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秘书估计不是第一次做类似于导游的工作,解说得相当到位,大家也听得很有兴趣,一行人还真像是来旅游的。

    吴倩得空把王明海拉到一旁,小声问,“王经理,张彦不是在假日酒店上班吗?怎么到了这里?”

    当初在省城,姜部长的那一对儿女找上门来的时候,吴倩见过张彦,只是她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显然,张彦和老板的关系现在看起来,可不一般。

    “我们出来已经几个月了,”王明海说了,但也相当于没说。

    其实他也搞不清楚状况,他压根就不知道张彦跟冯一平的关系,原本以为是替省城假日酒店的老总钟长松做事,直到今天才明白,这次机会有多么难得,没想到,居然是亲自听命于老板。

    对他这样一个中层主管来说,这自然是非常值得珍惜的事,虽然他也后怕,幸好这几个月没出什么事,不然,自己肯定得出事,至少,工作是保不住的。

    “一直在各地旅游?”吴倩惊道。

    “张彦在散心,我们是工作,”王明海说。

    “你们这工作真叫人羡慕,”

    “吴助理的工作才让人羡慕,”

    不过王明海相信,自己以后跟吴倩打交道的机会可能会多起来,帮老板完成了这项工作之后,应该不会让他们四位再回到原岗位。

    “你好刘秘书,你怎么也来了?”吴倩抬头一看,冯一平笑盈盈的站在前方,跟做导游的刘秘书打招呼。

    没见着张彦,但是欧文怎么到了他身后?他刚才好像还在这的啊?

    “冯总,抱歉,不知道你是来景区,我都没机会提前安排一番,”

    这个说话的功力也真是没谁了,明明是冯一平出来没通知他,他偏偏还说自己没机会安排好。

    “我也是临时起意,在城里转了转,听说离鸣沙山近,按捺不住,就顺道先来一睹为快,果然名不虚传,非常震撼,”

    “要不,先回城里,说实话,我肚子可是饿得呱呱叫,”

    老板这么说,谁还有意见?

    …………

    吴倩一上车,就看到后排坐着一个戴着墨镜的姑娘,那自然就是张彦了,“你好,”看来这位,在老板心目中的地位可不低。

    张彦略有点不好意思,“你好吴助理,”

    从今天以后,肯定有很多人会知道自己跟他之间的纠葛,在现在这个情况下,不知道他们会怎么编排自己呢!

    梁文静和罗小敏一左一右的坐在她身旁,“张彦,你出来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吓坏我们了,”罗小敏说。

    “不好意思,我就是想到这儿来看看,抱歉,”张彦知道自己之前的行为,会给这两位陪了自己几个月的女孩子带来一些麻烦,可她当时,是真的不想等在酒店里。

    “你没事就好,”梁文静说。

    不像罗小敏的没心没肺,她其实是有些羡慕张彦的。

    警校刚毕业,也就二十来岁的年纪,这会对另一半,自然是各种幻想,虽然不至于什么“踏着七彩祥云,”之类的不靠谱,但肯定是朝高大上靠。

    首先当然得帅,然后得有风度,接下来当然是得有实力,性子好……。

    按这些条件套一套,冯一平绝对是最符合的。

    其它的好说,像他这样年纪这么轻,在学术方面同样能享誉国际的富豪,能有几个?

    如果能跟他谈一场恋爱,哪怕是没结果呢,那也是极好的一件事。

    所以她羡慕张彦,真的羡慕张彦。

    “走,回去吃饭,”冯一平跳上副驾,笑着看了后面一眼,见张彦把头转向一旁,也不以为意,“我请客,敦煌八景宴,”

    随着旅游业的兴起,各地纷纷推出了与本地文化挂钩的特色菜,敦煌八景宴,顾名思义,就是以敦煌知名的八大景观命名的特色菜。

    对他们这些很少吃到西部美食的人来说,真还不错。

    比如那道由敦煌名菜,雪山驼掌改进而成的大漠双尊,由两种主料做成,一种是沙漠骆驼的前掌肉,一种是大漠深处雪山脚下叫白灵菇的菌类植物。

    这两种材料做出来的菜,一荤一素,不但味道绝佳,而且营养价值很高,具有强筋补肾抗衰老,养颜美容祛色斑等功效。

    刘秘书介绍说,敦煌人原来只有在大喜之日才能享用这道美食,具有双喜临门,鸿运高照之意。

    “真不错,”冯一平夸道。

    女孩子们还在犹豫,骆驼前掌?但是,过了一会,她们也就用不着再犹豫,那道菜已经只剩下一些汤汁。

    呵呵,这些菜,不但卖相上佳,更重要的,确实挺美味。

    虽然中间隔着吴倩,冯一平还是时常关注张彦。

    嗯,那又是多此一举的事,虽然看不出心情好坏,但她可能是真的饿了,至少现在胃口不坏。

    “大家辛苦,吃好喝好,明天,除吴倩外,所有人自由活动,记得注意安全,另外,明晚,我们在鸣沙山景区里睡帐篷,”

    …………

    “冯总,晚安,”一回到酒店,吴倩就打着哈欠跟他道晚安。

    “嗯,辛苦了,早点休息,”

    等他跟吴倩客套完,哟,除了他带着的哼哈二将以及张彦,其它人全都消失不见。

    这也太善解人意了些,可是,确实也太想多了些。

    张彦脸红红的,快步回房,重重的关上房门。

    冯一平脸讪讪的,这些人,都把自己想成什么了?

    下午的谈话不错,但是,冯一平绝没想过晚上要做些什么,下午的那场谈话,内容不少,他希望张彦先好好睡一觉,平复一下心情,之后再心平气和的谈谈。

    “睡觉,”他大声对欧文和文辉说,只是在睡下之前,还是给张彦发了条短信,约她明天一起吃早饭。

    张彦其实不困的,上午她在床上发愁,生气,最后愁着愁着,气着气着,是真的睡着了——她有时候就是这样没心没肺,所以特别经老。

    回房以后,虽然还是觉得憋闷,也应该憋闷,但是心情却莫名的舒畅了许多,刷牙的时候,竟不自觉的哼起小曲来,我这是怎么了?

    是晚上的那餐饭吃得好,她马上对自己辩解道。

    手机一响,她一看,吃早饭,才懒得理你呢!

    不过,晚上还是睡得特别香。

    冯一平也一样,憋在心里十多年的一些话,终于说了出去,那就像卸下了一个千斤重担一样,觉得自己从里到外,都轻松了不少,一点不夸张的说,真好像年轻了几岁一样。

    晚上也睡得极好,只是,却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行走在云端,身后有女孩子的笑声传来,回头一看,张彦笑着从另一朵云团上跃起,轻盈的跳到他身边,紧紧的握住他的手,只是,他好像还有挂碍,非常想看那后面还有没有人,但是,就在这当口,天上好像响起了雷声,而且越来越急。

    他睁开眼睛,原来有人在敲门,“小叔,”文辉看着他还穿着睡衣,“你今天怎么迟了?现在已经六点十分,”

    “糟糕,”怎么偏偏今天睡过头了?

    他胡乱擦了一把脸,连牙都没刷,驱车来到市里最知名的那家驴肉黄面馆,但是,张彦并不在!

    这终究,还是不能像自己想的那么顺利啊!

    但就在他快吃完一碗面的时候,张彦和梁文静、罗小敏一起,说说笑笑的走进面馆。

    …………

    “这面真不错,你们觉得,是这面好吃,还是我们面馆的面好吃?”他毫不见外的端着自己的碗,走到女孩子那桌。

    “当然是我们面馆的面好吃,”罗小敏非常直白的拍老板马屁。

    梁文静拉了她一下,两人非常自觉的到了欧文他们那一桌。

    “我们每天早上都在这里吃面,”张彦说。

    意思就不是专程来赴约的。

    “我知道,”冯一平说,“味道很不错,驴肉你吃吗,不吃给我,”他又非常不见外的从张彦碗里挑驴肉吃。

    这有时候,距离就是这样被强行拉近的。

    “我今天白天可能没时间,有些话,只能现在跟你说,”冯一平说。

    张彦又是不说话。

    “不管以后怎么样,不管你想怎么对待我,明天,还是跟我们一起回家吧,不为别的,就为你爸妈想想,”

    “你出来这几个月,你说,你爸妈该有多担心?你再不回去,我估计他们就得出来带你回去,”

    “再说,在外面这几个月,你难道不想家吗,不想你爸妈吗?”

    “你也知道,你躲我是躲不掉的,不管你跑到哪儿,我都能找到你,当然,如果你不乐意,就是你回到省城,我也不会经常去打扰你,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在外面再好,总还是比不上家里,对不对?你看你,虽然瘦了些,但是,变黑了,皮肤也粗了,要是还在外面游荡几个月,那时你想恢复都难,”

    “如果你真的喜欢旅行,也容易,你知道传媒公司和汽车网联手制作的那部自制剧,在路上吗?这个节目,目前就是在国内的旅游目的拍摄,将来还会走出国门,要不,你去在路上剧组?”

    “好歹说句话,真的还要这样下去?继续这样,是对你好,对我好,还是对你家里好?”

    “还不都是因为你,”张彦终于开口,“你这样让我怎么回去?”

    “因为我?”冯一平一愣,跟着明白了她的顾虑,“你放心,这两天的事,绝不会有人说出去,”

    这些事,他相信自己不说,大家都会知道保密。

    “回家吧,别让大家担心,也不用急着上班,也别想着说不要再公司工作,那样于事无补,而且是为难你爸妈,你想想,放着公司好好的工作不做,去找其它工作,你爸妈会怎么想?”

    张彦的脸上,终于不再挣扎,是啊,也该回家了。

    …………

    机场,走的时候,比来的时候场面更大,敦煌这个县级市的一二把手,带着一干副手,亲自到机场送行。

    当然,东道主这么热情,自然是冯一平给了他们满意的承诺,“两位领导留步,”在舷梯边,冯一平再次跟他们道别,“具体的事宜,三天后,徐斌会亲自过来落实,”

    “谢谢冯总,”两位领导握着冯一平的手,“也欢迎你经常来看看,”

    昨天,单市长亲自作陪,带着冯一平参观了下辖的几个重点乡镇,最后在市政府会谈的时候,都没有听招商局的项目介绍,冯一平就爽快的先承诺,会投资在敦煌建一家五星级的假日酒店,同时还有至少一家怡佳快捷酒店,这可真是一份大礼。

    “一定,一定,”

    再看了一眼周围的漫漫黄沙,想起昨晚大家躺在沙山上看星星时,张彦他们聊起这一路走来,特别是那些日益沙漠化区域人家的困苦,冯一平问了一句让大家有点摸不着头脑的话,“两位领导,敦煌附近,有油气田吗?”

    他有了一个新想法。

    …………

    省城机场外,张作栋带着老伴等在出口处,焦急的看着出来的旅客,她妈妈看到扎着马尾辫的张彦出来,眼泪马上流下来,“你总算舍得回来?快让我看看,黑了,也瘦了,”

    她在女儿背上打了一下,“你们不知道我和你爸有多担心你?你再不回来,我们就找你去,”

    张作栋看着女儿,“精神了些,不错,这一趟没白出去,”

    “我们得感谢一平,感谢他把你带回来,下次他来省城,我一定要当面向他道谢,”

    张彦不由得一阵火大,“为什么要感谢他?”(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