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姐姐对面,晚上睡得太迟,早上起的太早,所以眼皮子还在打架的罗忠豪,看着前一刻还坐在大班台后轻松的打电话的姐姐,突然紧张了起来,他反而一下子精神起来,呵呵,有好戏看。

    “冯先生,您别误会,我不是通过酒店才知道您的消息,真不是,您现在是很受大家关注的人物,您一过关,很多人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很多关注我?你就是那‘很多人’的代表?”冯一平的语气依然不善。

    他自是清楚,确实,自己的行程,现在是瞒不过有心人,可每次都是这样,前脚到酒店,罗欣兰的电话后脚就追过来,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她还是这座酒店的老板,自己是一个客人,住在她家一样,这感觉,相当不爽。

    罗欣兰暗自后悔,最近这两次跟冯一平打交道,因为感觉他比较温和,却是有些忘了他厉害的一面,有些事,有些话,不是太有分寸,比如类似今天晚上这样慈善拍卖会,现在才邀请,确实不合礼仪。

    “冯先生,您真别多想,我是很关注你,但我的主要目的,就是在内地,想就酒店建设方面,跟您合作,”

    不得已,罗欣兰说出了自己一直总是跟冯一平套近乎的目的。

    去年把酒店卖给冯一平时,看上去是一笔自己很赚的生意,谁知道随着自由行的飞快落实,马上就变成了冯一平很赚的生意。

    虽然不服,虽然不爽,但是罗欣兰还是佩服冯一平的战略眼光,或者是弟弟说的那样,他的好运气。

    像他们这样的家族企业,核心其实也是求“稳”,在内地发展,如果能有冯一平这样的一个好合作伙伴,那可以说是自己生意稳定的一个有力保障,会规避掉很多风险和波折。

    “对不起,在酒店行业,我们暂时没有跟人合作的意愿,”

    罗家这样有些年头的酒店集团,它的优势主要在于管理的成熟,以及业务熟练的员工众多。

    这两点,现在的嘉盛假日酒店同样不缺。

    省城的嘉盛假日酒店,从试运行开始,管理系统一直在调整,从管理上看,现在应该比罗家的酒店还要合理,还要先进。

    省城的嘉盛假日酒店和怡佳快捷酒店,其实又可以说是培训学校,从各个培训基地接受过职前培训的员工,在这里见习后,很快就能成为合格的员工。

    也就是在人力资源方面,嘉盛现在同样碾压罗家的酒店集团,更不要说,现在在内地,自己各方面的关系,都比他们要强,又不差钱,哪有合作的必要?

    在这样的情况下,跟罗家的酒店合作,那不是合作,那是提携,可是,为什么要提携你?

    “还有,如果你有类似的意愿,以后请跟家我们酒店的负责人徐斌徐总联系,”

    “嘟嘟,”电话被毫不犹豫的挂断,罗欣兰抱着电话,脸色阴晴不定,这最后一句话,是提醒自己,还不够格跟他谈生意吗?罗欣兰恨恨的想。

    罗忠豪看姐姐的样子就知道,她这次跟冯一平通话,肯定没讨到好,但他这一刻竟然有些感激冯一平,自己这个高傲又冷酷的姐姐,终于又被人教训了一次。

    叫你平日管我管得那么紧!

    “姐,没什么事吧,”他看着姐姐有些发呆,站起来说,“那我回去工作,”

    “你坐下,”罗欣兰“啪”一声放下电话,“我已经让人事部通知客房部的温妮,让她从下个月开始,不用来上班,”

    “哦,”罗忠豪低着头不说话。

    那个温妮,特别粘,这也算是姐姐为自己解决掉一件烦心事。

    “再发现你跟酒店女员工牵扯不清,我就把你发配到内地酒店工地,”罗欣兰好像从刚才的小打击中走了出来,开始处理桌上的文件。

    不过,刚打开一个文件夹,还是忍不住发飙,“其它的事不如人也就算了,难道连找女孩子,你现在也只能对公司女员工下手?”

    罗忠豪也来气呢,不是你把我管得这么紧,我会找公司的这些女孩子?还有,谁让公司的有些女职员确实不错呢?

    “我知道了,”他低声说,谁叫爸妈属意姐姐接管生意呢?自己之前又闯了那样的祸。

    不过,他心里想的却是,有本事,你也带一个男朋友回来让我们瞧瞧?

    …………

    肖志杰起来的时候,冯一平已经准备好要去工作,“上午不能陪你们,让酒店司机带你们转转,买点东西,下午,我们出海,晚上,我们就在海上过夜,可以吧!”

    “游艇是吧,”肖志杰两眼放光,“那必须可以,”

    “你到时别晕船就好,”冯一平笑。

    端着一盘子东西的肖志杰顿时犯了愁,那究竟是吃,还是不吃呢?他在长江上,可不止一次晕过船。

    …………

    李睿远亲自下到停车场迎接冯一平,”一平,你总算来了,我和公司的所有同儿女,一直在等着你下一步的安排,”

    冯一平看着这个有点阴森的地下车库,“李总,再多努力,争取早日在香港买下一座大厦,”

    “按今年的这个趋势,这好像不是什么问题,”李睿远笑着说。

    “这样的机会,也不是常有的,”冯一平摇头,今年国内三大门户网站一年多股价增长这么多,这样的机会,真是很难再遇见。

    一个是他们的总盘子偏小,易操作,另一个,之前股价已经低到不能再低,第三,则是因为今年因为短信业务暴增,再通过股市一放大……,是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才让今年运作它们的股票最是有利可图。

    金融公司不多的几十个员工,也分列在两侧,欢迎老板的莅临,刚刚发了不少红包,又都轮流度完假的他们,个个精神百倍,都等着冯一平带领他们,再来几次这样漂亮运作。

    “辛苦,谢谢大家,”冯一平挨个跟他们握手。

    这里,是他很大的一个资金来源,这里的每一个员工,对他都弥足珍贵。

    跟苏伟文握手的时候,还特意拍着他的肩膀说了几句,让苏伟文那个激动啊!

    知道这几次运作的目标,和建仓清仓的时机,主要都是由冯一平把握,金融公司的人,对他都非常尊敬,苏伟文对他尤其尊敬。

    那些贪心不足的家伙,本来已经涨了很多,却还想着再涨,这一次,呵呵,算是尝到苦头了。

    老板和总经理闭起门来开会,下面的人都很兴奋,接下来,该运作哪一只,或者哪几支股票呢?

    …………

    “中石油已经吸纳了多少?”冯一平翻看着李睿远端过来的文件,首先问的就是这事。

    “已经累计投入近10亿港币,吸纳了超过6亿股,”李睿远说。

    “你根据资金灵活安排,上限是10亿股,”冯一平说。

    不是不能买更多,但是,超过10亿股,那也就接近中石油总盘子的5%,接近举牌,冯一平不想引人关注。

    实际上,自己如果吸纳了10亿股,那应该已经是中石油在流通领域排名考前的大股东。

    “我们都想迫切的知道,接下来该运作什么?这是我们的一些研判,”李睿远递给他一个文件夹。

    “年内我想不会再有什么大运作,主要是稳定的吸纳一美国的些蓝筹股,”冯一平说。

    “我对美国的印象是,越来越多的美国人,都坐在星巴克店里,听着苹果的iPods,收取雅虎上的电子邮件,看看自己在eBay上的某场拍卖中进展如何,”

    “所以,公司现在和明年,大多数的资金和精力,都要投入到这上面,我个人还是倾向于多吸纳苹果的股票,他明年的涨幅,应该还还是很高,,”

    见李睿远有些失望,冯一平安慰了一句,“当然,我们也随时关注市场动态,看明年是不是也有机会,可以像今年这样,短平快的运作几次,”

    这话才让李睿远高兴了些。

    运作的时候,觉得压力好大,觉得累,但是像现在这样闲散下来,反倒更不舒服,非常怀念那些紧张的日子。

    “还有,准备2000万美元左右的专项资金,你带着大家,在原油期货上练练手,”

    明年的油价,确定会上涨,那是肯定没错的,但是,有反复肯定也免不了,冯一平想让自己的这个团队,在原油上也试试水,掌握节奏,熟悉操作,为将来做准备。(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