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这个天生怕冷的体质,让他一出机场就老老实实的穿上了外套,前晚和昨天,还在楼顶吹风,还在海上吹风,回到首都,可不敢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其实这会天气还好,阳光很灿烂,天很蓝云很淡。

    搁十多年后,到这时节,这样的天气,可是过一天少一天,那会再过个把两个月,雾霾天会是常态。

    看着路两边依然葱绿的行道树,看着离家,不是,离那套别墅越来越近,冯一平心里,却突然有一种走亲戚的感觉。

    这个自己学习、工作、生活了好几年的地方,现在,真是越来越没有家的感觉。

    家,可以是在冯家冲,爸妈在的地方,可以是在硅谷,黄静萍和阿曼达在的地方,也可以是在华盛顿,马灵和文森特的那套房子里。

    但肯定不是现在自己又要一个人孤零零的呆着的这儿,这儿现在越来越像自己的一个落脚地。

    离别墅越近,他越来越想他们,还有,那位这会还呆在沙漠,就一直不想回家的孤雁。

    “小叔,明年也带我去广交会好不好?”小侄子文辉却不理解冯一平的此刻的感触。

    和哥哥一样,他现在还没去过真正的南方,特别是听说小叔还去了香港。

    那么多电影电视剧里见到过的香港,那也是他非常向往的地方。

    欧文连忙打手势提醒他,注意前方。

    “你要是英语过关,我下个月就带你去美国,”

    “真的?你放心,我保证行,”他的嘴巴恨不得咧到耳朵后面去。

    年轻真好!单纯真好!

    这小子,小时候吃上一块水果硬糖,就能傻乐上半天,现在已经成人了,却还是这么容易满足,自己要是也像他这样,那也会轻松很多。

    …………

    只是,在他眼中依然没长大,一直无忧无虑的侄子,其实照样有着自己的烦恼。

    到了家,冯一平前脚刚进书房,他后脚就跟了进来,嗫喏了好几回,终于挤出一句话来,“小叔,我爸,他跟我们打电话,说想定个日子,想问问我们意见,”

    “定日子?”冯一平一愣,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你爸这是打定主意要重新跟人成家过日子?”

    随着冯家冲的日子越来越好,这两年,不但冯家冲的适婚男女青年很抢手,连冯华富这样的鳏夫,一时也成了不少人眼中的香饽饽。

    两个孩子都已经拉扯大,而且一参加工作,起点就这么高,一个给冯一平开车,一个给嘉盛的女总裁开车,跟在他们俩身边,以后还会愁没出息?

    不但不会是家里的负累,反而能强力的反哺家里,冯华富这个看起来会越来越快活的单身汉,那真是四里八村那些媒人眼中的头号种子客户。

    没辙,跟冯振昌冯一平他们关系亲近的人里,目前年龄够又合格的,还真只有他一个。

    冯一平听妈妈也说过,去年开始,他家真是热闹得不行,刚开始还是一些离过婚的父女,现在都有那没出阁的姑娘也中意。

    当然,妈妈说这话的时候,也是极骄傲的,她把这一切都归功到自己儿子头上,不是儿子,大家的日子哪会有这么好?华富哪能这么抢手?

    这还真定下来一门?

    听到冯一平的话,文辉闷闷的点点头,“嗯,”

    “坐,”冯一平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下,“这是好事啊,我记得你和你哥,原来也是同意的,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我想我妈,”文辉的话里都带上了哭腔。

    这个还真是!

    “我妈走的时候,我还不记事,”

    别说他,他那个性子刚烈的妈妈,喝农药走的时候冯一平都不大。

    “我是看爸压在箱底的结婚证才记清楚她的样子,但是,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想起她,只要提起‘妈’这个字,我就觉得很暖和,好安心,就像小时候她抱着我一样,”

    “闭上眼睛,好像还能感受到她,总觉得她好像就在不远的什么地方,看着我,那时候,我总觉得我的心跳,就是连着她,我在这边,她在那头,”

    所谓的血脉,就是这个吧!

    文辉抬起袖子擦了一把眼睛,“小叔,我只有一个妈,我不会再叫别人妈,”

    “我理解,我理解,”冯一平摸着他的头,这些天,真不该把他一个人留在这。

    有些事,就是不经想,时间和空间都隔不断。

    有些位置,就是没商量,谁都不能取代。

    “原来他们问我的意见,我觉得没事,可是我现在,越想越难受,”

    “我理解,”

    是啊,很多事,总是要事到临头,才发现难以承受。

    “文辉,你也别难过,”冯一平起身给他倒了一杯水,“你放心,不管是在心里还是在生活中,不会有人逼着你叫别人妈,”

    “我也理解,这个时候,你肯定特别想你妈妈,其实不止你,你哥哥在想她,你爸爸,肯定也在想她,”

    “这么多年,他一个人把你和你哥拉扯大,挺不容易,对不对?”

    文辉不说话。

    看来因为这事,还真的有些迁怒冯华富。

    “你们都已经长大,他现在也不年轻,作为一个成年人,一个儿子,你不但要想着妈妈,也要想着爸爸,”

    “让你爸爸晚年过上好日子,也是你们的责任,对不对?”

    “想想你爸爸,不但不容易,其实也挺可怜,是不是?”

    “你和你哥,现在都离家千万里,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你爸,你难道不想他身边有个能关心他的人,替你们照顾他?”

    “我能照顾他,我们能让他过上好日子,”文辉低声说。

    “你啊,打个比方,你爸现在生病了,就说是感冒发烧,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头晕、乏力,做不了饭,你怎么照顾他?马上赶回去?你做不到吧,顶多是打个电话,叫邻居帮着照顾他,可是,邻居能这样照顾他几回?”

    “就算你做得到,你马上赶回去,那些小毛病,估计已经好了,”

    “就算你做得到,你过上几年,也要成家,你媳妇能保证做得到?”

    “有些事现在你可能想不明白,等过几年你就会清楚,成年之后,能把你照顾得最好的,只能是你的另一半,这个位置,同样谁也替代不了,”

    “你以前不也是这样想的吗?现在一时转不过这个弯来,也没关系,你可以不赞同,但是,最好也不要反对,行不行?到时你要是确实不愿意回去,也没事,同样没人会勉强你,”

    冯一平相信,在这件事上,不关是华富哥,还是决定跟他一起过日子的那位,应该都会有这样的心里准备。

    两个儿子,现在说小不小,都成人了,参加了工作,但现在说大也不大,都还没成家呢,有些事,一时转不过弯来,想不通,也可以理解。

    “你好好想想吧,这两天你不用跟着我,还是在创业园上班,过两天,等闲一点,我带你去看香山红叶,”冯一平现在也有些莫名的烦闷。

    侄子这番话,也让冯一平止不住的想起了很多心事,于是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和侄子兴致都不高,带得吴倩也小心翼翼的,只有欧文,依然没心没肺的吃得不亦乐乎。

    …………

    勉力让自己坚持着在办公室工作到晚上7点,看着案头那一大堆待处理事项,冯一平难得的没有加班,吃过晚饭,又难得的在10点前躺到床上。

    可是,一直睡不着。

    时间和空间隔不断的想念,有很多种,无法被取代的位置,也不止一个。

    不管是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冯一平现在脑海里想的,全是原来的那些事,全是,张彦。

    侄子的这番话,好像开启了一个阀门,这两年,因为愧疚,又因为太想,所以不敢想,因为太想见,所以不敢见,从而一直不愿去想,一直压抑的事和情感,一下子倾泻而出,波涛汹涌。

    回忆里,一幕幕那些平常日子里的小事,带给自己的满足,即使现在所有的这些成就,依然无法替代。

    连以前那些争吵,现在都让他无比怀念。

    原来那十多年相濡以沫的日子,也让他一想起张彦,就有一种血脉紧密相连的感觉。

    可矛盾的是,让他觉得无法面对和难以启齿的是,自己现在已经有了两个孩子,这些,同样跟他血脉相连。

    以前和现在,对他而言,一样难以割舍,不,是根本无法割舍,不可能割舍。

    有些闸门一旦打开了,那就很难再合上。

    3点多的时候,依然辗转反侧的冯一平,干脆披上一件睡袍,到院子里转圈,此时的他,对张彦的想念,从来没有这么无法抑制过。

    同样,此时的他,也是从来没有这么踌躇过。

    为什么张彦在外旅游这么长时间,冯一平一直没有去找她?因为他知道,这一次见面非常重要。

    所以他非常担心。

    如果这一次见面没有取得想要的效果,让事情更无法收拾,他承受不了那样的后果!

    也可以说,他是在逃避。

    但是,有些事情,总是要面对,再准备,冯一平也觉得不可能准备得更好。

    他停住脚步,朝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站到院子里的文辉和欧文点点头,拨通了吴倩的电话,“通知托管公司,尽快跟我申请新航线,明天,越早越好,”(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