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了?”冯一平声调有些高,几个人专程跟着一个人,居然让她不见了?

    不过,好歹他这短短的十多年,经历过的事够多,养气功夫不错,看着眼前这两个女孩子紧张不已,泫然欲泣的样子,深吸一口气,“也不怪你们,带我去她房间看看,”

    只要是张彦有心想躲,那还真是防不住。

    吴倩这一路过来,一直有些懵,从王明海到现在的这两个女孩子,她一概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老板外派了一个这样的团队?

    还有,张彦是谁?怎么大家都非常紧张的样子?

    老板不说了,他的生气和恼怒,谁都感受得到,这个她第一次接触到的四人团队,眼前的这两个女孩子紧张得不行,刚刚还一脸笑容的王明海,现在面沉似水,紧张的小跑着打开前面一间客房的房门。

    她看了看冯文辉,看见老板的这个小侄儿同样也是一脸不解,至于欧文,他已经跟在王明海身后进入了那间客房,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当然,就是看到了,也看不出什么来,这家伙,工作的时候,一般都是面无表情。

    冯一平走进房间,一眼就看到窗户下的茶几旁,放着一个行李箱,那还好,看这架势,应该不像是走远的样子。

    “衣服都还在,卫生间的化妆品也还在,”梁文静低着头说,“只是,打她的电话,是关机状态,”

    “小敏,你马上去前台问问,看他们有没有看到张彦出酒店,什么时候出酒店?其它人马上分头去车站、火车站、机场去看看,在城里找找,我带着一个人,去城外张彦喜欢的地方找找,冯总,这样的安排,你觉得妥当吗?”

    虽然冯一平觉得,去车站和机场看有些多次一举,但这也不好说,说不准张彦还就丢下行李轻装上阵,让自己找不到。

    他看着不远处的那些巨大的沙山,“好的,在场的人,由你负责调派,我跟你一起,去城外,”

    以他对张彦的了解,这样的时候,她多半会呆在一个人少的地方。

    “注意,瞒住那位刘秘书,”市长走了,他的秘书还在这。

    吴倩这会也大概猜出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这老板,果然也是男人,“如果要是他问起,就说我们随便转转看看,”

    冯一平点点头,“就按吴倩的这个说法,”

    “王经理,这边现在几点天黑,”

    “现在是8点左右,”

    “那好,大家分头行动,如果到6点钟,她还没回来,我们也没找到,那就到时再讨论,”

    到时,怕是真的顾不了太多,只能借助政府的力量来查一查。

    “冯总,前台说,在王经理他们去机场后,差不多三点钟,张彦穿着冲锋衣,背着一个小背包出了酒店,”罗小敏气喘吁吁的跑进房间说。

    “我刚想起来,她早上没怎么吃,中午也没吃,是不是去吃饭了?”

    “那你们俩先去平常吃饭的地方看看,之后再去机场,”王明海安排下来,“冯总,我们出城?”

    “好,”

    飞行三个多小时来到这,刚到酒店没几分钟,连杯茶都没喝,大家又马上朝外走。

    …………

    几乎是一路向西,路极平直,在周围遍地黄沙的映衬下,两边的行道树显得特别精神,但冯一平都无暇细看这里的风土民情,指着远处那高高的,从这个角度看上去,竟然有几分像金字塔的沙山问,“是那儿吗?”

    “是,那就是鸣沙山,”王明海很知趣的没有在此时向冯一平介绍这个著名景点。

    十多分钟后,他们就到了鸣沙山景区,这个地方,同样是冯一平一直向往,却无缘得见的地方,高高的沙山上面,有一条色彩斑斓的线,那是骑骆驼上山的游客。

    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山脚那宛若珍宝一般,让你惊艳、震撼,直观的感受到造物神奇的月牙泉……。

    往日里非常向往的这些美景,此时真真切切的呈现在冯一平面前,只不过,此时这些对他完全没有任何吸引力。

    王明海迅速在山下找了一遍,“不在,我去叫骆驼过来,”

    冯一平看着那走得四平八稳,看上去慢慢悠悠的骆驼,“吴倩,你留在山下,”自己率先朝山上走去。

    初次踏足沙山的他,很快就发现,太过于低估了这事的难度,对他来说,倒不觉得有多吃力,只是,没什么经验,经常上去三步滑下来两步,再看看那慢悠悠的骆驼,虽然慢,但是胜在稳健。

    “冯总,”身后驼铃叮当响,王明海牵着一匹骆驼赶了上来。

    骆驼这家伙,真的有着跟他体型一样的沉稳,坐惯了车,那速度简直不能忍,到离山顶还有十多米的地方,冯一平从骆驼上跳下来,手脚并用的爬上山顶,急切的在山顶的游客中寻找张彦,来回看了三遍,没有。

    沙山四面,同样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她最喜欢这儿啊,”王明海放下手里的望远镜说。

    “boss,”欧文突然指着侧面的那座沙山说,“那儿有个人,”

    冯一平拿过望远镜一看,确实有个人孤零零坐在那边沙山上,但是隔得太远,看不清楚。

    “好像是张彦衣服的颜色,”王明海说。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冯一平马上朝骆驼身上爬。

    …………

    望山跑死马,这话在戈壁上最适用,这看起来不远的一段路,走起来还真不近,沿着鸣沙山向下,骑着骆驼走了近十多分钟,才到那座沙山的山腹,可惜的是,这里更看不清山顶的状况,不能确认究竟是不是她。

    但冯一平心里清楚,那多半就是她。

    紧紧抓住鞍鞯,冯一平一直侧头看着上方,终于,骆驼跨上了山顶,那边带着奔尼帽,穿着红色冲锋衣,双手抱在胸前的人,不是张彦又是谁?

    …………

    首都西站,武馨阳挥手,“爸,妈,”

    一对中年夫妇拖着行李箱走过来,“囡囡,”她妈妈一脸慈爱的走过来,牵着女儿的手,“现在看起来还不错,你说说,你们公司怎么这么狠心,广交会的时候,怎么让你们那么辛苦?”

    “爸,妈,这一路顺利吧,”武馨阳接过爸妈的行李箱,“能在广交会上辛苦也不容易,公司那么多人,我能有一个名额,就已经很不错,那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能学到很多东西,也很能锻炼人,”

    “馨阳,这次广交会,你们公司的业绩非常不错?”他爸爸问。

    “二期还没开始,不过就目前来看,我们公司的成交额,确实是名列前茅,而且,造成的轰动最大,”

    “对的,我们报纸上也看到了相关的新闻,”她妈妈说,“业绩这么好,奖金应该也会不错的吧,”

    “哪有这么快?不是还有二期吗?”武馨阳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谈,“爸妈,你们真的不用过来,”

    “怎么不用过来?你可是后天面签,这么大的事,我们怎么能不在场?”

    “真的没问题,公司已经给我们上了好几节课,再说,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集团在美国那边的影响力,”

    是啊,后天就要去美国大使馆见签证官,如果在以前,她现在也应该兴奋、激动得不行,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对这样的大喜事,武馨阳现在却好像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去美国,是为什么,找什么呢?她现在反而有些迷茫。

    “囡囡,你可不要掉以轻心,你也知道,像你这么出色的女孩子,申请美国的签证更难,”

    这个也是实话,美国面签对于女性是非常苛刻的,其中缘由,大家都清楚。

    “你们就别担心了,真没问题,”武馨阳把行李箱放到车后备箱里,“我们公司不是第一次向美国外派工作人员,很少有拒签的,”

    “哟,这是公司的车?”她爸妈看到眼前的这辆雅阁,眼前一亮。

    “不是,就是跟我同住的那个女孩子,也是我的房东,小蔡的,她现在还在上班,”

    “喔,就是那个家里做生意的小蔡?呵呵,不要紧,等你去了美国,将来房子车子,那算什么勒,”(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