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平,我,”周新宇面色很难堪。

    “你们坐我的车,我跟周总走,”冯一平明白周新宇为什么难堪,那绝不是因为冯一平在方颖芝他们面前说的那几句话,那是因为他觉得有负重托而难堪。

    说心里话,说完那几句话,他也有些后悔。

    这,毕竟是自己网罗来的第一个专业人士,虽然说是让他负责便利店,可是金翎一加盟,他马上毫无怨言的退居第二位,而且自加入的第一天起,他其实也是哪里需要就朝哪里填——包括家里的事,而且填到哪里,哪里就能按自己要求的发展,真的是让自己省了不少心。

    这是什么事都可以托付的班底。

    缺点?也不是没有,太注意个人形象,总是会有偶像包袱,唉,没办法,骚气的中年大叔啊!

    “周总,刚才我的话可能有些过火,你别往心里去,”

    “不,一平,你说得对,我真是有好久没去一线,就是去了店里,也是一大帮人跟着,走马观花,我失职,”周新宇说。

    “也不怪你,你的事情太多,”冯一平看着窗外,“你们的事情都太多,”

    上海的金翎,首都的周新宇,羊城的徐斌,省城的小舅,几个分管一方的人,其实真的比自己还忙,具体的执行,总是比自己这个只出主意的人工作更多。

    何况经常会有额外的任务,就比如周新宇,除了本职工作,这两年又负责嘉盛商务中心的基建工作,还要负责处理好集团和首都一些单位的关系,经常还会陪同一些领导出席集团的一些活动,比如广交会那次,还有地图公司成立的这次,他都是陪着首都这里的领导去,然后再跟着他们回来……。

    “老实说,我这次看到的问题,并不是什么新问题,大家一直也都知道,非常基础的问题,所以我也不得不说,大家的工作,都做得不错,”

    “可是周总,你也知道,集团的大方向,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上面不会出问题,出问题的,只能是下面,从这些小问题开始,”

    所谓管理,其实一些小问题的管理更为重要,这其实就和消防部门的工作是一样的,如果不加强预防,等小问题变成大问题时再处理,让隐患变成明火时再有作为,彼时就是再有作为,那也迟了。

    “下面的人可以骄傲,可以乐此不疲,可以对一些看起来不是很严重的顽疾习以为常,但我们不能,你说呢?”冯一平说。

    “你也知道,不管是便利店,还是酒店,以及其他的几个公司,为什么我们嘉盛在业内名列前茅?就是因为我们要求高,对我们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一直是高要求,”

    “态度决定一切,如果任由这样发展下去,现在是底下的货架,相对死角的地方卫生不过关,将来呢?怕不止是卫生,而是我们的员工,也会变得跟你的老东家里的员工一样的态度吧,”

    这不是冯一平吹毛求疵,他也知道,不可能事事尽善尽美,只要趋势是向好,是在进步,那就可以。

    现在则刚好相反。

    原来每一天,卫生都能彻底打扫,现在,连田华那样看起来不管是业务还是能力,以及秉性都不不错的人,都只能做到两天彻底打扫一次。

    目前的这个趋势,就不是变好,而是变差,那自然非常不好。

    “一平,这一点我得向你检讨,”周新宇也非常了解冯一平,“老实说,现在我对这个问题,真的也是有些视若无睹,主要是一线的员工确实也有苦衷,一个人当班,忙不过来,或者有时候真的是不停的擦,依然不停的会有灰尘,这难免会让有些员工也放弃努力,”

    “不过,一平你说得对,问题不在于结果,在于这个日益懈怠、逐渐不在乎的趋势,之前是我们不够重视,现在明白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以前眼界也不够宽阔,我听吉胜说,你已经提出来,采购或者定制一些设备,想办法减轻他们的劳动强度,我们再设法加强他们的思想建设,这样的问题,肯定会有很大改观,”

    “我可以向你保证,临时抽查时,一些店,一些死角的卫生状况可能还会不尽人意,这种情况很难杜绝,但是,绝不会再有人对这些问题懈怠,”

    “我相信没有你做不到的事,”冯一平说,“老周,”

    冯一平非常清楚的看到,听了这个称呼,周新宇的眉毛跳了跳,果然是个听不得别人叫他“老”的大叔啊,“我其实一直有个想法,对如何提高员工积极性,我们吧,好像都不怎么在行,所以,你觉得有没有必要外聘一个专家?”

    “你有了人选?”周新宇问。

    “虽然光顾得不多,但是,我很佩服美国星巴克那些员工的积极性,你觉得,如果能从星巴克挖一个这方面的专家过来,会不会对我们很有帮助?”

    “当然好,”周新宇说,“老实说,人力资源部的有些工作,是需要好好加强,”

    这就是冯一平欣赏周星宇的另一点,他考虑问题的出发点,始终是公司的利益,比如,他此时完全不会考虑,从星巴克挖过来一个人,会不会威胁到他的地位。

    “老周,”冯一平看着他眉毛跳就忍不住有些开心。

    “那个,一平,”周新宇嘿嘿了一下,“这个,能不能不叫我老周?”

    “好哇老周,我还有一个建议,你啊,有时候也得放下案头的工作,不打招呼就去一线好好看看,不是视察啊,不带什么人,临时去,就是认真的看看,我估计你也一样,还不至于说受到蒙蔽,但有些情况只看文件,绝对看不出来,”

    公司在快速的发展壮大,而且总体成绩非常好,下面的人,难免就会报喜不报忧,很多时候,下面的一些具体问题,他们就很难把握,各式报表里也发现不了。

    当然,这也是一个必然会发生的问题,总要想办法应对,冯一平觉得,这种临时袭击,不失为一个办法。

    …………

    “哈哈,妈妈,这个好大,你吹,你吹,你吹的大,”青翠的草坪上,穿着一身红色卫衣,看起来非常醒目、可爱的文森特,追着阳光下的肥皂泡跑得不亦乐乎。

    原来他卖给自己玩的泡泡玩具,现在都给了妈妈,妈妈专职吹,自己专职追。

    马灵蹲在地上,看着儿子脸上一直没停过的笑,放下那个蘸着肥皂水的小玩具,“珍妮他这不是假笑吧,怎么这笑就停不下来?”

    “他那是高兴,”珍妮说,“你周末的时候,是文森特最高兴的时候,”

    对文森特来说,确实是这样,因为这两天,妈妈可以整天都陪着自己,自己也不再是只能跟着珍妮到家附近的公园转转,而是可以去市中心,或者郊区的大公园,见到更多的人,玩更好玩的游乐设施。

    马灵突然觉得有些难受。

    “妈妈,没泡泡啦,”文森特张牙舞爪的跑回来。

    “马上就有,”马灵吹了一口气,又吹出一串五彩的肥皂泡,“哇,妈妈你真厉害,这些都好大,呜,”文森特又不知疲倦的跟着那些肥皂泡奔跑。

    高高的华盛顿纪念碑那边,几个年轻人说说笑笑的走过来,其中的一位,扫了一眼草坪上或作或趟的游客,忽然眼睛一眯,对同行的人说了几句什么,在一阵嬉笑声中,脱离大部队,快步朝一个方向走去。

    “嗨,真巧啊!”

    马灵还在专注的看着儿子,“文森特,别跑了,过来擦擦汗,喝口水,”

    哪知文森特突然挡在她前面问,“你是谁?”

    马灵回头一看,一个穿着棒球服的人站在自己身后,看起来有些惊讶,有些尴尬。

    这人他见过,“哦,你是……,”却一时想不起来名字。

    “我是佩斯,”佩斯现在看上去没有丝毫不高兴的样子。

    “这位是?”

    “我是文森特,”文森特抢在妈妈前面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儿子,”马灵补充说。

    “你好文森特,”佩斯蹲下来跟他握手,“你爸爸呢?”

    …………

    硅谷,乔布斯难得的不在自己办公室。

    但哪怕是在别人的办公室,哪怕从之前医生的表现里,他就看的出来,这次的检查结果,怕是不容乐观,但是,他依然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就像在自己的办公室接待客人一样,把双手握在身前,神情平静,目光坚定。

    这是一个能把任何地方变成自己主场的人。

    “斯蒂夫,”桑德拉博士现在看起来居然还面带喜色的样子,她指着片子说,“坏消息是,你胰脏上的阴影部分,已经确定是肿瘤,”

    “好消息呢,”乔布斯声音很平稳,好像得了癌症的那个人,不是自己一样。

    “好消息,”桑德拉博士的声音有些高亢,“切片检查的结果表明,这些是胰岛细胞,或是胰腺神经内分泌肿瘤,很少见,但生长较慢,因而更容易成功治愈,”

    “现在是早期,我建议你马上安排手术,我们非常有把握通过手术切除,”

    刚才没有不高兴的乔布斯,现在也没有高兴的样子,稍微沉默了一会,“桑德拉博士,我现在不能给你答复,另外,暂时请替我保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