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展挺顺利?”冯一平问。

    “都挺顺利,”梅耶尔把梳妆镜放下来,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妆容,“施密特近期的主要工作,就是公关各媒体,显然,你们这么做肯定有充足的理由,对吧,”

    自然是有充足的理由,只不过,梅耶尔不是上市筹备组的成员,目前还接触不到那个层级。

    “是,这是上市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冯一平很笼统的说。

    拍卖式定价,可想而知,将来一定会遇到阻力,华尔街的券商们,将会动用所有的力量影响机构投资者,那冯一平他们至少要向普通的、个体投资者解释明白自己坚持这样做的原因和好处,两方总要拉拢一方。

    可不能像原来那样,因为太自信,所以太傲慢,坚持认为不管自己怎么做,谷歌的股票都会受追捧,结果两方都不讨好,不得已,只好把发行价一降再降。

    “冯,你可是已经成功的带领了两家公司上市,”梅耶尔说。

    “所以?”

    “所以这次一定要全力以赴,保证让谷歌顺利上市,而且发行价一定要高,”梅耶尔说,“辛苦了这么多年,一直跟一群邋遢的、没品位的家伙们在一起这么多年,”

    他这话冯一平挺赞同,谷歌的那些工程师,也就是后来所谓的码农,真的是经常随意到邋遢的地步,当然,佩奇和布林那两个货,在这件事上没起什么好作用。

    “现在终于到了受收获的时候,你知道吧,我也想买豪宅,我也想穿定制的服装,最好是让那些知名的设计师亲自为我定做,”梅耶尔说起来都两眼放光。

    “所以冯,全靠你了,”她拍着冯一平的手说。

    “有这么跟老板说话的吗?”冯一平拿开手,总觉得她有借机揩油的嫌疑。

    梅耶尔轻轻的推了推他的肩膀,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好不好嘛,”

    “你真应该去好莱坞发展,”冯一平摇头,女人果然天生就是演员,不过,这个以前漂亮的女学霸,现在干练的美女高管,将来霸道的雅虎女王,现在展现出来的这副样子,哪怕是装的,也还是叫人好生受用。

    男人啊!

    “你知道的,我们是大股东,所以,你明白?”

    “明白,你们比我更在乎呗,”梅耶尔说,“就是,我还担心个什么呢?哈,上海果然很漂亮,”

    她马上松开冯一平的手,变脸那个快啊。

    难道说,硅谷有一个教授变脸绝技的川剧大师?

    …………

    “不送我上去?”酒店大堂里,梅耶尔小声问。

    “好好休息,晚上我来请你吃饭,”冯一平可不敢跟她独处一室,他已经领教过了这姐们的凶猛。

    “再见,我怎么记得好像有东西要带给你?头好晕,不知道时差倒过来后能不能记起来,”她头也不回的朝冯一平挥手再见。

    “我们走,回公司,”冯一平才不受她要挟呢。

    “一平,需要我联系那些关系,或者组织一批专家吗?”方颖芝终于有机会坐到后排。

    “不用,”冯一平轻描淡写的说,“费那劲干嘛,倒显得我们心虚一样,先让那些人热闹几天,”

    “再说,解释这些问题,我们出面,效果并不好,”

    “那就这样放任,好吗?”方颖芝这是为冯一平的形象着想。

    “爬得高,摔得才重啊,”冯一平笑,“呵呵,她现在一门心思的踩着我超上爬,等到高处她会发现,原来那里很危险,因为容易遭雷劈,再低头一看,哟,梯子呢,什么时候被人抽掉了?”

    “那时才有趣,你说是吧,”冯一平漫不经心的在座椅宽大扶手上转着手机说。

    如果在谢专家提出质疑的第一时间,嘉盛马上反驳,并控制网络和媒体上的相关讨论,其实并不明智,那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在掩饰,在以势压人。

    那反而会让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觉得,哦,看起来还真是跟专家说的一样。

    反正国内这样的讨论,又影响不到在美国上市的三家公司的股价,那就先热闹几天也没事。

    有些事嘛,先抑后扬才会让人印象深刻,顺道可以向大家安利一下自己大度温和的性格,就是在别人搭起的台子上唱自己的戏,多好?

    听了冯一平的这番话,方颖芝马上在心里为那位女专家默哀,她的下场一定不会好。

    不过,这人也不值得同情,为什么偏偏就找上我们呢?

    “今天这,不会有事吧,”她又提起另一件事。

    刚才在机场,可是有不少人看到冯一平跟谷歌的这位漂亮的女代表表现亲密。

    “能有什么事?”冯一平傲然一笑,“这些争论的文章也就罢了,难道还真有报纸,敢捕风捉影的登我的花边新闻?”

    如果真有那样的情况出现,他很乐意向公众展示自己雷霆一怒的一面,会迅速让那些人知道,老虎不发威,他依然是老虎,绝对跟病猫没什么关系。

    不过,应该不会有媒体敢碰触这方面的内容。

    冯一平虽然年轻,但他不是那些性喜胡闹,以泡美女,追明星出名并自豪的二代,而是国内商界一流的人物,虽然目前官方的说法他是单身,但是,应该不会有那不识相的媒体敢报道他的情感生活。

    这是国内的惯例。

    就是在后来什么都泛娱乐化的时代,关于国内大佬们的感情生活,同样鲜有报道,当然,除了爱炫“红烧肉”的王先生和标榜“不靠男人”的田小姐。

    不过,那些报道,说不定就是“不靠男人”的田小姐推动的,不然,她哪来的知名度,怎么混成名媛,写的书哪有人会买?

    冯一平的这话,顿时又让方颖芝为之侧目,真霸气!

    …………

    中银大厦52楼,梅耶尔站在窗边俯瞰陆家嘴中央绿地和黄浦江两岸的风光,“是挺不错,可是,我还以为你会带我去一些有特色的餐厅呢,”

    “这边近,节省时间,”冯一平说,“听说吃完饭关了灯看夜景,会更美,”

    见梅耶尔又要撒娇,“好,忙完正事,我带你去几家有特色的餐厅,”

    上海嘛,因为老建筑多,那样的地方多得是。

    这家餐厅,是上海银行家俱乐部的一部分,不对外开放,当然,这对冯一平自然不存在问题,他现在收到的私人俱乐部和会所的邀请,不要太多,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国内居然有这么多俱乐部和会所。

    装修自然豪华,菜品同样豪华,燕翅鲍为主,味道,应该说还对得起这个地方。

    最有特色的是,服务真是没话说,因为上海市领导也会经常在这里接见外宾,所以这些服务员不但专业技能一流,而且都接受过保密教育,所以,这是冯一平光顾的一个让他感觉最自在的餐厅。

    晚餐后,方颖芝真的关掉了包间的灯,顿时,黄浦江两岸的无敌夜景看上去更显瑰丽。

    “我改主意了,”梅耶尔说,“公司上市后,我一定要到旧金山买一套高层公寓,”

    …………

    同样在上海,谢冰教授翻看着网上近两天的热门内容,心情相当舒畅,这一次的运作,虽然也有些赌博的性质——要知道影射首富,那是很有风险的一件事。

    不过,她在仔细分析了利弊之后,觉得还是可以赌一把,现在的结果说明,自己果然赌对了。

    电话响了起来,“喂,你好,你好黄部长,当然记得,后天晚上的电视节目?我看看,抱歉,最近日程排得很紧,后天晚上真的早就有安排,”

    那边她往日都不能直接联系的电视台栏目负责人,现在非常客气,言语恳切,拜托她“一定要帮我一把,一定抽出时间来,”

    谢教授同样很受用,“黄部长,我自然是要支持你的,这样,我让助手尽量协调一下,明天给你答复,好吗?”

    挂掉电话,谢教授惬意的哼起小曲来。

    …………

    首都,李方成没有外出,他活动活动手腕,噼里啪啦的在键盘上敲击起来,这两天,网上所有针对冯一平的帖子,他都非常用心的去顶,而且乐此不疲。

    …………

    冯一平正泡在浴缸里假寐,电话响了起来,“嗨梅耶尔,有事?”

    “你在哪呢?给我个地址,要给你的文件忘了给你,我现在给你送过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