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平,还是叫餐吗?”方颖芝问。

    看着那个逆光坐着的小伙子,她是满心的佩服,随随便便的就有定下来一家公司准备上市,这样的人,能有几个?

    “不,”冯一平看了看表,“我们出去,”他麻利的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你通知佳怡一起过来,对了,让她带着行李,”

    “吃完饭直接去机场?”

    “对的,”

    对话的录制,就定在明天,今天下午,他将飞去首都。

    …………

    “至少还有两个小时,冯首富,你准备请我们吃什么好吃的?”

    郑佳怡现在话特别多,在车里好像坐不住的样子,看着窗外那些熟悉的风景,就像个头次进城的乡下孩子一样,“哇,这儿真漂亮,”“哇,那儿好好看,”

    她这不是夸张,她这是留恋和不舍。

    她的工作签证,已经顺利的办下来,这一次去首都,是和这一批要调派到美国的同事,再起接受几天的培训。

    这一次去美国,可不像上一次,只会呆几天,这一次,至少会在那边工作和生活一两年。

    虽然知道即使在美国,因为有冯一平的照顾,自己也会过得很好,可是,作为一个女孩子,在去国离乡之前,在向往和憧憬的同时,难免也会有些感伤和不舍。

    方颖芝知道她这些反常举动背后的原因,“肯定是你想吃什么一平就带我们去吃什么,”

    “放心吧,都准备好了,”冯一平说。

    “真的啊?”郑佳怡总算安分了点,“那多不好意思,”

    可是跟着马上问,“是什么?我可不吃西餐,一想着以后天天吃西餐,我就愁,”

    “一定是火锅,对不对?”她笑着问,“在美国很难吃到正宗的火锅,而且国内吃火锅的很多食材,国外也没有,”

    “在今天这样的天气里,围着热气腾腾的火锅,想涮红油涮红油,想吃清汤的就吃清汤,啧,真是想想就很美,”

    冯一平不好接茬,因为用餐环境的限制,今天还真吃不了火锅。

    郑佳怡一看冯一平的表情就明白了,“我想多了?”

    “至少今天中午不是火锅,”冯一平看着旁边,“文华,前面靠边停下来,”

    停下来,什么意思?

    方颖芝看了一眼,“一平,是有什么东西要买吗?”

    “看看,”冯一平打开车门走下去,大踏步的走进前面的那家有佳便利。

    几个人自然也不好呆在车上,跟着走过去,方颖芝觉得这一幕好像很熟悉,金总经常来这一套,难道一平今天也是?

    她猜得没错,冯一平今天还就是突然袭击。

    店里这会没几个顾客,冯一平正细致的在几排货架之间审视着,收银台后的小伙子,显然认出了这是谁,激动、紧张、拘谨。

    冯一平没打扰他,这会正蹲着,把倒数第二排货架的几罐饮料拿出来,检查它们上面有没有灰尘,还好,挺干净,他伸手摸了摸货架里面,皱了皱眉,手指肚上,是浅浅的灰尘印子。

    那个看起来和冯一平年龄相仿的小伙,看着这会没有其它的顾客,拿着一块毛巾跑过来,非常窘迫,“冯老师,对不起,我马上打扫,”

    “不用,你去招待顾客,”冯一平把那几罐饮料一一放回原位,“走,带我去看看卫生记录,”

    每天晚上下班之后,值班的工作人员,必须把便利店里里外外,全都打扫一遍才能下班,并且要在系统里做好记录。

    下一班的工作人员到店后,会对上一班的卫生状况做出评价,并同样记录在案,这也是一个连贯的一级对一级负责。

    当然,在便利店,打扫卫生是一个持续性的工作,不忙的时候,理货的同时,也要顺道用抹布擦拭货架。

    非常紧张的小伙子输密码输错好几次,最后总算成功的进入系统,调出了记录,昨天晚上打扫完卫生的时间是11点33分,今早6点验收,验收标准只有两个选择,满意,或者不满意,选的是满意。

    “田华,”冯一平叫了一声,这个叫田华的小伙子连忙一迭连声的道歉,“对不起冯老师,我工作没做到位,晚上我一定彻底的打扫一遍,”

    态度还不错,没有推给上一班,也没有说因为太忙,所以没时间打扫,只是说自己做得不好。

    “没事,”冯一平自然不会跟一个一线的员工为难,“哦,”他比了比领口。

    田华不明白怎么回事,方颖芝和郑佳怡一口同声的提醒他,“扣子,”

    公司配发的衬衫,带有领尖扣,装饰性较强,活泼,有动感,而且看上去比较清爽。

    他这才明白过来,七手八脚把左边的领尖扣扣上。

    “田华,像那些难以打扫的死角,一般多长时间会彻底的清洁一次,”

    规定自然是每天,每个角落都不能放过。

    田华低下头,“我是两天,”

    “不过冯老师,上面的这些,我是每天都打扫,”他搬开一个货架上面的一层,拿开几样商品,用两只手去摸了一下,果然干干净净的。

    “嗯,”冯一平点点头,却没说什么。

    他也在商场理过货,知道这其中的难处。

    像下层货架,打扫起来不方便,而且在白天也不好打扫,累了一天,到晚上下班的时候,有时确实没耐心没力气蹲下去一样样、一处处擦干净。

    而且灰尘这玩意,跟环境关系也很大,有些路段的店面,比如说靠大马路边的,你可能一天擦三次,按冯一平的方法检查,还是会有灰尘。

    但是,要求就是要求。

    “这些卖得怎么样?”冯一平指着面包柜和热狗烤箱问。

    在亚洲的其它地方,比如日本、韩国,还有我们的海峡对岸,便利店里销售的盒饭、寿司等,平均会占到日销售额的3成以上。

    但是在国内,很多年后,大多数便利店都没有涉及这一块,这里面有需求的原因,比如,在居民社区里的便利店买类似盒饭的这些产品,销路不会太好,社区白天留在家的那些老人家,不在乎什么时间成本,宁愿自己做。

    也有政策的限制,对便利店的兼营项目,国家审批很严,比如有佳现在兼营的早餐,各地政府都有很多要求。

    比如在首都,要求在便利店中增加的经营早餐项目的占地面积不低于3平方米;要有防尘、防蝇设施,在经营场所内不准有明火,不得污染环境,不得扰民;必须安装有上、下水设施……。

    早餐服务只对集中配送的早餐食品进行加热,禁止现场加工制作;早餐食品实行统一配送、进货,使用食品包装材料要符合卫生标准,外包装要标明出厂日期、保质日期、食品标准和食用方法……等好多要求,非常细致。

    细致到什么程度呢,但凡看了这些要求的人,一定会笃定的认为国内绝不会出现食品安全问题。

    后来你才会明白,规定得非常细,不一定是为了更好的达到目的,还有更大的可能,是创收!

    而且,政府可能是出于避免便利店冲击到其它行业的考虑,一直不允许在便利店里放凳子。

    也就是你就别想在便利店买份盒饭,在微波炉加热,再来一盒酸奶,坐下来好好吃——要么站着吃,要么拿回去。

    但是,以后政府会允许在店里放椅子,特别是在上海这样的城市,将来在乎时间成本的人会越来越多,将来在办公楼型、住商混合型和地铁型便利店里,盒饭和寿司的销售,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向。

    不仅能大幅提高销售额,而且,众所周知,这一块的利润,也很高,至少高于便利店里其它商品的赢利水平。

    所以,虽然现在店里还只是简单的做了些早餐,但冯一平对这一块很关注。

    “面包销售不太好,”田华说,“热狗不错,关东煮最好,”

    “为什么面包销售不好?”

    “我觉得,是口味的问题,”

    这个,还真是个问题。

    蛋糕其实容易做的美味,但是想把面包做得可口,让很多人喜欢,那还真不容易。

    “消费者到店里买热狗,买关东煮,主要是因为什么原因?”

    “方便,还有,放心,”田华说。

    好吧,这也正是冯一平所追求的,希望将来店里销售盒饭的时候,这些人还能持这样的态度。

    “田华,对物流公司,有没有意见?他们配货及时不及时,差错率大不大?”

    “都还在合理范围内,”这个问题田华回答得很快。

    “损耗的主要是什么原因?”冯一平问了另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事,也是无U论如何都会存在的,控制得不好,影响会非常大的一个问题。

    “我们的损耗率控制得很好,开箱后发现一些商品已经损坏的,都能跟厂家换货,有一些损失是我们自己的失误,刚开始不熟练,补货的时候,我就打破过两瓶啤酒,”

    “还有一些,是因为商品被人调包,但结算的时候没发现,”

    “最后,盘点的时候发现有些货少了,或者晚上关店的时候,发现白天没有销售货少了一样,虽然没看到,但应该是被盗,这也是损耗最大的原因,”

    不过关于这一块,有佳目前控制得比较好,损耗率在0.2%以下。

    其它公司经常发生的内盗现象,比如收银员动手脚,有佳做得更好,目前还没有出现一例。

    “超出部分的损耗,按制度规定的由你们承担的比例,你个人能不能接受?”

    超出部分的损耗,员工和公司七三开。

    “我觉得合理,”

    “你对日常经营,有什么建议?”

    “公司规范得都挺好的,”田华说,“不过我有一个小提议,不知道合不合理,”

    “说,”

    “我觉得,晚上十点以后,像我们这样不是在中心区的店,是不是可以适当的关掉一些灯?有时候全亮着挺可惜的,这样多少能节省一些成本,”

    这还真是个方向,便利店的电费支出,也是成本里的一个大项,一家店省几十块,加起来,那就是一个很可观的数字。

    冯一平又问了几个关于商品的问题,比如自己出品的红外测温仪功能,以及冷僻商品的货号等,刚好有顾客进来,“看得出来,你业务水平不错,只是田华,有些事情,贵在坚持,现在两天彻底打扫一次卫生,将来会不会延长到一周?”

    “放松一次,再放松非常容易,以后就会变成习惯,”

    “你要记住,成功,有时就是把简单的事情重复做,好,不打扰你工作,”

    “我记住了,冯老师慢走,”

    方颖芝留在后面叮嘱了一句,“不要通知其它人,”

    她知道,冯一平既然来这一套,就不可能只看一家店。

    “如果每家店,都配上吸尘器,或者是吹尘器?颖芝,你让他们都试一试,看那样是不是能更好的保持店里的卫生,而且能大幅降低大家的劳动强度,”

    冯一平觉得,员工当然要努力,但是公司,也要力所能及的为员工减轻负担。

    “好的,我马上通知他们,”方颖芝在本子上记了一笔,又提醒道,“一平,吸尘器可不便宜,”

    是啊,现在的吸尘器,还没有全面进入家庭,价格也一点不亲民,质量过得去的,就是批量采购,至少也得在千元以上,如果每家店都配,那可是很大的一笔投入。

    “先不考虑这个,先看效果,是不是一定要用湿毛巾擦才会干净?如果吸尘器效率高效果好,那花钱多也要配置,”

    “况且,我们可以考虑让神奇工坊设计一款,这样应该能把成本控制得最低,”

    “还有,关于关灯省电这一点,我觉得也可以考虑,引申开来,冰柜、冻柜或者奶制品冷藏柜,是不是也想想办法,看能不能也省下来一些电?这个问题让他们也研究一下,如果可以,都制定一些通行的准则来,”

    今天这一趟,冯一平觉得收获挺不错,“这里要停吗?”又到了一家店门前,“再下一家吧,”冯一平说。

    这个中午,冯一平一共突袭了三家便利店,底层货架的卫生,包括商品和货架,普遍不太理想,第二家店员工的态度,不太理想,这两个问题,估计是普遍存在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大力抓一抓,应该还能改观,但是第二个问题,想要彻底改观,估计得多管齐下才可以,冯一平又萌生了聘请一位这方面的专家的想法。

    从第三家店出来不久,方颖芝接到了电话,“是戴总,吉胜,问我们在哪里,”她小声说。

    戴吉胜是最早跟着周新宇加盟有佳的人,现在是上海有佳的负责人,看来现在终于得到了消息。

    这个时候要见自己,无外乎是检讨之类的话,“告诉他不用过来,今天的这些问题和意见,你尽快发邮件给他,文华,前面的酒店,”冯一平指了指前面的那家怡佳。(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