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我们的民众,特别是我们的年轻人,现在有些盲目的推崇富豪榜上那些排名靠前的人,我觉得这真不是一个好趋势,大家应该要有自己的思考,要看看你喜欢和推崇的这个人,是不是同样具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

    谢教授苦口婆心的最后做总结发言,“这些作为企业家的富人,对社会的影响力,远比一般人大,这些影响,包括他们的言行,以及他们为社会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如果社会责任感不强,那就很有可能带来……,”

    “好,”李方成看到这儿,狠狠的拍了一下沙发,“说得好,”

    这专家果然是专家,说起来真头头是道,冯一平这样的人,就应该让大家抵制去抵制他的生意,不,富豪榜上前几位的那些人,最好都这样对待。

    “好什么好?不知所云的专家,”李益强关掉了电视,这些年,他可是只有给领导送礼的时候才积极。

    相信今晚有不少企业家跟他一样,会自动对号入座,得意到有些忘形的谢教授,此时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

    “你在美国真的什么都没学到,”他看着儿子摇了摇头。

    “我跟你说,有时候,我们要认命,要服气,有些人不要再招惹,我们有多少斤两?有些事过去了就过去了,你不要再给我们找事,”

    “再修养两天,没事就跟我到公司上班,”

    “哦,”李方成低眉顺眼的说。

    没办法不低眉顺眼,在香港赔了了个底掉,他现在所有的花销,又只有找老头子要。

    不过,李益强一回卧室,他就偷偷溜出门,首都的夜生活,我来啦!

    但是此时的李方成,跟以前的李方成又有了进步,既然在香港的夜总会里,能找到苏伟文这样的路子,那么,在首都的类似场合,能不能也设法搭上一些关系呢?

    …………

    女主持人听着谢教授的总结发言,耳麦里领导的声音响起来,“打断她,”

    谢教授接下来要说什么,他们都猜得出来,这个针对性就太强,而且非常不理性,栏目组是希望借她的人气提高收视率,但并不想引火上身。

    支持人反应很快,马上转向另一位嘉宾,“许教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有些事情,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做过度的解读,具体事情具体分析,从而汲取经验教训,从制度上杜绝或者减少以后类似事件的发生,才是最重要的,这也是对我们的改革开放进程负责任的态度,”

    不得不说,许教授虽然外表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帅,但是还是有真功夫的。

    “比如,我们注意到,这些出问题的富人,他们的问题,往深处挖,很多都跟金融有关,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我们的金融体系不健全,我们的监管也不到位,让一些人抓准和利用了某个特定的历史环境中的制度缺陷,在权力寻租等活动中开掘灰色财源,”

    “第二,这同样说明,我们的民营企业,在融资方面的难度,”

    “比如我们也看到,今年有一位农牧集团的企业家出事,就是因为在银行融资无望,最后以高息向公众吸收存款用于企业运营,也可以说是集资,这件事在前一阵也引起了很激烈的讨论,很多人都认为,他的行为,可以说是合情合理,”

    “但就是不合法,“主持人补充了一句。

    “对,所以,也是上个月底,他也因为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当然,缓刑4年,”

    “因此我觉得,我们应该倡导全社会,都应该要有健康良好的财富文化心态,富人要认识到自己的社会责任,同时,我们也不要看到一些富人出事就拍手称快,更不要把这些问题随意扩大化,这样,才是一个健康的社会,”

    “谢谢两位嘉宾的精彩分析,谢谢大家,下周同一时间,请继续收看我们的节目,”

    …………

    方颖芝守在电视机前一分不差的看完了这一整期栏目,这个姓谢的,她马上给冯一平打电话,“一平,这个姓谢的专家让我不能忍,她太嚣张,我觉得真的应该要让行政部公开回应这些问题,”

    “不用担心,也没必要对号入座,”冯一平的声音依然不急不缓的,“会有人为我们发声,”

    “你都安排好了?”

    “哪用我安排?你要相信得道者多助嘛,”冯一平说得莫测高深的。

    “那明天采访地图公司成立酒会的记者,我们也不用公关?”

    “不用,不惯他们那脾气,”

    方颖芝马上也意识到,自己这话,问得就是多余的,就是自己不安排,明天到场的记者,也会问这个问题。

    她感觉自己在冯一平面前,总是很难保持平常心,这个得改,她想。

    “冯,看前面,”梅耶尔扳了一下冯一平的脑袋,示意他看着拍照的人。

    冯一平很配合的比划了一个剪刀手。

    他们现在坐在黄浦江的一艘游轮上,谢教授要是知道这事,肯定又得当一个很重要的理由记下来,有必要这么奢侈吗?

    手机又响了起来,“我爸妈的,梅耶尔,戴恩,你们聊,”

    他走到船舱里面,“喂,妈,”

    “儿子,我们刚看了那些报纸,”电话一接通,梅秋萍难得的没有问儿子好不好,直接说事,“这些人,怎么这么没良心?”梅秋萍听上去很愤怒,“我们出了那么多钱,做了多少好事,怎么现在还说我们只顾自己?”

    “妈,我们做那些事又不是为了扬名,用你们的话说,那是为我们积福,”

    “报纸上的那些文章没什么,那样的人只是少数,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以后肯定会有人说我们的不是,让他们说两句又如何,我身上又不少块肉,再说,不是同样有很多人在帮我说话吗?”

    他说得很轻松,因为他一点都不想爸妈为这些事操心。

    “一平,”冯振昌说,“你不是请了那么多律师吗,那些人要是再昧着良心瞎说,你就让律师去告他们,”

    “爸,告她还好了她,你放心吧,不会让有些人得了好的,”

    冯一平不是不能接受批评,只要这些批评是真诚的,没有掺杂其它私利在里面,哪怕这些批评完全没有说到点子上,或者太吹毛求疵,他也能忍受,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但是,想借着踩自己为自己牟利的人,有一个算一个,他肯定不会让他们有好下场。

    …………

    感到气愤的不止是冯一平爸妈,镇里的不少人家,这两天火气都很大,他们中,并不是没有羡慕冯一平家有钱的,但是,冯一平家做事,让大家服气,冯一平,也让大家骄傲。

    看了这些报道和电视,不少人马上不客气的问候谢教授的亲人,“什么狗屁专家,就是眼红,”

    “就是,自己没本事,还见不得别人有钱,”

    应该说,谢教授还真不是这样想的,她只是想借这件事,刷刷自己的声望,但是,其最终目的,也是想把声望变现,还是为了钱。

    所以说,娱乐圈玩的套路,学术圈早就在玩,谢教授这就是典型的捆绑营销。

    …………

    盛正也给冯一平打了电话,“一平,要不要我们出面说话?本来我想直接这样做,但我叔叔提醒我,说你可能有安排,怕我给你添乱,”

    “谢谢县长,也替我谢谢盛省长,不过这样的小事真不用麻烦你,”

    “反正你有需要就说话,”盛正说,“有些人说的话,你也不要往心里去,不被人妒是庸才嘛,”

    跟着浦东的区长也打来了电话,“一平,明天要不要我帮你在记者面前说几句?”

    “不用不用,劳烦区长还关心我的这些小事,真不用,以后有我解决不了的问题,再找领导帮忙的时候,你可不能推托,”

    “没问题,一平啊,你也不用在意,有些专家,呵呵,”

    是啊,有些专家,真的只能让人呵呵呵。

    “终于出来啦,”梅耶尔端着一杯酒走过来,“这么多电话,好事还是坏事?”

    “没事,”冯一平说。

    他是不想过早的对号入座,但现在对方越说针对性越强,蹦跶得也够了。

    是时候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也有人没有给冯一平打电话,比如郭国坚,今晚,他就在熬夜写稿,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站出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