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库比蒂诺,离苹果总部不远的地方,同样有一所在业内小有名气的学校,山麓迪安萨城市学院。

    这是一所成立于上世纪60年代的学院,它占地面积上百亩,和斯坦福大学一样,环境优美,校园建筑也具有明显的西班牙风格。

    硬件设施也不落后,既然在硅谷,自然少不了自己的高科技中心,它还拥有一座奥运会标准的水上运动中心、拥有一个超过5000个座位的室外表演中心、一个承办过很多名人,包括比尔盖茨演讲的大礼堂,以及百老汇舞台剧曾经在这巡演过的艺术礼堂……。

    学校有超过100个专业,在校学生,超过25000人,国际学生,超过1000。

    只不过,和硅谷地区知名的斯坦福和伯克利大学不同的是,这是一所两年制的社区学院,就是类似后来美剧《废柴联盟》里的Greendale社区大学。

    当然,山麓迪安萨城市学院,也算是社区学院里一流的就是。

    在硅谷,一共有6所社区大学,这同样是为硅谷提供创新人才的有益补充。

    所有的这些社区大学,它们的很多专业,都与升入四年制大学有关,山麓迪安萨城市学院,就有80种以上的转学课程,有不少在这里就读的学生,在二年级,成功的升入斯坦福、伯克利、加州州立大学这样的名校,进入三年级就读。

    社区大学对地方商业的需求反应极为灵敏,它们与当地公司订立合同,为其雇员专门授课,它们所提供的这些技术培训项目,极大地促进了大学和企业之间的联系。

    作为回报,当地高科技公司也会派出顾问,帮助当地大学改进电子学教材,同时也为教师提供兼职工作的机会。

    这些社区大学,最大的优势,自然是入学容易,比如,对国际学生来说,它对托福成绩,其实也没有要求,当然,前提是你要花钱和时间,到与它有协议的语言学院参加为期8周的密集过渡过程……。

    总之,和废柴联盟里的Greendale社区大学差不多,这里的学生,同样来自世界各地,同样年龄段跨越非常大。

    黄静萍同学,目前就在这所学校里进修。

    …………

    “请各位同学结合硅谷一些公司的实例,来说明公共关系心里策略的成功运用,这是今天的作业,”

    教授《消费心理学》的老师在学生们推椅子、关抽屉、收拾课本文具、谈笑的声音里,竭力说完了这番话。

    坐在第一排的黄静萍还是最认真的那个,班上的其它十几个同学已经纷纷朝外走的时候,她还跑过去拦住老师,“爱德华先生,这是我设计的橱窗,您看看合理吗?”

    50多岁的爱德华认真的看了几分钟,“不错,不过,在注意力流动线的协调上,最好还要有所调整,”

    “黄,我建议你可以转修商科或者其它为转学升学设置的专业,将来一定有机会升入州立大学,”

    这样好学的学生,在他这个班里,简直就是一股清流。

    “谢谢你爱德华先生,我会认真考虑你的建议,”这个黄静萍不是没有兴趣,没能读大学,是她的遗憾,她自然也希望能进入斯坦福,跟冯一平做校友。

    只是,这个自然要跟冯一平商量,而且,目前餐厅项目已经在紧锣密鼓的推进,她还要照顾阿曼达,还要兼顾公司的一些事务,时间分配上可能也不够。

    她背着背包抱着教材刚走出教室,一个这样的天气里还只穿着件体恤,身材壮实,手臂上有纹身的黄毛小子,在那边笑着的几个人的注视下,跑到她前面,“你好黄,还记得我吗?一周前我就邀请了你,要来参加今晚我家举行party吗?”

    “对不起,没兴趣,”黄静萍连这家伙的名字都不记得,她又怎么会参加这种性质的派对?

    “黄,参加的都是学校的同学和一些朋友,我们还邀请到了在苹果、雅虎工作的朋友,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朋友的机会,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

    “对不起,请让让,”黄静萍怎么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那边的一群人起哄,一个穿着棒球服的家伙叫道,“伙计,我敢打赌,她一定都不记得你的名字,”

    “黄,你一定知道我的名字吧,我是迈尔斯,”

    黄静萍压根不给他任何反应,快步朝自己的车走去,迈尔斯还喋喋不休的不准备放弃,卡罗尔斜刺里插进来抓住他的手,“小子,不要再打扰她,记住了?”

    “你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

    迈尔斯的不服气,随着看似瘦弱的卡罗尔手上逐渐加大的力气,慢慢的消散,最后无奈的点点头。

    有肌肉的业余人士,还是不能跟专业人士相提并论。

    “卡罗尔,算了吧,回家,”黄静萍在车里喊道。

    迈尔斯站在路边揉着发红的手腕看着远去的揽胜,那群朋友围上来,“迈尔斯,你就死了这份心吧,喔,还有专职的保镖,她肯定不是一般家庭的人,你就别想着会有什么好事,”

    “我一定会让她注意上我的,”迈尔斯并不感到挫败。

    在美国,富家千金和穷小子这样的爱情故事,同样也非常有市场,不少电影里表现的就是这个套路。

    “嘘,还是想点实际的吧,今天中午吃什么?”

    …………

    此时已经在餐厅的乔布斯,颇为不悦的抬头想看看究竟是谁打扰自己用餐,不过,马上热情跟来者打起了招呼,“你好,桑德拉博士,”

    这是他的泌尿科医生,当然,他已经很久,至少有几年没有跟她打交道。

    “你好斯蒂夫,”桑德拉博士很认真的说,“我听亚瑟说过你的近况,”

    她所说的亚瑟,是亚瑟·利文森,此时的苹果董事会成员,乔布斯逝世后的苹果董事长,他具有癌症生物学背景,因而对乔布斯的近况非常关注。

    “你应该来医院坐一次全面检查,我很乐意为你安排,”

    乔布斯一如既往的对这些不想处理的事情很敷衍,“谢谢,我会考虑,”

    “斯蒂夫,这很重要,”桑德拉强调道,“你需要检查一下,”

    乔布斯突然想起冯一平回国前,同样很郑重的对自己说的话,“好的,我会安排时间,”

    只是,投入工作的他,当天之后,就把这事忘到了耳后。

    …………

    “Candy,你不要跑,”

    房后的花园里,摆着一个小画架,旁边散落着一地的彩笔,上面有一副半成品,当然,你要很努力、很了解才会认出来,那描绘的是一艘游艇行驶在海上。

    总之,能看懂这幅画的人,绝对能看懂毕加索他们的一些不知所云的现代派美术作品。

    只不过,此时的小画家对作画没有任何兴趣,倒是在草坪上跟一只小狗玩得不亦乐乎,那是一只黄毛黑鼻子的拉布拉多犬,只有几个月大,阿曼达可以不太费力的把它抱在怀里,这是她现在最喜欢的小伙伴。

    胖胖的小家伙嘴里叼着一根骨头玩具努力的在前面跑着,穿着小花裙子的阿曼达,笑咯咯的在后面追,在速度上竟然还占有优势。

    “嘻嘻,”她一下子把可怜的小家伙扑在地上,从她嘴里把骨头玩具抠出来,用力朝远处一丢,“Candy,go,”

    被她取名糖果的小狗狗,无奈的叫了两声,跑过去咬住自己的心爱的玩具,却没有跑回来,它真不愿意再靠近这个总是欺负自己的小主人。

    阿曼达自然不会放过她,刚又想去追,黄静萍在门廊上拍了拍手,“宝贝,过来,”

    “妈妈,”她再也不要小狗,朝黄静萍跑过去。

    “嗯,让妈妈抱抱,看看你的裙子,看看你的手,这么脏,走,我们去洗洗,准备吃饭,”

    阿曼达却朝前门那里看,“爸爸呢,他没跟你一起回来?”

    “昨天不是刚跟爸爸通过话吗?”黄静萍在女儿的脸上亲了一口。

    “可是,阿曼达非常想爸爸,”(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