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扣,”有人敲门,“进来,”冯一平躺在书房的沙发上,头都懒得抬,“放桌子上就行,”

    “小叔,”“真的还在工作?”两个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梅耶尔?”冯一平马上坐起来,还不忘理了理睡袍,这个文华,取文件就取文件,怎么连人都取了回来?

    不过,他看着侄儿一脸的无奈,就明白这还真不怪他,他怎么能挡得住梅耶尔?

    “文华,带梅耶尔小姐去客厅,我马上下来,”

    “这里挺好,”梅耶尔把包朝桌上一放,脱下风衣递给文华,头发一甩,就穿着一件红色短款晚礼服,款款的坐在转椅上,瞬间点亮了这个微寒的冬夜。

    “你稍等,”冯一平准备先去换件衣服,只穿着件睡袍见女客,总不是个事。

    “这是布坎南和迈克让我带给你的,”梅耶尔从文华手里拿过那个文件袋,顺手拦住他,还示意文华出去,他还真乖乖的出去。

    这个侄儿,还真老实!

    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的文件,但是说的几件事,进展都不太顺利。

    NEXTDOOR在加拿大的推广,经过前一阵的顺畅之后,现在又陷入了迟滞。

    原因很多,最主要的,还是之前分析过的那一点,客观上,加拿大的反恐形势,没有美国那么严峻,在美国主打的安全,在加拿大并不是太吸引人。

    他们已经调整了宣传重点,突出网站的社交功能,但这需要一个过程,布坎南拿出了几个方案,其中的一个,是想办法让成为NEXTDOOR的注册用户,成为一种时尚。

    为此,他正积极的在多伦多的名流圈里下功夫。

    特斯拉的进展同样不太顺利。

    虽然最重要的电池板块目前很顺利,电池管理控制系统即将完成第一版,也就是工程测试版,即将进入稳定性和持久性测试,具体的工艺要求的制定业已提上议事日程。

    但是其它的几个板块,目前都还处于摸索的阶段,有些甚至还停留在理论研讨的地步,条条大路通罗马,有时不是一件好事,确定哪一条路最好,最终朝哪个方向努力,是一件很伤脑筋的事。

    马斯克在公司呆了几天,肯定了电池板块的工作,但他担心的是,因为冯一平坚持不使用传统的变速箱,下一步,把电能转换成动能的电动机,应该是路上最大的拦路虎之一。

    如何做到体积小,功率大,效率高,也就是功率密度大,需要解决很多材料、加工工艺,以及运行中的冷却等问题,最关键的是,还要在达到这些目标的前提下,做到低成本批量化生产……,挑战将会很多。

    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动力板块其实顶多算完成了三分之一。

    好在这个冯一平早有预估,历史上特斯拉研发了十几年才推出革命性的产品来,冯一平也没奢望一两年就能出成果,当然,十几年他肯定等不了,因为现在从一开始,就不是小打小闹,他计划5年之内,总要有个差不离,能拿出大致的产品来。

    好消息是,硬币之星和Redbox进展非常顺利,设备数量在不断增长,平均每台设备的销售,也在不断提高,算是双重利好。

    这样导致一个不好的结果,迈克稍微有点幸灾乐祸的说,奈飞的哈斯廷斯,本来性格就不好,现在脾气越来越坏——好吧,补充一句,硅谷的这些成功的高科技公司创始人,脾气好的真的是凤毛麟角。

    不,美国的这些成功的商界大佬们,冯一平接触后发现,微软的、苹果的、亚马逊的、谷歌的……,好像脾气都不好,至少都没自己好,国内的虽然他接触的不多,想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这,也许是成功人士的特性?就像那些成了腕儿的明星一样,就没一个是好相与的?

    不过,虽然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感觉冯一平跟他摊牌的时间越来越短,哈斯廷斯依然不改初衷,迈克说,他近正在多方筹资,虽然还没有发表公告,但据信,他最近的融资举措,其目的应该是增持。

    这还真是一个非常靠谱的动作,不管将来是不是被冯一平收购,哈斯廷斯此时增持奈飞的股票,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即使因为他的反制,这项并购不成功,但只要收购的信息一公布,奈飞的股价毋庸置疑的会上涨,多持有就是多赚。

    如果他不能阻止冯一平的收购,那么多一些股份,到时他就更有谈判的资格和底气。

    所以啊,指望奈飞能乖乖的到自己碗里来,看来不太现实。

    这个哈斯廷斯,看来得花点心思对付。

    “怎么了,不太顺?”梅耶尔也坐到了沙发上,挨得挺近,软语温声,暖香袭人。

    “有些挑战,”冯一平说,眼角就看到了她大腿上的黑丝,顺手拿过一边的薄毯盖了上去,“有点冷吧,”

    “暖气挺足的,”梅耶尔把毛毯一卷,远远的丢在窗前的矮柜上,还把腿翘了起来,有意无意的在冯一平眼前晃悠着,不时还伸手去整理一下丝袜。

    她那是整理吗,那是吸引人去看好不好?

    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冯一平也不例外,想来她不会介意,大大方方的看了几眼,“指甲油不错,”他随口夸道。

    “是吗?我自己涂的,”梅耶尔把一只脚伸到冯一平眼前,“不太均匀,”

    冯一平小腹有些热,呼吸稍急促了一些。

    此时,比她的蓝色指甲油更吸引人的,自然是……,要知道,她穿的可是短款晚礼服,两人同坐在一张沙发上,一只脚这样翘起来,那就是很多地方,特别是一些关键的地方,对冯一平完全不设防。

    还算守礼的君子冯一平只用眼角扫了一下,嗯,T-back,话说穿晚礼服也只能穿这个,神秘的紫色,还带蕾丝的,还好欧美女星有修剪毛发的习惯……,嗯,鼻息好热,好吧,不能再看,也不能再想……,他马上把那个文件袋放在大腿上。

    没办法,身体太好,火气太旺。

    此时最应该做的,就是马上离开这张沙发,但是,现在的他,偏偏不好这么做,不是不舍,真的,真的不是不舍,主要以他现在的状态站起来,那非常非常不得体。

    “想不到你也有这样的爱好,”他随口扯了一句。

    该想点什么,让自己平静下来呢?芙蓉、凤姐、如花,呃,好恶心。

    “怎么,在你心目中,我就不能有这样的爱好?就不能热爱生活?”冯一平的一些变化,怎么逃得过梅耶尔的眼睛。

    她顺势把那条腿放到沙发上,另一条腿盘着,手撑在沙发背上,侧坐着,笑眯眯的问冯一平。

    “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工作这么忙,”冯一平尽量不看她。

    “有些事,再忙也要抽出时间来做,”她说,脚趾头还轻轻的在冯一平大腿外侧碰了几下。

    冯一平在心中默想那三位的努力,顿时宣告失败。

    好在梅耶尔接下来换了话题,“布坎南和迈克的工作,你满意吗?”

    别说,这个还真有用,冯一平马上冷静了一些。

    自己果然是个劳碌的命,一提到工作,马上注意力就集中了起来,这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坏习惯?就不能多享受一些乐趣吗?

    “我还是比较满意,”他说。

    “可是,我听说布坎南有意回到政治圈里?”梅耶尔问。

    “是的,关于这个,我和他已经有了计划,”冯一平说。

    他尊重布坎南的选择,但他这样的人才,自然不好就此放手,哪怕不在公司,也要把他好好笼络住,恰好他在美国,现在就有非常好的资源。

    对他的安排,布坎南也比较满意,因为他相信冯一平的眼光,而且,冯一平郑重的向他承诺过,两年多后,最多三年,如果他还不满意这项安排,那么,他完全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并也将得到冯一平的全力支持。

    “那替代人选呢?”

    “已经面试了好几位,但目前并没有找到最合适的人选,”冯一平说

    “那么,你看看我怎么样?”梅耶尔突然说。

    “你,”冯一平定住了。

    “对啊,我,”梅耶尔总算收回了她的腿,坐正了几分,“我非常看好NEXTDOOR的前景,也一直在密切关注NEXTDOR这几年的变化,我觉得自己完全能跟上你的步伐,也有信心胜任NEXTDOOR的工作,”

    “除了没有政治方面的资源,我在其它所有的方面,都比布坎南有优势,”

    这就是美国人,推销自己不遗余力,而且会抓住所有的机会。

    “NEXTDOOR虽然和谷歌是不同的方向,但我越来越觉得,随着软硬件的进步,在未来,社交,也将会是非常广阔和关键的一个领域,”

    果然,牛人都不是盖的,梅耶尔在现在能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足见她的水平。

    “当然,还有很关键的一点,在你手下做事,我觉得会很轻松,”

    “你觉得我的这个提议怎么样?”

    别说,冯一平真还觉得这个提议挺不错。

    虽然梅耶尔最终也没能拯救雅虎,但是,可观的说,她12年接手雅虎的时候,雅虎就已经积重难返,在卡罗尔巴茨掌舵雅虎的那三十几个月里,做出了很多致命的决定,深刻的影响了雅虎后来的命运。

    比如,她把雅虎的搜索业务出售给微软,跟中国、日本的合作伙伴一直搞不好关系……,她被辞退的那天,雅虎股价应声上涨,就是一个最好的注释。

    应该说,从13年开始,梅耶尔在雅虎的一些举措,真的是可圈可点,只是,彼时,竞争对手真的太厉害,她最终也无力回天。

    更重要的是,她那时能毅然放弃谷歌优渥的工作,登上雅虎那艘破船,也充分体现出了她性格中刚硬强悍的一面。

    现在的问题是,梅耶尔目前,连带一个公司的经验都没有。

    可是,这好像也不是问题,她和金翎年龄相仿,金翎之前单独带领的佳美,论规模和挑战,还真比不上梅耶尔现在带领的项目组。

    而且金翎在佳美的时间也很短,那段工作经历,也说不上成功,处处掣肘之下,她看到了问题所在,但最终还是没能解决。

    但金翎现在能带领整个集团稳步前行,如果给梅耶尔机会,让她带领一个公司,想来还是能够胜任。

    “我个人对你的提议很感兴趣,”冯一平说,“也相信你有这样的能力,”

    “不过,我还是需要时间好好想想,另外,既然你有这个想法,我们还得说服佩奇和布林,”

    冯一平的意思,梅耶尔听得清楚,其实已经是肯定的,“你会做不通佩奇他们的工作?”她说。

    “谷歌的未来和发展,已经明朗化,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在谷歌,你肯定也会有很好的发展,但是NEXTDOOR,目前还处在发展的初期,未来如何,还有待努力,所以,这是关系到你职业前途的大事,我得慎重考虑,”

    “我明白你的意思,”听了冯一平的话,梅耶尔很高兴,虽然冯一平说是为她的职业前途考虑,这一定程度上,肯定是客气话,但是这样的客气话,她爱听。

    “嘿,”她突然用下巴朝冯一平点了点。

    冯一平低头一看,自己的睡袍半开,保护重点部位的文件袋,在说话的时候,不知不觉的也移开了。

    他老脸一红,“对不起,”就待回房间换衣服。

    “我喜欢,”随着这话,一个温热的身子坐了上来。

    梅耶尔跨坐在冯一平大腿上,用手拂了一下头发,双手挽着他的脖子,红唇凑了过来,“那我想,现在的这个请求,你不会再拒绝吧!”(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