝酒,二不会跳舞,三不会搭讪女孩子——就是会也不敢,四,受不了太吵的环境,所以,去酒吧干什么呢?”王昌宁说。

    “岂止是不会喝酒,一平你还好,我们到了酒吧,连酒都不会点,那不是送上门去让人骂山炮?在这看着这么美的夜景聊聊天,挺好的,”肖志杰说。

    “你们不真不去?真不用为我考虑,没事的,”

    “真不去,”那俩摇头。

    “原来都是好龙的叶公,”冯一平指着他俩笑,不过,这样挺好,他其实也不习惯去酒吧那样灯红酒绿的场所——虽然有时还是挺向往。

    “现在坐在这看风景,觉得有些不真实,”王昌宁说,“十年前的这时候,我们还在中学到处漏风的教室里上晚自习,连县城都没去过,”

    “这没什么,再过十年,你一定可以站在属于自己大楼上看风景,”冯一平说。

    “呵呵,靠我们自己肯定不行,”王昌宁说。

    “真不用说这些见外的话,”冯一平打断了他的话头,“我现在打交道的人,大多都是因为利益的关系,只有你们两个知心的朋友,我是一直想着,我们三个能一起携手,做一番事业出来,现在你们想到了这么个好点子,真是刚好遂了我的心愿,”

    “我就不说这些,”肖志杰说,“反正这么些年,从家里,到我们读书,甚至是我们找女朋友,一平哪件事没帮过?说这些话有什么用?”

    “一平,我们真不是跟你客气,是到南方的这大半年时间,感触太多,总算知道做事的不容易,所以才觉得你当初,那得有多不容易,”王昌宁说。

    “其实真没有,挺过刚开始的一段就好,你们现在恰好就处在刚开始的这一段,所以觉得辛苦,等真上了规模,很多事不用你自己亲自去做,其实会轻松很多,”

    “你又在忽悠我们,都知道做得越大,操心的事越多,”肖志杰说,“所以,我们两个一定努力,争取将来多为你分担点,”

    “就别说分担这样的词,我们一起努力,”

    “好的,一起努力,不过一平,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问你,”王昌宁顿了顿,“你看,你现在的身家,用俗话说,赚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但是,你现在为什么还能这么努力?除了责任心,还有什么驱使着你这么做?”

    “这个其实很简单,给自己定一个远大一点,哦,不好说远大,就是远一点,比较难实现的目标,”

    “我第一次来香港,是和静萍一起,”冯一平没等他们问,就说起了自己的那个梦想,“那天晚上,我们站在太平山顶,看着下面这个灯火辉煌,流光溢彩的大都市,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你说,能不能把家里也建设得像这边一样现代繁华呢?”

    “我不敢保证,但是,我想尽力去做,男人嘛,除了顾好自己的小家,总还得有大一点的想法,”

    “所以,后来在自己发展的同时,我尽量朝这方面倾斜,”

    “这么说不对,你早就这样想了,”肖志杰说,“从你一开始鼓动家里到省城卖糖炒板栗,到后来开面馆,其实都是容易带着大家一起做的生意,”

    “原来还不太明确,”冯一平掩饰了一句,“所以我想第一步,就是让我们村,和周围村的那些人,尽量不用把老的少的全丢在家里,像候鸟一样,一开春,就千里迢迢的到外地打工;然后,想让地里的那些出产,不再只能糊口,附加值能尽量高一些,”

    “所以你在镇里办了那么多厂,”

    “是,我还想办更多,最后的目标,是希望家里的那些人,也能像我们一样,能发现机会,善于抓住机会,也敢付诸行动,”

    “现在离这个目标,还差得远呢,所以,哪还能不努力?”

    王昌宁和肖志杰有一会没说话。

    晚风吹过,下方和远处的喧闹声,成为嘈杂的背景,只有看不到的地方传来的汽笛声,依然清晰。

    “在你面前,我怎么突然觉得这么矮呢?”肖志杰说。

    “呵呵,我是想尽量让自己能变得崇高一点,”

    “我还曾经想过,如果有了一亿,我会做什么,想了以后,觉得很茫然,怕是什么事都不想再做,”王昌宁说,“听你这么一说,还真觉得相形见拙,”

    “其实,我也没有像你们想的那么无私,反正,最迟四十岁,我是一定会退休去享受生活的,”

    “我看,那就是你定下来实现那个目标的期限吧,”

    肖志杰就是有这本事,无心的随便说一句,偏偏总能说中正题。

    …………

    王昌宁打着哈欠从房间里出来,“早,几点钟起来的?”

    “还是6点,难得睡个懒觉,怎么不多睡一会?”冯一平喝着牛奶,坐在桌边看邮件,“哦,这个你可以看看,硅谷发来的,关于craigslist的一些资料,”

    “那是得好好看看,”他刚看了几分钟,就惊讶的叫道,“他们这么大型的网站,现在居然只有二十多个员工?”

    “对啊,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是,这个不好比,你知道美国有完整的信用系统,这样的网站的注册用户,资料里至少会有驾照的信息,如果发布虚假或者是恶意的信息,可能会有很多不好的附带后果,所他们在信息监控这一块,不用投入太多的资源,”

    “那也不可思议啊,我们现在的那个小生意,加起来都接近20个人,”

    吴倩拿着电话走过来,“打扰一下,一平,罗欣兰的电话,”

    “罗欣兰?又这么及时?”冯一平伸手接了过来。

    “冯总,”罗欣兰笑声很清脆,“这次来香港,能逗留多长时间?今晚有一个慈善拍卖会,有没有兴趣参加?”

    “完全没兴趣,”冯一平也是笑着说,不过接下来的话,就不那么好笑,“罗总的消息总是很灵通,让我感觉好像一直在你眼皮子底下,你这是又一次提醒我,要尽快把酒店的雇员都换掉吗?”(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