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在首都辗转反侧,难以成眠,最后披衣而起,在院子里转圈的时候,深圳,肖志杰和王昌宁同样没有休息,他们还呆在门市里,一人一台电脑,一个一个的完善客户资料。

    昨天早上,家具公司已经从销售队伍里,派了两个人来接手具体的业务。

    他们现在的这点规模,对嘉盛家具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

    但是,冯一平了解他们俩对这个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公司的感情,而且,家具租赁,综合起来算,利润真的非常可观。

    另外,家具租赁,实际上也是销售的一个有效补充,完成租赁的过程,也是一个宣传嘉盛家具的过程,对提高嘉盛家具的知名度,多少有些助益。

    冯一平提出的对标宜家的那个想法,熊玉良的相应计划,虽然还没有最终出炉,但是,有一点已经确定了下来,明年,深圳本地的代理商,将会被全部取消,家具公司自己,会建设一个中等规模的卖场。

    这个卖场,将是一块试验田,将会不断的调整、完善,所得到的经验,将用于计划中的,覆盖全国主要城市的大卖场里。

    公司也将投入更多的人力和资源,还是以智昌的名义,继续在本市开展业务,最终的效果,将决定这生意,将来能不能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

    “那个陈工,当时听他说是即将带领一个重点项目组,对吗?”王昌宁问肖志杰。

    “对,”肖志杰想了一下。

    “这个得记一下,明天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如果已经高升了,可以拜托他在同事面前偶尔提两句我们智昌,”

    “有点清高,有点自傲,但言语客气,表面功夫能做足,对价格不太敏感,付款爽快,这样的描述,没问题吧,”肖志杰问。

    这是关于那位陈工性格的描述。

    “没问题,”王昌宁说,“但是我觉得可以加一句,对体力劳动者,还算尊重,还算亲切,怎么样?”

    肖志杰想了想,那位陈工,当时确实没有看不起他们这些一身臭汗,穿工作服的家伙,还算饶有兴致的跟自己聊天,确实还算亲切。

    “好的,这一个就这样,”王昌宁修改过后,点击了一下保存,揉了揉酸涩的眼睛,端起浓茶喝了一口,“下一个,梁经理,”

    这项工作,同样也是昨天一早就开始。

    在香港呆了两天之后回来,他们马上就着手整理相关的资料,财务方面的资料还好,系统里一目了然,但是客户资料,他觉得有必要重新再过一遍。

    加上后来接触时的一些了解,以及自己的一些判断,还有该客户可能存在的潜力,这个潜力,主要是他的辐射作用,也就是可能帮助智昌介绍来多少新客户。

    这是让接手的相关人员,能迅速上手,并且不至于造成浪费的一个有力保证。

    为了不至于让自己的判断片面或者过于武断,在完善的同时,他们俩还会不时交流,互相印证,进行到现在,这项工作,也是智昌现在最重要资产的整理,也终于接近尾声。

    早6点,拉起卷帘门,微凉的风,驱散了门市里的闷气,虽然有些晕乎乎的,但他俩马上感觉清醒了些,看着这呆了大半年的地方,肖志杰说,“多少还真有些舍不得,你呢?”

    “又不是不回来,”王昌宁在他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我去买早餐,你把办公桌里的东西收一收,门市里收拾完了,还得收拾家里的,没时间感慨,”

    此时,燕栖湖边的一套别墅门前,金翎和同样穿着运动服的方颖芝正准备慢跑,口袋的手机震动起来,一听,“什么,你今天去敦煌?那边有什么事?”

    “我去那边拜佛看沙啊,”冯一平笑嘻嘻的说,“中午十一点出发,暂时不知道几天之后回来,这几天,只能再麻烦你多辛苦点,”

    下午就能见到张彦,事到临头,他看上去反而放松下来,早餐也胃口大开,只是,话特别多,一直闲不下来,刚和美国那边打了好几个电话,跟着就找上了金翎。

    “早就习惯了,”金翎说了一句就挂掉了电话,你是经常性想起来一出是一出,不总是我在后面接手你交代下来的事,帮你守着所有的这些事。

    金翎挂自己的电话也不是第一次,冯一平早习惯了,他马上拨通了下一个电话,“肖胖胖,你和昌宁收拾得怎么样?”

    “正在进行中,争取在今天之内,最迟明天交接完毕,”

    “也不用这么急啊,”

    “当然要抓紧,既然决定做了,就一定要加快速度,”肖志杰说。

    其实,他这么积极的熬夜整理资料、交接工作,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明天能和金翎以及方颖芝一起回省城。

    …………

    早七点,韩振兴首先赶到,见王昌宁正在打包,“王总,你们晚上是通宵吗?我来,”

    帮着把他们要带走的东西打包,这个平常话很少的家伙憋出一句来,“王总,肖总,我能不能跟着你们走?”

    这样的话,总是让人觉得有些暖心,“振兴,都并入了家具公司,怎么还不高兴呢?很多人想进都进不了,”肖志杰说,“你放心,我们跟熊总推荐了你,说你特别适合管仓库,”

    “我们这次回省城,也是学习,过些日子,还是会回来,到时,你要是还想跟我们一起,那也容易,我们想办法把你调到新公司里,”王昌宁说。

    这个他们在公园里捡回来的员工,不知道原来在那个知名的代工企业里有什么遭遇,缺点很明显,不善于跟人打交道,或者说,排斥跟人打交道。

    但优点同样明显,踏实,让人放心,在这个时候,这样的人,比那些聪明活泛的人,更难找,有些事,还真是他这样的人做合适。

    吴金涛跟着赶到门市,他就和韩振兴的角度不一样,脸上是压抑不住的高兴,没想到自己这个智昌公司的小主管,现在摇身一变,成了嘉盛的主管,果然是比起来怎么干,更关键的是,跟着谁干。

    “王总,肖总,家里要我帮着收拾吗?车定在下午几点合适?”

    他们的那套房子,接下来交给家具公司派来接手的那两个人住,有些带不回去,也不用带回去的东西,要送到冯一平在雁栖湖边的别墅里存放。

    “公司里的车白天排得很紧,我们自己叫车,或者等到晚上再搬,”

    “王总,肖总,你们这回可是准备去做大项目的,那个项目,将来肯定能上市,以后有用人的时候,可要记得我,我始终是你们的老部下,”他殷勤的给两位前老板倒上茶。

    “呵呵,金涛你真是比我们都有信心,”

    “那当然,我上公司网站了解过,当初的汽车网,冯总两三年就把它运作上市,这一次,有你们三位一起,时间一定会更短,”

    不得不说,这吴金涛就是会说话,借着捧冯一平,顺道还不露痕迹的恭维了他们。

    “金涛,你要做好准备,嘉盛的中层主管,都要经过培训和考核才能上岗,估计过几天,就会安排你去培训,好好努力,”

    原来还要培训考核?吴金涛顿时有些泄气。

    …………

    敦煌,这个游客比常住人口还多的县级市此时也热闹起来,精神特别好的罗小敏和梁文静,在酒店附近那家面馆里找到了张彦,桌上放着三碗热气腾腾的驴肉黄面,坐在靠窗的位子上的她,出神的看着窗外。

    “嗨,大早上的,想什么呢?”罗小敏在她眼前晃了一下手。

    “哦,你们来了,快,趁热吃,”

    “这个还真是吃不厌,”罗小敏闭着眼睛,到面上深吸了一口气,“真香,可惜啊,省城少有驴肉卖,”

    张彦今天好像食欲不佳,在碗里挑挑拣拣的,看着对面两位明显用心打扮过的女孩子,突然问了一句,“你们,是集团保安部的吧?”

    “哐,”罗小敏的筷子掉在桌上。(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