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香港,又一个人单打独斗的李方成,一手烟,一手酒的守在电脑前,却是没有了之前夜夜笙歌,眠花宿柳的好福气。

    委实没那个心情,没那个精力,同时,现在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大手大脚——因为现在每天不是在赚钱,而是每天都在亏钱。

    虽然他已经做好了这些天股价不会上涨的准备,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天,股价一直在阴跌,到今天,到现在,已经跌破了53美元,他入手时的价格,就已经超过52美元,从目前的股价看,加上各项费用,他现在就是亏损的。

    “妈的,”晚上四点,纳斯达克收盘,书房里,传来一声脆响,那是李方成又一次摔了一个酒瓶,这些天的晚上,那是常事。

    网易今天的收市价,只有52.75美元,这也意味着,他现在至少亏损了近5个点。

    本来5个点是真不太多,但是,如果基数近亿,那就是近500万的损失!

    加上每月超过400万的费用,加上给苏伟文的分红,加上他这几个月个人的花费,亏损已经无限逼近2000万!

    “哐”一声,书房门被李方成一脚踢开,书房里只有被他气得推到一旁的显示器还闪着莹莹微光,黑暗里有白气在升腾,那是桌上烟灰缸里那堆烟头的余烟袅袅。

    提着一瓶酒的李方成,跌跌撞撞的走到床边,“咕咕嘟嘟”对着酒瓶喝了几大口,沉默了一阵,他又振奋了起来,今天已经28号,不,已经是29号的清晨,网易第三季度的财报,就定在今天发布。

    只要它的财报一公布,那样好的成绩单,一定会让股价应声而涨。

    这一次,这么多天备受煎熬的李方成放低了要求,不再要求超过5成的账面收益,也不用追回之前的最高价73,只要账面收益超过2成,不,只要股价回升到60美元以上,他就满足了,马上就清仓。

    此时,他竟然有些感谢李家伦,如果不是为了凑齐他之前垫付给苏伟文的那笔分红,顺道在股价还接近60美元的时候,把持有的股票抛售了三分之一,套现了一部分,现在是涨是跌,已经不关他什么事。

    那次套现,让手里有了一些钱,可以用来补交保证金,不然,两天前,他就会被强制平仓。

    一切的一切,今天就会见分晓,李方成身子一歪,就躺在床上。

    …………

    下午四点,闹铃声中,李方成迷迷糊糊的醒来,定了定神,他马上跑进书房,按下电源键后,第一件事是打开窗子,里面浓浓的烟味和酒味,闷了一夜,那滋味,相当之酸爽。

    但是没几分钟后,他哈哈大笑起来,网易第三季度的财报,果然已经公布,数字非常喜人。

    主要受益于在线游戏业务的增长,第三季度季度营收总额同比增长96.6%,达到1.463亿人民币(1770万美元)比上一季度增加了7.4%。

    第三季度收入为1.212亿人民币(1460万美元),比上一季度的1.075亿人民币(1300万美元)增长了12.7%,收入持续增长以及销售成本减少,使毛利率达到82.2%。

    运营利润达到8710万人民币(1050万美元),比上一季度增长了11.7%。

    净利润达8410万人民币(1020万美元),比上一季度的7580万人民币(920万美元)增长11%。

    算下来,即每股(美国存托凭证)的净利润,有0.33美元(基本)。

    跟上季度相比,几项主要数据的增长,都非常可观!

    “这就对了!”李方成重重的捶了一下桌子。

    这样的好成绩,如果股价还不上涨,那还有天理吗?

    他叫来家政给别墅做清洁,自己也哼着小曲泡了个热水澡,把胡子刮得精光,还吹了个发型,他觉得,有必要以一个崭新的面貌,来迎接即将到来的好成绩。

    …………

    晚上九点半,精神十足,信心也十足的的李方成,点开了实时页面,但是不到5分钟,他的脸色就变得惨白,这是怎么回事?没道理啊?

    开盘伊始,别说回调,反而是出乎意料的大幅跳空低开!

    一定是机构的策略,一定是机构的策略,马上会回升,马上会回升,他像祥林嫂一样给自己打气。

    10点钟,他接到了券商的电话,“给我5分钟,”,他“啪”一声挂掉电话,喘着粗气在书房里走来走去。

    券商通知他,保证金又不足。

    要不要追交呢?这是个问题。

    如果不追交,被强行平仓,继续跌也就罢了,但如果刚刚平仓,股价就应声而涨呢?那不得气死!

    最近下狠心看了几本书的李方成,清楚有不少这样的例子,有不少玩股票的,因为上午凑不齐保证金,被券商强行平仓,谁料到了下午,股价马上大涨,然后晚上,就协助精卫去完成她未竟的事业,以身填海去也。

    想到这里,李方成马上回拨回去,“我补交,”

    前次套现剩下所有的资金,他只留下二十万——他现在对二十万这个数字情有独钟,余下的全部转了过去,会涨的,会涨的,这是最后考验,他给自己打气!

    然而,依然是梦想很苍老师,现实太春哥,这个最后的考验,难度好大,而且持续时间好长,捱到凌晨,居然还在跌,还是没有回调的迹象,他再一次接到券商的电话。

    再追加保证金?他哪来的钱?但是,如果此时平仓,最后的几个小时股价大幅上涨怎么办?

    虽然现在还没有这样的迹象,但是,万一真这样呢?连梦想有时都会像见鬼一样的实现呢,何况这个可是有那样出色的成绩单做保证。

    李方成又紧张的思考了5分钟,“我减仓,”

    这一减仓,就减仓了两次。

    凌晨三点,双眼血红的李方成看了其它几家网站的股价走势,新浪股价下跌超过2美元,搜狐下跌超过1美元,中华网下跌超过0.41美元……,绿汪汪的一片。

    “我平仓,”他捂着眼睛颓然道。

    之后的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他就像个死人一样躺在椅子上,脑海里一片空白,后果太残酷,他不愿意去想,也不敢去想。

    他也怕看那个结果,现在他担心的不是继续跌,而是止跌回升,对已经平仓的他来说,那才是最惨的。

    好在这一次,老天给了他一个面子,一直到凌晨四点收盘,一直没涨。

    这一天,网易虽然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但股价在一日之内,大跌高达23.09%!

    “哈哈哈,”书房里,李方成也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眼角还是有些眼泪,李方成擦了一把,此时的他,总算明白了苏伟文这个业内人士,为什么那么胆小谨慎——因为那是血的教训。

    “辛苦大半年,一朝回到解放前,哈哈哈,”李方成惨笑着一头栽倒在床上。

    说来也怪,输得一败涂地,他反而睡得很踏实。

    不过,30号的早上,他醒得很早,不对,我还没有赔光,还有一些资本,昨天平仓后,还有小小一部分结余,再说,账上还有20万,上一次,不也是只剩下20万的时候,绝地反转吗?

    中午十一点,李方成出现在港澳码头,午饭后,他就进入了葡京酒店,此时的他,虽然有些沮丧,却并不绝望,上一次不也是到了这样的境地吗?

    两个小时后,葡京附近的一条路边,李方成双眼呆滞、失魂落魄的坐在一条长凳上,嘴巴不停的翕动着,那样子,看上去和北医六院里的一些病人一般无二,反正行人见了他都绕着走。

    所以,也没人能听清他此时一直在说,“我不应该到赌场,我应该去赌船,”

    感情他天真的以为,如果再去赌船,他依旧能像上次一样,押围成功,又一把赚上两三千万。

    …………

    李方成再一次清醒过来,又已经日上三竿,他分辨了一下,居然是在首都的家里,我究竟是怎么回来的呢?他一点都想不起来。

    头依然晕的厉害,他晃晃悠悠的来到客厅,老头子不在,茶几上,散落着几张报纸,他一看标题,顿时几欲吐血,我白辛苦了这大半年,不,还白白搭进去一套房子,偏你为什么就能这么得意?(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