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我迟些日子再去?”虹桥机场,拿着机票和护照的金翎又一次问冯一平。

    “走吧,担心什么呢?”冯一平朝旁边围成一圈的那些人微笑示意,小声对金翎说,“好好去度假,什么都不用担心,跳梁小丑,想借我们刷刷声望的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

    金翎还是有些忧虑,“可是……,”

    “有什么好可是的,想那么多干什么?还不相信我吗?我不送你了,你自己进去,”冯一平指了指前面的安检口。

    “欧文,照顾好她,”冯一平拍了拍这个肌肉男的肩膀。

    金翎跟冯一平交换了一下,把方颖芝留下来协助处理这两天的突然事件,她带着吴倩出去。

    但只她们俩去地中海和周边各国旅游,冯一平真的不放心,美国那边已经派人去打前站,总的安全,由欧文负责。

    至于冯一平自己,在国内,能有什么事?而且现在也不适合带着一个人高马大的老外招摇过市。

    “小叔,回公司吗?”文华问。

    “懒得回去,就在这等吧,”冯一平看了看手表说。

    “前面有家咖啡厅,”方颖芝主动带路,在上海这两年,迎来送往的,她对机场特别熟悉。

    “不能去旅游,没意见吧,”冯一平问她。

    “我其实不太喜到国外旅游,而且你也清楚我的语言水平,吴倩跟着金总去,正好,”方颖芝的脸上,还真看不出不高兴的样子。

    “金总回来,我让她给你放假,在国内转一圈也行,回家看爸妈也行,”冯一平说。

    “谢谢一平,就这家,”方颖芝带着他来到A楼的咖啡厅,而且刚好站在报架前,省得他看了心烦。

    冯一平笑着摇摇头,“没关系的,”

    …………

    机场内的咖啡厅,哪怕是虹桥机场内的咖啡厅,依然和国内其它很多机场一样,顾客寥寥,并不是大家喝不起那至少30元以上一杯的咖啡,付不起那额外的服务费,主要应该还是在这样的地方消费,让人觉得不舒服,有被宰的傻瓜的感觉。

    如果候机时间确实较长,机场周围就有环境和服务更好,价格也更实惠的咖啡厅可去。

    制服不错,妆容也不错的服务员看来没有认出冯一平,态度冷淡,颇有改革开放前国营商店服务员的风范。

    倒是店内仅有的两桌三个客人,应该是认出了冯一平,频频注目,不过,这几位都不太年轻,没有主动上来跟冯一平打招呼。

    “文华,”冯一平朝报架努了努嘴,文华看了看在柜台拿咖啡的方颖芝,还是把冯一平关注的那份报纸拿了过来。

    他刚坐下,外面呼啦啦的进来一大波人,有些抢先坐在冯一平周围的桌子上,正是刚才围观他的那些,不大时间,空旷的咖啡厅竟然变得满满当当的。

    从那服务员脸上的表情就看的出来,这估计是这家店开业以来,生意最好的一次。

    方颖芝端着三杯咖啡皱眉走回来,“要不要换个地方?”

    “挺好的,”冯一平笑,“我这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竟然有招财猫的技能,”

    “噗嗤,”隔壁桌上一直竖着耳朵听着这边动静的一哥们没忍住笑,见冯一平看了自己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竖起大拇指,“冯总,您真幽默!”

    “谢谢!”冯一平点点头,用报纸把自己挡起来。

    “冯总,对这些,你不打算说些什么?”那位指着报纸,试探着问冯一平。

    “感谢关心,专程回应?”冯一平摇头,“没必要,那不是正中有些人的下怀?”

    见冯一平居然肯回应他们的问题,旁边的那些人马上热闹起来,“就是,这些专家,说白了就是炒作,想拿冯总他们做梯子,抬高自己的声望,这样才会有电视台请他们去做节目,才有更多的出场费拿,他们写的书,才会有更多的人关注,”

    “说白了,就是为了名和利,”这位哥们总结道。

    冯一平忍不住笑着给他点赞,“这位兄弟你看得真明白,”

    周围的那些人顿时大受鼓舞,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不过,冯一平面前的报纸再也没有放下,也没有再做任何回应。

    应该说,经过胡润的努力,内地对富豪榜的关注度越来越高,而今年又是非常特殊的一年,为什么特殊?前面也说起过,今年,一共有三十多位富豪各种出事。

    非正常死亡的就有好几位,比如年初2月,晋地首富遇害,震惊全国;9月,中原首富在自己别墅自缢身故……。

    01年位列东北首富之后,富豪榜的第三位,“华晨帝国”掌舵者出逃美国;9月,原来著名的神童,著名国学大师的弟子,国内知名许姓女影星的丈夫,文化产业界知名刘姓富豪逃匿海外,据传他留下的窟窿逾几十亿;10月30号,在福布斯富豪榜发布前一天,名列之前几天发布的胡润百富榜第22位的北疆“啤酒花”富豪,留下高达18亿元的大窟窿,神秘蒸发……。

    总之,年初晋地首富遇害的消息,好像为为今年定下了灰暗的调子。

    这一年,有太多富豪的新闻充斥于各大媒体,有太多的富豪或他杀或自杀、或被捕或判刑,或外逃等这样触目惊心的事例;其它诸如分家、征婚、迅速暴富上榜、一夜间大幅资产缩水下榜等等,跟前面那些相比还不太严重的热闹,也层出不穷……。

    因此这一年,被很多人称为中国富豪劫难年。

    其实仅就新闻事件而言,这些事情中的大多数,热闹几天本应也就过去了,但恰恰相反,这其中的很多事,都在社会各界产生了巨大而广泛的震荡。

    特别是在网上,相关的言论,铺天盖地,而且是愈演愈烈。

    这些震荡,甚至连那些报道的媒体都始料不及,因为这些震荡,已经超越了这些新闻本身。

    很多社会问题,很多意识形态领域的问题,很多关于富人财富品质的问题……,等等很多情绪化的东西,仿佛一股脑地全都喷发出来,仿佛都从这一件件突发事件中找到一个出口宣泄出来。

    这不能不说是国家在社会全面转型中一个必然结果。

    可以说,2003年,从年初到现在,国内关于财富品质的话题始终就没有平息过。

    媒体的各种“爆料”,先是引起了大众普遍的“幸灾乐祸”尤其是一些媒体的失实报道,更是使得大众“群情激愤,之后纷纷讨论富豪的“原罪”问题,“第一桶金来源不正”等问题。

    后来让空姐小三见识了什么叫财经专家的郎姓教授,真的已经正儿八经的开始研究“制度化解决民企原罪”的课题。

    在今年,富豪榜已经成为“夺命榜”“通缉令”。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自上个月两份富豪榜发布之后到现在,报纸上、网络上,也渐渐兴起了很多热烈的讨论。

    本来这些都跟冯一平无关,从年头到年尾,关于他的报道太多,各路记者们早就把他的经商经历挖了个底掉,他其实真的非常阳光。

    白手起家,一步一个脚印,虽然天才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并不存在什么“原罪”的问题。

    他的产业,也远离了这几年富豪落马密集的金融资本领域——他的公司都没在国内上市,贷款也少,只有一笔。

    同样,涉嫌侵吞国有资产的国企改制,他没有参与;需要跟政界关系密切,容易导致腐败的领域,他敬而远之……。

    他甚至在国内连圈子都没有,很少跟其它富豪来往。

    他更凭一己之力,改变了家乡贫穷落后的面貌,他的家乡,现在已经完全有资格跻身国内百强乡镇。

    他的生活,规律且自律,工作比绝大多数同龄人更努力;他性格温和没架子,对谁都很客气;他日常生活节俭,去餐厅吃饭都不多……。

    可以说,这是一个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都接近完美的人。

    但是,普通人找不出问题,不代表“砖家叫兽”也挑不出刺来。

    国内某经济类报纸的主笔、多家报刊和电视台财经频道特约评论员、在国内多家媒体开辟财经评论专栏的知名女财经评论家、财经专栏作家谢冰,前天撰文,指出了两个问题,进富豪榜,为何没进纳税榜?进富豪榜,为何没进慈善榜?

    虽然她没有明确指明,但是话里话外,大家都看得出来,她针对的正是冯一平。

    不求甚解的一些人,或者说,懒得去分辨真假,本来就有仇富心里的一些人,还真的被她的文章给忽悠住,或者说,总要找到了攻击的方向,因此这两天,网上关于冯一平的议论也不少,有些人甚至在煞有介事的预测,他能坚持多久不出事,半年?一年?

    当然,挺他的人同样也不少,比如之前去实地考察过,研究过冯一平经历的那些记者,也在报纸上,在网络上发文反驳。

    当然,他们这么做,不仅仅是维护冯一平,如果谢专家的推论正确,那岂不是说他们之前的报道有误?所以,维护冯一平,其实就是在维护他们自己。

    今天的报纸上就这样,有骂冯一平赚钱多但交税少的,但也有赞冯一平全力回报社会的……,冯一平看得还挺起劲。

    “一平,谷歌代表的航班要到了,”方颖芝提醒道。

    “那就走,”冯一平把报纸叠好,在上面拍了两下。

    他注意到,咖啡厅里依然满满当当的,但人好像换了不少,估计有些人航班到点了,不得不离开。

    但是,服务员好像不但没有高兴,反而还更不高兴了些。

    …………

    “冯,”带着墨镜,穿着一件蓝色大格子风衣,推着一辆行李车的梅耶尔,高兴的朝他挥手。

    “你好梅耶尔,文华,帮帮她,”冯一平伸出手去,梅耶尔却拥抱了他一下,“哈哈,没想到是我吧,”

    “早猜到了,”冯一平说,“他们怎么这么重视,把我们公司的门面都派了过来?”

    “这是公司对你的重视,再说,我毕竟再中国工作过一段时间,对中国有了解啊,还有什么比我更合适的人选?”

    “走吧,你家在哪,”她毫不见外的挽着冯一平的手朝外走。

    旁边的吃瓜群众有些兴奋,哎哟,外国美女哎,跟冯一平这么亲热!

    冯一平本想甩开她的手,但一想,那样更有欲盖弥彰之嫌,再说,咱好歹也是首富,难道一定要在意这个在意那个,什么时候都小心翼翼的吗?

    所以安安心心的挽着梅耶尔朝外走,“我家?我家可不在这个地方,我先送你去酒店,下午倒到时差,晚上我再请你吃饭,”(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