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总,学校和部里的一些领导,已经到了公司,”戴着一顶安全帽,还抱着一个文件夹的吴倩走进人群中的冯一平,小声提醒道。

    冯一平看了看表,还没到约定时间,“让周总先接待一下,”

    吴倩楞了一下,老板以前至少对学校的领导非常尊重,就是他们在预约的时间之前到了,也会放下手头的工作,提前接待,今天这是怎么了?

    回首都后,不是一直挺高兴的吗?不过,她可不会多话,马上就跟周新宇打电话。

    冯一平在闻讯赶来的建筑单位负责人的陪同下,继续在在建的嘉盛商务中心转悠,脸色不是太好看。

    他没有让那些人介绍工程进度,以及表功一样的介绍采取了哪些措施,就是带着他们,按自己的意思,在工地逛了几个地方。

    匆匆赶来的建筑公司老总也是无奈,这个生意,确实是个大生意,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嘉盛的这两位,经常没有提前打个招呼,想来就来。

    那个女总裁就搞过两次,一次是一到首都,都没去办公室,就直接杀到现场,还有一次,是临走前,抽楞子又来看了一次,每一次,都是毫不留情的指出一大堆问题。

    真是毫不留情,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漂亮女人,毫不在意自己这一大帮男人的面子,说起话来一点都不委婉,每每让他们都有双重羞愧的感觉。

    被一个外行指出自己工作中的不足,有些羞愧,一个大男人,被一个漂亮的女人指出这样的失误,那是第二重羞愧。

    拜托,你们这样的突然袭击,有哪个工地查不出问题?

    首富还好,这是第一次,不过,同样没有提前打招呼,只带着一个秘书,一大早上就来了,谁叫他们办公的地方,跟工地就是这么近呢?

    虽然不满,虽然冯一平摆手制止了他们表功一样的情况汇报,但这几位说起来级别并不低的建筑公司负责人,至少面上没有露出任何不满来。

    眼前这个人,虽然年轻得过分,都没自己孩子大,但那又怎么样?就是集团董事长现在见了他,也会客客气气的。

    冯一平看的时间也不长,十多分钟后,就在入口旁的空地冷着脸发话,“各位都是业内的专家,专业方面的问题,我这个外行,就不在大家面前班门弄斧,工程进度,我也不问,那些都有合同约束,当然,我首先还是要感谢各位的辛勤工作,谢谢大家,”

    “谢谢冯总,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围着的众人送了一口气,这个年轻的首富,果然脾气极好。

    他们这口气松得太早了些。

    “我就从一个外行的角度,来说说刚才这短短的十几分钟发现的问题,”

    刚刚松了一口气的建筑公司老总们无奈的对视一眼,果然,又得来一遭。

    “有好几个工人,是看到我们来了之后,才戴的安全帽,这样最基本的问题,为什么还会出现?”

    “冯总,那几个可能是在室内工作的,”一位辩解了一句。

    “你确定?”冯一平盯着他,“有规定在室内的就可以不戴安全帽?”

    “也不要说有些工人安全意识不高,这就是你们的思想工作没有做到位,”

    “我还略略看了一下,有一个消火栓被挡在一大堆钢材后面,室内的有些消火栓箱、灭火器,同样布置得很随便,”

    “还有,我刚才大概数了一下,地上至少发现四个烟头,连液氧站外这样有明显禁烟标示地方外都发现了一个,液氧站啊那是,这要是出了事,你们谁负得起这个责任?”

    也太小题大作了些,安全事故是有过,但是液氧站,或者是放置焊接用的气罐的那些地方,他们可从来没有出过任何问题。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严重,我们一再强调,安全安全安全,我希望几位能真正重视起来,”

    “这些问题,我不找监理,也不找那些不遵守规定的工人,就是你们承包商的问题,是你们的安检和质检责任制不到位,”

    如果什么问题都找监理,他这么大规模的工程,不得至少几十个监理?

    “嘉盛现在很知名,真不用靠什么安全事故来扬名,”

    “这是我这个外行的一点意见,我希望几位是真的能听进去,真的能有所改进,”

    “这样的话我不会说第二次,”冯一平用手指虚点着地面说,那就是不希望再见到这些事情。

    老总们脸色有些不好看,冯一平虚点的手指,好像是耳光闪在他们脸上。

    这也是冯一平少有的对外单位一点都不客气的时候。

    “对不起,我还有个会,”冯一平撂下一句,“吴倩,我们走,”

    冯一平一走,一肚子火的几位大佬,马上叉着腰叫起来,“刚才没戴安全帽的,是那些班组的?把他们带班的找过来,还有安全员和消防员……,”

    他们也是真的恼火,虽然他们总得不管是冯一平还是那个金总,他们总是有些小题大做上纲上线,但是,手下怎么就是这么不争气?

    …………

    “欢迎,欢迎各位领导,”冯一平快步走进会议室,跟各位领导打招呼,大多都是熟人,只有一位冯一平不太熟悉。

    “一平,我给你介绍,”教育部的曹司长说,“这位是财政部的钱司长,”

    财政部的?冯一平一愣,目前自己和他们应该没有任何交集才对。

    “欢迎你钱司长,”

    “很高兴认识你冯总,”钱司长同样非常客气。

    “您叫我名字就好,”冯一平习惯性的说了一句,“大家请坐,”

    “一平,这次我们来的目的你也清楚,我们提出的那个计划,你同意吗?”学校的杨副校长说。

    “我已经看过了,完全同意,”冯一平拿出一份文件。

    这事还是前些天在广交会时他提起的,就是他那个发起首届全国大学生工业设计大赛的点子,学校的意思,是由他们承办,当然,所需的资金,由嘉盛支出。

    冯一平完全赞同,举办这样的赛事,清华比自己的公司更合适,也更有经验。

    “我们只有一个要求,要对所有的资金,进行严格的审计,”

    “这是理所当然的,”杨副校长抚掌大笑,承办这样的全国性赛事,这可又是一个让学校扬名的好机会。

    “那这个问题没问题了?”曹司长笑着说,“一平,你可能会奇怪今天为什么我拉上了钱司长一起来,”

    “钱司长能来,是我们的荣幸,”冯一平以不变应万变,总之,不会有财政部给自己钱这样的好事就是。

    “一平,我们知道,你提出的那个个人出资资助国内的一些够格的同学,去美国大学留学的项目,还没有最终定下来,对吗?”

    冯一平总算明白今天为什么会有财政部的司长到场,果然,在国内高调做慈善,有时候真就是为自己找事,也亏得现在自己小有名望和影响力,不然,不知道会有多少麻烦事找上门来。

    “我咨询过我的顾问,这个项目,已经确定放在香港,”

    “哦?”曹司长心里有些着急,冯一平提出的,那可不是小数目,是以千万元记的资金,单位还是美元,还是外汇。

    “我和钱司长今天来,都是得到了部里的委托,想向你通报一件事,我们教育部和财政部,联合发起了一个公募性质的教育发展基金会,这个基金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资助国内贫困家庭的学生,能顺利完成学业,”

    “包括帮助港澳台地区的家庭困难学生,来我们内地学习、进修,”

    “我们觉得,你完全可以和我们基金会合作,设立一个专门项目组,”

    “我们这个基金会规格很高,名誉主席,一位是今年三月刚卸任的领导人,”他说出了一个名字,那是上一届的七人之一,一直负责教育。

    “另一位也是今年三月卸任的副委员长,也是现在的妇联主席,红会的会长,”

    “理事长,是我们的一位副部长,”

    这个规格,那可是相当之高,不过,冯一平却觉得,越是这样高规格的基金会,自己能发出的声音,肯定更小。

    “我们有严格的财务制度,同时,作为捐赠人,你可以指派监事,负责监督你的专项项目的实施过程,”

    “其实我觉得,冯总也可以成为基金会的名誉副理事长,至少是理事,”钱司长说。

    他这话,当然是看在冯一平提出的那么大金额上说的。

    老实说,对成为这样一家基金会的名誉理事长,冯一平还真有些兴趣,但是,对把自己的资金,交给一个从理事到秘书长,不是在教育部,就是财政部,或者是中%宣部等单位有公职的人担任的基金会,他兴趣真的不大。

    就是自己能派出监事,那又如何?你能监督得了什么事?

    “对不起,这件事我们已经有了决定,相关的工作,正在进行中,”冯一平最后还是干脆的拒绝了他们的提议。

    “冯总,真的可以好好考虑一下,”钱司长也有些急

    这个基金会,目前的原始金额,只有5000万,如果冯一平能加入,那就是一下子就拉到了比原始金额还多的资金。

    曹司长同样有点失望,打交道以来,他们和冯一平,一向合作很愉快,没想到,这次冯一平竟然拒绝得这么干脆。

    “当然,我一向支持国内的教育事业,对教育发展基金会,也愿意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冯一平这话,总算让几位领导高兴了一些。

    作为曾经的一个穷学生,他是真的愿意为国内的教育事业尽自己的一份力,同时,这也是他的现实需要,谷歌上市之前,如果冯一平没有在国内有教大家注目的捐赠项目,那他到时将会很被动。

    “只是,我有个一个建议,不知道几位领导是不是可以考虑?”冯一平说。

    “基本上,我从小学四年级开始,每次开学之后,因为没钱交学杂费,总要迟几天才能拿到课本,当然,当时的我,并不孤单,”

    “现在,这个现象依然存在,在很多贫困地区,负担孩子接受义务教育,对很多家庭来说,依然是一个不小的负担,而且,相信领导们也有所了解,他们负担的这些费用里,有不少是地方政府巧立名目收取的费用,也就是乱收费,”

    “打个比方,可能规定的收费只有100亿,但是,最终收取的,3、4倍于此也不意外,”

    “我想说的是,现在国家的财政实力有了大幅的提高,领导们能不能考虑,先让贫困地区的孩子,或者比如首先是国家级贫困县的孩子,享受真正意义上的九年制义务教育?”

    “我相信几位领导也清楚,这绝对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而且意义非凡,同时,这样的支出,跟我们每年的预算相比,真算不了什么,不是不能负担,”

    几位相关领导面面相觑,本来是来找钱的,没想到,反而被找钱的对象让他们花钱,而且细想想,这个问题,还真是个问题,这事还真有必要。

    “谢谢一平你的建议,我们会向部里转达你的意见,”曹司长说。

    “谢谢,”冯一平这声感谢,很真诚。

    虽然他两辈子都没能享受到这样的福利,但是,他不介意这项福利能够提前实施,他非常理解贫困地区孩子从小遭遇的困境,非常乐意在这样合适的机会推动一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