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并没有及时的看到这则新闻,这会他还在应酬。

    首都来捧场的领导,自然不可能酒会结束之后就马上回去,自然例行的安排了视察。

    说起来信产部跟IT领域越来越突出的嘉盛,有很多可以聊的话题,今天的视察,倒也不是流于形式。

    比如现在,信产部的这位韩司长,还在问冯一平一个专业的问题,“一平,我们都知道你对硅谷很了解,眼光又是出了名的独到,你能不能从宏观的角度说说,我们国家的互联网公司,未来的发展趋势,”

    他们此时在位于金茂大厦55层的粤珍轩里最大的包厢里。

    本来,今晚梅耶尔最想去的是马勒别墅,戴恩最想去的是锦江,但是,区里的领导在呢,怎么好去其它的区用餐?

    当然,粤珍轩其实不错,环境好,服务好,服务员好——都是人靓妆好的姑娘,菜品也好。

    而且,冯一平这个没什么底蕴的家伙,并不是太喜欢锦江或者马勒别墅那样很有历史感的地方,更不喜欢那些很有历史感的装修风格,在那些地方他感觉不到什么贵族的风范,只觉得压抑。

    粤珍轩嘛,粤菜,桌上多的自然是燕鲍翅参、河海湖鲜,但是,测绘局地理信息与地图司的乔司长,老家四川,所以点了一份川式水煮滑牛肉,结果基本没他的份,梅耶尔现在是跟国内这些正宗的辣菜较上了劲儿,放着满桌的高档菜不吃,就对乔司长老家的这道家常菜情有独钟。

    但是又辣,桌上又是不太熟的人,辣也只好忍着。

    冯一平看她脸红得跟螃蟹壳一样,舀了一碗带子竹笙海鲜汤,示意她先放到汤里涮涮。

    今天晚上,他很有绅士风度,不是第一次照顾梅耶尔吃东西,不是她不会吃,关键是她用不来筷子,而国内很多菜,你用刀叉,非常不好对付。

    比如老美如果吃鱼,不管什么鱼,大多都是很规则的块,里面自然也不会有刺,而我们这一上就是一整条,而且里面的刺也没理干净,比如那一整条东星斑。

    当然,另一边的戴恩他就管不了。

    听到韩司长的话,他想都没想,“不管中国还是美国,从宏观的角度上来看,互联网商业,都将会在国民经济中,占据越来越多的比重,而且将会越来越重要,”

    “目前我国的互联网企业,不管是形式还是运营,基本上都是复制美国成熟的企业,比如我们的三大门户网站,包括嘉盛汽车网,也是如此,”

    “这其实也是一条必由之路,毕竟互联网的发源地就是美国,最先尝试把互联网和商业联系起来的,也是美国,他们的经验最丰富,”

    “但是,随着我国经济的不断增长,综合实力的不断增强,我想,在不远的未来,最多十年吧,我们的GDP应该会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按照历史的规律,经济的高度繁荣,总会带动各行各业有巨大的进步,我相信到那时,互联网会深入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我国已经熟稔互联网行业的创业者,同样会在互联网领域,取得长足的进步,将会创造出越来越多的商业模式,那时硅谷的那些巨头,来学习和借鉴我们的商业模式,也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那会我们国内,应该也会有不少互联网领域的巨头,大胆的预测一下,以后我们国内应该也会出现市值过千亿美元,两千亿美元,甚至更高的互联网公司,”

    “依托我们国内巨大的市场,我认为,将来在互联网领域,我们不是没有超越美国的机会,至少会在一些方面领先,”

    “千亿美元,两千亿美元?领先美国?”领导们都被冯一平的这番话砸得有些懵。

    也不是他们眼界不够开阔,只是这时这样的数字,确实非常难以想象。

    要知道,去年年末,A股总市值,只说上证,是接近25000亿元人民币,今年会增加,年末就算总市值是30000亿元人民币,汇率平均取8.2,也不过折合3600亿美元左右。

    你这会说将来国内会有一家公司市值会超过2000亿美元,确定说的不是醉话、胡话?

    也就是说这话的是冯一平,换做其它人,领导们第一时间的反应,肯定是荒谬!

    冯一平看了看表,已经8点40,他挥挥手,“服务员,调到2套,”

    一打开,总局的汪司长刚好说到,“这肯定不是我们局里的专家,”

    他自然知道今晚会播出什么新闻,央视这样牛的单位,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在这么合适的时间内帮助冯一平?自然是有条件的。

    条件也不是太难,只不过让冯一平同意上对话栏目而已。

    区长扫了一眼,点点头,“这个时机选得好,不会有以势压人之嫌,”

    这领导就是领导,一眼就看穿了冯一平为什么安排在这个时候反击。

    别人一说,马上对号入座,迫不及待的跳起来,那显得有些心虚,而且,你堂堂一首富,大动干戈的对付一个专家,还是一个背后没有单位的女专家,未免会让人有些反感。

    但是,在这个女专家说得越来越过份的时候发声,那还是能得到大家的支持。

    “遇到这样无谓的事,真的挺无奈,”

    “呵呵,你得适应,”区长笑着说。

    …………

    晚上这场应酬,结束得比预计的早,听了冯一平那不可思议的预计之后,领导们都有些不淡定,都有些心不在焉。

    冯一平的那些话里,信息量太大,在去年,我国GDP总额约为14500亿美元,世界排名第六,排第二的日本约为39200亿美元,是我们的2.7倍。

    十年后,我们就能赶超日本?

    老实说,我们究竟是在12年还是13年超过日本的,冯一平也有点记得不太清楚,但应该就是在那两年。

    但后来国内市值超过2000亿美元的公司,他记得很清楚,至少有阿里和工行。

    …………

    11月的晚上十点多,外滩这会终于比较安静,灯光也比较暗,但陪梅耶尔在这里漫步的冯一平,还是把风衣的领子竖了起来,不仅是怕被人认出来遭遇围观,主要是冷。

    梅耶尔依然很自然的挽着他的手,“我的那个提议,你考虑得怎么样?”

    “我觉得可以,”冯一平说。

    “真的?”梅耶尔激动得很大声的叫起来,传得很远,引来不止一对此时还逗留在外滩的鸳鸯观望。

    “真的,”冯一平点点头,“不过,我还是建议,你最好等谷歌上市以后再考虑这个问题,辛苦这么多年,总要享受胜利的果实,你说呢,”

    “我没问题,那这边会不会出现空档?”

    这个确实会,冯一平希望布坎南在小奥黑同志选上参议员之前,就加入他的团队,未来能在国会山小奥黑的办公室有一个比较不错的位置,将来,能顺理成章的在白宫谋一个好位置。

    “两种方案,一是我推迟布坎南离职的时间,二,找一个过渡人选,反正我明年大部分的时间,将会呆在美国,”

    “哈哈,谢谢,”梅耶尔朝冯一平身上靠了靠。

    “其实,你在谷歌干满十年也不错,”冯一平说。

    他知道,梅耶尔后来是谷歌最有权力的女人。

    “到那时,也许情况会有很大不同,”

    “很大不同,什么不同?”梅耶尔问。

    “谁知道呢?”话到嘴边,冯一平还是咽了回去,今天晚上,让大家觉得不可思议的话,已经说得太多,这个设想,或者说计划,暂时还是放在心里吧。

    “我还是希望能够尽快负责一个大公司,”梅耶尔说。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外滩的尽头,梅耶尔突然抱着他,“后天就要走,明晚又不确定你有没有事,今晚我不想回酒店,去你家,好吗?”

    她可不会不好意思,不等冯一平开口,紧紧的抱着他感受了一下,“哈,我想我很明白你的意愿,”(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