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我们来谈谈一平你在事业上的成就,这也是大家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说这个问题之前,在场有一位嘉宾有问题要问,我们欢迎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曹弘均先生,”

    前排一位头发有点乱,穿西装没打领带,肚子不小,戴着黑边眼镜的中年男人问,“一平,我关注你和嘉盛很长时间,很为你和你的公司取得的成绩高兴,”

    “谢谢,”冯一平插了一句。

    “但是,也有一些问题,我不太看得懂,一个主要的问题就是,嘉盛现在从事的行业,从高端的IT业,到传统的物流业,从高端酒店,到平价面馆……,涉足的领域很多,而且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关联,”

    “虽然你涉足的这些领域,目前都做得不错,但是整体来看,给人的感觉就是,好像没有什么规划,主业不明,想到一摊就支一摊,各公司的之间的关联,好像也不是太紧密,你个人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这么做,会不会分薄嘉盛的资源,导致影响未来的长远发展?我们都知道,随着社会的进步,各行各业的竞争,都将越来越严峻,嘉盛虽然实力雄厚,但是,如果同时在多个领域进行竞争,我担心还是会力有不逮……,”

    “这个问题,你是怎么打算的?”

    这算是一个专业而且有些尖锐的问题,冯一平聆听得很认真。

    “谢谢曹研究员的关心和关注,”冯一平手肘撑在沙发扶手上,双手紧握,“曹研究员说的一些问题,确实存在,嘉盛旗下,确实有些公司,看起来真的是毫无关联,比如,我家最开始的算得上生意的生意,老家味道面馆,”

    “但是,我想申明的是,那时,对刚解决温饱,还掉外债,略有盈余的我们来说,能选择的生意,自己也能做的生意,很有限,”

    “相信那时的很多创业者,会面临跟我们一样的问题,能有一个在自己能力和财力范围内,看起来也有些前途的行业,这样就已经很不错了,哪还有挑选的余地?”

    “相信现在的一些创业者,也会面临这样的问题,自己面前的路,有且仅有一条,你要考虑的,是做或者不做的问题,而不是做哪个。”

    “对很多创业者,或者说想做点事改变现状的人来说,是不会遇上做哪个这样奢侈的烦恼,”

    “而且,在刚开始创业选择项目的时候,我确实考虑的也不只是我家的问题,我想给家乡那些跟我家条件差不多,把亲戚朋友借个遍,也只能凑几万块钱的家庭,谋一个当时能赚钱,后来也能有发展的营生,面馆,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现在的结果,也证明当初我的那个选择没错,”

    “最开始是我们一家开,等摸索和完善了所有流程之后,我们带出了四家,手把手的带他们学明白了所有的事,之后,这四家又带出四家……,发展到现在,我们那已经有超过百户家庭,在全国开了超过两百家老家味道面馆,”

    这样的行为,自然是能得到掌声的。

    类似的话,在场的之前在一些报道里也看到过,但是,由冯一平亲口说出来,这是第一次。

    “同理,我在家乡的那些投资,很多确实也跟嘉盛的整体战略关系不大,主要是结合家乡的实际情况,有什么项目能做,就做什么项目,”

    “致富后能切身为家乡着想,而且付出了很多实际行动,让我们为一平这样的行为鼓掌,”主持人提议,“也希望以后不再有人就这个问题胡乱发挥,”

    “谢谢主持人,谢谢大家,”

    “除此之外,嘉盛的其它公司,其实联系很紧密,比如我个人创办的第一家公司,智通软件,看起来跟其它很多公司关联不大,其实并非如此,可以说智通是嘉盛非常关键的一家公司,”

    “有了智通,嘉盛所有的公司,在创办之初,就有量身定做的管理系统,由此,我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嘉盛的管理,在国内所有的公司中,绝对处于前列,这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也节省了非常大的成本,这也是嘉盛隐而不显的一个巨大优势,”

    “在现在很多公司还在犹豫,究竟上还是不上ERP系统的时候,嘉盛所有公司的ERP系统,已经更新了好几个版本,”

    “有一些,比如便利店和自办工厂、物流公司,装饰公司和设计所、家具公司,佳缘网和婚庆公司之间的联系,大家很容易看出来,”

    “还有一些关联或者选择,大家可能不太明白,比如我们新成立的电子地图公司和其它的公司,会有什么关联?我们为什么选择便利店这种业态,而不是现在发展的如火如荼的大卖场的模式?还有,为什么要斥巨资在全国建立完善的物流网络?”

    “我们将来还会投资很多看起来跟现有业务好像依然不太相关的项目,估计同样会有很多人看不懂,但我觉得,这很正常!”

    “难道当初我做快捷酒店的时候,做汽车网的时候,做婚庆公司的时候,就有很多人看得懂?”

    “嘉盛现在的很多选择,属于战略层面,可能要过上几年,大家才会明白我们这么做的目的,要是现在大家都看得明白,我反倒会不明白,那只能说明,我们坚持的所谓战略,其实还只停留在战术层面,”

    冯一平这话说得,跟他以往的谦逊不同,略有些霸气,还带着点傲慢。

    话说,也不能在所有时候,所有问题上都很谦逊,该坚持的还是要坚持。

    其实,冯一平的年龄,一直是个硬伤,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嘛,有些决定在有些人看来,就是不太严谨,如果他这时也人到中年,质疑肯定会少很多。

    道理很简单,同样的话,一个二十出头的人说出来,和一个四十出头的人说出来,可信度肯定是不一样的。

    虽然这话从一个长相、穿着都跟学生一样的人嘴里说出来,有些违和,但是,大家一想这个年轻人的成就,还真就无话可说。

    至少不会觉得他这样是狂妄。

    “曹先生,不知道你听明白没有,我是听明白了,他这就是说我们的水平不够,所有理解不了,其实涉足的这些行业,是相关联的,”主持人很会调动气氛。

    “不,”冯一平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因为嘉盛的战略,都建立在我对未来发展趋势的一些判断上,有些会提前五年,有些则是因应十年之后的发展,”

    “但是,对未来怎么发展,大家肯定都有不同的判断,或者说,没能看那么远,只能看到未来三两年的趋势,从这个角度来说,不理解我们的一些决定,很正常,”

    “这次我听出来了,还是很傲慢,只有你看得远,只有你看得准,”曹研究员笑着说,不过,不像是着恼的样子。

    本来嘛,冯一平的眼光只精准,现在很多人都不止有耳闻,而是亲身验证过。

    “你就对你的判断这么有信心?”主持人问。

    “远且不说,未来五到十年会怎么发展,我心里真还是有谱的,”

    相信这是很多人第一次认识到,那个一向谦逊温和的冯一平,身上霸气的一面。

    “最后一个问题,未来你最不可能涉足的行业,和最想进入的行业,分别是什么?”

    “基于对你的了解,最不可能涉足的行业,我可以猜一猜,房地产,对吗?”主持人问。

    “因为人口的问题,可以预见我国的房地产市场,会很大很大,”冯一平没有正面回应主持人的看法,“但是,这个世界上,以前没有,相信以后也没有哪一个国家,能把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并取得成功的,”

    “如果房地产行业是一个国家的支柱产业,那么那个国家经济的发展,一定不正常,一定不能持久,”

    “所以,如果在以后,我们的百富榜榜单上,房地产行业的富豪,占据了大多数,那绝不是一个好现象,”

    “虽然还是看不懂你的战略,虽然也不能像你看的那么远,但你的这个判断,我很赞同,”主持人问,“你将来最想进入的行业呢?”

    “制造业,”冯一平毫不犹豫的回答,“现在到处都在强调发展高科技产业,发展金融业,发展第三产业……,但我想说的是,制造业是个很基础的行业,作为一个大国,如果我们的制造业空心化,很多关于其他行业的设想,那就只能是空想,”

    “难道我们都涉足高科技行业,都涉足占用资源少的金融行业,这还不好吗?”主持人有些不解的问。

    “现在已经开始流行一种说法,那就我们中国人买什么,什么贵,我们生产什么,什么就便宜,那你能想象我们的制造业空心化的后果吗?”

    “到时别说汽车这些大件,就是pc,怕是贵到我们都买不起,电脑都买不起,那还谈什么发展高科技?”

    …………

    来节目现场的,都是一些专业和有关联的人,录制结束后,大家并没有马上散场,赵院长专程把冯一平拉到旁边,“今天表现不错,你现在啊,也不能总表现得像个好好先生,还这么年轻呢,不要一点脾气都没有,一点朝气都没有,有时候是可以霸气一点,”(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