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一平带给你的,”陆青把一个信封递给梁永高,“我说永高,你是不是得省着点花啊,这个月是弹药最充足的月份,到月底还有十多天,你就已经一点都不剩?”

    梁永高没时间理会室友好心的关切,从信封里摸出十张粉红的百元大钞来,对着上面的头像说,“毛爷爷,我最爱你啦!”

    “一平呢,他怎么没过来?”发完颠,梁永高问了一句。『,

    “半路上接到了辅导员电话,说是有急事,叫他们马上过去,”

    梁永高看陆青有点不是很高兴的样子,走过去揽住她肩膀,“老陆,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但我真不是挥霍,说起来也怪你们,你以为上次那事,我写了检讨小蔡就会原谅我?又是花又是礼物的,不然这个月才到今天我就会这么窘迫?”

    在陆青肩后背上拍了几下,他做作的叹了一口气,“唉,知我者谓我心忧,估计也只有一平,才懂我的伤悲吧,至于你,是不会懂的,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陆青没好气的一把把他抖开,“得了吧,不过谈个恋爱而已,算什么大事?被你整成这样,怪得了谁?”

    梁永高看了看自己悬在空的巴掌,愣了一下,“青你现在长能耐了,还不过是谈个恋爱而已,还算什么大事?你知道我追到小蔡多么不容易吗?”

    “哈哈,你是不知道现在的老陆是个什么境地,”进来的金宝撩起体恤下摆,拿起毛巾擦汗,“其它的我不知道,有一点我是清楚的。便利店里的那些女孩子,都抢着要帮他洗衣服,”

    “真的啊?”梁永高却有些不大相信。

    这还真是真的,便利店,超市之类的公司,一向是女多男少。阴盛阳衰,有佳自然也一样。

    而因为冯一平的用人思路,现在那些一线的男员工,多数是刚专或技校、高毕业的青葱小年轻,刚满18岁的居多,别说陆青身上有着国内一流大学生的光环,就21岁的他,为人处事也比那些生瓜蛋子强太多,工作也得力。当然招周围的女孩子喜欢。

    后进来的韩贵亮听了陆青的遭遇,羡慕的说,“这是傻人有傻福吗?我是不是一会也找一平问问,在他店里谋个兼职,”

    “怎么说话呢,这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好不好,”金宝笑着说,“不过。青这也算是种豆得瓜吧!”

    “你们可别打歪主意,店里的女孩子是说想帮我洗衣服。但是,那也就是顺道的事,而且我也没同意,我到那儿,是为了工作,不是为其它的。况且,你们好意思在一平公司里搞这些勾当?”

    “再说,”陆青嗫嗫的说,“那些女孩子都只才十八岁而已,和我妹妹一样大。”

    “哈哈,怕是这才是你不敢理她们的真实原因吧,可是,我们入校的那一会,不也就十**岁?少年,敢出手时就出手,莫待无花空折枝啊,”颜志达插了一句。

    “禽兽!”其它的几个人都对着他竖起指。

    …………

    “电话换号了?”金老师笑眯眯的问冯一平。

    “不好意思导员,最近事太杂,忘了把新号码告诉你,我马上给你拨,”

    现在的手机,群发短信的条数有限,冯一平只挑那些紧要的联系人先发了自己的新号码,忘了联系不多的辅导员。

    “可以理解,电话肯定太多,”金老师拿起桌子上冯一平送他的那本书,“听说现在在国外,你的这本书非常受欢迎,不少知名企业家都对你的看法推崇备至?”

    “哪有老师你说的那么夸张,只不过有一些反响而已,”虽然导员说的是事实,但是在老师面前,总不好翘尾巴。

    “说实话,商业上的这些我不太懂,而且我的英水平,还不支持我完整的读完全书,”金老师说,“但是懂的人很多,今天找你过来,就是学校出版社的人找你,我想你这本书,肯定也是要在国内发行的,就同意了,没问题吧?”

    “没问题,又麻烦导员你,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说实话,以在校大学生的身份,出了这样一本广受欢迎的专著,作为你的辅导员,我也感到非常骄傲,能帮着出点力也心甘情愿。”

    金老师带着他往出版社那边走,看了看周围,小声问,“演唱会筹备的怎么样?”

    “进展非常顺利,”

    “那就好,还有,别忘了你答应我的那些啊,不然小心我给你小鞋穿,嘿嘿,老师我手里还是有点权的,”

    当然,就冲着考勤和请假,也不敢得罪您老人家啊!

    “怎么会忘,导员放心,签名一个都不能少,至于合影,我只能说尽量多,”

    “有签名照就好,”金老师高兴的说,“至于合影,能照就照,不能照也没关系,不好给你添麻烦,”

    作为一个伪追星族,金老师知道和明星合影的难度。

    校出版社还是比较重视,由一位副社长带着总编办和出版部的员工和冯一平商谈,还有一位应该是社办公室的女孩子。

    学校出版社,现在还没有成立经管与人社科分社,不然,那是一个很对口的单位。

    “一平同学啊,不简单,”副社长握着冯一平的手,打量了他一下,“在大一的时候,就写了这样一本专著出来,真的会让好多研究经济领域的专家感到羞愧,”

    “老师过奖,我只是写出了我的一些粗浅的看法而已,没想到居然有些人赞同,”

    “呵呵,可不是赞同,我们系统的收集了国外的那些报纸和专家的评论,从各方反应看,他们对你的这本书,以及书提出的那些观点,称得上是推崇,”副社长笑着说。

    “真不敢当,”冯一平很客气。

    现在的出版社,依然是由教育部主管,学校主办,和教育部及学校联系很紧密,不是后来改制后的有限责任公司,而眼前的这位副社长,又是个长者。

    “说起来,哈佛商学院出版社,这次真的是从我们学校捡了一个大漏,所以,今天请你过来,就是想和你商量版的出版事宜,你现在有这个打算吗?”副社长问。

    “也有,我也希望自己这一些不成熟的观点,能给国内的企业家,提供一些参考,”冯一平说的很谦逊。

    “可不只是参考,应该说能提供不少指导,你的这本书,我已经阅读了一半,就是对我们出版业,也有很大的指导意义,难怪你小小年纪,就已经做出了这么多业绩,”

    副社长给了这么高的评价,冯一平只有表示谦虚和感谢。

    “我们出版社,你也知道,是国家一级出版社,也是国内领先的综合性专业出版机构,历年来,出版了一大批获得国家级奖励的图书和刊物,要是一平同学你能选择我们出版社,我代表社里和学校,给你一个保证,一定投入大量的资源,帮你运作这本书,”

    “谢谢老师,作为学校的学生,我当然也愿意选择自己学校的出版社,”冯一平笼统的表了一个态。

    “那就好,我还有个会,具体的事宜,你和出版部的以及编辑商量,也不要有什么顾虑,有话直说,有求尽管提,”

    “我会的,”冯一平说。

    “那就好,”副社长和金老师想来是认识的,松开冯一平的手,他和金老师握手告别,“小金啊,不错,好好干,”

    冯一平这时又补充了一句,“在商言商嘛,事先把话说清楚好,”

    副社长愣了一小下,用手指着冯一平笑了起来,“在商言商,说得好,你们好好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