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这一天也挺煎熬,当然,肯定跟那个一朝回到解放前的谢教授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那样的人,那样的事,真不可能放在他心上,捎带手就收拾了,要是还有什么首尾,底下多的是人等着表现。

    打不死的小强?哼,现实生活中,绝不会有那样的情况出现。

    是梅耶尔让他挺煎熬。

    在国内的两性关系中,我们信奉类似“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这样的信条。

    但对美国人来说,这真的是很难理解的一件事。

    在美国,青年男女在一起,主要是为了让自己快乐愉悦,包括精神上的,以及身体上的——很多时候主要的还是后者,至少一开始不会去想其它的事。

    但在国内,青年男女在一起,很多还真就是为了组成家庭养育后代,或者,被着急操心的父母逼的,让自己快乐愉悦,只是其中附带的一个福利。

    在国内,如果双方有了一定了解,一方,比如男方说出一些对未来的想法,多半会让女孩子觉得踏实,靠谱,感觉有安全感。

    但要是在美国,几次之后你靠着床头——这就是不少人羡慕美国的地方,特别是年轻人,跟国内相比,很多时候他们是反着来的,有些事先做了,如果觉得还不错,会试着约会,再慢慢了解对方,再看发展的可能。

    回到正题,两个人正高兴的时候,你靠着床头说将来生几个孩子,买什么样的房子,怎么买等问题,多半身边的那个女孩子,会抱着衣服跑出去——这么做别说安全感了,你反而吓到她了。

    所以,在个人生活上,如果只看结果,国内的年轻人和美国的年轻人,那是大致雷同,反正多半最后都会结婚组成家庭,但是过程和出发点,差别就很大。

    目前来说,冯一平是梅耶尔看得惯的一个人——当然,现在看不惯冯一平的人,特别是适龄女青年,应该很稀少。

    梅耶尔开始多半真的是如她所说,我们都有需求,冯一平又能入她的眼,所以不介意在这个异国他乡和这个异国的小伙发生点什么——就这么简单,这也算是资源互补。

    就这么单纯纯粹,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但是冯一平不给面子不配合。

    俗话说,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这话放在男女身上都适用。

    昨天晚上冯一平的又一次拒绝,不但让梅耶尔的这份感觉更强烈,也让她和有挫败感,在自己主动的情况下被人拒绝,这对她来说,还是第一次。

    而她又是一个非常自信,非常要强,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所以为了达成目的,今天一整天,她真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

    所以今天一整天,冯一平办公室的门窗,都关得很严实。

    表想歪,他们不会在办公室上演什么限制级的剧情,只是梅耶尔的一些大胆的举动,不好让公司的其它人看到。

    比如,明明桌子那么大,她就是不依不饶的要和冯一平坐到一起,还紧挨着,经常性的主动跟冯一平耳鬓厮磨的。

    让有着老司机的经验,年轻人身体的冯首富,那个意马心猿哦!

    但是,始终又下不了决心去做什么,真的挺辛苦,挺煎熬。

    “你是不习惯没有工作的状态,还是太长时间没有约会?”冯一平用手肘挡着她问。

    “好像都有,”梅耶尔想了想说,“从99年到现在,在办公室还能这么无所事事,这样的机会很少,”

    “至于约会,最近的一次约会,是在4个月以前,”

    难怪呢!

    “这也怪你,鼓动佩奇一股脑的开发那么多产品,然后又希望能在上市之前把这些产品投入使用,你不知道,中间连着几周,就像99年一月,我又每周工作130个小时,吃住都在办公室,哪还有时间约会?”

    这个冯一平听了都咂舌,每周工作130个小时?

    “刚开始的时候那么辛苦?130个小时,怎么做得到?”冯一平问,他现在刚好需要跟她聊其它的话题。

    “怎么做不到,只要你不管吃饭还是洗澡,都争分夺秒,累了敢在办公桌底下睡觉,没什么办不到的,”

    “现在总算有了自己的办公室,终于不用在桌子底下睡觉,”

    “突然觉得自己好幸福,”冯一平说。

    幸福真是比出来的,他现在就觉得自己挺幸福,自己最辛苦的时候,也没有钻到桌子底下睡觉。

    “嘿,你觉得我身上那个部位最好看?”她突然问道。

    话题过渡得太突然,冯一平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她和椅子接触的部分。

    “哈哈,我就知道,”梅耶尔笑得很灿烂。

    她的笑很有特色,笑得再灿烂,看上去里面还是有一丝羞涩。

    “那一次在我的办公室,我弯腰在桌上找文件,你就在后面偷看,”她左手肘架在冯一平肩膀上,右手挑起他的下巴,“对不对?”

    “没有,”本来就有些不好意思的冯一平连忙矢口否认。

    “真的吗?”她慢慢的站起来,伏在办公桌上,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放到后腰上,于是前后都很突出,分外妖娆。

    她身高一米七,从小练古典芭蕾,身材真的很有看点。

    冯一平感觉口渴得厉害,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要不,我让我的司机带着你出去转转?”

    “扣扣,”门被敲了两下,方颖芝推门进来,“一平,”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她很惊讶,这个外国娘们,怎么能这样?

    “你们聊,我出去转转,”梅耶尔比划了一下,“晚上见,”

    冯一平也送了一口气,再这样下去,很容易到他的临界点。

    他先打电话吩咐了文华一声,再问方颖芝,“什么事?”

    “昨晚新闻播出后,加上今早两家基金会披露的消息,网上关于这件事的评论,已经一边倒,我刚才看了,相关的网站都采取了措施,那些诋毁我们的帖子,已经全部删除,”

    “那就好,剩下的事你看着办就行,”

    “好的,”方颖芝看着梅耶尔的背影,若有所思。

    然后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她来冯一平的办公室来得很勤,汇报的,又都是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

    …………

    “为了未来,干杯,”梅耶尔端着酒杯冯冯一平碰了一下。

    今晚,冯一平没能拒绝梅耶尔到自己家里来的要求,在外面买了些东西,她直接让文华拉着自己到了冯一平的别墅。

    今天的晚餐,也是她做的,主要就是牛排,还顺带给冯一平家添置了一个烛台,一直当摆设的花瓶也难得派上了用场,里面插上了火红的玫瑰。

    很典型的烛光晚餐。

    “干杯,另外谢谢你做的晚餐,很不错,你平常自己也经常下厨吗?”冯一平吃得很快,这样暧昧的场景,他想尽快结束。

    “很少,今天难得有兴致,”梅耶尔晃着酒杯,很慵懒的坐到沙发上,拍了拍身边的位子,“过来坐,”

    冯一平坐到她对面,“明天早上的航班,我早点送你回酒店吧,”

    “十几个小时,在飞机上也只能睡觉,今晚我不想那么早睡,”她笑着站起来走了几步,“你这里挺不错,就是私密性还不够好,相邻的间距太近,”

    然后,她熟门熟路的又一次跨坐在冯一平腿上,端起他的手,环住自己的腰,“你担心什么呢?是害怕我还是害怕你自己?”

    她今天,依然是穿着红色的晚礼服,开口很低,而且,也许是想突出一下冯一平最欣赏的那个部位,她还系上了一条紫色的腰带。

    冯一平的手,下意识的动了几下,她的这件衣服是丝绸做的,他又很喜欢丝绸,真的,真不是因为那腰肢的柔软。

    分神间,嘴一下子被堵住,非常火热,冯一平一时有些迷醉,一定也是因为她舌尖还带有酒味的缘故。

    等他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压在沙发上,衬衫已经解开了好几个扣子,这怎么能行?他一翻身,把梅耶尔压在沙发上,嘴上不停,手也没闲着,去拉她后背的拉链,但业务不太熟练,拉了好几次没成功。

    “我来,”梅耶尔抬起上身,伸手到背后轻轻一拉,礼服就敞开来,同时也急促的去解冯一平的腰带。

    冰凉的皮带头印在冯一平腹肌上,让他暂时清醒过来,“不,”他按住梅耶尔的手,压在她身上喘着粗气,“我不能这样,”(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