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灵也还是学生,今年是她大学生涯的最后一年,不过,实行宽进严出的美国大学的大四,真没有国内大学的大四逍遥。

    国内的大学生,在大四这一年,重点已经不是学习,而是实习和找工作。

    比如现在都快十月底的时候,那些家里没给自己安排好工作的大四学生,谁还没有去招聘会上递过简历,参加过面试?

    这样的情况,学校和企业,也是认同的,比如,一些企业到校园的招聘宣讲,一般都在每年十月份就陆续开始进行。

    大学期间的最后一个春节,对那些不打算考研,又没有找到工作,甚至连个去向也没有的大四学生来说,有多么煎熬,有多么迷茫,经历过的都知道。

    有时真的会是感到万分沮丧,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成绩不错,实习单位也不错,实习表现也不错,至少是尚可,但是,那些很多方面都不如我的同学,不是进了知名外企,就是进了国内的知名公司,偏偏自己就还是没个着落,坐等人接盘……。

    但是美国大四的学生,一般还真没有这个烦恼,他们的大四,学业依然繁重,而且是很关键的一年,有些人甚至认为,这是他们大学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年。

    和我们一样,美国高校本科课程的设置,同样是将通识教育放在大学前两年,而专业课程则排在大三和大四,专业课程的设置环环相扣,只有修完初级课程才有资格修更高级别。

    最后的这两年,教授专业课的老师会对学生的要求更高,上至论文的写作格式,下到收集材料的专业程度,学生时时都要拿出百分百的精力,不得有一点马虎,要想不因为挂科而拿不到学位证书,只得乖乖的去学校上课。

    从实际效果上来说,大四这一年,也确实是能极大提升专业能力的一年,学生自己也不愿意翘课。

    当然,从这一点,并不就能说明美国的教育制度有多好,国内的教育制度有多不好,只能说,是两国的国情不同。

    美国的大学生,可不像国内的大学生,只有大四才有实习的机会,他们中大部分,就和肖志杰王昌宁一样,从上大学的那年开始,就利用假期参与实习,并不愁实习经验。

    总之,已经大四的马灵现在依然很忙,为了能胜任接下来的工作,除了攻读的政治经济学,她还选修了几门计算机科学、心理学方面的课程。

    当然,她生活的另一个重点,就是照料日渐长大的文森特。

    中午时分,她同样是风风火火的从教室出来,之后,马上骑上冯一平送她的电动车,乔治城大学占地面积,可是六倍于黄静萍现在就读的学院,从教室到停车场,距离不短,当然,这一路上,类似的电动车不少。

    冯一平的电动车,现在在美国,哪怕售价不低,可是相当受欢迎,而乔治城大学这样美国顶尖的私立大学里,大多数学生可并不缺钱。

    马灵虽然才刚二十出头,但却已为人母的她,融少女的清纯和少妇的风韵于一身,虽然很少用心打扮,但依然光彩照人,美得不可方物。

    遗憾的是,她现在也从来不参加学校的社团活动,让很多有想法的同学少了很多接触她的机会。

    从学校各个球队的主力队员,到学校最知名乐队的男主唱,这些大多数女生最希望约会的男生,很多都向她发出了邀请,不过无一例外,全都铩羽而归,别说约她出去,连电话,都没有一个人拿到。

    呵呵,她现在隐隐已经有了成为女生公敌的势头。

    当然,她肯定不在乎这些就是。

    即便如此,还是不住的有人想在她面前展现自己的魅力,今天中午,就又碰上了这么一起。

    在她准备把电动车放进后车厢的时候,“我来,”一只手伸了过来,轻松的帮她放好。

    “不用,不过还是谢谢,”

    “我是佩斯,”主动帮忙的这个人,高大帅气,有些像年轻时的爱德华诺顿,“很高兴认识你,”

    “马灵,谢谢,”马灵朝他点点头,“抱歉,我赶时间,”

    佩斯连忙退到一旁,马灵的车倒出来时,他还不忘挥手再见,礼仪绝对无法挑剔。

    不过,他的这一番表现,实在是做给了瞎子看,马灵同学压根都没有留意。

    …………

    华盛顿没有硅谷那么暖和,下个月就满两周岁的文森特,也不能和他素未谋面的妹妹一样,在室外玩耍,而是趴在专门为他开辟的玩具房的地毯上,看着两列百万城火车模型,你追我赶的,一圈接一圈的过桥梁、钻隧道、翻山越岭。

    听到动静,他欣喜的爬起来,“妈妈,”

    蹲在门口的马灵取下脖子上的围巾,在儿子的小脸上亲了一口,“想妈妈吗?上午乖吗?”

    “很想妈妈,”文森特在她脸上“吧”的亲了一口。

    “哟,这么多口水,”马灵作势要用儿子衣服来擦,文森特笑着跑开,“妈妈,快来看,这是我自己组装的,”

    “真不错,”马灵一把捞过儿子坐在地上,“嘟嘟”,学着火车鸣笛,“文森特真厉害,这个玩具谁送的?”

    “爸爸,”

    “爸爸临走前跟你说了那些话?”

    “爸爸让我要乖,听妈妈的话,还要保护妈妈,”文森特搂着妈妈的脖子说。

    “呜呜,真乖,”马灵用脸去蹭儿子的小脸蛋,“哈哈,妈妈你的头发,好痒,”文森特笑个不停。

    马灵把儿子抱在怀里,左右摇晃着,“爸爸还跟你说了一件事,记得吗?要好好吃饭,走,我们去洗手,你先走,我来追你,”

    “好的,妈妈你等等,”文森特从马灵怀里钻出来,“哧溜”一声就朝外跑,还颇有心计的把门带了一下,“你这个小机灵鬼,”马灵笑。

    …………

    不过,吃饭的时候却不是太欢乐,文森特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一盘东西,脸一下子跨了下来。

    “文森特,你忘了什么?”马灵提醒道。

    “谢谢珍妮,”他总算还记得要对做饭的珍妮道谢,“可是,妈妈,我真的不想吃草,”他一脸苦色的用叉子挑着盘子里的小菠菜说,“我就把鸡肉吃完好不好?”

    “很好吃的,”马灵叉起自己面前的那一盘小菠菜尝了一口,“按爸爸说的加工过,你尝尝,”

    “可我就是不想吃,”小孩子嘛,都有些脾气。

    “要么都吃,要么都不吃,”在这一点上,马灵很坚持。

    “我不喜欢你,哼,”文森特头一摆委屈的叉起的一口菠菜,用力的嚼着,眼圈有些红。

    见妈妈没说话,又转过头来,狠狠的看着马灵,认真的说,“我不喜欢你,我喜欢爸爸,我想爸爸,”

    马灵顿了一下,一向不赞成跟儿子做交易的她,主动提起了一桩交易,“文森特,要是你一直好好吃饭,如果下个月爸爸还有事过不来,妈妈带你去找他好不好?”

    文森特马上破涕为笑,也不恨妈妈了,像模像样的用餐巾纸擦了一下嘴,“真的?”

    “真的!”

    文森特的生日就在下个月,马灵希望这一次,能和冯一平一起过。

    小孩子都没长性,饭桌间的不愉快,到饭后,文森特就忘得一干二净,躺在床上,又舍不得让妈妈走,“好好睡觉,妈妈晚上回来做你喜欢吃的小牛肉,”

    马灵轻轻的在儿子额头上亲了一下,“起床后记得跟珍妮一起整理床铺,”

    “好的妈妈,”

    只要不逼他吃青菜,小文森特还是一个很乖的孩子。

    …………

    下午四点,马灵打开后车厢门的时候,特意朝后看了一眼,果然,那位叫佩斯的,真的垂着手笑着站在旁边,“嗨,又见面了,”

    只不过几个小时的功夫,这家伙又换了一套衣服,身上穿的,不再是上午的那套一看就是定制的蓝色西装,而是穿着一件同样是贴身剪裁的风衣,比上午更随意些。

    “嗨,”马灵只淡淡的回了一句,摆手制止了他想又一次帮忙的意愿,麻利的放置好,点点头,径直朝车前走去。

    佩斯快步走上来,“马灵,周末,我们使馆有个聚会,我可以邀请我的朋友参加,您有兴趣吗?”

    美国的大学生,约女孩子出去,不会是什么看电影、唱K之类的,要么是一起用餐,要么,还是参加聚会。

    不过,这个佩斯提出的聚会,明显档次比较高,是在使馆举办的聚会。

    “对不起,周末我和男朋友有了安排,”

    马灵都懒得多问一句是哪个使馆,对乔治城大学来说,使馆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因为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这里有太多的外国使节的子女就读。

    “那可以和你的男朋友一起来啊,”佩斯依然不急不躁,笑容温和目光温柔的说。

    “谢谢,但我们对这样的活动不敢兴趣,麻烦你,”她摇了摇手里的钥匙。

    “哦抱歉,”佩斯又退到一边,“替我问候你的男朋友,”

    对他这句话,马灵连头都没点。

    …………

    早上7点,冯一平接到了在硅谷刚刚下课的黄静萍打来的电话,“一平,你回来的时间定了吗?”

    “至少要到下月中旬,”冯一平说,“对了,我给金姐预订了一个地中海为期半个月的游艇假期,你要一起吗?”

    “不感兴趣,你又不在,我还不如回来看你呢,阿曼达很想你,”

    “我也想你们,”冯一平看了看着空荡荡的房子,“让她再等一等,最迟下个月中下旬,不但我能回去,太爷爷,爷爷奶奶,外外公外婆都会来看她,”

    9点,他接到马灵的电话,“平,你下个月会到美国吗?”

    这好像跟约好了一样,“当然会,我都计划好了给儿子过生日,文森特呢?”

    “刚刚把他送到床上,”

    “我很想你们,稍等,”冯一平握着话筒对门外说,“进来,”

    “冯总,”吴倩那拿着一个包裹走进来,“这一定要你签收,”

    “我们也想你,下个月见,”马灵在话筒里亲了亲了冯一平一下,“你工作吧,”

    “这是什么?”冯一平看着这个大盒子。

    吴倩已经拿出美工刀,麻利的划开,里面是布袋子,再打开,是一个冯一平很熟悉的包装盒,拿起来一看,下面居然还有一个同样的布袋子。

    “这里有封信,”吴倩从里面拿出一个信封,粉红色的!“没事我出去了,”

    粉红色的信封?冯一平打开一看,里面只有薄薄的一张纸,“你好冯总,很抱歉上次在商场的冒失行为,我看到了你西装的品牌,想必你的衬衫,也是这个系列,只是,我选准了料子,但是却拿不准你的尺码,所以定做了两件,虽然已经是加急,但这却是最快的时间,希望能得到你的谅解!”

    下面是一个他很熟悉的签名。

    看着这两件出自纽约RalphLauren莱茵兰德大厦旗舰店的PurpleLabel衬衫,冯一平轻轻的摇了摇头,老实说,那事他早就忘到了耳后,没想到那位还这么上心。

    他那天的那套衣服,确实是PurpleLabel系列,也就是拉夫罗伦的量身定制系列,那位居然这么用心,这是几个意思?

    ps: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书友120911180653241的慷慨万赏,感谢书友秋之神光每天打赏,感谢书友偶就系不取名字的支持!(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