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冯一平贼兮兮的目光,刚回来的金翎没好气的说,“看什么呢?”

    “哦,想看后面有没有跟着一个或者几个欧洲帅哥,怎么样,这一次去这么多地方,有看到顺眼的吗?”

    “带回来干什么,显摆吗?”这些话现在对金翎没有杀伤力,或者说,她已经完全习惯了冯一平这时不时会冒出来的阴阳怪气的笑话。

    “哦,感情您老人家这是在地中海沿岸留下了一个大大的后宫,让他们等你随时去临幸?”

    这一次金翎没还击,只看了他一眼。

    冯一平马上咳了一声,知趣的不再闹,“说正事啊,通过我的那一次突然袭击,关于各公司的整顿,我觉得你要花更多的时间去关注和督促,”

    “我想了想,最好由总部成立一个评估小组,就按各公司在三亚开会之后交上来的方案,逐项评估,看是不是真有了改观,是不是真的落到了实处?”

    “这项举措,我建议不设时间表,什么时候评估合格,什么时候结束,”

    “公司发展越快,公司规模越大,下面越要稳,我同意你的说法,”金翎说,“我建议这个评估小组,由监察部主导,”

    “具体的我不过问,你看着办就行,”冯一平说,“第二件事,是关于智通在国内上市的相关事宜,这个我也不设时间表,你和洪总商量后拿个大概的章程出来,”

    “智通既然不好在欧美上市,那是不是可以考虑香港?”金翎说,“你看,从今年开始,连美国也在强力呼吁人民币升值,国内学术界也有关于不再紧盯美元,实行汇率改革的呼声,”

    “按目前的趋势看,确实如你所说的,我们国家的GDP,在未来的一段时期内,将继续保持高速增长,而且看样子会一直保持大幅的顺差盈余,这也是支持人民币升值的客观条件,对不对?”

    “不错啊,终于肯自己考虑这样的问题,”冯一平眼前一亮。

    金翎懒得理他这样说是夸,其实是贬的话,“在这样单方面升值预期的前提下,借外债自然更划算,哪怕是不借,但是有这样的一个条件也不错,对不对?”

    “而在香港上市,最有利的条件,就是能更容易的筹借到低息外债,”

    金翎说得完全在理,国内很多公司选择到香港上市,主要考虑的就是这一点。

    按照现行规定,借外债之后,可以用人民币购汇还债。

    在这个前提下,关于汇率和外债的关系,说起来很复杂,但只要记住一点就好,我们欠外债的时候,如果人民币升值,还的时候自然占便宜。

    如果人民币升值幅度不小,公司向境外银行借款,就是不考虑套汇和套利,就是不能完全抹平贷款利息,也能大幅降低融资成本。

    比如冯一平现在借的20亿美元贷款,贷款利率再低,这个利息也不是个小数目。

    “那就按你说的来,如果在香港上市有利,那就在香港,”

    金翎有这样全面前瞻性的考虑,冯一平当然要支持,哪怕人民币在近两年不会大幅升值。

    “那上交所那边呢?”金翎问。

    “没关系,他们要的是一个态度,智通本来也不是他们心仪的目标,再说,过上一两年,佳缘网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那么,我还有一件事,今年的年会,你打算怎么办?”金翎问。

    集团销售第一次突破一百亿,好多人都觉得有必要好好庆祝一下。

    “这个也由你来筹备,是在首都、上海还是省城办,以什么样的形式办,都由你做主,”冯一平合上电脑,“都讨论完了,你回去休息吧,从明天开始,国内的事,那就又拜托了,”

    “还用你说?早有这个思想准备,你的豪华假期,哪是那么好享受的,”金翎说,“同城网,你知道这对你那两位同学的意义,成立的时候,还是尽量回来一趟,”她提醒道。

    “我会尽量抽时间,再说,我们男人,不是特别在意这样的形势,”

    “随你,”金翎一甩头发,“说得好像这是个优点似的,”

    “还有,谢谢你给我定的衣服,”冯一平说。

    前几天,意大利那不勒斯的那位叫恩佐的老先生,专程飞到首都来丈量他的相关数据,折腾了大半天。

    冯一平打听了一下,知道金翎给自己定制的那几套衣服,实实在在的价值不菲。

    “在国内你穿的随便点无所谓,在美国,那边的很多场合讲究这些,”

    他们俩都没提钱的事。

    有时候,提钱确实伤感情。

    …………

    周晨瑶看了眼大堂里的状况,准备去餐厅吃午饭,刚好看到张彦从里面出来,她笑着走过去,没想到张彦好像就没意识到面前有人,低着头直直的撞上来。

    “张彦,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她伸出一只手撑在张彦的肩膀上。

    “啊,”张彦抬头看着面前的周晨瑶,“不好意思周经理,”

    “你这是怎么了,有心事?”周晨瑶拉着她让到一边。

    “没有,”张彦摇头,“昨晚睡得太迟,刚才吃得太饱,现在有些困,”

    她现在变化也很大,至少能很好的藏起自己的心事。

    “这样啊,你先回去换班,等她们也吃完了,去我办公室眯一会,”

    周晨瑶不知道张彦和冯一平的具体关系,但是,从前几次的事来看,关系应该不错就是。

    张彦突然说不上班就不上班,但时隔半年以后,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回来上班,这更让她肯定了自己的推测,张彦,跟老板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不用,谢谢周经理,出去吹吹风瞌睡就没了,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影响工作,”

    她自然也知道周晨瑶对自己这么客气的原因。

    “不耽误你吃饭,今天的菜都不错,”

    “你啊,好吧,有事尽管跟我说,”周晨瑶笑着摇摇头。

    老实说,她是真的对张彦印象挺好,做事尽心,做人本分,不像其它的一些姑娘那样,小心思很多。

    何况她还有那样过硬的背景,还能像现在这样行事,着实挺难得。

    张彦走得很快,替下了前台还没吃饭的同事,却依然有点心不在焉。

    回省城以后,为了不让爸妈担心,她依然乖巧的回到酒店上班,冯一平今天回省城的事,她自然是听说了,客房部的今天一大早就开始收拾楼顶的套房。

    所以,她一直在想,今天要不要请假呢?

    她真的不知道,如果这时冯一平从外面走进来,自己该如何面对。

    可是,他一来自己就请假,那显然会让周晨瑶他们这样知道一些事的人猜疑,有些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欢迎光临,”门童叫道,她抬头看了一眼,有些心慌,进来的是他的助理吴倩,但是,好像只有她一个人,他呢?

    …………

    此时的冯一平,正坐在姐姐车里,跟她一起回家。

    今天那么多人过来,连黄静萍爸妈都来,他自然不好再住酒店。

    “他们难得同意去美国一趟,你再忙,也一定要多抽点时间陪他们,”冯玉萱嘱咐弟弟。

    “放心吧,不是还有静萍吗?再说,他们现在怕是更喜欢看到阿曼达,”

    车正驶入高尔夫别墅区,环境马上好了起来,现在满眼看到的都是绿色,心情不由得也敞亮了几分。

    “你呢,你和罗维,”

    “哎呀,你就别管了,”冯玉萱很不耐烦,“你先把你的事处理好,”

    “好好,我不说,那是爸和静萍爸吗?”他看着别墅外转圈的那两个人问。

    “是啊,你的两个爸,”冯玉萱笑着说。

    也才到不久的冯振昌,正跟黄承忠介绍这套房子,“不瞒你说啊老黄,这套房子,就是我们为静萍和一平准备的,静萍上次也住过几天,也挺喜欢,”

    “原来以为,今年下半年,就能把他们的事办了,哪知道他也这么不让我省心,”

    对这套房子,黄承忠很满意,丝毫不觉得这目前已经有点不适合冯一平安家。

    外面是冬天,这儿看起来依然到处绿绿的,而且房子还这么大,进来要过两道门,又安全,真挺好!

    “老哥,你也别多想,这事的原因,也不一定在一平身上,话说回来,他们俩现在都还年轻,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孩子,有几个愿意在25岁前就结婚?”

    “你们能这么说,是你们大度,可是我们不能这么想啊,阿曼达都已经一岁多,我们还不能给静萍一个名分,一想起这事,我们就觉得有愧,”冯振昌说。

    “现在的年轻人啊,我们看不懂,有时候我们做一些对他们好的事,他们可能还不会领情,所以我也想通了,他们的日子,就让他们自己过,只要他们觉得好就好,”

    “再说名分这个事,我们两边都上了门,那年在首都,静萍也收了你们买的首饰,要说早就有了名分,就只是差个证,”

    两边的姿态都低,两边都挺好说话,关键是现在的冯一平和黄静萍,不用他们操心,小日子就过得真的非常好。

    “放心吧老黄,这一次,我一定要他给你们一个交代,”

    “别,老冯,静萍其实跟我们说过,是她不想现在结婚,”

    “好好的,静萍怎么会不想结婚?”冯振昌说,“肯定是静萍在帮他揽事,”

    “玉萱的车,回来啦,”梅秋萍带着黄妈妈从屋里走出来,她们虽然在家里,却比外面这两个当家的还早看到冯玉萱的车。

    “叔叔阿姨,爸,妈,”冯一平笑着从车上走下来,“你们什么时候到的,”

    “十点多,也刚到没多久,快,快进屋,外面冷,”几个大人满脸笑的围着冯一平朝屋里走,连刚刚一再说要让儿子给个交代的冯振昌,也是满脸的笑。

    “回来挺顺利?没遇上什么强气流吧,”

    “挺顺利的,外公呢?”

    还要去停车的冯玉萱,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又嘟囔了一句,“又多了两个把他当宝的,”

    …………

    始终在紧密关注冯玉萱动况的罗维,也知道了冯一平再一次回省城的消息。

    他不但知道冯一平今天到省城,他还知道,他这次回来,是接外公、爸妈,还有女朋友的爸妈一起去美国。

    这么多人都到省城,而且已近年底,他觉得一定要把握好这一次机会。

    虽然知道冯一平现在肯定对自己一肚子火,但是罗维分得清楚,只要想和冯玉萱重归于好,关键还就在于冯一平,只要取得冯一平的谅解,做通了他的工作,那不论是冯玉萱那里,还是他爸妈那里,自己都能省很多事。

    反过来,就是自己取得了冯玉萱的谅解,让她爸妈也接受了自己,但只要是冯一平反对,那这事照样成不了。

    所以,抱着甚至被冯一平动手修理一顿的准备,捱到午饭后,他再一次拨打冯一平的电话。

    “嘀,嘀,”他紧张的数着那边的提示音,没想到,才响第三声,电话就接通了,“你好,我是冯总的助理吴倩,”

    “你好,”

    直到吴倩问第二次的时候,罗维才清醒过来,这一次竟然这么顺利?

    “啊你好吴助理,我是罗维,我想跟一平约个时间见面,麻烦您转告一声,”

    冯一平这会还在吃饭,想了一下,这事是该要过问一下,如果还有挽回的机会,那就让他拿出动作,如果不行,那也让姐姐别再浪费时间,“你让他下午三点半来公司找我,”

    “谁啊?”冯玉萱有些警觉。

    “一个找我汇报工作的,”冯一平笑着说,“外公,你吃这鱼,没刺,还挺嫩的,”他把鳗鱼转到梅建中面前。

    外公牙齿也没以前好,现在吃不来太硬的。

    …………

    下午三点,罗维提前赶到嘉盛大厦的时候,身边多了个尾巴。

    罗佳中午打电话问哥哥,冯一平是不是又回了省城,听哥哥说下午就去见他,马上找了个理由溜出公司,一定要跟着见见冯一平。

    那可是她偶像!

    看着电梯一层层的向上,她不由得又有些紧张,“哥,你快看看,我这衣服,我这妆,没问题吧,我的发型,没乱吧,”

    这是罗佳有生以来,打扮得最隆重的一次,从中午得知那个消息到刚才之前的这两个多小时里,她一直在捯饬自己,还专程去做了发型。

    罗维看起来也不轻松的样子,随口敷衍了一句,“都挺好,”(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