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高峰时期的面馆,座无虚席,天南地北的方言,夹杂在蒸腾的热气里,溢满了这件小门脸的每一寸空间。

    “哧溜”“哧溜”的吃面声此起彼伏,筷子碰在碗上,发出“叮叮”的声响,有那已经吃好的,抽了一张纸豪迈的一擦嘴,后脚跟一推凳子,发出有些刺耳的“刺啦”声……。

    总之,面馆里很香,很暖和,很热闹,但随着张彦的那句话一出口,她们这桌的小环境,变得非常清冷。

    就好像她那句话,其实是一个割裂空间的咒语,一出口,便把她们桌子的这一块,跟周边割裂开来。

    “不好意思,筷子上好多油,手滑了,张彦你说什么?什么保安?”罗小敏好歹也是警校毕业的,虽然知道自己刚才的反应,已经露了行藏,但是,这会可还不能承认,只能强找了一个理由。

    她是真没想到,早上得到通知,这将是他们匿名的最后一天,也可能是护卫任务的最后一天,不曾想偏偏就在这个早上,被张彦喊破了身份。

    “张彦,你说的是什么呢?我们怎么都听不懂?”梁文静心里把罗小敏骂了个半死,这个猪队友,亏你还是警校毕业的,一柔柔弱弱的小姑娘,不过轻轻一句话,就让你连筷子都拿不住?

    也亏得你没进入公安系统。

    张彦说完那句话,一直在认真的对付自己那碗面,不是吃,是努力的把那一根根面条分开,好像不想它们交缠在一起。

    但是,敦煌的黄面,本来就细,像粉丝一样,入热锅一煮,现在上面又浇上了一大勺驴肉,浓稠的汤汁,让这些本来就交杂在一起的面条,纠缠得更紧密。

    不理还好,一理,真个是理还乱,剪倒是可以剪断,可就是剪断了,依然黏在一起,虽非白首,却同样不相离。

    她叹了一口气,把面胡搅了几下,手握拳抵着下颌,看着城市周边那分开苍茫与文明的防护林,又不说话。

    她也不知道说什么。

    早上接到电话以后,她一样很烦躁,完全不知道下午该如何面对。

    看过海,看过山,又看了大漠,从南到北,游荡了上万里路,自我放逐了几个月,本以为可以以一种事不关己的态度轻松面对,本以为心里早就寒水淡无波。

    谁知道,事到临头才发现,那些以为看淡的,淡忘的,想通了的事,一直就飘在身边,只要一个动念,须臾之间,就回到了心里,竟比以前还要沉重几分。

    原以为早就平静无波的心里,一阵微风吹过,马上荡起阵阵涟漪。

    “张彦,我们想跟你说一件事,我们出来的这几个月,家里一直在催,可能,这两天就得跟你告辞,”

    见张彦再也不提刚才的话,梁文静自是也不会再解释。

    “是啊,我们也得回去找工作,”罗小敏刚说了一句,就被梁文静狠狠的瞪了一眼,能不能不要提工作的事?

    “张彦,你同样出来了几个月,家里肯定同样不放心,要不,我们一起回去吧,”

    “谢谢你们这几个月的照顾,”张彦拉着她俩的手,认真的说。

    在海边的时候,自己就应该想明白,哪有这么巧的事?火车上随便碰到的几个陌生人,怎么可能行程和喜好,跟自己那么一致?而且自己这一路,不管是坐车还是赶飞机,住宿还是吃饭,一点烦心事都没碰到,哪能这么顺利?

    知道自己出门,他怎么可能不管?这样的安排,不正是他的风格吗?

    “如果没有你们,我这一路不会这么顺畅,”

    “谢谢你们的照顾和陪伴,谢谢!”

    “难得碰到一起,那就是缘分嘛,呵呵呵,”罗小敏干笑。

    梁文静真恨不得伸出一只手掐住她的喉咙。

    “你们俩慢吃,我先回房间,”

    “那好,车已经包好了,我们等会去叫你啊,”梁文静说。

    “不用,你们去吧,昨晚没睡好,我想补个觉,”

    张彦前脚一走,罗小敏马上也站起来,“你干什么?”梁文静问。

    “干什么,当然是跟上去啊,你没看张彦今天这么反常吗?”

    梁文静以手抚额,“我真是服了你了大姐,这几个月,你是玩疯了,脑袋里缺根弦是吧,这个时候跟上去,怎么说?放心,不是还有他们两位吗?”

    他们这次出来,可是两男两女,不然,三个女孩子一起这么满世界闯荡,麻烦且是少不了。

    果然,张彦走没一会,她们就接到了那两位的电话,她已经回了房间。

    只是这最后的一天,真不轻松,原定好去大漠里的计划,自然是泡了汤,张彦留在酒店,她们自然也只能留在酒店。

    其实她们俩今天也很不平静,以前那些看似不看谱的猜测,今天居然成真了!这一路跟着张彦,果然是那个传奇的小老板的安排。

    虽然两个人此时都非常好奇,小老板跟张彦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呢?但是,眼下最重要的任务,却是站好这最后,也最关键的一班岗,千万不能直接在老板面前出什么纰漏。

    中午11点半,她们耐心的敲开了旁边张彦的门,“去吃午饭吧,”

    “我不去了,没什么胃口,”张彦头发乱糟糟的站在门后,看起来,真像是刚从床上起来的一样。

    “要给你带点什么回来吗?比如水果,”

    “谢谢,真吃不下,”

    “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没有,就是没胃口,”张彦扶着门摇头,“你们去吧,别管我,”

    “那你就好好休息,不过也不能一直睡,这样,我迟点再叫你,看你到时是不是有胃口,”

    看着张彦不置可否的关上门,两人摇摇头,得,那也别出去吃了,买两份快餐回来吧!

    跑腿的罗小敏在大堂,看到领队的正在前台说着什么,过去扯了扯他的袖子,“领导,那边动身了吗?”

    “准时起飞,”

    喔,那是不是自己也能坐一次私人飞机?

    酒店前台的妹子翻看完了登记表,“王先生,你放心,两点之前,你们所在的那层楼,我们一定全部空出来,收拾干净,请问,你还有没有什么其它的要求?”

    “没有,谢谢,只是,卫生,一定要打扫得彻底,”

    罗小敏砸了砸嘴,啧啧,感情这是要把那一层楼都包下来来啊!

    …………

    从首都到敦煌的三个多小时航程里,冯一平没有处理任何工作,一会睁眼看着窗外,一会闭眼假寐,中途还在不长的机舱里,走了几个来回。

    激动、兴奋、紧张、忐忑……,好多种心情掺杂在一起,让他感觉心里像长了草一样。

    不过,好歹不像早上那一阵,需要不停的找人说话。

    最紧张的是吴倩,从广交会,到香港的那两天,遇上的都是好事,顺心的事,老板明明心情一直挺舒畅,怎么一回到首都,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作为他的秘书,她当然看得出来,老板现在不太平静,有些烦躁,可是自己连什么原因都不知道,这,是算失职呢,还是老板对自己没有那么信任?

    如果得不到冯一平的信任,那问题就大了。

    最兴奋的是冯文辉,飞机他都是第一次坐,这一路,一直就安静不下来,惊叹、欢呼,十万个为什么……,好在他明确知道小叔有心事,不然昨天晚上也不会半夜起来遛弯。

    所以,他这一路烦的,都是吴倩,不止是吴倩,空乘林茹晗也一样,大部分的精力,都用来照顾他。

    最放松的还是欧文,他一直在舒服的睡大觉,这也许是专业人士的素养,抓紧一切时间休息,积蓄力量。

    最拘束的,是周新宇一定要让冯一平多带上的那三个保安,这一路,他们一直规规矩矩的坐在座位上,连偶尔跟同伴交流,也都是轻声细语的,就怕打扰到不远处的老板。

    两点多,林茹晗从驾驶舱走出来,“冯总,飞机准备下降,请你系好安全带,”

    几分钟后,湾流穿出云层,苍茫的大地,扑面而来,入眼满是灰黄,云层在戈壁上投影下自己的影子,一些类似脉络的白线,又像是根须一样的痕迹非常显眼。

    它们起源于群山之间,离山越远,越是纤细薄弱,时断时续的,沿着大地,一直延伸向远方,那,是早已干涸的河道。

    前方,在灰褐色的山脉和黄沙中间,一块绿洲隐隐在望,敦煌,到了。

    …………

    “这个机场,好清静哦,”走下舷窗,冯文辉来了一句。

    确实如此,航站楼还算新,但是规模不大,机场其实规模也不大,但是看上去,非常空旷,因为周围入眼所及,都是茫茫黄沙。

    机场上,只有一架飞机安静的停在那里,这样的机场,怕是都没有驻场飞机。

    两辆越野车一辆商务车直接开了进来,冯一平迎向当先的那位中年人,“你一定是王明海王经理,谢谢,你们辛苦了,”

    四人小组的负责人王明海紧紧握住冯一平的手,“应该的冯总,谢谢公司给我这个机会,”

    “冯总,”他在冯一平耳边小声说,“张彦今天情绪不太稳定,一天都呆在酒店里,连中午饭都没吃,”

    “刚好,我中午也没怎么吃,”冯一平能理解张彦现在的心情。

    这时旁边一位面色黝黑的中年人,带着一位戴眼镜的年轻人走了过来,王明海忙说,“冯总,这位是市政府单市长,”

    “你好单市长,劳您大驾,实在惶恐,”冯一平打起精神,跟这位市长寒暄。

    他并没有埋怨王明海工作做得不好,都坐湾流而不是民航过来,这样的事,肯定瞒不住当地政府。

    这个看上去在这里呆了不短时间的市长,笑着握住冯一平的手,“冯总,我代表市委市政府热情欢迎您的莅临,”

    “冯总,您是我们这个小地方的贵客,请一定要让我们尽尽地主之谊,”

    “单市长客气,我这次来贵市,是私人行程,不想还是惊动了各位,这样可好,明天,我一定去市政府拜会您,”

    今天,他是真没心情和时间去见政府的人。

    “理解,那这辆车,和我的秘书小刘,就留给你,有任何需要,不用客气,直接跟他说,”单副市长非常热情。

    没办法,他们这地方,是第一次有首富光临,何况还是一个名声很好的年轻首富,自然得热情一些,投资,他们是极期盼的。

    “谢谢您的厚意,下午我可能一直呆在城里,如果有需要,一定联系您,”下午这样儿女情长的事,怎么好让这些人看到?

    “那小刘,你就呆在冯总下榻的酒店里,代表我们接待好冯总,记住,务必要让冯总满意,”

    这个,看来是真推辞不掉,“劳烦你了刘主任,”

    “那冯总,我们走?”单市长拉开自己兰德酷路泽的车门。

    …………

    酒店门口,终于送走热情的市长,冯一平迫不及待的来到楼上,看到等在电梯门口的两个女孩子,“文静,小敏,谢谢你们!”

    可能是太兴奋了,两个女孩子居然面色都有点苍白,有点不太敢看冯一平,“冯总,”梁文静低着头说,“张彦,张彦她不见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